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平静下的混乱


小说:重生韩国大导演  作者:水煮豆腐汤
推荐阅读:天后管家 入骨 盛世如歌 不灭元神 豪门夺爱:误惹亿万继承人 大至尊 杀神者 重生之良人 《风花雪月》 

  2007年开年,韩国的电影产业团体签署合约,联合扶持国内小成本电影及青年电影产业,持续为韩国电影产业链输送各种人才,而作为韩国国内青年电影扶持计划的创始者的jhj entertainment,郑赫宰同样出席了这次的合约签署现场,并且作为青年电影的代表发表了讲话,鼓励了一番国内的青年电影人,演讲结束引来了现场阵阵掌声。
  伴随着有关电影产业团体签署合约的新闻被媒体们发布,有关郑赫宰的讨论又一次登上了naver的热搜榜,而这一次郑赫宰代表的身份是青年电影人。
  韩国人对于国产的东西有着一股盲目的自尊心,你不能说这种自尊心究竟是好还是坏,譬如韩国人对进口牛肉的抵制,对好莱坞电影的抵制,说起来也是即有利又有弊,作为青年电影人代表的郑赫宰,对国产青年电影人的扶持和鼓励这一新闻爆出,使得郑赫宰在韩国国民心中的好感度是蹭蹭的往上涨,以至于之前那些网络上因为郑赫宰韩佳人结婚事件,叫嚣着要给郑赫宰一顿好看的网友们也都纷纷转移了口风,这倒是令郑赫宰有些意想不到。
  今年过年,郑赫宰并没有打算回全州过年,因为韩佳人怀孕了不太适合长途奔波,今年就不回去了,等到孩子生下来后再回去告诉父母,所以2007年的春节郑赫宰这一家子也就打算在首尔过一次年。
  早些时候还在上学,又得兼职打工照顾妹妹,郑赫宰对于‘旧正’也就是春节的记忆不多,倒是郑敏初记得是一清二楚,讲起来能说一天一夜。
  “我记得我上小学那会儿我哥哥过年的时候压岁钱给我了一万块钱,那时候我记得高兴的不得了,因为那是我收到过最多一次的零花钱,然后拿着钱出去打算买东西,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把钱给掉了,当时把我给急哭了,生怕回家后我哥打我,后来我哥看到我哭得知原因后什么也没有说,又掏出来一万块钱递给了我……”
  原本除夕的晚上说些高兴的事儿,不知道为什么郑敏初讲起这件事来却红了眼眶,“我知道我哥当时时薪才不到四千,两万块这已经是他一天兼职的收入了,还要上课学习。”
  一旁从楼上下来的郑赫宰听到自己妹妹的话后,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心疼,看着妹妹红了眼眶,嘴里说道,“大过年的说这些干什么?”
  “行了,不说这个了。”韩佳人掏出湿巾帮着小姑子擦了擦眼眶,安慰的说道,随即目光落在了一旁郑赫宰的身上,以往的时候郑赫宰从来不跟她谈及他过去的事。
  郑赫宰坐在沙发上看出来了韩佳人目光中意思,苦笑着摆摆手,“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谈它们有什么,除了给自己心里添堵以外没有什么用。”
  在韩佳人看来,眼前的郑赫宰永远是那个在电影圈里勇往直前的男人,敢闯、敢拼一直以来都是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因为jhj entertainment日益发展壮大,他身上身居上位者的气势也越来越重,往往一个眼神便能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在家里他永远是家里顶天立地的人,伸出双臂遮挡着外界的风风雨雨,韩佳人从来没想到他之前还经历过这些事情。
  “当时上学又是学费又是生活费的,再加上房租什么的,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智能靠着在便利店里打工做兼职来赚钱,辛苦是辛苦,不过倒也挺锻炼人的,至少如果没有吃那份儿苦,估计jhj entertainment初创那会儿的各种糟心事我根本坚持不下来,好在人生是一条不断上坡的路,至少现在不是越来越往好的方面发展吗?”郑赫宰坐到了韩佳人身边,伸出胳膊轻轻地搂在了她的腰侧,而韩佳人也将头轻轻地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谁都没有出声,静静的享受着片刻的美好。
  “辛苦了!”
  “这算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男人嘛。”郑赫宰轻笑道。
  此时的氛围如果没有旁边这个‘烦人’的妹妹捣乱的话,气氛会更好,接下来郑敏初的一番话搅乱了此时的气氛。
  郑敏初擦了擦眼眶,也意识到自己的一番回忆有些不太和适宜,毕竟过年的大家都会讲一些开心的事儿,所以她也开玩笑的对着郑赫宰说道:“哥,其实我刚刚将那些就是想说,这些年你欠我的压岁钱什么时候都换给我呀!”
  一听到郑敏初的话,郑赫宰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神情,“呀,你就这么爱钱吗?”
  “那倒也不是,比起钱我还是更爱哥哥你呀!”说着郑敏初伸出手来对着郑赫宰比心,“最爱哥哥你了!”
  笑也笑过了,一家子开始准备起除夕夜的晚饭来,虽然郑赫宰一再叮嘱韩佳人只需要在客厅坐着就行,不过除夕夜这顿饭按照传统全部的菜都得是出自媳妇儿之手,不过考虑到韩佳人的身体,郑赫宰帮忙她把云豆、大豆、大米等淘好下锅后,便让她在一边旁观,禁止下厨了。
  “赫宰?贤珠?”
  当除夕饭准备到一半的时候金父金母已经过来了,作为除夕团聚的时候,金父金母这一次过来也是大包小包的带着,生怕自家闺女没有过好。
  “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搬家吗?”看到自己爸妈手里大包小包的走进来,韩佳人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的尴尬,自己不缺吃穿用度,这是干什么呀!
  “还能是什么?不是给你的,是给我未来外孙外孙女儿的!”金母瞪了韩佳人一眼然后才说道。
  听到客厅的动静,郑赫宰从厨房探出身来说道:“爸妈,你们来了?”
  “嗯嗯,来了!”听到自家女婿的问候,金母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赫宰啊,出来吧出来吧,这顿饭我来做!”
  “没事儿,没事儿。”即便如此说着,郑赫宰还是被金母给推出了厨房,客厅里郑赫宰和金父两个大老爷们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翁婿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几句天气不错,路上堵不堵的客套话,客厅里又陷入了沉闷的气氛。
  翁婿两人看着电视,而且是自家电视台o的节目,此时正在播放的是即将上映的电影的预告片,作为自家的电视台给自家的电影帮忙宣传一下不为过吧?怎么说也是一种宣传手段,虽然距离的上映时间还有几天,不过各式各样的活动便都已经展开了,线上线下的活动更是办的如火如荼,显然jhj entertainment对这部电影很是有信心。
  短短几分钟的预告片却将影片想要表达的亲情给展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金父都看迷了,预告片播放完之后这才转过头来跟郑赫宰说道:“刚才那个电影我看最后的结尾字幕是你公司制作发行的?”
  “嗯。”听到岳父的话,郑赫宰一边回答一边点了点头。
  “拍的不错。”难得从金父的口中得到肯定,郑赫宰不由得笑了起来。
  谈起了电影,郑赫宰的话很明显比起刚刚有的聊了,“其实主要还是预算和后期制作上费了心,原本这部电影计划是在去年上映的,但是为了后期制作和剪辑效果考虑,我让奉俊昊xi特意拉长了后期制作的时间,用更充足的时间和费用来制作出一部更完美的作品。”
  “奉俊昊?就是那个拍的那个导演吗?”
  作为一部2003年的作品,奉俊昊的在观众们的心目中地位一向很好,而且有着极高的评价,不少人都声称这是一部完美的作品,影史上极少有堪称完美的电影,大多人也不愿意断然肯定有完美的存在,只因为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和赫然在列,和在列,也在列。
  当最后的那个镜头,宋康昊注视着屏幕前的你,你就是那个凶手,而整部电影都是为了帮你回忆你是如何杀人的,凶手就是普通人,可能就在银幕前,即便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每每想到此处,也会不禁脊背发麻。
  “对,也是我学校的学长,因为当初拍的预算成本太高,导致之前的几家电影制作公司都退出了,我这才又接手了过来。”郑赫宰开口解释道。
  “制作费用是?”
  有关制作费用这倒不需要保密,毕竟网上一搜大堆的新闻,“加上后期的制作和宣传,大概超200亿吧。”郑赫宰大概说出了一个数字。
  金父听到这个数字后也不由得吓了一跳,作为普通的首尔市民,他最多经手的钱也就是以亿算,但是这可不不是一亿两亿拿点儿钱儿,这可是整整200亿,“这么多?”
  “虽然投资并不小,但是电影上映后的回报也不会小的。”对此郑赫宰格外的有信心。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