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68章 洗白白等我


小说:上位  作者:小树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这件事情从目前来看是海城快报副总裴程玩的猫腻,他想利用我手的证据来套现。现在听你这么一说,难道这幕后还有更多的交易?”舟看着关立智说。
“最简单的理解是这样,但是裴程的力量很渺小,根本不足以撼动三三公司这样一个市企业。所以,这背后的博弈才是真正的较量。”关立智说。
舟眉头微蹙,眉心的八字深刻。
“谁也借题发挥搞三三公司的同时还来陷害我?”舟问道。
关立智抬眼看着舟,目光深邃得让人可怕。
“三三公司的污染和内幕交易都是事实,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司企业,地方都会护犊子。你这么一搅和,把这种平衡打破了,起因是海城快报挑事儿,真正的原因却是两个派系在斗争。明白吗?”关立智喝了一杯茶淡淡道。
两个派系?舟还是一头雾水。
他从不参与任何斗争,对于这样的派系之争根本不懂。
关立智看他一脸的蒙圈,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不懂,但是以后做事儿要多留个心眼。像这样挑事儿的新闻,你最好不要碰。”
“三三公司污染和内幕交易的事儿是大事儿,只要刊发了,一定是重磅新闻,是有价值的。”舟说,“当然,这只是从新闻的角度考虑,没有考虑其他任何因素在里面。”
“新闻报道绝不是孤立存在的。”关立智说,“在现行的体制内,新闻报道是为政府服务的,如果不是这个方向,那么这个新闻是不应该刊发的。”
“那是不按新闻规律办事儿,完全以你们的意志为转移。”舟说。
关立智再次笑了笑,看了一眼妮妮,问道:“妮妮,你觉得新闻报道能完全按照新闻规律来办事儿吗?”
妮妮无语,今天不是讨论新闻规律的时候,而是如何让舟从陷阱里拔出来的问题。
“关叔叔,讨论这个问题没有意义。我明白你的意思,新闻单位是党的喉舌,这个宗旨是永远不会变的。但是报道一些负面的新闻也是必须的,否则监督何在?没有监督,行业又不自律,这样下去,发展会背道而驰的。”妮妮说。
关立智满意地笑了。
妮妮却是成熟了,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句话在她身得到了很好的体验。
“你说得对,确实需要批评和监督。不过,凡事都是有选择的,也是有度的。舟报道的这个事情,选择的对象错了,度也没把握好,再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所以事情变得如此复杂了。”关立智说。
“现在我想知道的是,你所说的这背后的势力,他们究竟想把事情搞到什么程度?”舟直接问道。
省得打那么多哑谜。
“海城这派的是想一箭双雕,沙南那边是想息事宁人,但不想放过你。”关立智玩味地看着舟。
在关立智的眼里,舟这么不懂行业游戏规则的人,应该让他吃点儿亏长点儿记性。
“是说,两边的势力都想整我?”舟目光幽深地看着关立智。
“可以这么理解。”关立智毫不隐晦。
舟的脸色陡然间变冷,情势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不信这些人真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三三公司的污染和内幕交易证据确凿,如果三三公司真要玩到底,他可以奉陪。
今晚的谈话到这里可以结束了。
舟拥着妮妮起身,打算离开。
“这么快要走?”关立智显然不太高兴。
“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休息。”舟说。
妮妮看他这样,也不想留他,只好跟着点头道:“关叔叔,你也早点儿休息。”
“那你先回去,我和妮妮有话说。”关立智说道。
舟眉头一拧,直接道:“有什么话你现在说,妮妮和我现在是同进同出。”
关立智的脸色也很不好,目光更是幽暗得让人有些可怕。
“妮妮,为什么不回凤洲来?”关立智问道。
他希望妮妮回到凤洲,这样他在这里的时间会多有很多乐趣。
“没必要,凤洲这个地方太小,妮妮不会再回到凤洲工作了。”舟直接说道。
“我在问她,没问你。”关立智没好气道,满脸的不高兴。
“关叔叔,凤洲对于我来说有太多不好的回忆,所以我不想在这里工作了,选择了回到总部。”妮妮说。
“回到凤洲你能独挡一面,这对于你来说是个很好的锻炼,你不应该放弃这个机会。”关立智道。
“这个问题不需要再讨论了,妮妮现在负责指导海城快报所有地方记者站的业务,在凤洲更能锻炼她。”舟挑着眉说,“没什么事儿我们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关立智开口,拥着妮妮转身而去。
关立智皱着眉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里跳动着一簇簇的火苗。
老首长交代让他在南方要多关照这两个娃娃,可是像舟这样孤傲而又自负的人,他真希望舟能受到教训,最好离开妮妮!
他觉得舟配不妮妮!
舟和妮妮回到车,心里的那股子气儿还是不顺。
顿了顿,他看向妮妮,醋劲儿十足道:“以后不许单独见关立智,要见必须有我陪同。”
妮妮瞬时惊愕道:“坏蛋,你想限制我的人生自由?我反对!”
“反对无效!”舟一把搂过她,咬着她的耳垂道,“关立智不是什么好人,我讨厌他看你的眼神!”
“我叫他关叔叔!坏蛋,你是不是太邪恶了?”妮妮忍着耳后的悸动,用力推开舟的脑袋。
真是气死她了!想哪儿去了?
“不是我邪恶,是关立智的内心本身很邪恶——”舟又咬了一口她的耳垂,“你看不出来,只能说明你笨——”
“你才笨!我从小叫他关叔叔,他看着我长大的,不可能是你说的这样!绝对不可能!”妮妮捂着自己的耳朵,“不许咬我耳朵……”
“我咬——”舟搂着她的脑袋,“记住我的话,我们不攀关立智的高枝儿,更不需要沾他的半点儿光芒,他对你是有所企图……”
“……”妮妮彻底无语,“坏蛋,你别这么没自信,关立智是我的长辈,一个亲人一样的长辈……”
“你把他当亲人,他可不这么想。好了,这点儿你不用跟我争,我的直觉绝对不会错。这样,回家!”
说着,舟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妮妮挥起秀拳,想砸他一拳,舟一把握着她的拳头,紧紧地攥在掌心里。
回到家,爸爸坐在客厅里等他们。
见舟进来,他向舟招招手说:“过来,爸爸有话问你。”
说着,国群进了书房。
舟看了看身后的妮妮,拥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宝贝儿,你去洗白白等我——”
妮妮娇嗔着瞪了他一眼,用嘴巴做出了一个口型:滚~
舟在她脸啄了一口,这才转身去了书房。
“把门关。”国群说,脸色很严肃。
舟听话地把门关,来到爸爸跟前,正好,他也有话要问爸爸。
“坐!”国群在椅子坐下来,指着跟前的椅子说。
这么正规,貌似还是第一次。
坐定,舟看着爸爸,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这次回来是不是遇到事儿了?”国群看着舟道,语气很平静,但却很有张力。
“没有——”舟立马否认道,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爸爸的,省得爸爸担心。
“还不说实话?”国群的语气陡然提高了八度,威严立显。
舟心里一个咯噔,难道爸爸已经知道他的事情了?
“真没有——”他还是不愿意让爸爸知道。
“你呀——”国群沉沉叹了口气,目光幽沉地看着舟,“事情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瞒着爸爸!”
“你别听其他人乱说,我没事儿。”舟搓着双手道。
小时候他在外面和大孩子打架,不管遇到多么强大的对手,他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从来不告诉父母。
“傻儿子,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应该早点儿告诉我啊!”国群心痛道,“这分明是有人在算计你!”
舟愕然,看来爸爸对这件事情已经十分了解了。
“你的事情,爸爸很少插手,但是,这件事情,我不得不插手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陷害!”国群目光幽沉地看着窗外,“这段时间,你在凤洲好好休息,当做是给自己放个长假。其他的事情爸爸来处理。”
舟无惊愕地看着爸爸!
爸爸居然要插手他的事情?他能怎么插手?
“爸,你——”
“舟,关于我们家的历史,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两人正说着,门铃响起。
父子俩一愣,舟起身要去开门,却被国群给制止了:“你别动,我去。”
大门打开,门口站在四位全副武装的警察。
还没等国群开口,领头的那位拿出证件在国群眼前一亮:“这是逮扑令,舟正式被逮捕了!”
说完,四个人推开国群,直接走进了屋里——
 /html/book/28/28026/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