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权谋第1919章


小说:权谋:升迁有道  作者:苍白的黑夜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正文:权谋第1918章在他一贯的观念中,还延续着过去江湖那种仁义,豪爽,严格的规矩,那时候他们就算和对方仇再大,恨在深,也绝对不会在对方的家人身上打主意的。
  时代变了,变的让真正的江湖豪客们都有点无可奈何了。
  但毫无疑问的,这一次萧博翰的判断失误了,如果他现在知道妹妹萧语凝在谁手上,他一定会更为惶恐的,因为绑架他妹妹的人是柳林市黑白两道闻风色变的那个魔头——电游厅里持枪杀人的耿容。
  ........在萧语凝离开恒道总部之后,她和她的同学们一起就到了
  汉江路一家新开的KTV,这里的环境是年轻人的最爱,它以曲库新歌多,音响效果好,服务水准高而享誉柳林市。因为人多,萧语凝要了一间大包房,在VOD上点了不少新歌,萧语凝对大家说,我这次学了一首日本歌,是福山雅治的,名字叫,现在献给大家。
  萧语凝的长相、嗓子都好,再加上演唱中倾注了炽热的内心情感,直听得大家如醉如痴,心潮起伏。一首唱罢,萧语凝的同学李玲又把一个男同学推了上去,非要他们合唱一个。
  这一对俊男靓女,就站在小舞池中央相视而歌,那自然流露出的款款深情,美妙和声,让所有的同学都羡慕不已。
  之后,同学们根据自己的演唱功底,或选唱将、或选魔音,两个麦克被大家抢来抢去,唱了还要唱,个个都成了麦霸。
  因为这家KTV就这手好,哪怕你五音不全,鬼哭狼嚎,只要有了魔音伴唱,照样也可以唱得无懈可击,听起来都成了专业级的歌手,到了11点,萧语凝又给大家要了夜宵,有嘉士伯啤桶,香脆鸡腿,还有各式西点。大家玩的更开心了,一直到嗓子都唱得嘶哑肿痛,才宣告结束,一看时间,尽然都12点了。萧语凝这才和大家一起分手,各自回家。
  如果不是那双忧郁的眼睛,萧语凝大概不会坐他的车,他在这个寒夜里眼睛充满了厌倦和忧郁,他不象别的车主,他们咋咋呼呼,吵吵嚷嚷,然后就象老鹰抓小鸡那样,抓着你的胳膊,非常麻利的就把你提起来,扔进车里边,然后他们打开车表,大大咧咧的问你:“去哪儿?”
  他不是这样的,他只是轻轻扫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别处,他懒洋洋的吐着烟圈,烟圈慢慢扩展,飘进她的鼻孔,她嗅到了孤独的气息,这气息使他显得与众不同,看上去很寂寞的样子,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他赢得了她的好感。
  萧语凝坐上了他的车,坐在他旁边,车里正放着钢琴曲,秋日的私语,清凉,优美,还有哀愁,她为此而感动,在这寒凉的夜,她闭上了眼睛,慢慢享受这感觉,于是浪漫象月光一样倾洒。浪漫或者就象一坛醇香的酒,让她陶醉,事实上,她本来就有点醉了,在此前,她喝了不少的酒。
  但后来萧语凝才知道错了,因为车并没有往恒道集团那个方向而去,对耿容来说,绑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刀片就可以了,这个有着象诗人一样忧郁眼神的人把刀片放在了萧语凝的脖子上,他说:“你跟我走,不跟我走,我会在你脖子上划上一下,在你脖子上,在你脸蛋上。”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象善于朗诵的诗人那样,他说:“刀片很锋利,我剃胡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下巴给剃破了,流了不少血。”
  一切似乎无法选择,她无法选择逃跑。她就象个听话的孩子那样,在那个寒凉的夜里,被他架着脖子,引领到郊外的一个廉租房里,从一楼爬上了三楼,楼道很黑,她的高跟鞋咣咣的响着,孤独的回荡。
  在上楼的过程中,萧语凝在想一个问题,或者,我会被他强奸。
  不过萧语凝并没有太多的恐惧,这有点反常,假如在平时,她自己也不会相信自己还能走的如此坚定,或者吧,她骨子里所固有的黑道大哥的血统,让她并没有过于紧张,同时,她还知道,自己的哥哥萧博翰是一定回来救自己,因为在萧语凝的心中,哥哥是万能的,所以在上楼的过程中,她甚至微笑。
  生活就象诗一样,她因为产生了这样的感觉而倍觉兴奋。
  但是她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她平静,从容,甚至庄严,殉道般的庄严,她被自己感动了。她幻想着,这会是一场浪漫的强奸,她将会被一个诗人强奸,到时候,她会请求他,尽量温柔些,就象对待自己最爱的女人那样,温柔一些,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会和他接吻,她发现了,他的口气还是很清新的,他吃了口香糖,薄荷味道的。
  她喜欢这样的味道。
  萧语凝这样想,关于生活,应该诗意一些,而强奸,是生活的一部分,自己没有必要胆战心惊。所以她在黑暗中微笑了,她将享受这一场诗意,这与勇气,与懦弱无关。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个房间,有黑暗到光明的时间很短暂,灯光似乎太明亮了,因为这明亮,耿容吓了一跳。他迅速又把灯关灭,于是四周又陷入漆黑。
  耿容也发觉自己过于神经了一点,他轻声问她:“害怕吗?”
  她感到好笑,她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这问题显得愚蠢。同时,她觉得有必要重新给他做个定义,可爱。
  在此之前,她的感觉是,他是冷静的,象一个杀手那样沉静,而现在,他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他开始变得亲切了,因为他的慌乱。
  萧语凝仰起头,面对着他,当然,她只是凭感觉,她面前是漆黑的,但是耿容似乎感觉到她在凝视他,他更加慌乱了,呼吸显得急促起来,他掏出了香烟,然后摸口袋,似乎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打火机,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始显得镇定,他将香烟点上,那一刹那的火光太美妙,将他脸部的线条给勾勒得如此完美。
  她被这个镜头感染,她说:“给我一支烟。”
  耿容似乎笑了:“对不起,我忘了。”
  他把自己的香烟递给她。
  他说:“我只有一支了。”
  然后是这样的,他们一人一口,在黑暗中把那支烟给抽完了。
  透过一明一灭的诡秘火光,他穿透了她,直到慢慢的眼睛适应了黑暗,耿容才发现,自己所绑架的这个女孩,原来是如此美丽,虽然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但耿容是这样认为的,他说:“你抽烟的姿态很好看,看上去很有经验的样子。”
  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打算否定,从十八岁她就已经学会抽烟,已经有相当长时间的烟龄,她很懂得如何去体现自己的优雅以及从容,这样会让她显得性感,成为男人关注的焦点。
  她从口里徐徐吐出一股烟,烟雾喷吐在他脸上。她把烟递给了他,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烟嘴,只是简单抽了一口,就又给了她。
  她想,他很懂得照顾女人。香烟燃尽,四周又重新黑暗。
  两人谁都在没有说话了,他们都在想着心思,耿容已经在这大半年的漂泊逃亡中,懂得了很多事情,只有在生与死,冰与火,自由和枷锁间,一个人才能明白很多道理。
  他也体会到了无论在故事里,还是现实中,每一个黑道大哥成名之前,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中,都会无一例外地有着一些挡住了去路的人。
  那些远比当时的他们更有势力、更加凶残、更为彪悍的人。
  而想要出头的人,只能用旧势力的消亡来磨亮新生代的号角,踏着别人的身体上位,本来就这条道上不破的铁规,从来都没有天生的大哥与霸王。
  耿容也不能例外,他想要出头,想要存活,就只能去拼,有不平,就有争斗;有争斗就有江湖。江湖的深处波澜惊心,江湖的深处诡异莫测。其中险恶就不是普通的市民百姓,这些所谓江湖坡岸之人所能够体会得到的了。
  有位历史巨人不是说过吗,江湖这东西嘛,你不走进去,你就不能体会到其中的险恶,你若想知道江湖的险恶,你就必须亲自走到江湖中去体会一下。
  待到品尝够了其中的血腥时,也就深刻的懂透了那句俗得不能再俗,却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的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首已是百年身。
  耿容目前已经走入了绝境,他身边早期跟随他渴望想要成名的几个小兄弟在警察不断的追捕中,疲于奔命,他们才发现,这项活动一点都不好玩,不仅不好玩,每天还充满了恐怖,饥饿,风餐露宿的艰辛。
  他们最初的想法就开始了动摇,他们慢慢的有了思考,慢慢的对目前的境况没有了激情和斗志,而耿容很快的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不能在犹豫了,他不能等到他们想明白之后,把自己出卖了在去后悔,所以他单独跑了,远远的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