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1章 后记(十一)!


小说:逍遥兵王在都市  作者:风中的阳光
(最后的了结!)
“是的,你没有说错,就是我把你设计了这个圈套,把你引来这儿的.”
王晨冷冷的说着,随手推开了高雅,枪口对着沈银冰走了过去:“你知道吗,我在设计这个圈套之前,经过了多大的思想斗争,才下定了决心?”
王晨没有撒谎,她在安排这一切时,的确经过很大的思想斗争,才最终下定决心:哪怕是沈银冰会连累数百上千的无辜者,也必须得干掉她!
所有的罪过,王晨甘心自己来承担。 . v o d t w .
她宁可一辈子生活在数百上千条冤魂的纠缠中,也不想继续忍受高飞对她的冷淡。
她恨死了这个女人,还有那个男人:在她被沈银冰暗杀时,高飞竟然无动于衷,还总是为这个女人所着想。
既然是这样,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倒不如,让我们之间在这儿做个了结。”
眼看计划已经成功,王晨脸上浮上了一抹病态的红色。
那是激动的。
她拿枪对准了沈银冰心口,低声说:“沈银冰,别怪我,我也不想这样做的--可你太过份了,不但在巴黎要杀我,还要抢走我的男人,我真的不能再放过你,真的。安息吧,我会祝福你的。”
砰!
不等沈银冰说什么,王晨果断扣下了扳机!
她的枪口就贴在沈银冰的心口,一枪肯定能打穿她的心脏。
王晨不想打爆沈银冰的脑袋,那是她不想这么漂亮的女人,会在死后变得那样难看--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王晨,稍等……”
这时候,眼镜才来得及喊出这四个字。
他真没想到,王晨会这么快的就开枪。
女人在杀人前,尤其是第一次杀人的女人,不都是该墨迹很长时间,得意的说出若干个对方必须得死的理由吗?
可王晨怎么会如此干脆的开枪?
沉闷的枪声响起后,眼镜的身子,与沈银冰同时一颤!
沈银冰却没有像王晨所想象的那样栽倒在地上,更没有鲜血溅出,而是猛地扳住她肩膀,攸地原地转了个圈子--枪声再次响了。
这次,有鲜血迸溅而出。
是高雅开的枪,打中了沈银冰的后脖颈。
如果沈银冰没有忽然与王晨对调位置的话,高雅这一枪就会击中王晨的后脑!
王晨只想杀沈银冰,从没有想过要杀高雅--在她心里,高雅就算再不屑,可也是丈夫的兄弟,是她的小叔子。
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伤害高雅的。
可高雅却从没有把王晨当做嫂子来看,在看到她那么近距离的开枪后,高雅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想都没有想,就对王晨后脑开了枪:所有与高飞关系好的人,都得死!
先杀王晨,再杀那个装比的眼镜--话说,高雅以前可是在射击场经常玩枪的,这么近的距离击中王晨,再干掉眼镜,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高雅却没想到,沈银冰心脏部位中枪后,竟然能及时与王晨对调了位置!
沈银冰个头要比王晨高接近五厘米左右,所以高雅打出的这一枪,没有击中她后脑勺,而是击中了她后脖颈!
本能的,高雅就是一楞神:“啊,怎么会这样?”
“啊!”
就在王晨被眼前崩起的鲜血,吓得本能的失声尖叫时,一道寒光擦着她的发丝,闪电般划过!
然后,高雅就猛地扔掉手枪,双手捂住心口,踉踉跄跄的后退,撞在了架子上。
哗啦几声响,几个骨灰盒被他撞了下来,其中一个砸在了他脑袋上,直接把他砸的坐到在了地上。
高雅太高看了他自己,而看轻了眼镜。
别忘了眼镜可是前杀手之王,就算粗心大意下让高雅忽然枪杀了王晨,也能抢在他对自己开枪之前,甩出手术刀给他致命一击。
王晨的失声尖叫声中,沈银冰软软的爬倒在了她怀里。
这时候,屋子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高飞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进来。
看到高飞后,王晨就像在外面受惊吓过度的孩子看到父亲,尖声叫道:“高飞,快来!”
高飞纵身抢到王晨身边,把沈银冰抱在了自己怀中。
沈银冰双眼愣愣的看着高飞,神韵慢慢的消失,却喃喃的说道:“我、我没有杀王晨……我……”
s沈银冰说到第三个‘我’时,沈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住了她的双眸,右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高飞,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眼镜满脸的愧疚,刚说到这儿,就看到脸上戴着狰狞面具的莫邪征东,忽然鬼魅般的出现在高飞身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把她交给我!”
不等高飞回答,莫邪征东已经抢过沈银冰,右手飞快的连点,在她后背点了数十下,随即抱着她纵身飘然出了门外,一点孕妇不良于行的样子也没有。
高飞单膝跪在地上,望着地板上好像梅花般的鲜血,呆愣了片刻,才抬起头看着王晨,哑声说:“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高飞今晚忽然出现在公墓中,自然是眼镜通风报信--眼镜不想王晨走极端,所以把她的整个计划,都告诉了高飞。
高飞出现的晚,那是因为他要解决宋承钢等人,问出没露面的郝连偃月在那儿。
等他做好这一切来到屋子前时,枪声已经接连响起,沈银冰中弹,高雅被眼镜一刀刺中了。
王晨这时候好像也明白了什么,全身瘫软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哭道:“对不起,高飞,对不起……”
“唉。”
高飞长长的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向了高雅。
高雅右手捂着心口部位,鲜血从手指缝中缓缓淌出,却没有立即死掉。
他好像在等,等高飞过来。
高飞过来了,蹲在他面前,眼神复杂的低声说道:“你本来不该这样的。无论你此前对我做了什么,但你毕竟是我的亲兄弟--大哥不忍心你被捕,我又何尝忍心呢?你虽然做错了太多的事情,可你只要改邪归正,我们兄弟三人一起为你赎罪,你以后还是能……”
“咳,咳!”
高雅咳嗽了几声,眼神猛地亮了起来,脸上也多了好看的红晕,说话的中气竟然很足,打断了高飞的话:“高飞,我这就要死了,你能不能别这样假惺惺的好吧?”
高飞嘴角动了动,没有说什么。
正如高雅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现在马上就要死了,他中气十足,脸色红润,这是人之将死之前的回光返照现象,可他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善意都没有:“我知道,也许你从没有想过要杀我,可我做梦都要杀你--你的出现,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再次咳嗽了几声,他说话的声音低了一些,眼神也渐渐黯淡了下去:“我争抢沈银冰的位置,是因为她太优柔寡断了,空负一个邪教狼主的名字,压根就没有打算她死会连累佷多人的想法。呵呵,你知道吗,她是唬人的。天云动车铁轨案,根本不是她做的--你们派去卧底的郝连偃月,也被她发现了。我提议杀死郝连偃月,她却不肯。”
“压根,压根,她就从没有安排过手下在她可能死后,会连累数百上千无辜者的计划,一切都是唬人的,吓唬你们。”
高雅的声音,越来越低,瞳孔也开始慢慢的扩散:“抱着金山却不知道利用,没有狠心--女人,终究是不成器的。所以我想代替她。我要是她的话,你们都得……”
高飞他们都得怎么样?
高雅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说到这儿时,瞳孔已经完全扩散,迅速蒙上了一层白色的薄膜,就像死鱼的眼睛那样,却带着强烈的不甘,与恩佐哥死后的眼神,完全相同。
高飞不喜欢被这种眼神盯着看,抬手轻轻在他脸上抚过,随即站起身缓缓走到王晨面前,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王晨双手抱着她的胳膊,低声抽泣着,全身瑟瑟发抖,跟他慢慢走出了屋子。
屋子外面,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数十个武警,以及警察,正在仔细搜索周围有可能漏网的人。
高云华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看到高飞走出来后,缓缓迎了过来。
“大哥,他死了,我对你失信了。”
高飞嘴角抽了几下,低下了头。
“不怪你,你已经做的够好。”
高云华眼里带着浓浓的悲伤,抬手拍了拍高飞的肩膀,有些失魂落魄样子的走了进去,喃喃的说着:“其实是我们错了,最起码是我错了……如果我不是那样充着他的话,他会生活的很好。”
天,渐渐的亮了。
明天,就是元旦,新的一年的开始。
韩家骏、宋承钢、李国训等人,这些沈银冰的心腹,在事发凌晨就被高云华从京华带来的人秘密控制了起来。
老林也要暂时失踪一段时间了,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必须得严密封锁,直到贪狼所有‘高层’被抓捕。
高云华亲自审讯这些人。
韩家骏等人没有了沈银冰的庇护后,在高云华强大的心理攻势下,很快就崩溃了,说出了所有能说出来的秘密。
马上,就有数十支专门人员组成的小组,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迅速展开了行动,把那些隐藏在暗中的贪狼高管,一一缉拿归案。
这些事,是高云华要做的,高飞不关心。
当太阳走到正午时,高飞看到了郝连偃月。
郝连偃月脸色很憔悴,但精神还不错,得知沈银冰目前的状况后,惋惜的叹了口气:“唉,高飞,其实她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心狠手辣。”
高飞点头,表示赞叹:“我知道,如果是她真那样的话,你也不会在暴露后,只遭到了囚禁。”
郝连偃月苦笑,说:“我成功获得她信任,担任她的专职安保工作后,才发现了她那些秘密。天云动车脱轨案、王晨在巴黎被刺杀,都跟她无关的,想法,她还救了王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