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圣旨到


小说: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冰晶心紫雨泪 出逃千金的冷漠少爷 花都狂兵 偷心狂后 卡卡重生带系统  金枝菜叶 女神你别乱来 龙骑士的我 
  在朱平安休假的第三日清晨,红艳艳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雾气被阳光驱散,露水在碧绿的树叶上倒影着一个个旭日,唤醒了沉睡的人间
  一大早,包子小丫鬟画儿、琴儿面红耳赤的低着头提着两桶热水进了浴室,复又脸色更红的低着头走了出去。
  “都怪你,害我起晚了画儿她们肯定在偷偷笑了”
  绣榻之上,李姝伸出白藕玉臂支起身体,粉白玉指拉着被角,遮住身体,从背后露出一张如水蜜桃一样满是红晕的脸蛋,一双眸子弥漫着春水,水汪汪的能把人溺死,撅着红润欲滴的小嘴对下床的朱平安抱怨道。
  朱平安闻言,下床的动作一顿,老脸顿时红了,昨天还说要节制的,结果今天早上又加了一餐
  下不为例。
  “咳咳,我先去洗澡了”朱平安咳嗽了一声,逃也似的走进了浴室。
  “呀,朱平安,我要先洗”
  “咳咳,那一起洗好了。”
  “骗子哪个要跟你一起洗,昨晚你就骗我一起洗,结果你个包藏祸心的坏人儿,趁机做坏事”
  少卿,卧室里一阵娇呼,继而又归于平静,只有隐约水声传来
  在这个时候,临淮侯已经出门去兵部、吏部等有司述职去了。
  不过,在临淮侯前脚骑马去兵部、吏部等有司述职,后脚临淮侯府就迎来了一队来宣旨的公公。
  宣旨的公公捧着一卷黑轴三色圣旨,后面跟着四小太监,其中一位小太监也捧着一卷圣旨,其轴承也是为黑牛角轴。在五品太监后跟着一队禁卫,打着明黄的依仗,一行人的到来让临淮侯府的门房和外院管事猝不及防,管事没来及细问便着人好生招呼着,自己慌忙派人禀告坐镇侯府的老夫人。
  府里有两个当官的,一个是刚从应天回来述职的临淮侯,才刚出门;一个是正休假在家的朱平安,不知道出没出门。
  可是,这从宫里的公公是来向谁宣旨呢?!
  临淮侯府老夫人询问前来禀告的管事,公公是来给谁宣旨的,结果管事一问三不知。
  老夫人又问公公手里捧的圣旨是什么颜色什么样的,门房只凭着记忆回复说宣圣旨的公公捧的是黑轴三色圣旨。
  听了这话,老夫人心中有底了,黑轴三色圣旨,这可是给五品以上大员的。
  以前老临淮侯还在的时候,给老夫人炫耀祠堂里供着的圣旨,说过,圣旨是皇帝权力的象征,也是官员地位的象征。根据官员品级不同,严格区分,颁发给一品大员的圣旨轴承为玉轴,颁发给二品大员的为黑犀牛角轴,三品的为贴金轴,四品、五品的为黑牛角轴;圣旨的面料也是非常讲究品级的,给五品以下圣旨颜色都是单一的白绫,只有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圣旨才会有多种颜色,比如三色、五色和七色等等,圣旨颜色越多,说明接旨的官员等级越高。
  五品以上,那当然是给临淮侯的了,朱平安虽然年少有为,但也不过是个六品。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所以,老夫人一听是黑轴三色圣旨,理所当然的认为是给临淮侯的,于是慌忙派人快马加鞭去追临淮侯。
  幸亏临淮侯长得胖,马跑的慢,临淮侯府的下人追上临淮侯的时候,临淮侯才走出公侯街没多远,听了宫里来传旨后,临淮侯慌忙大力鞭打胯下的骏马往回赶,一小段路,马都累的口吐白沫了。
  “侯爷,宫里的贵人是来给五姑爷宣旨的,老夫人担心您误了述职的时间,让我赶紧来告诉您,宫里的贵人说了,您不用回了。”
  不过还未等临淮侯赶回侯府,临淮侯府的第二波下人就又骑马追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临淮侯的心理阴影面积半天都算不出来
  临淮侯府里,老夫人得知宫里人是来给朱平安宣旨的时候,又急忙派紫鹃去去听雨轩找朱平安跟李姝。
  紫鹃一路小跑赶到听雨轩,然后从包子小丫鬟画儿那得知两个当事人还在浴室洗澡呢
  大清早的洗什么澡?!
  官宦人家的荒婬不肖多说,久在侯府侍候的紫鹃,也是知道一些男女事儿的。
  紫娟先是一怔,继而低头啐了一口,一张小脸满脸通红,以前还以为五姑爷是个不吃鱼儿的猫,没想到原来五姑爷也是个
  有什么能大过圣旨呢?!紫鹃催着画儿去浴室把宫里来人宣旨的消息告诉两个当事人。
  很快,让听雨轩一阵鸡飞狗跳。
  当然,侯府外院也是一阵鸡飞狗跳,虽然老夫人对不是来给自己儿子宣旨失望不已,但总归朱平安也是侯府的姑爷,算是半个侯府的人,于是,拄着拐杖,打着精神,分派管家赶紧布置起来。
  摆桌案、香台,焚香
  等到朱平安拉着李姝,带着丫头老妈子,匆忙忙从听雨轩赶到前院的时候,两人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从浴室出来,匆匆换了衣服。
  “快去前院吧,别让宫里的贵人久等了。”
  临淮侯府老夫人是个传统惯了的,见两人湿漉漉的头发走来,脸上的皱纹都深了几分。
  “嗯。”朱平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点头应是。
  一行人一同往前院而去,前院里打宫里来宣旨的太监正坐在正厅用茶,领头的公公并非之前来宣过旨的冯保,其他四位小太监也都面生。
  不过这并不奇怪,宫里的太监有七八千呢,朱平安不认识很正常。
  “下官听闻公公前来宣旨,为表对圣上的敬意,特沐浴更衣前来接旨,累公公久候了”
  朱平安快走几步,向领头的太监长揖拱手以表歉意,大言不惭的说道。
  临淮侯府老夫人闻言,手里的拐杖都晃了一下。
  底下的紫鹃等知情的丫头闻言,对朱平安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哪里哪里,小朱大人言重了”领头的公公笑着伸手扶朱平安起身,满面春风,一团和气,一点也没有因为等了好一会而不悦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