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互相攻讦


小说:酒娘子  作者:七星草
推荐阅读:全能召唤师:废柴小小姐 山神的休闲生活 风震玄灵 纵横鸿蒙 旧爱来袭,总裁图谋不轨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重生娱乐圈之不老传说 绊橙 旷世之蝶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徐嫔呆愣愣坐在地上,不知道如何反驳晋武帝的话,其实以前她也有这样的担忧,不过外面的事情,的确要依靠父兄,她一个后宫大院的女子,根本没有能力应对外面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她一直依赖父兄。看小说到网.【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你安分,可以活命,可是你不安分。”晋武帝冷声道,“所以你必须死。”
徐嫔千不该,万不该对婉妃下手,而且还用那些腌臜的手段。既然徐嫔可以给别人下毒,那他这个皇帝为何就不能给徐嫔赐毒酒?
徐嫔坐在地上,吓得不停往后面瑟缩,结结巴巴说道:“皇后还给你下毒了呢,你不是没有杀了她?我只是给那个贱人下毒,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还没有到最后一步,她不能死!死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
晋武帝冷笑,道:“因为我要给老六萧骋一个交代,所以你必须死。”婉嫔死了,晋武帝更想补偿萧骋。
徐嫔大骇,瞪大双眼,再次问道:“你······你是想让那个祸星继承大统?”
她努力了这么多年,就等来这样的结果,人财两空,鸡飞蛋打。
“这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了。”晋武帝道,他最恨别人用毒,虽然之前他也给别人用过,但别人不能给他用。明知道忌讳,这徐嫔居然还是一意孤行,那他就送她上路吧。
晋武帝看都没看徐嫔一眼,便离开了徐嫔的寝宫。
“陛下,陛下······我不要喝,我不想死·······”后面传来徐嫔的挣扎之声,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悄无声息。
夏公公对后面的内侍,说道:“好好处理一下。”
宫里处死某个妃嫔,用的最多的就是这样的方式。不过这样的方式失去的妃嫔面容狰狞,头发凌乱,所以在她们死之后,就会给他们梳洗打扮好。
对外宣称,染病暴毙。
翌日一早,二皇子来给徐嫔请安的之后,就得到这样的消息,顿时傻眼了,母妃······母妃就这样死了?
二皇子哭个不停,母妃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暴毙呢!
一定······一定是母妃给婉贵妃下毒的事情,被父皇知道了。二皇子有心去找晋武帝说,可又担心求情不成,把自己搭进去了。
按照道理讲,一边妃嫔去世,生育有功的妃嫔都会在时候升一级,按照高一级的位份下葬。徐嫔生了两个儿子,而且娘家是大名鼎鼎的徐家。徐阁老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按理说徐嫔最起码是按照妃位下葬。
可是没有。
突然暴毙,快速下葬,没有升位份下葬,可见里面必有隐情。
二皇子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不敢去找父皇说,九皇子知道的事情不多,亲自去求晋武帝。晋武帝直接没有见九皇子,让人挡了回去。即使九皇子在外面跪晕了,晋武帝也没见他,只是让人把他送到皇子府。
徐家因为徐嫔的去世,陷入一片昏暗。
徐老夫人受不了刺激,再一次晕倒了。徐阁老,也好不到哪去,晕倒醒来之后,嘴里念念有词:“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等徐阁老好了之后,立即联系他的门生故吏,表面弹劾六皇子萧骋,私下里收集六皇子的错处。六皇子萧骋自从婉贵妃去世之后,闭门不出,不代表不做事。
六皇子萧骋把母妃的去世当成对方的挑衅,报复,既然如此,他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在弹劾六皇子的奏折满天飞的时候,晋武帝的御案上也出现了弹劾徐家的奏折。
晋武帝见六皇子也有口舌,心里高兴,这小子有几分能耐。
原本以为也是那种无关痛痒的奏折,可是看到里面的内容,晋武帝大骇,徐家居然私造兵器,而且和萧坤,萧东河私募两万精兵,有自己的金矿······
这上面的任意一条,都是谋逆大罪。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晋武帝立即让人去调查,对六皇子萧骋的折子留中不发,同时让夏公公了解那些已经看到过这个奏折的人。好在这是六皇子让人松下送来的,看得人并不多,夏公公处理掉两个。
广陵王在得知陛下已经知道六皇子上奏徐家密谋造反的事情之后,陛下已经派人去调查了。那些事情都是真的,所以这一次徐家和萧坤,萧东河都完蛋了。
徐家完蛋了,也不能让六皇子清闲啊。
广陵王还想利用徐家扳倒六皇子,即使不能绊倒,最起码也要让晋武帝看看,他看好的儿子,实际上是个通敌卖国贼!
果真徐家的幕僚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徐家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凤毛麟角的证据,就坚信六皇子通敌卖国。陈玉琼所在的陈家,被推到了前台。
徐阁老的渠道很多,他是直接把奏折和证据拖一个信得过的同盟送到了晋武帝的手里。
晋武帝看到这份弹劾六皇子的奏折,一把扔在了边上,并没有放在心上,就当是徐家的报复。等批完了奏折,晋武帝猛然间想起,六皇子弹劾徐家联合萧坤,萧东河谋反的折子,看到的人已经处理了,按理说这个消息并没有传出去。
难道他身边有奸细?
应该没有,晋武帝已经清理好几遍了。
难道这徐家真的发现了不妥?
晋武帝陷入了沉思,想到六皇子来到京城短短几年,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西北,怎么会有和徐阁老抗衡的势力?
这其中有什么是他说不知道呢?
心里有了疑惑,晋武帝再也忍不住,又派出了一些人去调查六皇子萧骋。
这个折子晋武帝也留中不发,一切等调查回来的暗卫,收集到证据,再做定夺。
六皇子一脉和徐阁老一脉斗得欢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很多官员罗马,一时间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面对闹哄哄的京城形势,晋武帝稳坐钓鱼台。
徐阁老和六皇子,他们都是决定聪明之人,纷纷感觉到不对劲。如果晋武帝出面训斥两方,或许他们以为正常,可现在对两边的人不闻不问,证明晋武帝需要时间调查,证实了之后,才会发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