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24章 妮儿留在北京


小说:上位  作者:小树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这顿饭吃得很开心,气氛十分轻松愉悦。
舟打心眼儿里喜欢妮妮的爸爸,很有领导风范,很睿智,很开明,思想也很前卫,不愧是当过大领导的人。
面对妮妮的妈妈,舟心情颇感压抑。
欧晓丽气质非凡,大家闺秀,很有气度很有涵养。但是,总给他一种压迫感。
和欧晓丽说话,舟很有压力,生怕自己哪个地方不小心说错了,欧晓丽嘴不说,可那种感觉足以让你窒息。
可是,妮妮的爸爸给他的感觉非常好,沟通起来十分轻松,而且可以畅所欲言,对于新生事物,李成鑫也很熟悉,紧跟时代的脚步。
吃完饭,李成鑫要让司机送妮妮和舟。
妮妮谢绝了爸爸的好意,她想和舟随意逛逛。
看着他们离开,李成鑫脸挂着十分欣慰的笑容。
欧晓军站在旁边,笑道:“看来你对这个未来的女婿很满意啊!一个山野小子,这么合你的意?”
“对,我喜欢这样淳朴自然的人。没想到妮妮果真给我带回来这么一个小伙子,说实话,我是真心喜欢。达官贵人,我看不,豪门富贾,更不是一路人。一个有思想有才情肯想肯干的年轻人,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未来女婿。舟很符合我的要求。”李成鑫很满意地点头。
“你呀,还是跳不脱农民思维。”欧晓军摇头,“我猜我妹妹不会同意。”
“我要说服她,不能对孩子的幸福横加干涉。山里的小伙子品质很优秀,而且如此英俊有才,将来他只要把自家的产业做好,能和我的女儿过神仙眷侣的生活。这辈子求什么?你我都是官场人,到头来落得什么?权力、财富,没有一样属于自己,只有你自己的生活才是真实的。他们这一代人没必要过得像我们这样纠结痛苦了,他们完全可以放手去追求他们想要的生活,我是希望我的女儿能为自己活,不要为任何人纠结。”李成鑫说。
“你现在是在为自己活吗?”欧晓军问道。
“当然。现在的生活是我想要的。”李成鑫毫不避讳地说道。
欧晓军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他当然知道李成鑫脸的幸福来自哪里,家有娇妻,而且还有一对可爱的龙凤胎,如何不让人羡慕?
只是苦了他的妹妹欧晓丽。
-
妮妮和舟打了车来到长安街。
两人手牵手沿着街面走,把北京城最核心的建筑看了一遍,妮妮带着舟来到大栅栏附近,准备和舟品尝北京小吃。
夕阳西下,气温也更低了。两人都穿得不厚,舟更是只穿了一件羊毛,外面套了一件薄风衣。
不过他不觉得冷,倒是妮妮觉得很冷,缩着脖子缠着舟的胳膊。
舟立马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给妮妮披。
他的风衣很长,穿宰他身几乎到了脚踝,很滑稽。
“我像个唱戏的吗?”妮妮挥舞着长袖子笑道。
“像个跳大神的。”舟笑。
“你故意的,我不穿了。”妮妮要把衣服脱下来。
舟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捏了捏的鼻子:“小傻瓜,不想感冒乖乖穿着。”
“那你呢?你想感冒是吗?”妮妮反驳道。
“我铁骨铮铮啊,哪像你弱不禁风。”舟学着她缩脖子的样子。
逗得妮妮笑弯了腰。
两人边打闹边来到小吃街。
刚到门口,妮妮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了!
两个人立马转身,妮妮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鲍一汉!
“妮妮,你总算回来了!”鲍一汉抓着她的胳膊,眼睛却盯着旁边的舟,诧异带着居高临下的鄙视。
“放开她!”
舟一把打掉了鲍一汉的手,把妮妮揽进了自己怀里。
鲍一汉瞬时目露凶光,他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一个个也张牙舞爪的看着舟。
“放开她!”
鲍一汉气势凌然地瞪着舟。
从衣着和气质来看,鲍一汉一时无法猜透舟的身份。
穿着洒脱,也很档次。目光坚定,身手不凡,貌似本钱不错。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官宦子弟,必然也是家室显赫。
可这个人身却看不到丝毫的纨绔,倒是很像一个有为青年。年纪轻轻有所作为,不是官二代是富二代。
这么一通判断下来,鲍一汉心里的优越感若了很多。
倒是舟,一时不知道眼前这个纨绔子弟是谁?
“鲍一汉,你有多远滚多远!”妮妮怒斥道,“你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
原来这是鲍一汉!妮妮第一次醉酒时嘴里叫的是个负心汉的名字。
“妮妮,我说的期限到了,一年时间,我说到做到。我已经和秦菲解除了婚约,我们重新开始!”鲍一汉立马说道。
舟的眉头瞬时拧在一起!
想吃回头草?
他的拳头立马捏紧,咯吱作响,看向鲍一汉的目光也变得很凶。
“听不懂妮妮的话吗?让你有多远滚多远!”舟瞪着鲍一汉说。
“你算老几?我和妮妮在一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混着呢?”鲍一汉轻蔑地说道。
“我在南方的艳阳里等着妮妮——”舟嘴角勾着笑,毫不经意地看向鲍一汉,“所以,我应该感谢你,你不负心哪有我和妮妮的故事呢?对吧,宝贝儿?”
说着,舟很亲昵地看向了妮妮。
妮妮自然明白,点点头:“哥,我们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妮妮,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秦菲订婚,是要拯救我的家族企业。我的家族企业要是垮了,我拿什么经营我们的爱情,给你荣华富贵?和秦菲解除婚约,也是为了你,因为我心里只有你!”
鲍一汉言辞凿凿,像真的一样。
“我不需要你的荣华富贵,更不希望你心里有我。我们之间,一年前结束了。”妮妮淡定道,“鲍一汉,别再自欺欺人了,你爱的根本不是我,也不是秦菲,而是你的金钱,你的家族地位,一切在你的钱和地位面前,都得让道!哪天你的家族企业又有危机了,你又可以为了这个去和李菲王菲刘菲订婚,以换取你的资本……你太卑鄙了!”
“你、你血口喷人!”鲍一汉勃然大怒,挥动拳头要动粗。
舟高大的身体立马挡在了妮妮跟前,“想打女人?你算个什么男人?”
双方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当街对撕。
这是北京街头,真打起来,都得到派出所去。
妮妮立马拉着舟的胳膊要走。
“哥,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我们走!”
“站住!”鲍一汉呵斥道,“妮妮,如果你是因为眼前这个南方人而离开我,我会用事实告诉你,你错了!”
妮妮转身,盯着鲍一汉,片刻,狠狠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没错,我永远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鲍一汉,你醒醒吧,别再执迷不悟!”
说完,妮妮拉着舟的手,快速离去。
鲍一汉身后的几个人还想再追,鲍一汉一摆手,龇牙道:“敢抢我的女人,他死定了!好好给我查清楚这个人的来历,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哪路妖怪!”
“是!”
妮妮和舟走出去很长一段路,才停下来。
妮妮累得气喘吁吁,舟却依旧气定神闲。
“干嘛要跑?”舟把水拧开递给她。
“不想看到那个人,堵心。”妮儿喝了几口水,朝着不远处看去。
没看到鲍一汉的身影,她心里才真正放松了。
她最担心的,是舟和鲍一汉在大街打起来,那可溴大了!
“他要是想堵你,你是逃不脱的,你走哪儿,他都能找到。这不是办法。”舟摇头说。
“那你有什么办法?”妮妮问。
“解决,彻底解决,让他死心放弃,从此不再打扰你。”舟看着她说。
妮妮盯着舟看,半晌,恍然大悟。
“你对左剑是怎么解决的?”她问。
左剑曾经那么难缠,她走哪儿左剑跟哪儿,连她的单位左剑都找去了,简直是阴魂不散。
可是,突然间左剑消失了,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定是舟把她解决了!
“想知道?”舟挑着眉问道。
“嗯。”
“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舟立马笑了,随即走开。
“喂,骗子,说了不能对我有秘密的!赶紧从实招来!”妮妮快步追去,直接杵在他跟前,不让他走。
“先说好,说了你不许生气。”舟站定,笑道。
“不生气。”妮儿点头道,眼神很坚定。
舟长舒一口气,看着妮妮,假装沉思着,许久才开口:“我解决了左剑的生存问题。给她找了份工作,还给了她一部分生活费,让她度过这个艰难期。”
好你个骗子!居然瞒着我做了这么多事儿!居然安顿了左剑的生活!找了工作还给了钱!
这是什么行为?这不是活雷锋吗?
“骗子!你居然背着我对左剑这么好!!!!”
妮妮瞬间抓狂了!
 /html/book/28/28026/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