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黑心嘉靖帝,还我血汗钱


小说: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冰晶心紫雨泪 出逃千金的冷漠少爷 花都狂兵 偷心狂后 卡卡重生带系统  金枝菜叶 女神你别乱来 龙骑士的我 
  “小朱大人请接旨吧。”
  寒暄过后,言归正传,从西苑来的贾公公便开始了他的使命——宣旨。
  “臣朱平安接旨。”
  圣旨是皇帝权势的象征,见圣旨如皇帝亲临,不管是谁持着圣旨,不管你多高的官,都要跪下接旨以示对皇帝的恭敬。朱平安也不敢造次,领头下跪接旨,临淮侯府的老夫人、李姝等人跪于两侧稍后的位置。
  一切就绪后,贾公公打开了手里的圣旨,这是一份黑牛角为轴的圣旨,旨面是用上好的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颜色为土黄、青、蓝三色,以土黄为主,上面绣着祥云瑞鹤,两端有上下翻飞、腾云驾雾的五爪金龙,满旨富丽堂皇。
  圣旨很长,整张圣旨大约有一米多长,三十多厘米宽,贾公公两臂伸与肩宽,圣旨还下垂了一个弧度。隐约可见圣旨末端,时间落笔处盖着方形“敕命之宝”的篆书印章。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朕心甚怒,气不可遏。假账,亏空,次银!太仓国库竟累计亏空银至一百五十余万两银子、五十余万两金子之多,实属从来未有之事,朕览奏曷胜忿恨。尔等臣子,食君禄,不为臣事!尔等不仁,休怪朕不义!即日立置重典,以肃法纪!经手出入及验看银两之库兵银匠凡参与盗空太仓者,一律即行处斩,妻妾子孙均发三千里荒瘴云南;即在库外当差之外墙库兵及该库皂隶,凡涉案者亦应量减绞监候,妻妾子孙均流放二千里安置。凡失职、渎职、窃银的臣子,均逐细查明,严行治罪。自嘉靖二十年起至今年,历任管库、库官、查库御史无论公忠廉能与否,一律进行追罚;历任库官、查库御史各按在任年月,每月罚赔银1200两,已故者照数减半;管库大臣着每月罚赔银5000两,已故官员按数减半......”贾公公开始宣旨。
  朱平安在底下听着,透着一张纸,就能感受到嘉靖帝滔天的怒火了。
  这次嘉靖帝的怒火可不是一般的大,就像他圣旨里说的那样,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朕不义了。
  确实如此,嘉靖帝的圣旨里满满的都是杀伐之气,以及毫不掩饰的撸羊毛作风。
  当然,圣旨中承受嘉靖帝沙发之气的人也都是罪有应得,自作自受......
  哎?
  等等?
  这个圣旨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圣旨好像是一个处罚圣旨,对贪官污吏进行处罚追赃来着,嘉靖帝干嘛让人来给我宣读一遍?难道说要在圣旨后面表扬我查库有功?可是若是表扬的话,也没有必要在前面费那么多不相干的笔墨唇舌吧?
  不会是……
  朱平安有些狐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
  下一秒,朱平安心中的不安就被验证了。
  “嘉靖三十年六月十五日,无逸壂司直郎、翰林院侍读朱平安奉旨稽查太仓,虽查库有功,然君无戏言,依照前款之规定,查库御史无论公忠廉能与否,一律进行追罚,每月罚赔银1200两,朱平安查库八日,应缴罚银320两,念在朱平安稽查有功,酌情减半缴纳罚银160两。限期一年缴纳,不得有误……”
  贾公公宣读圣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抑扬顿挫,但是在朱平安听来却并非如此,像是混杂这个各种鬼畜合音似的,甚至连贾公公后面宣读的话都听不清了。
  “啊?”
  朱平安目瞪口呆,忍不住惊讶出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像大冬天被人泼了一盆冰水似的,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抗议起来了。
  嘉靖帝脑残了吗?!
  嘉靖帝是穷疯了吧?!
  嘉靖帝脑袋被驴踢了吧?!
  朱平安脑海里冒出了一个个大问号。
  一时间,朱平安对嘉靖帝充满了各种负面的鄙视,真没办法不鄙视嘉靖帝啊,自己爱岗敬业,两袖清风,而且还是揭开太仓黑幕的人,既有苦劳,更有功劳,就这,你嘉靖帝不赏赐、表扬我都算利奎,怎么还罚上我了呢?!而且还罚的这么多,160两银子!这可是自己近两年的俸禄了。
  上次弹劾奏折一事,才被罚俸一年,现在又要倒贴两年俸禄?!
  自己弱冠之年,这才刚上班,就要给你白打两年工。
  嘉靖!
  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这样看来,嘉靖帝这老板心黑的不能再黑心了啊。
  赏罚分明,这是上位者最基本的素质!怎么嘉靖帝连这个道理都搞不懂。不应该啊,嘉靖帝算得上历史上少有的几位天才皇帝了,玩权术出神入化,治国能力也不差。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自己为了查银库连裤子都脱了,可是却被罚了两年的俸禄。
  “黑心嘉靖帝,还我血汗钱。”
  朱平安腹诽不已,简直想去西苑门口拉条幅裸奔抗议去了都。
  一旁的李姝也是诧异的张大了小嘴......
  与朱平安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临淮侯府老夫人、临淮侯夫人她们了。
  一开始的时候,老夫人她们还以为圣旨是给临淮侯的,心里面还以为圣上要给临淮侯加官进爵了,结果没想到圣旨竟然是给朱平安,不是给自己儿子的,这让老夫人心里失望不已......
  不过,现在嘛,老夫人心中又庆幸不已了。
  这可是皇上的处罚圣旨呢,多亏不是给自己儿子临淮侯的,不然可就麻烦了,虽然圣旨仅是被罚了160两银子,对她们这种家族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虽然罚银不多,但是这名声可就臭了呀,多影响将来的仕途啊。
  老夫人当年不喜欢李姝的母亲,要不然也不会强令李姝他爹休妻另娶了,不过没想到,娶了媳妇忘了娘,李姝他爹不仅没听话休妻另娶,反而带着李姝他娘搬出府去,这让老妇人恼了李姝她爹,也更不喜欢李姝她娘。
  连带着,老夫人也不喜李姝这个孙女。
  爱屋及乌。
  厌屋也及乌。
  相对于其他姑爷,老夫人也不甚喜朱平安这个姑爷。第一次见朱平安的时候,老夫人心里就对土包憨厚的朱平安各种看不上,虽然在朱平安考取状元后,老夫人的态度有些许变化,但是老夫人心里多希望考取状元的是她的孙子李言周啊,哪怕是其他姑爷也好啊,甚至老夫人心里都有过这么一个想法,觉的是朱平安抢走了他孙儿李言周的状元。
  当然,这些心理,老而愈辣的老夫人是不会在面上表现出来的。
  现在,当她们听到圣旨内容是罚朱平安银子后,心里面甚至有一丝小窃喜。
  尤其是六小姐,还特意瞟了李姝一眼,仿佛在嘲笑说,五姐姐,让你再嘚瑟呀......
  宅男福利,你懂的!!!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