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27章 不赞成这桩婚事


小说:上位  作者:小树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舟把父母安顿在妮妮家附近的酒店里。
妮妮马给妈妈打电话,然后又给爸爸打电话。
最后,李成鑫出面,再次邀请欧晓丽,两人为了孩子坐在一起,请舟的父母吃晚饭。
欧晓丽这回没有拒绝,提亲是她提出来的,她当然得和舟的父母见面。
李成鑫在舟的父母下榻的酒店旁边,订了一家高档的老北京菜馆。
国群平时确实很少出门,他一辈子种茶制茶,以前他家的茶不需要出门,每年还没开始采茶被人预定完了。
后来舟到海城大学了,发现凤凰单丛在海城居然卖到了天价,而且一些高档茶铺把他们家的茶叶重新包装之后,完全变成了他们自己的品牌。
从那时候起,舟开始经营家里的茶叶了。
他利用假期和闲暇的时间到处去考察市场,然后直接和海城的高档茶铺签约,直接把茶叶卖给他们,间减少了二道贩子,茶叶的价格翻了一倍!
再后来,舟通过同学徐远图,结识了不少商界的成功人士,直接把高档茶叶卖给他们,价格更是翻了几倍。
家的高档茶叶这样被舟直接卖给了一些高层人士,收益一年翻了好几倍。
后来艺大学毕业了,凤洲的茶叶店交给艺打理,生意也是越来越好。
家的财富积累犹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舟并不知道父母有多少真金白银。
但是国群心里很清楚,因为家里的所有账目都在他手,所有的现金也都是他在管,除去家里固定的开支,他手里实打实的攥着几千万。
当然,这些钱他是准备留给舟创业的,他也知道,舟当记者只是一时历练,这孩子其实有惊人的商业天赋,很快他会要自己干。
到那个时候,他会给儿子最大的支持。
今天来到北京,老两口都很兴奋,年轻的时候来过一次,已经过去三四十年了,北京也早已大变样,不是早先的北京了。
“爸,妈,今天咱们和妮妮的父母第一次见面,可能他们会问一些问题,您都如实回答行了,如果觉得为难,我会给你救场的。”
舟提前给父母打预防针。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未来的岳父岳母会如何与自己的父母沟通。
“放心,你爸知道怎么做。”国群笑道,表情很轻松。
再大的领导也是人,而且据他的经验,越是大领导,越平易近人。
反而是那些官职小到没有品的人,总喜欢拿自己当回事儿,喜欢吓唬老百姓。
来到饭店里,李成鑫已经提前到了,欧晓丽还没来。
见到舟的父母时,李成鑫笑容十分灿烂,双手握着国群的手道:“欢迎你,老哥哥!”
国群常年制茶的双手,坚实,坚韧,掌心里布满了厚厚的茧子。
李成鑫的手却是格外绵软厚实的官人之手。
这两只手握在一起,双方都有片刻的惊愕,继而都十分用力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舟马给双方进行介绍。
国群笑容满面地握着李成鑫的手,直接道:“见到您真高兴啊,亲家!”
“呵呵,来,里面请!”李成鑫邀请国群入座。
李成鑫订了一个最大的包间,古色古香,里面的装饰都是老北京风格。
“是第一次来北京吗?”
落座后,李成鑫开始拉家常了。
“改革开放出来过一次,那时候北京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样儿……”国群说,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也从小伙子变成了老头子。
“呵呵……”李成鑫点点头,“时间确实过得很快,我们祖国的变化更快,北京早已和过去截然不同了。”
“听舟说,您是制茶高手,凤凰单丛的制茶传承人,了不起!”李成鑫很真诚地说道。
“这是祖传下来的工艺,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制茶传承人了。我这辈子的事业,的种茶制茶。”国群高兴地说,谈到制茶,他的眼神都是闪亮的。
“很好啊,这样的传统工艺是需要像您这样的人来传承和发扬,这是我们的华化的精髓。凤凰单丛这几年越来越吃香了,被我们身边很多朋友奉为极品好茶,一茶难求啊!”李成鑫笑道。
“不难求不难求!”国群立马说道,“今后亲家喝的凤凰茶由我提供,我给你最好的凤凰单丛,七百多年的宋种,每年产茶十斤左右,地球只此一棵老茶树,喝了益寿延年。”
“呵呵,七百多年的宋种,现在还能产十斤茶?太神!”李成鑫也颇为吃惊,“不过,如此极品而又不可多得的十斤茶,一定也是天价!我可不能喝!”
“呵呵,这样的茶原本是给您这样尊贵的人喝的。”国群笑道,“今年的茶还没下来,等下来了,我给亲家留着,论谁给多少钱都不卖!舟,到时候你亲自给老丈人送过来。”
“呵呵,使不得使不得……”李成鑫摆手道。
两人正聊得开心,大家都听着他们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很是融洽。
突然,房门被推开,欧晓丽站在门口。
她表情淡然,脸平静得犹如毫无涟漪的湖面,波澜不惊。
房间里瞬时安静了下来,李成鑫和国群都不由得停止了说话,大家的目光一时间都投向了欧晓丽。
妮妮和舟几乎是同时起身的。
“妈妈——”
“阿姨——”
妮妮走过去,搂着妈妈的胳膊往里面走。
舟立马介绍:“阿姨,这是我的爸爸,妈妈——”
国群立马站起来,身边的老伴儿也立马站起来,两人都满脸笑容地和欧晓丽打招呼。
“亲家母好!”国群主动和她握手。
欧晓丽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停顿了半秒,还是握住了国群的手,不过至少手指尖和国群的手有了点儿接触,随即收了回去。
“你好!欢迎你到北京来,请坐请坐吧!”欧晓丽终于开口了,声音圆润悦耳。
态度虽不算热情,但也不是很冷淡。
那么不冷不热吧。
妮儿看得妈妈这样,不由得看了一眼舟,眼神里说不出的味道。
舟会意,随即给妮儿飞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妮儿心下还是忐忑,不知道妈妈接下来会怎么对待舟的父母。
她最怕妈妈让舟的父母难堪。
欧晓丽在李成鑫的左手边坐下来。
这是她和李成鑫离婚后,第一次并肩坐在一起。
这种感觉久违了。
落座后,欧晓丽终于挤出了一个笑容,目光看向舟的妈妈,说:“大姐到北京气候还能适应吧?”
舟的妈妈是典型的凤洲女人,一辈子的事业是在家相夫教子,走得最远的地方是省城,平时也很少讲普通话,都是讲凤洲话。
从进门到现在她只和李成鑫问了好,之后再没说过一句话。
现在被欧晓丽这么一问,她的神情明显有点儿囧,心里明显有点儿紧张,一时表情也不自然了,开口道:“还……可以……不冷……”
这么五个字,舟的妈妈明显说得有些艰难,听起来有点儿结巴。
带着十分明显的凤洲口音的普通话,欧晓丽几乎没听懂,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舟立马接过去,说:“这几天北京的天气也很暖和,所以我父母过来都觉得挺好,不像想象的那么冷,能适应。”
欧晓丽点点头,不过表情却是有些僵硬了。
在她看来,舟的妈妈这是十足的一个乡村妇女,是完全没有见过世面的。
年纪应该不会她大很多,但是看起来她们至少相差十几岁。
欧晓丽保养得当,又是大家闺秀,一直都是官太太,自己也是厅级干部,看去像四十出头。
舟的妈妈却十足像个年届六十的妇人。
欧晓丽是真不明白,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家庭。
这不是十足的下嫁吗?
一个身处金字塔顶尖的家庭,要和一个来自山野的乡村家庭结亲,这说出去,不是天方夜谭吗?
灰姑娘的故事大家都愿意看,因为那是所有女孩儿的梦啊!
可是,公主落入凡间的故事,有几个喜欢的?
唉!
欧晓丽心下一声叹息。
她是真心不赞成这桩婚事。
开始菜了。
李成鑫很热情,不停地招呼舟的父母吃菜,时不时还用公筷给舟的父母夹菜,极尽地主之谊。
欧晓丽始终面无表情,吃菜也是不咸不淡,只动了几下筷子,喝了几口汤。
她吃不下,心里堵。
让舟的父母来提亲,其实是想见一见女儿未来的公公婆婆。
她本以为,一个世代制茶的家庭,也应该是不错的,至少气质不会太差。
因为舟的家世在凤洲当地也算是等家庭。
哪能想到舟的妈妈,居然连个普通话都说不好,以后怎么沟通?怎么交流啊?
妮妮嫁到这样的家庭,能适应吗?
想起来欧晓丽心里压抑得无法呼吸。
“晓丽,来,我们一起敬舟的父母一杯,欢迎他们来北京!”李成鑫端起酒杯说。
欧晓丽愣神了片刻,楞是坐着没动。
 /html/book/28/28026/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