正文_权谋第1912章


小说:权谋:升迁有道  作者:苍白的黑夜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正文:权谋第1911章那儿也没什么保安系统,可能是因为在这个地区漫游的大批野猫会制造出无以数计的假警报的缘故吧,鸿泉公司的仓库保安已经不再出来了,谁能想得到小偷敢于来打鸿泉公司的主意呢?除非他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所以褚永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他几乎都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周围一片漆黑,褚永认真的从下面观察了那仓库靠近自己的每一扇窗户,全都黑洞洞的,全部静悄悄。
  褚永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已经周密地计划好了一切,但干这一行,你永远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这是明摆着的。他松了松背上的旅行袋,然后从里面取出了很多绳索,挂钩之类的工具,悄悄地上了一棵大树,靠近了一扇窗户。
  窗户是紧闭的,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褚永,他先是用玻璃刀轻巧的在窗户上画了一个圆圈,在给划过园圈的那一块地方贴上一大张胶布,这是医用的那种布胶布,等做完了这个工作,他掏出一个橡皮小锤,稍微的一敲,那块玻璃中间划过的圆圈就松动了,但绝不会掉在地上发出响声,因为那一小块玻璃有胶布粘着。
  撕下了胶布,这窗户玻璃上就有了一个可以伸进一只手的园洞了,褚永毫不费力的九打开了这扇窗户。他又听了几秒钟,接着,他迅捷地取下背包,挂在树上,把一条绳索也绑在了树上,就着绳索,从窗户溜到了仓库。
  仓库里面很大,东西也很多,酒水,饮料,还有各种香烟堆放的整整齐齐,褚永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早就想好了自己要做什么,拿出开瓶器,他像是一个熟练的操作员一样,把打开盖子的洋酒或者白酒都反插在用匕首捅破的那一箱箱好烟上,让满瓶的酒水,顺着捅开的烟箱,全部的灌了进去。
  他的第一目标就是高价的洋酒,因为它们和褚永是有深仇大恨的,在很早以前,褚永到过一个娱乐场所,他在陪酒女郎的诱~惑中,夸张的点了两瓶洋酒,褚永喝到那并不醉人的洋酒后得意洋洋,但没过多久,洋酒的后劲就一起拥上了褚永的大脑,他那次醉了,醉的很凶,到后来回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钱包,戒指手表等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丢了,这对一个自认为是偷王的人来说,真是奇耻大辱,以后他就再也不喝洋酒了,并把它们列入仇恨的范畴。
  当然了,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里,当褚永开到其他的酒,比如是五粮液,小糊涂仙什么的,褚永也会偶尔的喝上那么一小口,但他会适可而止,他可不希望自己喝醉了,明天让人家抓个现行。
  就这样,他捅烂一个箱子,再打开一瓶酒,翻转着插到箱子里,流水线一样的认真工作了好几个小时,上百箱的好烟和上百瓶的好酒就这样让他糟蹋了,等他离开的时候,满仓库都弥漫起阵阵的酒香。
  第二天,鸿泉公司潘飞瑞办公室里的電話响了起来,电话上的灯号闪烁个不停。潘飞瑞悠然自得的按下红灯键。
  “什么事?”
  “潘大哥,仓库刘经理要见你。”潘飞瑞的秘书异常刻板的声音传来。
  “刘经理?”潘飞瑞皱眉:“发生什么事?”
  能让刘经理破例来找他,必定是刘经理处理不下才会来求助。
  “他说是急事,看样子的确很急。”潘飞瑞微微一笑,这个秘书向来惜话如金,废话从不多说,就算是正事也别想让他说超过五句话。潘飞瑞笑笑说:“让他进来吧!”
  潘飞瑞出身黑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据说他的祖辈就曾今在青洪帮混到过一个不低的位置,柳林市对他稍有认识的人都知道他的权势完全是在黑暗的一面中建立起来的,然而知道归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提起这回事了!
  四十六岁的潘飞瑞虽然还不是柳林市最大的大哥,但却冷酷无情,所以尽管忌妒他的成就、不齿他的所作所为,依然少有人敢冒险得罪他。
  在中国,做任何事情都要趁早,在社会大众并不十分了解的情况下,抢先进入某一领域,往往能够取得超额的收益,对于一些进入门槛比较低的行业,时间差尤为重要,要不然,等大家一窝蜂地拥进来,纷纷采用低价竞争策略,那么,这个行业就乱了、就烂了。
  潘飞瑞就在很早之前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他从酒水开始做起,抢得了第一桶金,由一个单纯的吃黑,要账,收保护费的纯黑帮派一跃成为了日进斗金的半黑半白的生意人了,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柳林市的酒水行当已经再也容不下别人来生根了。
  潘飞瑞总部所在地是在城区的一栋3层的楼房中,楼层面积宽广,设计新颖,一到二楼有服饰店面、餐厅、办公室;三楼则是鸿泉公司办公所在地,这里戒备森严,特别是潘飞瑞的办公室,除非有他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擅入。
  这也一如他在鸿泉公司的地位。
  门铃响了潘飞瑞没有过去看门,只是大声的喊了一句:“进来”。
  仓库刘经理灰着脸,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潘飞瑞撇了他一眼,也没等他站稳,就说:“怎么了,看你这得瑟样子。”
  刘经理不等潘飞瑞把话说完,扑通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下。
  这到让潘飞瑞有点措手不及了,他连声的喊道:“做什么?做什么?好好说话,好好说话。”
  刘经理灰头土面的,结结巴巴的说:“大哥,仓库.....仓库出事情了。”
  潘飞瑞一下就睁大了眼睛,呆看了刘经理几秒,才厉声说:“怎么了,快点讲啊,还磨成你娘个脚。”
  刘经理就战抖着嗓音,说:“仓库昨天晚上进人了,毁坏了很多烟酒。”
  潘飞瑞大怒:“你们保安干什么吃的?有多少损失?”
  “大概算了下,估计要损失六七十万。”
  潘飞瑞气的一脚就把刘经理踢了葛跟头,嘴里骂道:“一群蠢货,养你们何用,起来,详细说说情况。”
  这刘经理就把仓库情况详详细细的交代了一番,说到了窗户上的玻璃,还找到了窗台上的脚印,也判断出那是个男人,因为在仓库他扔下了好几根烟蒂,但这对潘飞瑞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潘飞瑞不是警察,他无法去勘验现场,而且这很多烟酒都是走私来的,他更无法报案,再者,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谁都不会轻易的让警察掺和到自己的事情里,靠警察给自己帮忙,潘飞瑞是做不出来的。
  但就是刘经理简单的这些问话,已经让潘飞瑞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件事情完全是一种报复行为,来的人并不是小偷,他根本就没有看上几百,上千元一条的烟,他就是来毁坏和报复的,而柳林市敢于无事生非,到自己这里虎口拔牙的人只怕也不会太多,那么,恒道集团就首当其冲的进入了潘飞瑞的视野。
  潘飞瑞的愤怒可想而知,他刚刚还沾沾自喜的沉浸在对恒道集团的攻击获胜中,现在恒道集团就毫不留情的给他上了一课,让他的情绪一下跌入到了谷底。
  他压抑住自己的愤慨,轰走了刘经理,大声的喊来了秘书,让他通知自己公司的好几个高层管理人员,一起商议这事。
  在几个小时的商议后,他们确定了一个大胆的方案,那就是对恒道集团发出正面的进攻,用钢刀和铁拳让恒道集团付出昂贵的代价。但狡诈和老道的潘飞瑞在这个计划中还设定了一个前提,那就是纵向联合,拉上恒道集团的老对头史正杰,让他来给自己做先锋,先消耗掉恒道集团的有生力量,然后自己在渔翁得利。
  这个计划的确定,让潘飞瑞的情绪好了许多,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或者自己这几十万元的损失会换来自己在柳林市一个长久稳定地位,不管是恒道集团还是天地公司,他们都一定会在这场消耗战后萎靡不振。
  潘飞瑞在一遍的思考了整个计划的细节之后,就依然拨通了史正杰的电话:“呵呵,老史啊,最近怎么样?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啊。”
  史正杰有点莫名其妙的,自从自己在几次和恒道集团的对垒中失利以后,潘飞瑞几乎再也没有给自己来过电话了,就连春节在苏老大家里的会面中,潘飞瑞也是一点没有给自己假以颜色的,好像他俨然已经成了仅次于苏老大的大哥一样,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史正杰嘴里打着哈哈说:“好好,你也不错啊,听说前几天你把恒道的场子踢了,够劲,潘总威武啊。”
  潘飞瑞装出很不以为意的口吻说:“这算什么,老子还要给他再来点陡的,怎么样?老史啊,你想不想和我一起踢上一脚。”
  “奥,潘大哥准备和萧博翰搞一下?”
  潘飞瑞自得气满的说:“岂止是搞一下啊,要搞就要把他打回原形。”
  “潘总真是好气魄啊。”史正杰将信将疑的奉承了一句,对潘飞瑞今天的意图他也有了一点初步的判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