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 遥想当年威风事


小说:武侠世界大穿越  作者:我叫排云掌
推荐阅读:时空武圣 重生娱乐天后 一等庶女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萌宝皇叔齐争宠 重生手记 仙走一步 权谋官场 梦幻妖精心愿店 与校花合租:贴身高手 
  蔡邕虽说过得不怎么痛快,可比起正常历史上的颠沛流离要强得多了。m.。
  林沙微笑着听蔡邕抱怨,不时附和两句让他把心中不满情绪全部发泄出来,一直过了半个时辰才见蔡邕有些不好意思道:“哈哈,见到异度心情放松,一时没忍住不要见怪啊!”
  “哈哈,伯喈先生如此表现,正是将我当成自己人呢,我又怎么可能会见怪一说?”
  林沙笑着摇头,摆手道:“听了伯喈先生所述,我对朝堂形势心中有数,起码不会随便踏入陷阱!”
  “异度说笑了!”
  蔡邕还是相当清醒的,摆手苦笑道:“还是等子干兄过来,你再说这话的好!”
  不多久,之前在东观书局值班的卢植赶过来,自然又是好一阵热闹。
  林沙很是感慨,两位先生对他当真不薄,多年没有相见,如今再见一点都没有生疏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亲近温和。
  果然,卢植说起最近几年的朝堂之事,比起蔡邕来要冷静客观得多,没有那么多的个人情绪挟带其中。
  光和二年十月,巴郡板楯蛮起兵反汉,攻略三蜀和汉中等地,灵帝派御史中丞萧瑗督益州等地兵进讨,攻战连年,始终未能将板楯蛮平定。光和五年,灵帝听从益州计吏程包的建议,选用廉明太守招抚。不久,楯蛮诣巴郡太守曹廉投降。
  说起这个时,卢植不是很在意,随着宦官一党越发势大,与士人集团水火不容,争斗得相当激烈,内耗严重导致地方频有叛乱爆发。
  板楯蛮叛乱,看起来相当的正常,事情也欲去年了结,所以卢植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可是……
  “子干先生,只怕其中有问题啊!”
  林沙突然开口打断了卢植的话头,皱眉轻言道:“前年我刚好在蜀地游览,见识过板楯蛮的威风!”
  说到这儿,眼中闪过森冷厉芒,凌厉杀机毫不掩饰喷涌而出。
  武力的温度,瞬间下降叫人忍不住心头发寒。
  不仅他如此摸样,就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徐晃和黄叙两位少年,也是满脸冰冷杀机隐隐,眼中喷出熊熊怒火难以掩饰。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凝重,卢植忙住口不言,扫了林沙还有两位英武少年一眼,意识到了什么沉声道:“莫不是其中有什么问题?”
  “嘿,两位先生不知!”
  不等林沙开口,徐晃实在憋不住怒道:“那板楯蛮子好生凶残,噬杀冷血得紧,抓住我汉人挖心活食残忍可怖!”
  这话叫蔡邕和卢植相当震惊,卢植急问:“此话当真?”
  “自是当真,绝无虚言!”
  徐晃沉声道:“那板楯蛮之所以突然杀出山林,并不是单纯为了抢掠,而是为了血祭他们蛮族部落的魔神!”
  “什么,血祭魔神?”
  卢植和蔡邕的脸色难看之极,徐晃所言实在叫他们震惊。朝廷可是明令禁止祭祀邪神,一旦发觉绝不轻饶!
  这个世界的两汉历史上,可是因为祭祀邪神之事闹出过大乱子,朝廷可是花费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将将事情扑灭。
  当时流血千力伏尸数十万,数郡之地一片哀鸿,朝廷花费数十甚至上百奶奶才勉强恢复当地人口。
  这些,在东观书楼里的史料中,可是记载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而且,那些事情距离现在并没有多长时间,最后那次距离现在也不过百十来年罢了,许多家族都有秘密记载,对于祭祀邪神之事相当忌讳。
  “真真胆大妄为,难道板楯蛮就不怕朝廷追究么?”
  卢植眼神冰冷,语含杀气冷声道。
  徐晃苦笑道:“先生莫忘了,现在朝廷暗还有精力顾及这些?”
  卢植先是一愣,而后沮丧道:“朝廷威权尽丧,以后西南边陲多事了!”
  “子干先生,这个您就猜错了!”
  这时,黄叙忍不住开口得意道:“君侯正好在蜀郡,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岂有不出手之理?”
  不等卢植盘问,他昂首笑道:“君侯汇同巴蜀豪杰,直接杀到板楯蛮中军,将那帮蛮子杀得血流成河溃不成军,血祭也被中途打断,单单青壮就损失了数千,怕是没有数十年难以恢复!”
  “哦,这是怎么回事,异度你在信中可是没有说过啊!”
  卢植闻言精神一震,看向林沙目光炯炯,直接问道:“说来听听!”
  蔡邕也来了兴趣,尽管他对打打杀杀不甚喜欢,不过如果是大汉压服蛮夷的话,他还是很有兴趣听一听的。
  说不得,他就要将此段记入所写书中,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是何等神圣之事,容不得丝毫马虎!
  “其实也没什么,当时我正好就在巴署,察觉板楯蛮的事情有些古怪,恰好遇到一干巴蜀豪杰要去板楯军营,我就跟着一起过去!”
  林沙说得轻描淡写,悠然道:“那帮蛮子确实有些手段,不仅自身武力强横,还能招引毒虫猛兽帮忙战斗,不过最后还是敌不过我大汉群英,被杀得大败亏输血流成河!”
  “才不是如此简单!”
  黄叙突然插口道:“我当时远远帮忙用弓箭压阵,可是见识到了那帮蛮子的厉害,他们一个个身高体壮力大无穷,好象还不怕寻常的刀枪攻击,我的远攻之箭要是没能射中要害的话,也是对其没有效果的!”
  “哦,有这么厉害?”
  卢植吃了一惊,看向黄叙笑问:“黄叙你既然加入战斗,显然实力不俗啊
  ,真真没看出来!”
  徐晃见此,心中很有些酸溜溜的,只是可惜那时他的实力还没踏入二流之境,根本就没实力参与那场惨烈大战!
  “子干先生不知,此子之父乃荆州豪杰黄忠黄汉升,不仅武艺冠绝荆州,一手箭术更是出神入化百发百中,黄叙家学渊源在箭术之上颇有天赋!”
  林沙笑道:“那时情况比较紧急,加上又是远程攻击危险不大,这才叫他这么个小子出手射箭干扰!”
  见林沙如此推崇父亲,黄叙泛黄的脸上笑开了花,忍不住挺起胸膛一脸骄傲,一股子新锐高手的锐气扑散开来,倒叫精神敏锐的卢植小吃一惊,看了黄叙一眼若有所思。
  徐晃差点没忍住开口,当时那一战当真恐怖得紧,声势浩大犹如山崩地裂,黄叙得传其父黄忠百步穿杨的神射之术,远在数百丈之外都受了波及被伤到了。
  “哦,不想荆州还有如此猛士,以前怎未听闻?”
  卢植满脸惊异,好奇道:“莫不是隐士高人吧?”
  “哪倒不是,南阳黄汉升之名,在南阳一带还是相当出名的!”
  林沙摇头轻笑道:“只是这位黄汉升的实力太强,基本上没有出过全力,所以声名并没有传到外州!”
  “如此勇士,怎能不为朝廷效力?”
  卢植眼中精光闪烁,昂声道:“要不将他调到羽林虎贲军中?”
  林沙笑着摆收,说道:“还是算了吧,此时雒阳局势混乱,他一个外乡人又无根基,要是出了差池倒是咱们不对了!”
  见卢植脸有不虞,他急忙笑道:“反正人在南阳又跑不了,真有事的时候一封信过去就能请来,没必要非得调到雒阳才可!”
  “异度说得是!”
  卢植点了点头,笑道:“怕是跟板楯蛮那一战,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吧!”
  见隐瞒不住,林沙苦笑道:“确实如先生所言,板楯蛮战士以巫术淬炼身躯,走的完全跟大汉军中不同的路子,身大体壮防御力惊人,一般的普通刀枪攻击对他们基本无效!”
  “这么厉害?”
  卢植吃了一惊,转念一想眼神微凛,凝声道;“要是数量足够的话,这可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啊!”
  “先生所眼不错!”
  林沙跟着点头附和,笑道:“他们的手段,跟大汉这边某些势力的请神术差不多,只不过他们请的是魔神罢了!”
  “请神术?”
  卢植感觉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般,林沙说的许多东西,他之前连听都没听闻过。
  “先生不必担忧,不过是一种短暂提升实力的手段罢了,只要实力够强这些都不算什么的!”
  林沙没有解释什么是请神术,一时半会也别想解释清楚,干脆来了个模糊处理,笑道:“只是实力达到了二流层次,对付这些请神上身的板楯蛮并不是什么难事!”
  卢植嘴角一阵抽搐,没好气翻了翻白眼,心中却是相当震惊!
  别看林沙话说得轻巧,可二流好手又岂是那么好找的?
  放眼羽林虎贲,只怕出了寥寥几个将校,矮无所谓的二流好手吧?
  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挺起胸膛一脸傲气的徐晃和黄叙两位少年,突然心中一动震惊道:“异度,这两位少年胸应,不会都是二流好手吧?”
  这话出口,他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感觉自己有些反应过敏,二流好手又柒是这么容易出现的,而且一出还是两?
  “子干先生好眼力,这两小子都已经顺利突破二流层次!”
  不料,林沙却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一脸的云淡风轻。
  卢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