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26章 上京提亲


小说:上位  作者:小树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哎哎哎……说好不许生气的!”舟抓着她胡乱扑腾的爪子,笑得十分灿烂。
“谁让你不早告诉我?”妮妮虎着脸说。
她再大度,也不可能对自己的未婚夫去如此贴心安顿前女友而无动于衷啊!
何况,她并不大度!而且很容易吃醋!
“原本这个事情是为了解决我们的后顾之忧的,没必要让你跟着操心。”舟握着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如果不是今天你非逼着我,我肯定不对你提起这个事情。”
“你不怕左剑阴魂不散,隔三差五来找你?让你照顾她的生活,然后顺便人也一起照顾了。”妮妮狠狠地说道。
“她不敢。”舟很肯定地说道,“她知道我的行事风格,凡事只有一次机会,错过再也没有。她要是敢再骚扰我们的生活,我会直接送她进精神病院去。”
“你……太狠了吧?”她又开启了脑残模式。
“你希望她接着骚扰我们?”舟瞪着她。
“当然不希望,不过,她要是在找你,你还真敢这么绝情啊?”妮妮不敢相信。
“当然。她要是不识好歹,那是有病,得治,送精神病院最合适,有人二十四小时照顾着。”他笑。
“好你个骗子,原来你也有这么狠心的时候。”妮妮有点儿戚戚然。
“傻丫头,因为她不会,所以没有这个如果。左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敢再玩火,否则她真的很惨,至少我是不可能再会搭理她。人贵有自知之明。连这点都不懂,她还有救吗?”舟说。
妮妮若有所思,舟的话有道理。
左剑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可是,鲍一汉和左剑不同啊!
左剑容易打发,鲍一汉可不容易对付!要让鲍一汉彻底远离她,不再打扰她,该怎么办呢?
“好吧,左剑的事情此过去,再也不提。不过,以后如果她再找你,你必须如此告诉我。”妮妮说。
“遵命,夫人。”舟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
“接下来,你得想个办法对付鲍一汉了。怎么让他不来打扰我?”妮妮问。
“简单啊!”舟很轻松地看着妮妮。
妮妮不明里,怎么简单?明明很复杂好吗?鲍一汉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后面还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怎么说?”
“我们立马结婚。结婚了,他死心了,死心了,他撤退了,再也不找你了。这还不简单?”舟笑道。
妮妮不可思议地看着舟。
“真这么简单?”
“这么简单。”
“万一他来大闹婚礼呢?”妮儿问。
“不太可能,那是自取其辱,何必?”舟道。
“我说的是万一。他真的有这种可能。”
“他要真有这个万一,我用一万来对付他,直接把他捆起来送局子里去,骚扰社会秩序罪,关他十天半个月,他老实了。”舟道。
“这个……”妮妮觉得这事儿似乎有点儿不对。
或者说,她假设的不对。
因为鲍一汉不会像她这么脑残,做出这样低级的事情来。
鲍一汉如果要报复她,一定会用更隐蔽更恶劣的手段,甚至是通过打击舟来达到让她屈服的目的。
“不是这样的。”妮妮自言自语道。
“那是怎样的?”舟笑道。
其实,他根本没把鲍一汉放在眼里。论鲍一汉怎么折腾,妮妮也是他的女人,不可能和鲍一汉重新开始,这点他是非常自信的。
“如果他,对付你呢?”妮妮问。
“那更不怕啦,我正好收拾他,教训他。的武的都行。”舟笑道。
“你别不当回事儿,鲍一汉真的会这么做的,我了解他。”妮妮说,“我们要密切关注鲍一汉的动静。”
“是,娘子。别在这里费神了,我都快饿死了!”
逛了一个下午,肚子早在唱空城计了。
舟这么一说,妮妮顿时也觉得饿了,拉着舟的手,欢跳着来到了小吃街。
老北京酸奶,爆肚儿,炸酱面……各种各样的小吃,两人从头吃到尾,再从尾吃到头。
终于吃饱了。
刚准备打车回家,妮妮的手机响了,妈妈欧晓丽来电话了。
“妈妈,我们准备回去了。”妮妮说。
“不回来吃饭了?”欧晓丽问道,语气明显不太好。
“在外面吃了很多小吃,不用吃饭了。”妮妮说,“你到家了吗?”
“到了。早点儿回来。”说完,欧晓丽挂了电话。
妮妮明显感觉到妈妈不开心了。
午撇下妈妈和爸爸吃饭,妈妈心里肯定不高兴了,现在晚又不回去陪她吃饭,她一定很难过。
唉!
妮妮现在真心希望妈妈也能有她自己的幸福是生活。
如找个合适的老伴儿,或者是有她自己追求的事业和爱好。
那样的话,妈妈不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她身了,不会把她看成是一切了。
这种唯一的爱,很沉重。
回到家里,欧晓丽果然一个人坐在沙发,脸色阴沉。
“妈妈——”妮妮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欧晓丽抬头看了一眼舟。
舟瞬间明白了,他应该回避一下,欧晓丽有话要问妮妮。
“阿姨,我去书房。”舟说。
这种气氛确实让人压抑。
妮妮看她这种表情,心里也不爽,等舟走进去后,她轻声道:“妈妈,你开心点儿好吗?”
欧晓丽沉沉地叹了口气,眼眶瞬时潮湿了。
真是女大不由娘啊!早知道不让她去南方了,九死一生不说,还要嫁到南方去,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更让她生气的是,李成鑫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现在居然站出来充好人,说他很喜欢舟,同意妮妮和舟的婚事!
今天下午接到李成鑫的这个电话,欧晓丽简直要气炸了!
女儿一下子飞得那么远,平时要见个面都不容易,虽说飞机方便,可终究要长途跋涉啊!遇到极端天气情况,你想去都去不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南北相差这么大,家庭背景相距这么悬殊,凭什么让她放心地把唯一的宝贝女儿托付给这样一个山野小子?
她做不到!
“妮妮,你告诉妈妈,可不可以不跟着他回南方?”欧晓丽含着泪看着妮妮,脸的表情很是忧伤。
现在,是她求女儿的时候了。
她宝贝了二十多年的女儿,难道真的为了一个山野小子,能抛下她这个妈妈吗?
“妈妈,我们也可以来北京。”妮妮说,“你放心,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孩子,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欧晓丽握着妮妮的手,心疼道,“他家在南方,事业在南方,以后肯定在南方的时间长。来北京,也只是探亲度假,不可能长待。你在南方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闺蜜,你要是遇到什么事儿,除了他,两个可以交心的人都没有。妈妈是怕你受委屈,明白吗?”
“妈妈,我懂。”妮儿也眼眶发红,妈妈说得是有道理的,在南方,她确实感觉到孤独,因为没有同学朋友,更没有发小闺蜜。
她也知道,现在她和舟在热恋期,两人如胶似漆。可哪对夫妻不吵架不闹别扭呢?这样的时候,她找谁去倾诉排解?
是不是也只能打个飞的飞回北京找妈妈?
想想也是凄凉。
“所以,妈妈,你以后退休了,跟着我吧,我们一起在南方生活。”妮妮说,“这样,你不用担心我,每天都能见到我了。”
“傻孩子,妈妈的根在北京,我为了你去南方,我自己又失去了生活圈和朋友圈,你有你的生活,妈妈老了,很难再融进一个新的生活环境啊。”欧晓丽凄然道。
妮妮被妈妈这么一说,心里也很忧伤。
照这么说,她只有找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了?哪儿都别去,这样固定在原来的生活圈朋友圈。
可是,这样未免也太狭隘了吧?
“不会的,妈妈,南方也有很多北京人。现在很多北京人都在南方去买房子度假养老,那里空气好气候好,水也好,饮食也好,海鲜很多。去了,你自然会有朋友的。”妮妮说。
“唉……”
欧晓丽长叹一声,她知道,自己现在是无法说服妮妮了,这桩婚事,因为李成鑫点了头,她再怎么反对,都没有用了。
“妈妈,你别担心,哥对我很好,我们会很幸福的。”妮妮神往地说。
“傻孩子,这个时候你们当然是幸福的。可一辈子的时间很长啊,生活很琐碎,慢慢的会浇灭你们曾经的激情,热情,爱情,最后都没有了,生活平淡了,日子寡味了,矛盾开始了……”欧晓丽凄然道。
“妈妈!”妮妮顶不愿意听这些,“那你要这么说,人一出生是奔着死路去的,那还怎么活啊!我们不都活得好好的吗?不都是每天开开心心的吗?难道要因为后面可能出现的那些不愉快,否定我们现在的选择吗?那我什么都不用做,因为一切选择都有可能会存在不好的结果!妈妈,你这也太悲观了!”
欧晓丽被妮妮这么嗞了一顿,神情愕然了!
她才发现,自己的女儿看问题居然这么透彻了!道理说得她都目瞪口呆了!
确实,她很悲观。这样的心态不好,她知道要调整,可是缓不过这个劲儿。
 /html/book/28/28026/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