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有始有终


小说: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推荐阅读:女神你别乱来 蜜爱成婚 系统无敌古代美男等我泡 出逃千金的冷漠少爷 龙骑士的我 宅门艳骨 鉴宝秘术 神医庶女:杀手弃妃毒逆天 无赖时代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原本韩艺打算在庄园休息五日,但却只是悠闲的过了三日,然后便赶回城里去了,因为武媚娘派人来通知韩艺,让韩艺明日陪她去一趟数学馆。更新快无广告。
  毕竟在除掉长孙无忌之后,武媚娘在外庭威望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因为在很多大臣眼里,是武媚娘主导了这一次的大清洗他,李治只是受迫于两派之争,故此他们对于武媚娘多出了许多的敬畏来,即便是独孤、长孙这两位贤后,都没有达到这种境界。那么武媚娘总得出来炫耀一下,如果老是待在宫里,她无法感受到自己威望的提高。而这数学馆是她点的头,等于是她支持的政策,而且她还从未来过,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这数学馆,走走看看,意识一下也就行了,但仅是如此的话,这意义就太单调了,武媚娘就打算借此机会跟韩艺见个面,联络联络感情,为此她都没有请萧无衣来,其实应该请萧无衣来,但是这一次的见面,比较微妙,武媚娘不想萧无衣在边上打岔。
  而韩艺也一直等着跟武媚娘照面,虽然两个人都各怀鬼胎,但是这表面上他们还得做做样子,不然这出戏演不下去,没有发生什么事,怎么就不联系了,许敬宗、袁公瑜等人也会猜疑的。
  今日一早韩艺来到了数学馆,哪知武媚娘比他还要早,看来这段期间憋坏了,不过话说回来,多日不见,这武媚娘更显得娇媚动人,仿佛年轻了好几岁,毕竟这心情,人也更显美丽一些,气质也更加突出一些,丰腴而不失玲珑的身段披着一件紫红色斗篷,举手投足间,显得雍容大方,仪态万千。
  这数学馆里面可是有不少少女的,但是在武媚娘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只能作为陪衬。
  “微臣韩艺见过皇后。”
  “免礼。”
  武媚娘微微一笑,凤目往周边一扫,笑道:“韩艺,你与云城还真是.....!”
  不等他说完,韩艺便道:“男貌女才。”
  武媚娘愣了下,随即咯咯笑了起来,顿时胸前一阵剧烈的起伏,过得好一会儿,她才停住笑意,道:“这你就言过其实了。”
  韩艺郁闷道:“皇后此话怎讲?”
  武媚娘只是笑了笑,那眼神好似说,你还好意思问?
  韩艺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
  这小子还真是与众不同,令人难以捉摸啊。武媚娘无奈摇摇头,又道:“当初我跟陛下看到云城那道奏章时,陛下说这定是你出得主意,可我认为,这数学馆绝非出自你手,而是出自云城之手,我说得对吗?”
  韩艺好奇道:“皇后为何敢恁地笃定?”
  武媚娘道:“很简单,因为你没有便要借云城之手来开这数学馆,毕竟你号称妇女之友,而云城性子高傲,若与她毫无半点关系,她绝不会凑这热闹,更加不会这么积极。”
  你还真是将我们夫妇研究透彻了,可是那有如何,知己知彼在我这里可不靠谱,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老千,你最多也就能看透我一面而已。韩艺拱手道:“皇后圣明,微臣佩服。”
  “这可算不得什么圣明。”武媚娘轻轻摆手,道:“去里面看看吧。”
  “遵命。”
  他们两个演技那真是勿用多言,此番交流真得就如往常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完全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而且是不可弥补的裂痕。
  二人来到学馆里面,发现里面全是少女、少妇,韩艺很爽,他喜欢这种氛围,心里默默的感激武媚娘选择了一个这么好的场所会面。
  而这些女人如今正忙着将韩艺的数学知识与原有的数学知识归纳、结合起来,其实韩艺自己也有归纳,但是他还跟李淳风、阎立本零零散散也说了不少的数学知识,而这些知识也都流传了出来,总得来说还是比较零散的,既然要在女人中间普及,那首先就得系统化,将这些零散的学问都给联系起来,由浅入深,这就跟制作商品是一个道理。
  但是她们这些女人却干得是热情十足,非常认真,丝毫不觉枯燥,这就是萧无衣这个主意最为关键的闪光点,这当今世上从来没有专属女人的学问,这女人念书,都是男人写得经文,是男人研究出来的成果,虽然萧无衣没有明说,但是这些女人已经将数学视为女人的学问,变成自己的东西,那当然要更加珍惜一些,就当做宝贝一样。
  从后世的理科来看,男人显然天赋更高一些,但是女人愿意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而男人不行,因为主流还是儒道,故此如今忽悠女人学数学,对于数学的发展是要更好。
  “云城这个主意还是妙呀!”视察一圈下来,武媚娘也感受到其中的妙处,道:“就连我都不敢想象,有朝一日,女人会有属于自己的学馆,并且如男人一般,相聚一起,在笔墨纸砚上面,研究学问,并且没有人对此提过异议。”
  这最后一点是最为关键的,要是女人弄个儒家学馆,那第二天就得倒闭,也没有女人敢这么做,而这数学馆,大家都不反对,还有些人感到非常开心,因为他们无法阻止贤者六学的崛起,如果让女人学,那贤者六学的地位永远不可能危及到儒道二家。
  韩艺笑道:“皇后说得不错,其实我刚刚听到这个主意,也觉得眼前一亮。”
  武媚娘问道:“如此说来,你本身也是非常支持的。”
  “绝对支持。”韩艺语气非常坚定,一本正经道:“这女人的职责乃是辅助男人,但是我们以前的理念,都只是注重于家庭内部,也就是相夫教子,这就是辅助的全部了,可是国家就是由一个个家庭组成的,故此臣认为,在社会上面,女人也应该充当起辅助男人的责任,也就是说,女人要在社会上承担更多的义务和责任。
  而且,让女人承担的更多义务,对于一个国家有着莫大的帮助,从古自今,每当大战过后,一般男人都是死伤惨重,在这期间男女比例一定出现非常大的失衡,如今我大唐就是如此,而男人是一个国家的中坚力量,许多国家就是因为男人伤亡惨重,纵使赢得战争,也无力恢复过来,最终走向没网。如果女人懂得更多一些,在这种时候,女人就能够站出来,补充一下,帮助国家度过难关,如此一来,国家也能够变得更加稳定一些,不会如秦隋一样,顷刻间倒塌,但归根结底,这也是一种辅助。”
  武媚娘笑着直点头道:“说得好,你得见解总是能够令人眼前一亮,这一点倒是我未想到的。不过我也一直认为女人可以在更多方面去辅佐男人,而不仅仅是在家相夫教子,你等会回去告诉云城,如果她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力帮她。”
  看来你还想稳住我,然后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唉...何必了,其实随便想一个办法表示一下就行了,我这人挺容易的对付的。韩艺见武媚娘还对他如此照顾,那心如明镜,但脸上却是故作欣喜道:“臣代内子多谢皇后的相助。”
  武媚娘笑道:“这就不用了,我也是一个女人。”
  二人一边聊着,一边来到屋内坐下,待下人将茶奉上之后,武媚娘微微一挥手,身旁的宫娥非常识趣的退了下去,这屋内就剩下武媚娘与韩艺两个人。
  武媚娘微微瞧了眼韩艺,见其毫不心虚,跟以往没有什么两样,心道,若非我已经知晓,此时定也被他蒙在鼓里,唉...此人才弱冠之年,便能有如此城府,也真是世上少见啊,但越是如此,我就越不能留他,否则的话,等到他将来羽翼丰满,我还真不一定能够赢得了他。突然问道:“关于国舅谋反一案,我一直都想听听你的看法,只不过前些日子,朝中动荡不安,我也不便召你入宫询问,今日此案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我还是想听听你对此案的看法。”
  韩艺道:“若是其中有何错漏,那即便皇后不召入宫,臣也会主动去求见皇后的。其实臣一直认为这是必然的,乃是大势所趋,心里对此也是非常支持的。”
  武媚娘哦了一声,“此话怎讲?”
  韩艺道:“这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今人胜古人。国舅的确为我大唐做出很大的贡献,这是毋庸置疑的,但那都是在他年轻的时候,可见这年轻人才是国家的未来,作为长辈而言,就应该急流勇退,将位子让给年轻人,自己回家享享清福,不管他的生活过得多么奢华,那都是他凭借自己的能力赚来的,这无可厚非,国家也应该给予他厚待,这才是一个老人该过的生活。
  如今国家变化大,发展迅速,而他们那些老人,最喜欢坚持己见,老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年轻人不堪重任,这反而阻止了国家的发展。退一万步说,如果他对于权势念念不忘,那么他之前做得那些事究竟是为了这个国家,而是为了今日自己的权势?如果他是为了自己的话,那他就没有资格站在朝堂上,如果是为了国家,他们自己也该离开,如果他当年急流勇退,什么事都没有,其实他们已经阻碍了国家发展。故此,我认为国舅最近这十年来,做得最为正确的一件事,就是离开了长安,不管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
  武媚娘笑问道:“这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呀,如果你到国舅这个年纪,你会选择急流勇退吗?”
  “绝对不会。”韩艺摇头道。
  武媚娘愣住了。
  韩艺又道:“如果臣到国舅这个年纪,还要天天早早起来,去官衙做事,我会觉得非常悲惨,如果幸运的话,我最多也是干到四十五岁,因为我还得给自己留点精力去享受一下生活。”
  武媚娘道:“当真?”
  韩艺点点头道:“其实臣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入仕,是蒙陛下与皇后亲睐,臣才有今日,臣认为臣将一生中精华的时段奉献给了国家,也算是报答了陛下与皇后的知遇之恩,但臣也许多梦想,不如说周游全国,臣不能等到六七十岁才去。而且臣一直都认为,这年轻人才是国家的未来,要不断更替,这样国家才会越来越强大,也正是因为如此,臣前几日曾建议陛下对于那些年轻、罪名较轻,且有才干的臣子网开一面,因为臣觉得他们留下来比离开,要利大于弊。”
  武媚娘没有想到话一下子就转到这边来了,因为她本也打算询问的,如今见韩艺自己主动提出来,于是就顺着这个话题问道:“此事我也听许敬宗提过,说是你出面保住了赵持满等人。”
  韩艺摇头道:“这许侍中真是误会我了,我从未点名说要保谁,我当时也不知道谁会受到牵连,我只是劝陛下对于那些年轻、有才干,罪名较轻的人才网开一面。虽说朝中最近提拔上不少的人才,但是璞玉也需要打磨的,他们的经验尚浅,是否能够补上去,这还犹未可知,但是对于国家,可是不能出丁点错误,我觉得此事还应该求稳。”
  武媚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你说得也不无道理。”
  韩艺忽然微微皱眉,道:“倒是有件事,我打算提醒一下皇后。”
  武媚娘好奇道:“什么事?”
  韩艺道:“我觉得皇后你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武媚娘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关于国舅与皇后的恩怨,这不是什么秘密,在此案爆发之后,一直都有传言,说皇后你也参与其中,而国舅在关中地区的名望非常高,我觉得皇后重视这些传言,而不是充耳不闻,这人云亦云,百姓可不懂这些,这假话说了一百遍,也有可能变成真话。”心里又补充道,况且这是实话。
  武媚娘不禁谨慎起来,因为她感觉韩艺这是在挖坑呀,问道:“那依你之见,我该当如何做?”她当然也知道这些传言,这不是韩艺在这里故弄玄虚,吓唬人的,但是她也没有打算否认,凡事有利必有弊,她要推的话,只能推倒皇帝身上,这些她并不在意,她就是要弄死长孙无忌,知道就知道呗,如今她更多的认为韩艺说这话,一定有他的目的。
  韩艺道:“我建议皇后还是继续走亲民的路线,不要去奢望那些贵族的理解,那些贵族说话之所以有分量,不还是因为百姓支持他们么,故此只要得到百姓的支持,那么贵族也就不足为虑。那么昭仪学院无非还是最适合的办法,我个人愿意捐助一万贯给皇后,在关中地区再建造三所昭仪学院,专门供那些贫穷家庭的孩子读书,如今有了收费制,这免费的就会显得更加突出一些,而且百姓读了书,对于贵族的依赖也将会减少,从而削弱贵族的影响力。”
  武媚娘听得一愣,心中很是纳闷,这完全就是为她在考虑,这里面很难夹带什么阴谋,说好的叛变呢?道:“这么做就行了么?”
  唉...我说你这人也真是的,我韩艺的职业道德,那真是远近闻名,我曾承诺在对付长孙无忌一事上面帮你,那就肯定帮到底,怎么可能会害你。韩艺点点头道:“臣以为若是做得太花哨了,反而会落人口实,就当做是平常做善事就可以了,这百姓自然会惦记着皇后的好,其实做善事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持之以恒,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如果偶尔做一两回,兴许别人会认为咱们是在拿钱买名望,但是十年,二十年,到时决计不会有人这么想,这种投资所产生的回报,虽然不会一下子突显出来,但是它会不断的积累,且具有持久性的,对于皇后你而言,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
  武媚娘真是越听越迷糊了,这韩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为她着想,而且也如以往一样恰到好处,那许敬宗整天忙着排除异己,从未想到这一点,她也没有在意,但其实这个非常重要,因为大家都认为是她赶走长孙无忌的,而长孙无忌是在太平盛世下得台,他在治理国家方面没有犯错,你要不能做得更好,那百姓一定会拿这事说事的,你得拿点实在的东西给百姓,让百姓对你保佑更好期待,而不是觉得奸臣当道,狐妖乱世。
  可就武媚娘的性格而言,这背叛就是背叛,不可能再会相信韩艺,她转念一想,我明白了,这小子是想稳住我,因为他的胜算是在未来,既然拖下去,就对他非常有利,哼,既然如此,那我何不笑纳,于是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韩艺颔首道:“此乃臣应该做的。”心道,要是连这点好处你都不敢要了,那你也没法跟我继续玩下去。
  二人这一回见面,也算是符合二人的预期,与以往一样,非常愉快,谈得也很多,甚至于谈到后面,二人都将那些事抛之脑后,真得聊起天来。武媚娘虽然记恨韩艺,但是二人确实有着天生的默契,很多事的看法相同,韩艺对于她而言,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反正她暂时还没有想到怎么铲除韩艺,只要不到翻脸的那一刻,那他们就必须做盟友,因为他们都明白,他们若是争起来,那就是在挑战李治的神经,如今大家都发展的顺利,何必冒这风险了。
  ......
  ......
  司空府。
  李绩装死装到现在都还未出门,论装死,韩艺这个老千都装不过李绩,天天坐在家里啃肘子,喝酒,他目前就在乎一件事,何时灭高句丽,什么治国,他又不拿手,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这个道理,李绩还是非常明白的。
  这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这日傍晚十分,李弼快步来到李绩的屋内,道:“哥,莱州那边刚刚传来一封密函。”
  李绩闻言,不禁精神一振,道:“快拿过来。”
  李弼立刻将信递上。
  李绩打开信来,来回看了数遍,随即一拍桌子,激动不已道:“这机会总算是来了。”
  PS:今天双十一,我觉得与其劝大家不要买,就还不如劝大家留下几块钱看书,花最小的代价,保住自己的双手,一个字,绝对值!这买了就买了,没钱喝咖啡,看书,没钱泡吧,看书,没钱吃饭,看书,没钱泡妞......的话,那就靠颜值吧,做人要自信一点,其实凤姐也代表着一种精神。
  郑重声明,我不是说让大家只看我这一本书,我一天也只能码两章,打发不了这么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