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杨博士的绝境反杀


小说: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冰晶心紫雨泪 出逃千金的冷漠少爷 花都狂兵 偷心狂后 卡卡重生带系统  金枝菜叶 女神你别乱来 龙骑士的我 
  一声慢字,响彻全场。
  宛若一声炸雷!
  只是一个字,却有千军万马一样浩浩荡荡的气势,恍若有一群正义之师从天而降,策马奔腾,呼啸而来,一下子就震住了谢师宴全场。
  包括宴席上,已经将茶杯放到了唇边,嘴巴都张开,正准备饮茶的朱平安。
  也被震住了。
  保持着端茶的动作,顿在了哪里,一滴茶水也没能喝到嘴里去......
  是谁喊的“慢”?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视线中,杨国梁正看着朱平安,慢字的口型尚未闭合。
  显而易见,正是杨国梁喊的。
  朱平安端着茶杯,缓缓的扭头看向杨国梁。
  视线中。
  杨国梁正激动的看着自己,眸子跳动着复仇的火苗,脸上的肌肉似乎都兴奋的抖动着。
  “呵呵,朱大人,且慢。”
  杨国梁看着朱平安,努力的做出一副平静温和的微笑表情,只可惜他脸上的肌肉因为兴奋抖动的太厉害了,让他平静温和的微笑显的有些激动而狰狞。
  呵呵
  能不激动吗?!
  说实话,刚刚朱平安做出对联的时候,杨国梁觉的天黑地转,日月崩裂。
  自己出的上联,自己苦思冥想了一年之久都没能想出下联,自认为可以列为百年绝对的对联,结果这个只知道吃的朱平安想都没想就对出了下联!如何能让自己不绝望呢?!
  可是
  呵呵
  皇天不负有心人呢。
  绝望之际,杨国梁没有放弃,大脑转的飞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和活跃。
  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
  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
  这副看似完美的对联,还是被杨国梁敏锐的抓住了破绽,一个致命的破绽。
  一个足以让朱平安灭顶的破绽!
  漂亮!
  绝地反杀!
  呵呵
  你说如何能不激动呢。
  这个时候,杨国梁没有激动的仰天大笑起来,都已经是克制又克制的结果了。
  “嗝......杨博士有何见教?”
  朱平安端着茶杯,打了一个嗝,微皱了下眉毛,不咸不淡的问道。
  麻蛋。
  连个茶都喝不安生!
  朱平安在心里热情的问候了一下杨国梁。
  “见教谈不上,只是有些不成熟的想法,跟朱平安讨教一下而已。”杨国梁微笑着,故意用上午朱平安向自己讨教时的语气,对朱平安说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果然,这样的复仇,才更加舒爽,仿佛每一个毛孔都在喊着舒爽一样。
  这酸爽。
  杨国梁激动舒爽的声音都有些喑哑了,恍若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鸭一样,自带BGM。
  “杨博士请讲。”朱平安看着杨国梁,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呵呵
  掉脸了?
  这就受不了了?
  信不信,待会你的表情会更好看?!
  杨国梁微笑着看着朱平安,仿佛看到了他点出朱平安的知名破绽后,朱平安目瞪口呆、一败涂地的场景,于是,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和了起来。
  “我的上联是‘收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顾’,朱大人你对的下联是‘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是也不是?”杨国梁目光灼灼的朱平安,微笑着问道。
  “然也。”朱平安点了点头。
  “呵呵,那么问题就来了。”听朱平安答是,杨国梁笑容更是灿烂。
  笑的一脸高深莫测。
  仿佛给他一把扇子,他就能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了一样。
  “学挖掘机到底哪家强”朱平安微微扯了扯嘴角。
  主要是杨国梁的这句那么问题来了,让朱平安有些情不自禁就来了一句,就像洪七因为欧阳锋站的位置太帅,情不自禁的就踹了一脚一样。
  “啊?”
  朱平安天马行空的接龙,让杨国梁啊了一声愣住了,什么玩意,什么学挖掘机到底哪家强,有病吧你,挖掘机乃何物?!
  “咳咳,我是说有何问题?”朱平安咳嗽了一声,微微笑着解释道。
  有病!
  杨国梁看了朱平安一眼,想到即将点破朱平安对联的致命破绽,心情又立马好了起来。
  “呵呵,朱大人稍安勿躁,请听我慢慢道来。我的上联是写的武侯诸葛亮,朱大人你的下联对的也是武侯诸葛亮,联义上是没问题。‘收二川’对‘平西蜀’,‘排八阵’对‘定南蛮’,‘六出七擒’对‘东和北拒’......这些都没问题。”
  杨国梁微微笑着说道,然后话锋一转,笑声中透着杀气,话语中夹枪带棒、万箭齐发:
  “但是,呵呵,朱大人接下来‘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顾’对‘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这里就有问题了。”
  “哦,敢问杨博士,问题出在何处?”朱平安微微扯了扯嘴角,拱手问道。
  “问题出在何处?呵呵,朱大人还没有看出来吗?你的‘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明显对不上我的‘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后面的‘水面偏能用火攻’亦然。我的上联可是隐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你前面以“东西南北中”这五个方位词来对都没错,可是后面又用‘金木水火土’五行来对,岂不是可笑。我是统一的十个数字,你却用五个方位加五个五行词,方位词和五行词,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你用这不统一的方位词和我五行词来对我统一的数字,岂不是荒唐与可笑?!”
  杨国梁说到这里时,声音如洪钟大吕,语气怎一个慷慨激昂了得,一个字一个字,宛若化作一支支利箭,嗖嗖嗖,铺天盖地,直刺向朱平安的心窝。
  “嗯,杨博士言之有理......”
  “是啊,杨博士的上联是十个数字,朱平安却是用五个方位词加五个五行词来对的,根本不对仗嘛。”
  “对呀,杨博士这么一说,我才算明白为什么刚刚听朱平安对对联时觉的哪里不对了,原来是这啊......朱大人对的这个下联,不对仗嘛,不行啊......”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谢师宴现场热闹了起来。
  呵呵
  爽!
  看着众人恍然大悟的表情,听着众人倒朱的评论,杨国梁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
  这种感觉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像是新婚夜与妻子敦伦礼毕,颤抖时的那股感觉一样,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舒爽的撑开了,又怎是一个“爽”字能形容的了。
  太爽
  太刺激
  太过瘾了。
  呵呵,朱平安,你是否感受到了绝望......
  PS:寒冬腊月,长安飞雪,残鳞败甲。小生陋居泥瓦之房,身披三尺难以蔽体,头顶菖蒲胜似纳凉。寒风吹我骨,严霜切我肌,晨夕饮粥,晌午品汤。望诸君,赴起点,阅正版,打赏三五两,济命之恩永难忘。
  “说人话!”
  “零花钱被母老虎限制了,但求订正版,闲银打赏,快过年了,我攒点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