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20章 面见丈母娘


小说:上位  作者:小树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可是——”妮儿还是觉得自己没错,“她送果果一点儿纪念品也是可以理解的”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她今天找你送点儿纪念品给孩子,你答应了,下次她会找你再给孩子带一点儿东西,然后她的要求会越来越多,直到她完全介入孩子的生活,你明白吗?”舟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妮儿点点头,明白舟的担心了。
“以后我不会再见她了。”妮儿说,“我觉得她很可怜。”
“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她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是帝对她的惩罚。好了,以后再也不要谈论左剑的事情了,这个名字从此在我们的世界里消失。”舟说。
妮儿抬起头看了看舟,他的目光如此坚定,左剑是真的从他的世界里抹去了。
当然,舟不会让她知道,他已经给了左剑生活费,同时给她找了工作,安排好了她接下来的生活。
舟对左剑的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因为左剑曾经带给他此生最痛苦最黑暗最颓废的岁月。那是对一个男人最致命的打击。
可是,当他听到左剑说果果是他的孩子时,他震惊之余彻底懵了!
他恨左剑,但是他却是那么爱果果,从见到果果的第一眼起,他爱这个孩子,把果果真正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左剑的所作所为确实让他无法原谅,可是,因为果果,他对左剑有了一丝原谅。
如果左剑不把果果送回到家,而是留在她自己身边,或者是送给别人,他不敢想象,果果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看在左剑能够把果果归还他的份,他选择给左剑另外一条出路,让她能够安身立命。
所以,他给了左剑一年之内的生活费,给她介绍工作,让她到深圳去,希望那个最年轻的移民城市可以接纳她,然后她能吸取教训,好好生活,好好工作。
只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妮儿知道。
女人都是小心眼儿的,对前任的态度,你表现得越决然,她一定是越满意。
-
周五下午,妮儿和舟登了飞往北京的航班。
出发的头一天,妮儿在电话里告诉妈妈,她要带一个人回去见她。
欧晓丽大概也明白了妮儿话里的意思,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此刻,坐在飞机,妮儿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
她靠着舟,喃喃自语道:“哥,要是我妈见到你不高兴,你怎么办?”
“呵呵,你放心,不会的,你妈妈是领导,是知识女性,她一定会表现得十分优雅而有涵养。”舟说。
“万一呢?万一我妈妈见到你不高兴,黑着脸不接受你,不让你进我家家门,你怎么办?”妮儿担心地问道。
“小傻瓜,没有这么多万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你妈妈什么样的态度,我都会彬彬有礼地面对她,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她接受我的。”舟说,继而笑道,“我这么帅,这么有才的有为青年,你妈妈怎么会不接受呢?放心吧!”
妮儿看他那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却还是在打鼓。
傍晚六点半,妮儿和舟抵达了北京首都机场。
欧晓丽亲自来接自己的女儿,还有那位神秘者。
舟拥着妮儿,推着行李,来到了出口。
远远的他看到人群那位知性优雅的女人,齐耳的短卷发,着一身藏蓝色长款大衣,一条橙色的丝巾恰到好处地提亮了她整个气色,典雅而又美丽。
果然是大家闺秀,气质高贵,目光沉稳。舟心里想。
妮儿看到妈妈的那一刻,从舟怀里欢脱而出,小跑出过去抱住了妈妈。
“妈妈,我好想你啊!”妮儿在妈妈怀里撒娇。
“你可回来了,说好三天回来,这都一个多月了。”妈妈嗔怪道,然后抬起头看了看站在妮儿身后的舟,微微一笑,“妮妮,该给妈妈介绍这位朋友了吧?”
舟立马伸出手,大方地向欧晓丽问好:“阿姨好,我是舟,妮妮的男朋友。”
欧晓丽的眉头下意识地蹙了起来,不过很快恢复了自然,握着舟的手淡然一笑:“你好!”
妮儿吃惊地看着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主动地自报家门,连男朋友这样的身份都直接说了。
舟的眉眼一直含着笑,和妮儿对视的时候格外深情。
终于见到未来的丈母娘了,舟怎么能不高兴呢?
“走吧,车子在车库里。”欧晓丽说道。
妮儿挽着妈妈的手走在前面,舟推着行李走在后面。
好几次,妮儿都忍不住转过头看身后的舟,脸的笑容很灿烂,两人挤眉弄眼地交流着。
妈妈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看来对舟还是较满意的。
欧晓丽没说话,但是妮儿的一举一动却尽收她的眼底。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女儿彻底坠入情了,出机场的那个小鸟依人状,还有一路的眉目传情,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如胶似膝。
舟的外貌没得说,涵养也很好,初次见面,基本无可挑剔。
不过,欧晓丽更在意的是,舟的家庭和成长环境。
因为一个人的家庭和成长环境,决定了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也基本绝对了他未来的发展潜力。
相外貌而言,家庭和成长环境更为重要。
门当户对,不是指物质和权力的对等,而是家教、礼数、处世之道,甚至是生活习惯的对等和理解。
当年她嫁给李成鑫,也是被他的外貌和才情所吸引,完全忽略了两个人的家庭和成长背景的差异,最终导致了分道扬镳。
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重蹈她的覆辙。
来到车场,司机已经把车子开了过来。
司机下车要结果行李箱,舟很礼貌地阻止了,自己打开后备箱,把行李箱放了进去,然后拉开后车门,先请欧晓丽车,再把妮儿拥到另一边,伺候妮儿车。
在伺候她们车的时候,舟都用手挡住了车顶的梁柱,防止她们碰头。
最后,他才绕道副驾驶,了车。
舟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落在欧晓丽眼底,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伙子很有绅士风度,对她的女儿照顾得无微不至。
可是,仅仅有这些是不够的。
一路,妮儿都靠在妈妈肩,和妈妈说着贴心话。
欧晓丽一直慈祥地笑着,却决口不问舟的任何事情。
车子到了小区楼下,舟又是第一个下车,动作司机还利索。
他首先给欧晓丽开车门,伺候她下车。接着又跑过去伺候妮儿下车。
司机已经把行李拿出来了,舟一个人推着两个大箱子,对司机道谢后,跟在欧晓丽和妮儿的身后,进了电梯。
走进家门,里面的暖气让舟瞬时觉得很温暖。
这个家并没有舟想象的大,但是布置得十分典雅温馨,让舟欣慰的是,茶几放着一条精致的功夫茶具。
欧晓丽招呼舟坐下,然后自己脱下大衣进了卧室。
舟也没闲着,他打开箱子,拿出自己带给欧晓丽的礼物:两斤名贵的凤凰单丛茶——东方红一号。
这是他爸爸珍藏的,听说他要到北京面见丈母娘,毫不犹豫拿出来了。
欧晓丽换一件宽松的家居外套,来到了客厅,坐在茶几前,开始烧水泡茶。
这两年,她也学会喝功夫茶了。
舟把茶叶放到茶几,说:“阿姨,这是我带给您的礼物,也是我爸爸自己制作的茶叶,最好的凤凰单丛茶,东方红一号。”
欧晓丽的神色微微吃惊,这个茶品她听过,但是并没有喝过。这的顶级的凤凰单丛品种,市面十分少见。
“你家里是制茶的?”欧晓丽问道。
“对,我家世代制茶,家里有千亩茶园,最好的凤凰单丛都是产自我家的茶园……”舟开始向欧晓丽介绍自己的家庭。
欧晓丽听得很仔细,时不时也微微点头,始终面带笑容。
舟介绍完了,主动来到了茶台前,为欧晓丽泡茶,泡的是东方红一号。
烫壶、淋杯、刮末,高冲低泡,关公巡城、韩信点兵……当一杯浓香四溢,澄澈金黄的茶端放在欧晓丽跟前时,欧晓丽颇为惊讶!
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十分优雅完美,茶更是顶级好茶!
“阿姨,请喝茶!妮儿,喝茶!”舟轻声道。
欧晓丽双手端起茶杯,细细闻了一闻,果真是沁人心脾!好茶她喝过很多,可眼前这茶,她却是第一次喝!
细细品了一口,更是唇齿留香,回味甘醇!
“好茶!”欧晓丽点头道。
妮儿听得妈妈这话,笑得无灿烂。
“妈妈,这茶叶产自四百多年的老茶树,哥家里还有一棵七百多年的宋代茶树,依然枝繁叶茂,十分壮观——”妮儿立马说道。
欧晓丽点点头,脸一直挂着温婉的笑容。
“你父母现在依然在制茶吗?”欧晓丽问道。
“是的。种茶制茶是他们一辈子的事业。”舟说。
“你小时候是在山里长大的?”欧晓丽问道。
“对。到了我学的年纪后,爸爸在市里开了一片茶叶店,把我们带到了市里读书。”舟说。
“家里有几个孩子?”欧晓丽问道。
“三个,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舟如实答道。
欧晓丽若有所思,看着舟道:“今后有什么打算?子承父业还是另创事业?”
 /book/html/28/28026/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