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股肱之臣,大明玉璧


小说: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冰晶心紫雨泪 出逃千金的冷漠少爷 花都狂兵 偷心狂后 卡卡重生带系统  金枝菜叶 女神你别乱来 龙骑士的我 
  京都黄昏,残阳余风,晚霞烧红了半边天,将京城都埋入了无边无际的红,给繁华的帝都增添了不少朦胧和诗意。
  盛夏时分,清晨和黄昏最受人欢迎。清晨凉爽,但有很多人因为贪睡等原因无法享受;黄昏就不同了,沉闷了一天的暑气消散了大半,忙碌了一天或者消遣了一天的人们,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个如此一个舒适的黄昏。
  原本就繁华的帝都更加热闹了起来,车水马龙,行人如织。
  坐落在西城区的醉仙楼,是京城最具盛名的酒楼之一,玉砌雕阑,飞檐画角,宛若飞入云端。醉仙楼门口贴着一幅对联,上联“周文王访太公知味停车”;下联“汉萧何追韩信闻香下马”。
  醉仙楼一向是京城文人雅士、武者行客畅饮欢聚、聊天谈事的地方。
  今日依然。
  酒楼内人声嘈杂,座无虚席,文人雅士以及武者行人三五一桌,酒筹交错,高谈阔论。
  若是想要安静一些的话,可以上二楼、三楼的雅间,里面装修的精致典雅,又很舒适。
  此时,朱平安与李姝、画儿、熊孩子和小萝莉就在二楼雅间里用膳。
  临淮侯下午外出访友,朱平安就带着李姝、画儿她们去什刹海泛舟,熊孩子和小萝莉妞妞听说后哭着闹着也要跟着去,朱平安和李姝出门时只好把他们也一同带上。
  当然刘牧、刘大刀自然也跟着了。
  泛舟什刹海,徜徉在荷花海洋,别有一番意境。
  钓鱼,赏荷,玩了整整一下午,直到黄昏的时候才返回,路过这家店的时候,熊孩子闹着肚子饿,闻着酒楼飘来的香味,说什么也不走了,于是朱平安便带着她们走进店里用晚膳。
  李姝长的太漂亮了,包子小丫鬟画儿和琴儿长的也蛮漂亮的,就像夜空中皎洁呃月光一样,想不被人注意都不行,朱平安领着李姝她们一进店里,就引起了一阵侧目。
  坐在大堂的人只要是注意到朱平安他们进店的,眼光就被李姝她们吸引了过来,被惊艳到了。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
  然后就注意到了李姝身边的朱平安,瞧着李姝和朱平安说悄悄话的模样,很明显就是名花已有主,就是身边人的架势,至于一旁的稍逊色一些的画儿、琴儿明显就是丫鬟。
  在这个年代,丫鬟是什么意思?
  在有些人看来,丫鬟就是压着叫唤......说白了,丫鬟还不是男主人的禁脔,说享用就享用了,这些丫鬟保证还乐的主动配合,开个脸抬个姨娘什么的,这可是绝大部分丫鬟们的梦想。
  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还是一拱三颗,都是水灵灵的小白菜.....
  于是,坐在大堂的众人纷纷对朱平安羡慕嫉妒恨了起来。
  朱平安长相普通,一脸憨厚,一点也谈不上帅,这就让人更羡慕嫉妒恨了。
  若不是朱平安一身明显富贵人家的衣着打扮,以及身后明显身手不凡的刘牧、刘大刀。
  他们就不只是坐在桌上羡慕嫉妒恨那么简单了。
  李姝画儿她们对大堂嫌弃不已,朱平安也不喜大堂人那副好白菜都被猪拱了的眼神,于是给店小二打赏了一块碎银子,让店小二安排了一个二楼的雅间。
  刘牧、刘大刀两人要留在大堂,朱平安也知道如果去雅间的话,他们也不自在,反而他们在大堂吃的会更自在些,就给他们点了一桌菜,让他们留在了大堂。
  二楼雅间环境好,装修的典雅精致,像是书房又像是闺房,兼具了典雅和秀气舒适。
  一桌菜,一壶茶。
  在用膳的时候,楼下的谈论省也隐隐的传了上来。
  “严大人真不愧是柱国之臣,奉旨审查太仓银库失窃案,一举揪出国之蛀虫一百余人,短短两天就为我大明国库创收两白银七十多万,黄金二十多万两……”
  “股肱之臣,大明玉璧……”
  “嘿,听说了吗!昨天的时候,锦衣卫从太仓前管库大臣家里搜出来了十多万两银子一万两黄金,拉金子银子的时候,累死了一匹马呢……”
  “呵呵,从他家搜出来那么多银子一点都不奇怪,那人有多贪私底下谁不知道。要我说,最让人震惊的是王御史,啧啧,昨日之前任谁提起王御史都得竖起大拇指,这可是咱大明有名的清官啊,在京城为官十年了,都还是租破房子住,女儿十岁了还跟他们挤一个屋呢…….没办法,别说买房子了,这王御史连大房子都租不起啊。听说东厂的人搜家的时候,这王御史还跟他的婆娘孩子就着烂菜叶子喝稀饭呢,啧啧,可是万万没想到,东厂的人在王御史那破房子里搜出了一万八千五百四十三两银子,都埋在院子呢。”
  “听说太仓还有两个当官的畏罪自杀了......”
  听了楼下人如此的高谈阔论声,包子小丫鬟画儿撅着的小嘴都能拴个油瓶了,愤愤不平了起来:“凭什么呀,明明是姑爷查出来的案子,亏空啊账本啊,姑爷都查出问题来了,那什么严嵩不过是伸手摘个熟桃子,凭什么好处都让他占了呀。”
  “就是,我也替姑爷不平。”琴儿跟着点头。
  “哼,他们就是欺负人,姑爷前些日子多辛苦呀,起早摸黑还熬夜,吃不好睡不好,一天就啃饼了,好不容易才把国库亏空查个底朝天,结果他们不劳而获,伸手就摘了桃子,想想都气啦。”包子小丫鬟画儿小脸气鼓鼓的。
  画儿说完,听着楼下又有一阵议论了,听了一句后,皱着的眉角眉飞色舞了起来,“原来还是有明白人的嘛。”
  “要我说前几天查出太仓亏空的稽查使朱平安朱大人,那才是最大的功臣。若非当时朱大人不畏强权、不惜脱光衣服以证清白,坚持把太仓查了个底朝天,这么大的太仓失窃案又怎会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楼下的议论传到了二楼雅间,让包子小丫鬟眉飞色舞了起来。
  不过,很快包子小丫鬟又鼓着小脸撅起嘴巴了,因为类似的这种论调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称赞严嵩的声音盖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