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72章 不良的念头


小说:上位  作者:小树
推荐阅读:最强王者 

第二天,舟在海城再次被无罪释放。
妮妮带着果果和舟的妈妈一起来到海城,和舟团聚。
直到这一刻,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新到任不久的海西省大鳄居然是自己的亲叔叔!
纳尼!这是真的吗?
是那个给他爸爸写信的国强!
舟不敢相信,可是又不得不信,因为国强在他跟前。
看着自己的大侄子长得如此一表人才,而且是个资深的调查记者,已经深入许多地方进行了采访,写出了许多有深度有思想的好章,数次获得省级国家级新闻奖,国强心里那个高兴那个欣慰啊!
当年大哥选择做个种茶的山民,他觉得可惜。因为大哥的成绩一直很优秀,只是在那个年代,父母是右派的身份让他们两兄弟遭了很多的罪,也没有机会去外面学习。
当年他要是不选择那样一条让人不齿的捷径,今天他可能也和大哥一样,是凤凰山的一个茶农。
看到舟的这一刻,他终于释怀了,大哥这一个支脉,总算是摆脱了山民的身份,成为了一个有理想有追求有作为有情怀有胆识的精英。
国强拍了拍舟的肩膀,夸赞道:“舟,好样的!叔叔为你骄傲!三三公司的这个事情,你的调查十分详细,证据充分,将成为全行业的警戒,内幕交易和大肆污染环境,都是违规违法的,绝对不能姑息!这件事情,很快会有一个结果。”
讲真,舟觉得自己在做梦。
从未想过自己的家族居然还有一个如此牛逼显赫的人物,而且,这件如此棘手的事情,在叔叔面前,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给解决了!
这是权力的威力啊!
他偷偷地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很疼,确定不是做梦,这才回了神,看着叔叔点头。
国群一一介绍家里的成员。
介绍到妮妮的时候,舟立马抢先道:“这是我媳妇儿,李妮妮。”
国强盯着妮妮看了一会儿,感觉这个女孩儿很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好像见过你——”国强说道,“你是北京人?”
“对,我北京出生北京长大。”妮妮从容答道,并且甜甜地叫道,“叔叔好!”
一点儿不怯场。
这样级别的官员她见得多了。
“你爸爸是不是李成鑫?”国强问道。
妮妮愕然,他居然认识她爸爸。
也是,他们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说不定在开会或者是聚会的时候真见过,只是妮妮没什么印象。
“是的,您认识我爸爸?”妮妮笑道。
“哈哈——”国强爽朗地笑起来,“我和你爸爸是同学,只不过我他小几岁。当年你爸爸可是抢走了我们的班花,让我们很是羡慕嫉妒恨啊!”
妮妮也忍不住笑起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国强居然是爸爸的同学。
“太好了,太好了!”国强真的太开心了,他的大侄子也是够厉害的,居然娶了个红三代。
妮妮的姥爷可是大名鼎鼎的开国元老啊!这样家庭出身的孩子,知书达理,学识过人,底蕴丰厚,关键是家族人脉十分广博。
如果他和李成鑫联手为舟的未来铺路,舟应该走人生腾飞的快车道。
认识军的时候,国强的表情微微一僵,不过很快淡定了。
这个孩子虽然血脉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情感他却觉得自己亏欠了他很多很多。
如果不是他利用阿菊,阿菊会找一个普通的山里人过普通的一生,军不会成为一个孤儿……
“孩子,你是好样的!跟着大伯学制茶,把凤凰单丛做好做精,今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碰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叔叔一定尽力帮你。”国强说。
军自然是不明所以,省长对他如此厚爱,他无感激,不停地点头道:“我会的,谢谢叔叔!”
国强还疼爱地抱起果果,听果果那么亲切地叫妮妮妈妈,他以为这是妮妮和舟的孩子,真是喜欢的不得了。
家的第三代都已经出生了,太好了啊!
家有这么好的第二代第三代,这个家族的振兴指日可待,父母要是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一家人第一次如此高规格地欢聚一堂,国强自然是主角。
他让服务生给每个人满了二十年的茅台酒,然后举杯道:“大哥,嫂子,我先敬你们一杯,感谢你对父母的赡养,感谢你对小弟的包容,感谢你为家培养了这么好的下一代,你们辛苦了!”
说完仰头干了杯酒。
国群还没开口,看到国强干了酒,眼里有泪花在滚动。
是啊,三十多年了,国强有多想回凤凰山看看,别人不知道,他是一清二楚的。
眼前的国强已经拥有了呼风唤雨的权力,是主宰海西省的大人物,可是,在国群眼里,他还是他的弟弟,坚强、隐忍、不屈,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是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获得的。
从来没有人随随便便成功。
“国强,哥理解你,父母也理解,我们都为你的成功而高兴!你为父母争了光,为家争了光!”
说完,国群拉着老伴儿一起干了杯酒。
然后是舟和妮妮、军敬国强。
一圈下来,国强的脸色已经泛红,更显得神采奕奕。
他看着舟说:“舟,你现在已经是海城快报的副总了,年纪轻轻已小有建树了,叔叔为你高兴!接下来叔叔有个打算,希望你从此步入仕途。在海城快报再锻炼一年,你到宣传部来,专门负责分管新闻,怎么样?”
舟一听这话,懵了!
他从未想过从政啊!对官场他没有丝毫兴趣,这个副总,当时也是为了妮妮而去竞聘的,没想到叔叔居然有让他直接进入仕途的打算!
舟诧异地看着国强,微微笑道:“叔叔,我,没有从政的打算……”
这话一出,国强的表情微微一怔,眼里的笑意也收了起来,继而看着舟,沉沉道:“以前没有,以后可以有。以前没有考虑,现在可以考虑,你具备了从政的良好条件,对基层很熟悉,对问题有准确的分析和把控,我们最缺的是你这样的干部。”
国群意味深长地看着舟。
妮妮也充满期待地看着舟。
所有人都很热切地看着舟。
舟没有吭声。
国强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从商,想把凤凰单丛和凤凰山的旅游资源开发出来。这件事儿也值得做,意义非凡。但是,这件事儿军可以做,艺也可以做,而你的位置,却无人可以取代。家第二代能进入仕途的,目前只有你。自古男人的使命,齐家治国平天下。政治舞台,永远都是男人最渴望最向往的舞台。有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国强一口气说了很多,目的非常明确,希望舟跟着他干,进入仕途,将来也能成为一个封疆大吏。
舟却是兴趣缺缺,从政,他向来没有兴趣。
他只想把凤凰山的旅游开发出来,然后和妮妮过着云游四海,云淡风轻的自由生活。
若是从政了,那身不由己,权力再大又如何?况且,官场的权力斗争,尔虞我诈实在是让人心力交瘁。
一句话,不好玩儿。
当然,掌握了权力最大的一个好处,是可以护佑整个家族,用权力来扫平一切障碍。
因为,当下这个国度最好用的,是权力,没有权力不能解决的事情。
家已经有了一个封疆大吏,足以撑起家的天了。
“叔叔——”舟沉思片刻,想要回绝国强的话。
但是,他刚开口,被国强给堵了回去:“不要急着回答我,思考三天后,再跟我谈。今天,这个话题到这里,我们一家人三十多年再聚,咱们只聊家常——”
舟把想好的一肚子话吃回了肚子里。
于是,国群开始和国强聊他的茶园,茶树,茶叶……
气氛很轻松,很融洽。
回家后,舟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和闪烁的霓虹发呆。
他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国强的话。
这个位高权重的叔叔出现得太突然,让他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突然,身后一双温润的手环抱了他的腰身,继而柔声细语在耳边响起:“还在为叔叔的话发愁?”
妮妮抱着他,头贴在他的手臂,无温情地看着他。
舟转身,把她拥在怀,沉沉一叹:“叔叔的意思是要我从政,这有违我心。你知道,我从未想过从政。”
妮妮嫣然一笑道:“那是因为你之前没有条件。你能为我去竞聘副总,说明你有从政的潜质。叔叔看好你,是有道理的。”
“你也赞成我去从政?”舟不解。
妮妮以前是支持他的想法的,而且他们一致的人生目标,是将来能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游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我还是尊重你自己的决定。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妮妮温情脉脉地看着他。
“那我选择自由,不从政。”舟试探着说道。
“好!”妮妮在他脸甜蜜一吻,“不要为这个烦恼,你从政从商都会干得很好。”
“我不会耍手段玩阴谋,不适合从政。”舟说。
 /html/book/28/28026/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