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第二道圣旨


小说: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冰晶心紫雨泪 出逃千金的冷漠少爷 花都狂兵 偷心狂后 卡卡重生带系统  金枝菜叶 女神你别乱来 龙骑士的我 
  灿烂的阳光,透过庭院如伞盖的树冠洒落下来,鲜艳夺目,将临淮侯府庭院的各个角落都照的通亮。
  庭院里,朱平安跪在那,李姝、老夫人等人呈扇形,跪在稍后半个身子的位置。
  宫里来的贾公公手持圣旨,站在他们面前,位于扇形最中心的位置上。
  朱平安一脸的目瞪口呆,身后的李姝也是诧异的张大了小嘴。
  老夫人、六小姐等人面上表情要丰富的多,有庆幸,有小窃喜,也有幸灾乐祸......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样。
  最后是站在前面的贾公公打破了这静止,微微笑着看着朱平安,轻声提醒道:“小朱大人,接旨吧。”
  “哦,哦,臣朱平安领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平安在贾公公的提醒下回过神来,跪在地上,两手扶地,以头近地,叩首领旨谢恩,然后直起腰来,伸高双手,从贾公公那接过圣旨。
  李姝等女眷一同行叩首礼。
  老夫人看着朱平安接过圣旨,心中再次庆幸不已,多亏不是自己儿子临淮侯啊,不然现在出丑的就是自己儿子了。
  侯府六小姐则是用眼神的余光看着李姝,眼神里幸灾乐祸不已......
  在侯府里,她跟李姝这个五姐姐最不对付了,看不惯李姝趾高气昂的样子,在她看来,李姝长的不如她,身材不如她,样样都不如她,凭什么李姝有花不完的样子,而她只能眼巴巴的数着可怜的月钱;凭什么李姝那么好运气,在乡下找了个土包子,可是一眨眼就变成了状元郎,而她只能许一个风评不怎么样、没能耐还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
  尤其是前几天,府里传朱平安办了太仓的大案,说是还得了圣上夸张时,六小姐看李姝更是不顺眼,觉的李姝比以前更趾高气昂了,都快撅着尾巴上天了!
  咯咯!
  现在好了!
  让你再嘚瑟啊。
  原来是圣上夸奖是罚银一百六十两,咯咯咯......差点要笑出声来了呢。
  六小姐眼睛眯成了月牙,樱桃小嘴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露出了一截小虎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虽然朱平安心里面有一万句mmp想对嘉靖帝说,但还是一脸恭敬的接过圣旨。
  朱平安正要起身,准备将圣旨恭敬的放到桌案供奉起来。
  一般臣子接到圣旨都是这样操作,除非是杀头抄家之类的圣旨,即便是想供奉都没有机会了。
  “小朱大人,稍安勿躁,这圣旨还没有宣完呢。”
  不过在朱平安正要起身的时候,站在前面的贾公公却是一脸微笑的摆了摆手。
  呃?
  还有?
  朱平安等人俱是一怔。
  临淮侯府老夫人也是楞住了,庆幸的同时,不免有几分唏嘘,怎么罚款还不够吗?还要贬官吗?
  虽说她不喜李姝这个外孙女,连带着也不甚喜朱平安这个姑爷,但是有这么一个状元郎姑爷,让她在跟其他功勋老太太聊天的时候,多了很多谈资的。
  仅仅是被罚银的话,还好。可如果姑爷既被罚了银子,又被贬官的话,对她们侯府也是有很大不利影响的,直接影响就是让她在老姐妹中间,也挂不住面子。
  六小姐听说还有圣旨,樱桃小嘴的弧度更大了,小虎牙也露的更多了。
  贬官吧,最好贬成庶民,看你李姝还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可骄傲的……
  “小朱大人,请接旨吧。”
  说着,贾公公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小太监恭敬捧着的托盘里再次取出一份同样黑牛角轴圣旨。
  “臣,朱平安接旨。”朱平安再次叩首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无逸壂司直郎、翰林院侍读朱平安,自出仕以来,勤俭奉公,一心谋国,屡立功绩。太仓亏空一案,历任管库及历次派出查库王大臣皆系亲信大员,亦复相率因循,毫无觉察,并无一人能发其奸,甚负委任。唯朱平安,知难而进,不负朕望,于太仓亏空一案,功不可没。着,即日起升授从五品翰林院侍读学士兼署无逸壂司直……”贾公公展开第二个圣旨后,用着与宣读第一个圣旨时同样的语气,抑扬顿挫的宣读。
  这一次,贾公公的声音在朱平安听来,就如沐春风了。
  嗯,没想到这个贾公公的声音如此富有磁性,在现代担任主持人都绰绰有余了。
  朱平安如是想到。
  这样看来,嘉靖帝还不算太昏君嘛。虽然官职只是在翰林院侍读后面加了“学士”两个字,但是不要小看这两个字,多了这两个字意味着朱平安已经升任从五品了,从五品相当于现代的副厅级+职位。
  基本上,只比人民的名义里的祁厅长低个半级。
  当然,朱平安这个是没有实权的,跟人家大权在握的祁厅长没法比,这只是从级别上来讲。
  但是。
  从六品官到五品官,这属于一个质的飞跃,从五品官已经属于中级官员,不知道有多少人从科举这个独木桥好不容易爬上岸,一直到老都被绊在这个门槛前了。
  就像仙侠小说里练气期到筑基期一样,这是一个天堑,筑基期下皆蝼蚁,一跃此门化成龙。
  嗯,这么看来,嘉靖帝还不是昏君嘛……
  此刻,朱平安早就把去西苑宫门口裸奔拉条幅抗议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一旁的李姝听闻后,水汪汪的眸子眯成了月牙形,用余光扫了一旁的老夫人和六小姐等人一眼,小脑袋往上扬了一个弧度……
  一旁的临淮侯府老夫人则是惊诧的睁大了眼睛,五姑爷升官了,一下子变成了从五品的翰林院学士?!五姑爷也才十六而已啊,前段时间才升了官,这怎么又给升官了,五姑爷今年才中进士吧,这就当从五品大员了,就是皇帝的亲儿子也升不这么快啊,这么年轻的从五品,想想都可怕呢。
  哎!
  这圣旨怎么不是给自己儿子临淮侯的啊。
  别说罚一百多两银子了,就是罚一万两银子,也愿意啊。
  临淮侯老夫人心里面越想越失落,恨不得现在接旨的是他儿子临淮侯。
  一旁的侯府六小姐,小嘴张的老大,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脑海里回荡的都是“从五品,从五品,从五品……”
  怎么回事?上一道圣旨皇上还罚银一百六十两呢,怎么下一道圣旨就给升官了?!
  皇上,你能不能有点原则?!
  五姐夫不会是皇上的私生子吧,这官升的也太快了吧。
  要是五姐夫是我的相公,那该有多好啊?!
  凭什么啊。
  李姝这个乡下的村妞,长的不如我,身材不如我,样样不如我,凭什么好事都让她占了啊。
  呀!
  刚刚李姝这个村妞是不是看我了?!
  她又用下巴看我了?!
  臭丫头!
  好气!
  一时间,侯府六小姐气的咬紧了嘴唇,手里的帕子都快攥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