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轮回的炉鼎


小说:狂神魔尊  作者:七月雪仙人
推荐阅读:神级脑速 别惹公主发飙 扶摇成妃 酷校草遇上拽丫头  嫁个兽医作驸马 命运尾戒 官路多娇 强者为妖 EXO吸血鬼复仇日记 
  947
  “怎么回事?”
  林笑的脸上,满是震惊。
  “嘿嘿嘿,你也感觉到了吗?”
  觉森见到林笑和玄灵满脸震惊,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嗯。”
  林笑点了点头,“在一个空间之内开辟出世界……那位穹圣尊,可真是……”
  一时间,林笑也找不到什么语言来形容了。
  那个穹,恐怕比想象中的更要强大。
  这样的人,真的是他所能对付的吗?
  “嘘……”
  突然间,觉森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跟我来。”
  随后,觉森将林笑和玄灵两人,带到了一个异常奢华的主宰当中。
  单单是这个住宅,就要比那慕欢城还要大。
  觉森作为一个主宰,而且是一个强大的主宰,麾下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城池。
  不过在鸿蒙生之界中,实在是太过危险……每天都又无数的意外发生,说不定他的城池,在某一天就被什么人灭掉了。
  那幻光主宰,号称先天至圣之下第一人,他的幻光城,不也是被林笑夷为平地了吗?
  林笑的出现,也只能算得上是鸿蒙生之界中的意外之一。
  所以,平时,觉森主宰都是主宰这苍穹之城当中,受到诸多先天至圣的保护,自然安全无比。
  ……
  “嘿嘿嘿……”
  来到了自己的府邸之后,觉森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他挥了挥手,他手底下的一些人,全部都退走。
  “我和你透一个底。”
  觉森觉得,他应该向林笑表示一些诚意。
  “其实……这里已经不是鸿蒙生之界了……这里,是鸿蒙生之界,与混沌之间的一个地方!”
  “嗯?”
  林笑和玄灵对视一眼。
  “下界有一个地方,叫做法艾尔……苍穹之城,便连接着那个法艾尔。这里的世界之力,是从法艾尔当中抽取来的。”
  觉森站起身来,他张开双臂:“也唯有我父亲那样的人,才拥有这样伟大的力量,凭借着粗陋的混沌,制造出这样强大的世界……远远超过鸿蒙生之界!”
  “要不了多久,苍穹之城,就会将整个法艾尔,甚至整个混沌吞噬……成为鸿蒙之下,第一世界。”
  “到时候,那些鸿蒙中诞生的第一批生灵,都要臣服在我父的淫威之下!”
  觉森的脸上,无比的自豪。
  鸿蒙生之界,只是一个空间……但是混沌,却是一个完整的大千世界……其中蕴含的完整的法则,规律……自成一个体系。
  若是将整个混沌都吞噬掉,那么这苍穹之城,也将演化为一个如同混沌一般的存在。
  不过,这苍穹之城的本源,却是无尽的伪鸿蒙。
  伪鸿蒙的力量,还在混沌之上……若是结合了伪鸿蒙与混沌的力量,将两者融合,那么也许会诞生一种……仅次于鸿蒙的大千世界。
  而穹,则是会成为这方世界中的唯一主宰。
  并不是所谓的主宰称号……而是,主宰万物的主宰。
  林笑的心中,情不自禁的产生了一抹杀意。
  不过这抹杀意,转瞬既散。
  觉森也是一个主宰,对杀意异常敏锐,若是那抹杀意持续的时间再长一瞬间,那么便会被他觉察到。
  林笑毫不怀疑觉森说的话。
  将混沌吞噬?
  以法艾尔为媒介……
  林笑总算明白过来,未来的他,为什么会将穹斩杀……
  就算是现在的他,也忍不住立刻动手,宰了那个祸害。
  吞噬混沌……那么混沌中的一切,都将毁灭。混沌毁灭,一元也会崩坏,一元之下的生灵,统统都将灭绝。
  无论一元之下的生灵,是进入鸿蒙生之界,还是进入真正的鸿蒙当中……都要粉身碎骨!
  除非,又逍沉那样的本事……可以护住一些生灵。
  但是逍沉,也仅仅只能护住一些最为弱小,最为平凡的普通生灵而已。
  必须阻止穹!
  林笑也发现了,这苍穹之城中的世界之力,也是与日俱增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增强。
  一旦这里的世界之力,达到一定程度,那么就会发生蜕变,瞬间将混沌中的一切,都汲取到这里。
  ……
  “嘿嘿嘿,走走走,带你去间我父!”
  觉森看到林笑的脸上,满是震惊,忍不住得意的大笑。
  这件事,本是苍穹之城的最高机密,若非觉森是穹的儿子,怕是他也不会知道。
  而觉森认为,林笑这样的人物,一旦到了苍穹之城,那么立刻就会成为苍穹之城的核心,迟早会知道这些事情的。
  所以现在,他首先向林笑透了一个底。
  ……
  玄灵留在了觉森的府邸。
  觉森则是带着林笑,去间穹。
  林笑也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穹。
  一个看上去,十分平凡的男子,他若是站在人群中,怕是会被人直接无视掉。
  太平凡了。
  林笑看了一眼之后,竟然记不住他的模样,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不过……林笑在见到穹身边的两个人的时候,忍不住心中微微的一沉。
  那两个人,林笑并不想见到!
  一个祖宏,另外一个,赫然是幻光主宰!
  此刻的幻光主宰,见到林笑之后,忍不住双目喷出火来。
  甚至到了这个时候,幻光主宰也不知道林笑的名字是什么。
  觉森见到幻光主宰和祖宏主宰之后,也是微微的一怔。
  他没想到,幻光主宰竟然也来到了这里,看他的架势,似乎也投靠了自己的父亲。
  不过觉森却也并不以为意。
  一个被人打成丧家之犬的废物而已,就算是投靠了过来,也只是废物。
  现在,觉森将击败幻光主宰的人带来了,这个价值,可要比幻光主宰大的多。
  “孩儿见过父亲!”
  觉森看着穹,微微的躬了躬身。
  此刻的穹,是十分开心的。
  一直不曾归顺任何先天至圣的幻光主宰,竟然投靠了自己!
  虽说幻光主宰被人打的好像一条死狗一样,但是他现在就算不是先天至圣之下第一人,那么也是第二人!
  幻光主宰这样的人肯投靠穹,穹也是十分欢迎的。
  至于那祖宏,本就是穹麾下的一尊强大的主宰。
  这个时候,穹正打算给幻光主宰接风洗尘。
  却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觉森竟然也带人来投靠了。
  穹的子嗣极多,而觉森则是穹的儿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个……没有之一。
  为数不多,获得主宰称号的,而且,还是一个强大的主宰。
  虽然觉森的性格奇葩,是色如命……但是却并未影响到他的能力。
  所以,穹对这个儿子,也是十分重视的……甚至,等他将混沌吞噬之后,成就那无上的存在,便打算让觉森继承这苍穹之城。
  现在见到觉森带人前来,穹也不免有些好奇。
  不过穹却是敏锐的觉察到了眼前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你来这里,可有什么事情?”
  穹开口问道。
  “父亲,孩儿此刻前来,自然是又大事情。”
  觉森卖了个关子。
  随后,他看了一眼幻光主宰。
  “啧啧啧,这不是被人打成一条半死狗,若非是祖宏出手,就变成真正死狗的先天至圣之下第一人幻光大人吗?”
  觉森死死的咬住‘先天至圣之下第一人’这几个字。
  很显然,觉森与这个幻光主宰,有着极大的矛盾。
  别人不知道……但是觉森却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他获得主宰称号之后,心比天高……第一个挑战的,便是幻光主宰。
  结果,在幻光主宰面前,他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就被对方打成一条死狗丢出去。
  可以说,幻光主宰早已经成为了觉森心中的一个阴影。
  现在……幻光主宰在这里,将幻光主宰击败的林笑,也站在他的身边,这让觉森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敢。
  林笑也看着幻光主宰,脸上带着浓浓的挑衅色彩。
  幻光主宰的那柄鸿蒙灵气光刃,还在林笑的手上……已经被林笑将其中的元气抹杀。
  不过这个时候的幻光主宰,显然已经恢复……似乎没有什么大碍,应该是穹出手,帮他疗伤。
  穹看着眼前这样的场景,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想到,他竟然将这尊主儿也带来了。
  “父亲,这位……乃是孩儿的故交,星爵。现在应该是先天至圣之下,第一强者!”
  觉森看着穹,微笑着说道,“星爵兄弟久慕父亲大名,今日特来投效。”
  “星爵……”
  幻光主宰的面色阴沉,细细的品味着这两个字。
  “原来是混沌,星空大世界上来的。”
  星空大世界的生灵,身上有着独特的星光气息……但是现在,林笑的身上,同样有着星辰的气息。
  来自星空战旗。
  就算是星空大世界的人,也无法辨别,眼前的这个人,是否真的就是星爵。
  “原来是混沌星空大世界的人……嗯,星空大世界那位先天至圣陨落之后,原本的星空大世界,在鸿蒙生之界中,没有了一席之地,只得遁入混沌。”
  穹开口,便将星空大世界的来历说清楚。
  林笑沉默。
  “不过你今日来投靠我……”
  “尊主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幻光主宰开口了,“尊主大人曾经承诺,为我报仇……”
  “尊主大人!”
  祖宏也开口了,“这个星爵,本来只是一个小人物……他将儿得到的一件蕴含真鸿蒙之力的宝物抢夺了去,还将我儿祖樾斩杀,才获得如此成就!”
  “嗯?”
  穹的脸色微微的一变。
  鸿蒙之力,到处都是……不过都是伪鸿蒙之力。
  蕴含真鸿蒙之力的宝物,也不是很常见……鸿蒙灵宝之所以被称为鸿蒙灵宝,便是其中蕴含着一丝真鸿蒙之力为本源。
  而真正被真鸿蒙之力充斥着的,唯有鸿蒙至宝了。
  “一件鸿蒙至宝?”
  穹的眉头微微的皱起。
  在穹这样级别的人物眼中,鸿蒙至宝也是异常珍贵的。
  鸿蒙至宝,在鸿蒙当中也并不算多……曾经,又被一个不知廉耻的家伙,搜罗了不知道多少,带到了混沌当中去。
  许多先天至圣的手中,都是巅峰鸿蒙灵宝,并没有鸿蒙至宝的存在。
  “不是鸿蒙至宝,比鸿蒙至宝更强!”
  祖宏连忙说道。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笑的身上。
  林笑的神色坦然。
  “回尊主大人,他当初,也是凭借着真鸿蒙之力,将我击溃的……否则,凭借他一个小小的混沌生灵,又岂会是我的对手。”
  幻光主宰也接话道。
  “是不是你的对手,咱俩再打一架就知道了。”
  林笑开口说道:“我确实是得到了一件蕴含真鸿蒙之力的宝贝,此番前来苍穹之城,正打算以这件宝物为献礼,送给尊主大人的。”
  林笑的手一番,一个紫色的菱形晶体,落到了他的手中。
  随后,林笑将这紫色的菱形晶体,交到了觉森的手上。
  觉森急忙将那晶体有交给了穹。
  那块晶体,自然是星空战旗吐出来的。
  之前的那块晶体当中,所蕴涵着的东西,乃是星空战旗的最原始本源,现在星空战旗融合了她最原始的本源,立刻就将自己补全。
  这种紫色晶体,星空战旗想制造多少,便能制造出来多少。
  祖宏和幻光主宰对视一眼,他们没想到,林笑竟然这么干脆的便将那件宝物交了出来。
  两人的心中,都生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
  “这东西……”
  穹接过这块晶体,感受着其上那磅礴的真鸿蒙之力,脸上流露出一抹喜色。
  但是下一刻,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这东西你在哪里找到的!?”
  穹似乎认出来这晶体的来历,他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这个……要问那位大人了。”
  林笑指了指祖宏,“我杀了他的儿子,从他的儿子手里夺来的……嗯,正所谓父子连心,那位大人应该知道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吧。”
  林笑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
  祖宏呆住了。
  他没想到林笑竟然将皮球踢给了他。
  他哪里知道他的儿子从哪里弄出来的这玩意,现在他的儿子祖樾已经死了……这让他到哪里去查。
  “祖宏,我知道你这一族中,有一种秘术,可以让你儿子的残灵,凝聚到你的身上……给你三天时间,查清楚你儿子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东西,不然……”
  穹的脸色一沉。
  “是,是……”
  祖宏连忙答道。
  他这一族,确实是有这种秘术,可以让魂飞魄散,真灵湮灭的残灵,凝聚到他的直系血戚的身上,读取到残灵中的记忆。
  但是施展这种秘术,代价实在太大……
  现在的祖宏,是一尊强大的主宰……但施展那种秘术之后,轻则跌落主宰,成为普通的玄阶生灵。
  重则……一身修为付诸东流,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但是他却又不得不这样做。
  穹可是一个异常凶残的家伙,一旦有人胆敢违背他的意志,哪怕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也会让对方生不如死。
  当然,穹对部下待遇也是极好的,若是祖宏能够将这件事办好,那么也会得到异常丰厚的赏赐。
  当下,祖宏战战兢兢的答应了下来。
  ……
  “哈哈哈哈……好,好,好!”
  穹将那块紫色的菱形晶体收到怀中,随后开怀大笑。
  “鸿蒙生之界中的两大强者,同时来到苍穹之城,乃是我苍穹之城之幸,天要大兴我苍穹之城!”
  穹可是十分的开心。
  “来人,摆宴……将那头至境的鸿蒙妖兽斩杀,做成神肴大宴!”
  “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林笑走到穹的面前,微微的躬身。
  “你还有何事?”
  穹的眉毛一扬。
  “刚刚……那幻光主宰说,若非是我动用真鸿蒙的里俩个,怕不是他的对手,这种说法,让我的心里很不舒服。”
  林笑的脸上,闪过一抹森然,“我想在与幻光主宰比试一番,看看究竟……我不用真鸿蒙之力的情况下,能不能将他打死。”
  蹭!
  幻光主宰也一下子站了出来。
  “还请尊主大人成全……幻光心中有仇恨,若是不将这个星爵斩杀……幻光很难全心全意为尊主大人办事。”
  听到幻光的话,穹的脸色略微的一沉。
  不过下一刻,他也释然。
  这两人……都是鸿蒙生之界中,数一数二的天才。
  星爵因为有了幻光这样的敌人,而寝食难安。
  而幻光又因为上一次,星爵是动用了那紫色菱形晶体当中的鸿蒙之力,才击败幻光主宰,幻光主宰的心中自然不服。
  所以两人见面……也定然要分出一个高下。
  若是这一次,穹出手阻止了……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就算是两人投靠了自己,也会明争暗斗,甚至会将苍穹之城的力量削弱。
  “这两人,只能留一个……这一战的败者,就永远的消失吧。”
  幻光主宰的心中,暗自做出打算。
  见到穹不阻止,林笑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森然的笑意……这个幻光,知道了他太多的秘密……
  虽然林笑以星空大世界的星爵的身份掩盖了去……但是许多的事情,依旧有一些端倪
  唯有将这个幻光彻底的抹杀,林笑才能高枕无忧。
  至于幻光……被林笑毁灭了幻光城,破坏了那位大人的大事……幻光主宰,自然不会放过林笑。
  ……
  巨大的演武场,足有千里方圆,被层层叠叠的禁制守护。
  少年星爵,与幻光主宰的大战,自然吸引了整个苍穹之城的注意。
  甚至穹的几个好友,先天至圣……同样来到了苍穹之城当中观摩。
  一个青衣,青发的男子,赫然便坐在穹的身边。
  “龙,我这苍穹之城,能否演化为接近鸿蒙的存在,就看你的了。”
  穹看着那个青衣青发的男子……龙,微笑着说道。
  两人,可以说是在鸿蒙中便是至交好友,穹有再多的秘密,也不会在龙的面前保留。
  “穹。”
  龙看着穹,十分认真的说道:“若是又一天,我让你将世界锁交出去,你会吗?”
  穹微微的一怔。
  “世界锁……那是灵那个杀星的东西。”
  穹微微的皱了皱眉,“世界锁中,封印的灵的一切……虽然当初灵为了掩护我等逃命,而陨落在那人的手中,可是……”
  “我就问你,你会交出来吗?”
  龙叹了一口气,再度问道。
  “你若要,我就给你,但你若是交给别人……我就不答应了。”
  穹微微的摇了摇头。
  龙叹了一口气,不在说话。
  “主人……”
  他看着演武场中间的那个少年,心中满是苦涩。
  现在的龙的灵魂深处,也存在着一道禁制!
  一道与未来的龙的灵魂深处,一模一样的禁制。
  龙灵魂深处的那道禁制,可是林笑在虚无当中印下的……
  虚无当中,没有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未来。
  一切概念统统的不存在。
  龙进入虚无……那么过去,现在,未来的龙,便统统的归为一个,全部都进入了虚无。
  然后,林笑一个禁制印了下去……所有的龙,统统都成了林笑的奴隶。
  甚至在这一刻,因为林笑到了鸿蒙生之界……他的身体中,更存在着真正的鸿蒙之力,至高的气息隐隐闪现。
  龙已经在内心深处,彻底的臣服了林笑。
  原本,那声无论怎样,也叫不出来的主人,已经在龙的内心深处响起。
  龙的主人!
  ……
  林笑也看到了龙。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龙身上,那道禁制的气息。
  只是略微的思考了一下,林笑便明白其中的关键之地,当下,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有龙在一边……那么许多事情,也就容易了许多。
  至少,龙不会如同未来那般,与自己正面对上。
  身边多出了一个天字号的打手,林笑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他转过头来,看向幻光主宰。
  “这一次,你死定了。”
  嗡
  幻光主宰并未说话,他的身上,传出了一声嗡鸣。
  随后,他整个人化作了光质。
  “其实,该死的是你。”
  做完这一切之后,幻光主宰的淡淡的说道:“我被你击败之后,倒是让我领悟到了那一丝生命玄关,让我的生命层次,发生了一个蜕变,达到了半步至境的程度。”
  “作为答谢,我会将你炼制成傀儡,将你的生魂,永生永世的囚禁在傀儡当中。”
  说话之间,不等林笑做出反应,幻光主宰便朝着林笑冲了过来。
  他的身躯,几乎都化作了一道光。
  之前的神光式,玄光式,全部都消失不见,统统融入到了幻光主宰的身躯之内,成为他的身体的一部分。
  “死吧。”
  幻光主宰冷喝一声。
  以一记最简单的直拳,朝着林笑轰了过来。
  这一拳,威力看似不大,就如同清风拂面一般……但是这一拳之上的力量,却是锋利到了极限。
  同样是舍弃力量,换取速度……但是幻光主宰却是另辟蹊径,直接让他的攻击,变得无比的锋利。
  这种锋利的攻击,足以切开一切……哪怕是鸿蒙灵宝,都难以挡住这恐怖的攻击。
  幻光主宰这一击,一往无前,竟是要一击,解决战斗!
  “想得到挺美的。”
  林笑哈哈大笑。
  唰
  下一刻,林笑的身上,猛地爆发出了一道九彩光华。
  继而,他的身躯也发生了变化。
  三头六臂!
  造化神玄!
  ……
  “竟然是造化神玄?”
  看台之上,穹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释然。
  “原来是学了那个小丫头的绝学,难怪会给她出头。”
  林笑在来到苍穹之城,投靠穹之后,穹自然不会放弃对林笑的调查。
  林笑是觉森从慕欢城带来的……穹自然要看一看,林笑为什么会来,又为什么会留在慕欢城,等待觉森的到来。
  现在,在林笑施展出造化神玄之后,那么一切也就不用查了。
  以觉森那小子的心性,看到慕欢那等美女,又岂会放过?而这个星爵,又学了慕欢的造化神玄,那么为慕欢出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便好理解了。
  穹是这一方鸿蒙生之界的主人,想要投入穹麾下的主宰,多不胜数,但是想要进入苍穹之城,也是难如登天。
  所以,这个星爵也就与觉森不打不相识,也就跟着觉森来到了这里。
  觉森虽然好色,但是在一些大事之上,还是分得出轻重的,所以他便将林笑带了过来。
  造化神玄一出,穹心头那最后一抹猜忌也消散。
  “造化神玄,可以让肉身的力量强大十倍……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练体功法,但却是十分的玄妙……啧啧啧,肉身强大了十倍,不仅仅是肉身的强度,还有肉身的力量……”
  “那个幻光主宰,看来是要一败涂地了。”
  ……
  林笑的肉身力量,瞬间暴涨十倍。
  他的肉身,能够容纳更多的本源神力,他的实力,也比之前,强大了十倍!
  林笑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不躲不闪,一击朝着幻光主宰轰了过去。
  你的攻击很锋利?
  可以切开鸿蒙灵宝?
  那么我便以绝世的力量,将你的刀片子打碎!
  轰
  两人的攻击,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幻光主宰的身躯,如同一片落叶一般翻飞出去。
  林笑的拳头,则是被切开……一分为二。
  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从他的拳头之上流出,滴落到地面之上。
  而地面之上,林笑鲜血落下的地方,则是生出了一朵一朵淡紫色的小花。
  林笑的拳头,缓缓的愈合。
  “疯子。”
  林笑看着此刻的幻光主宰,深吸一口气。
  “你根本就不是领悟了什么生命玄关,即将成为至境……你根本就是将你自己的身体,炼制成了傀儡……你这个疯子!”
  林笑想要将这番话说出口,但是他却生生的打住了。
  这件事,林笑可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
  这个幻光主宰,极有可能是那个灰衣老者的人……林笑可不想让那个灰衣老者知道,自己到了鸿蒙生之界当中。
  否则,他可真的就危险了。
  那个灰衣老者,现在的林笑可不想直接碰上,他的实力,恐怕比穹还要厉害。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接我一击不死……我既然能够将你的拳头劈开,那么就能将你的灵魂一分为二!”
  “星爵……受死吧!”
  幻光主宰爆吼一声,他的身上,再度传出了一道玄光,随后他的身躯又一次的朝着林笑轰了过去。
  “同样的招数,对我没用!”
  林笑的身躯也动了。
  他的身上,同样出现了一道道的光华……
  神光式!
  这一刻,林笑竟然动用了幻光主宰的神光式。
  随后,林笑的身体,也以极高的速度,开始移动。
  现在的他,肉身力量强大了十倍,他所能承担的力量,也更多了十倍。
  他的真正实力,也比之前动用本源神力,强大了十倍!
  所以他现在的速度……也比神光式,快来十倍!
  林笑的身体,几乎是直接消失了在了虚空当中,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好快!”
  演武场周围的看台之上,穹和龙等人,脸色一变。
  这一刻,林笑的速度,竟然连他们都难以觉察……实在是太快了!
  轰
  下一刻,一朵蘑菇云,在演武场当中升腾起来。
  幻光主宰的身躯,被林笑狠狠的砸在了地底之下,他的肉身,几乎化作一个肉饼,紧紧的贴在地皮子上。
  但是这个时候的幻光主宰,却依旧没有死。
  “怎么回事?”
  蓦然间,龙的脸色一变,他豁然间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幻光主宰。
  “怎么回事?”
  穹看着突然间站起来的龙,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傀儡。”
  龙的口中,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
  “那个什么幻光主宰,根本就是一个傀儡。”
  龙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你是说……这个幻光主宰,是那人的棋子?!”
  穹的脸色一变,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那个人……可以说是鸿蒙生之界中,第一禁忌人物。
  传闻,这鸿蒙生之界,便是那人以绝世的实力开辟出来的……
  但尽管如此,鸿蒙生之界中的生灵,却没有任何感激他的心思,反倒恨不得将他立刻斩杀。
  他开辟鸿蒙生之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解救鸿蒙中的生灵,而是要奴役他们,将他们化作傀儡。
  已经有几个鸿蒙中诞生的第一批生灵,成为了那人的傀儡。
  现在,那人的棋子,又跑到了苍穹之城……是不是也意味着,那人已经将穹视作了目标?
  “不管怎样……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那人已经将苍穹之城列为目标,那么便可以事先做出准备……说不定,可以借机反杀,将其斩杀在苍穹之城中!”
  龙是比较乐观了。
  因为林笑来了。
  林笑可是至高……一旦他一个想不开,将鸿蒙生之地,与鸿蒙的壁障击穿,让滚滚的鸿蒙之力,灌入他的身躯当中……
  就算是那人真的来了,怕是林笑也可以与他一战!
  ……
  “幻光主宰,这次你死定了,我看看,还有谁来救你。”
  林笑的手中,浮现出了一座宝塔。
  正是那个苏娥锦绣的剑塔。
  剑塔之上,剑光闪烁,一道道的剑华,化作光质,上下飞舞。
  幻光式!
  这是幻光主宰的绝招!
  但是这一刻,这门绝招,却是被林笑学会,并且以此催动剑塔。
  整个剑塔,都散发出璀璨的光华。
  “死!!!”
  林笑大喝一声,一道道的剑光,从虚空之上飞窜而下,直直的朝着幻光主宰的身上劈了下去。
  噗噗噗
  一道道的剑光,瞬间将幻光主宰的身躯洞穿,在其上戳了几个大窟窿。
  但是这个时候的幻光主宰,却依旧没有死。
  他的身上,闪现出金属的光泽,他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金属人。
  不过此刻,幻光主宰身上的气息,却是已经衰弱到了极点。
  林笑的六只手上,六个法印同时亮起。
  那漫天遍野的剑光,陡然间化作了六柄巨剑,朝着幻光主宰,狠狠的劈了下来。
  六柄巨剑,将六个方向封锁……这一刻,哪怕是幻光主宰的速度再快,也没有办法逃脱这里。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高天之上,一个冷漠的声音传下。
  同时,一股傲视苍生的威压,狠狠的压在了林笑的身上。
  “他来了!”
  看台之上的龙和穹,猛地站起身来,他们两个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没想到,那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苍穹之城……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准备的机会!
  ……
  “住手你妹!”
  林笑怒吼一声。
  咔嚓嚓
  他的身躯,再度发生变化,从刚刚的三头六臂,变成了四头八臂!
  林笑的力量,瞬间强大了百倍!
  之前压迫在林笑身上的压力,瞬间消散无踪。
  轰
  轰
  轰
  轰
  轰
  轰
  六道巨响传来。
  地上的幻光主宰,瞬间被林笑这六剑,切成了碎片。
  他的灵魂……
  傀儡是没有元神的,傀儡一碎,灵魂也就散了。
  一个灰衣老者,从天空降下,缓缓的落到林笑的面前。
  “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见吗?”
  灰衣老者的脸色淡漠,他那一双三角眼睛,冷冷的看着林笑。
  “原来是个化身。”
  林笑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他的声音,凝聚成一条细线,传入灰衣老者的耳中:“你的化身,已经被我灭了一个,你就不怕我狂性大发,将你的这个话说呢,也顺手灭了?”
  灰衣老者的脸色,发冷漠。
  他似乎不认识林笑一般。
  不过林笑可以注意到,他的左手微微的握紧,骨节都有些发白。
  很显然,他在忍耐着脾气。
  “你的本体来了,我还惧你三分……但是一个化身,我豁出去和穹翻脸,还是可以将你灭在这里的。”
  感受着灰衣老者身上那恐怖的气息,林笑暗暗判断着这个灰衣老者的实力。
  不如穹。
  在林笑的承受范围之内。
  “你怎么知道,我的本体没有来?”
  说话之间,灰衣老者的身躯,缓缓的消散。
  天空之上,传来一个巨大的阴影,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从天空之上降下。
  那个灰衣老者的本体,终究还是降临了。
  “穹。”
  林笑收起肉身神通,他看向穹,“不想死的话,将世界锁给我。”
  “嗯?!”
  穹的脸色一变。
  “你到底是谁?”
  穹看着林笑,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来这里,不过是想要借着你的这个苍穹之城,灭掉那灰衣老者罢了。”
  林笑随口扯了一个谎。
  毕竟灰衣老者的到来,也出乎了林笑的预料。
  所以现在的林笑,便有些口不择言了。
  若是世界所被玄灵炼化,那么玄灵便会恢复本源……实力暴涨,到时候,林笑,玄灵,龙三人联手,说不定可以挡住这个灰衣老者。
  “我若是说不呢?”
  穹的脸色阴沉,这一刻,他恨不得一掌活劈了觉森。
  竟然引狼入室,将林笑这么一个先天至圣级的强者,引入了苍穹之城!
  林笑化身四头八臂,刚刚那一击,已经是先天至圣级的实力了。
  虽然只是最弱的至境……但终究是至境。
  “龙。”
  林笑开口喝道。
  “嗯?”
  穹微微的一怔。
  “老朋友,对不住了。”
  蓦然间,龙的声音,在穹的耳畔响起。
  嘭!
  穹的身躯,瞬间被龙击穿,他的气息,瞬间就若了下来。
  “你……”
  穹的眼睛瞪大了,他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龙,不明白为什么龙会在这个时候偷袭他。
  一击必杀。
  “你背叛我?”
  “背叛?”
  龙微微的摇了摇头,“当年,苍,穹,灵三人,本是至交好友……这苍穹之城,也是苍的心血……是你,先背叛了他们。”
  轰
  龙的拳头,轻轻的发力,穹的身躯,瞬间爆开。
  “龙”
  穹那带着仇恨的声音传来:“好,好,好!龙,既然你这般无义,也休怪我无情了!”
  穹并未死,但是他被龙击伤,逃到了不知道哪里去。
  龙的手中,一柄金色的琐,静静的悬浮着。
  他朝着林笑点了头头,随后消失不见,却是进入了苍穹之城内,去寻找玄灵了。
  玄灵炼化世界锁,那么她便会找回自己,到时候,这里的麻烦,也就不是麻烦了。
  ……
  灰衣老者的本体,已经降临。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和煦的笑意。
  “我耗费了如许代价,去温养轮回,却没想到,今日轮回的炉鼎,竟然来找我了。”
  灰衣老者与他的化身,截然不同。
  他的化身,更像一个一个冷冰冰的杀手……
  而这个灰衣老者的本体,则是如同一个温和的长者一般,没有任何的戾气。
  “温养轮回……炉鼎?”
  林笑的脸色一变,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轮回……并不是混沌中的法则,乃是鸿蒙中的至高规律之一。
  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轮回破碎……被这个老者,带入到混沌当中。
  当然,混沌中也有轮回,可以说是鸿蒙中,那至高规律的轮回的分身。
  在盘古世界中化形而出的,并非是混沌中的轮回,而是鸿蒙中的轮回……轮回的本体。
  除了轮回的本体,谁又有那个能力,将一元当当中的六大法则,收为自己的小弟……并且转化为六座城池。
  这个老者,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将轮回的本体弄到混沌中去,目的,便是想要借助混沌中的各种完整的一元,完整的法则,去温养轮回。
  将轮回彻底的修复。
  而现在……那轮回在林笑的体内,已经修复了,成为完整的轮回法则。
  不过现在的轮回法则,是一个新生的轮回法则,依旧在成长,还没有达到鸿蒙中,那种至尊级的规律的程度。
  “若是你老老实实的躲在盘古世界里,那里有个老家伙做了一系列的布置,用来保护你,我还不敢将你怎么样……但是你跑到这里来了,就乖乖的跟我走吧。”
  那老者,一步一步的走向林笑。
  “原来,一切的幕后黑手,都是你……”
  林笑深吸一口气。
  “那天墟,根本就是不是泰山府君弄出来的,而是你弄出来的。”
  天墟,是一个异常古怪的地方,其中葬送着盘古世界下界一个维度,一个又一个的时代。
  但是十分诡异的,盘古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有天墟。
  都可以到达天墟。
  而天墟当中,也是一个无比诡异的存在……就算是达到了现在这个境界,林笑依旧弄不懂,天墟究竟是什么。
  但是……当这个灰衣老者所说,盘古世界中,被另外一个人做出了一系列的布置,用来保护轮回的继承者。
  那么林笑就明白了。
  天墟……恐怕就是这个灰衣老者的后手。
  原本,一直以来,林笑都以为,那天墟是泰山府君弄出来的,但是泰山府君那种程度,根本就无法布下天墟这么诡异的东西。
  “你倒是聪明。”
  灰衣老者依旧在走向林笑,他并未回答林笑的话,算是默认了。
  “跟我走吧,再多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是吗?”
  林笑的身上,一道一道的紫气冒了出来。
  他整个人,瞬间缭绕在紫光当中。
  一张一张的脸,一只一只的手,层层叠叠的在林笑的身后浮现。
  造化神玄第四境千手千面。
  而后,星空战旗中的力量,汹涌而入,涌入林笑的身躯当中。
  轰
  似乎是某种壁障被轰碎,林笑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嗯?!”
  灰衣老者的脸色一变。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林笑。
  此刻的林笑,竟然已经达到了穹那种程度……甚至,比穹更加强悍了一丝。
  “当初,隔着鸿蒙,隔着混沌……又隔着一道水幕,我硬接了你一拳……那么现在就来看看,我和你的差距,究竟是多少!”
  轰
  林笑的身上,陡然间爆发出一团紫色的火焰。
  紫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几乎将整个虚空都点燃。
  林笑原本,那黑色的长发,也变成了紫色。
  “杀”
  林笑一拳轰出,直直的朝着这个老者的面门砸了过来。
  “原来,当初偷窥我真形的人,竟然是你。”
  灰衣老者的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他伸出手来,轻描淡写的接了林笑这一拳。
  但是他的手掌,在与林笑这一拳碰撞的时候……这灰衣老者的脸色,陡然间一变。
  “杀”
  林笑的口中,再度发出了一个杀字。
  轰
  他的手中,再度传来了一股浩然巨力。
  这老者的脸色一变。
  继而,他的身躯飘然间后退,他的手掌之上,也渗出了涔涔的血痕。
  “嘿嘿嘿,还是伤到你了。”
  林笑的脸上,流露一抹快意的笑容。
  但是他的心中,却是狠狠的一沉。
  这灰衣老者的实力,比龙还要强大。
  龙乃是鸿蒙中诞生的第五个生灵,本源异常强大,比穹之流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之前,龙能够一击击伤穹,便是这个原因。
  也是因为龙对穹没有杀心,否则穹早就死了。
  只是,龙在鸿蒙生之界中,一直很低调,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正战力……就算是穹也不知道。
  龙的底细,也是极少有人知道。
  鸿蒙中诞生的第五个生灵,这样的出身,这样的来头,实在是太大了。
  出身越早,也就意味着实力越强。
  但是现在,这个灰衣老者的实力,可要远远的超过龙。
  刚刚林笑那一击,甚至动用了星空战旗中,所有的力量,依旧只将他击伤,甚至连伤都算不上。
  “现在是你的全力了吧?”
  灰衣老者看着自己的右手,其上的伤势,正在缓缓的愈合。
  “既然是你的全力了,那么就跟我走吧。”
  然后,灰衣老者再度走向林笑。
  嗡
  就在这个时候,苍穹之城的一角,一道白色的玄光冲天而起。
  继而,一个圣洁的身影,赤裸着一双玉足,缓缓的从虚空当中走下。
  “老不死的,我们又见面了。”
  玄灵的模样并未发生变化,但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曾经玄灵的影子。
  但是林笑却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玄灵依旧是玄灵。
  就如同找回自己的苍玄一样……不是苍,只是苍玄。
  “是你?”
  灰衣老者见到玄灵突然间出现,脸色又是一阵阴晴不定。
  他总算明白,林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为了玄灵!
  玄灵的世界锁,可是就在穹的手中。
  老者没想到,玄灵竟然也来到了这里,并且已经得到了世界锁,找回了自己。
  “老不死的,当初你险些要了我的命,我虽然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还是可以给你制造一些麻烦的。”
  龙的身上,被一道道的青光笼罩。
  一道巨大的龙影,在他的身边时隐时现。
  这是他的本体真形。
  开天辟地之后,诞生出来的第五个生灵,随后以后诞生出来的这种生灵,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龙。
  “你们,是在找死吗?”
  灰衣老者伸出手来,他的双手,已经变得如某种同兽爪一般,长长的黑色指甲,如同刀子一般,从他的手指尖伸了出来。
  林笑,玄灵,龙,三人组成一个三角形,将灰衣老者包围在中央。
  灰衣老者并未去看林笑和龙。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玄灵的身上。
  在场三人,能对他造成实质上的伤害的,唯有玄灵了。
  此刻,整个苍穹之城,都是一片寂静。
  那觉森更是傻眼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境地。
  苍穹之城的主人穹,被他的至交好友偷袭,生死不明。
  而眼下,本应该是两个主宰之间的大战,竟然演化为了先天至圣之间的战斗。
  那个星爵,竟然是一尊先天至圣?
  苍穹之城中的生灵想要逃走……但是四尊先天至圣级的气息,同时释放出来,这里的空间,就如同一块钢铁一般,将所有人都封印在其中。
  就算是苍穹之城中,其余的一些个至境生灵,甚至还有一个先天至圣,都被限制了行动。
  这四人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先天至圣所能相比的。
  就算是这四人中,最弱的林笑,都达到了比穹强大一丝的境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