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4章 演技爆表


小说:神道丹尊  作者:孤单地飞
推荐阅读:魔兽世界之吉尔尼斯王子 混沌至尊太子 女帝本色 恶魔变天使的终极爱恋 择婚勿悔  美女的完美高手 
  刀刃斩到,凌寒随意一弹指,叮地一下,只见那把刀便飞了出去。
  出手的那名壮汉惨叫,他的虎口被生生崩裂,鲜血疾涌,奇痛钻心。
  凌寒毫不留情,一指再点,噗,窍穴中打出一道劲气,没入了那壮汉的眼睛中,顿时将他的脑子轰了个稀巴烂。
  窍穴攻击的威力稍弱,对付像刘华云这样的高手就只能起到扰乱的作用,但又不是每个人都是一星天才,那壮汉也就比一般的的寻秘境稍微强大一点,连凌寒的窍穴攻击都挡不住。
  凌寒收回了手指,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然而,附近却是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个个都是凛然。
  来了一个狠人。
  他们都不敢去挑衅凌寒,反正还没有发现金雕十八爪在哪,现在还没有到最后争夺的时候。
  再说了,有点实力的人也相信自己能够挺进三十二强,也不可能在争夺功法的时候太过拼命,这只是提前获得了一张门票,并得到一门仙法而已,若是为此送命的话,那就太冤了。
  凌寒在山头寻找着,但谁也不知道这金雕十八爪技法的载体是什么样子的。
  刻在石板上?玉板上?还是画在了纸上、布上?
  所以,这寻找起来就有点困难了,需要睁大了眼睛,仔细地找。
  不然的话,这里早就拥挤了这么多人,不是早早就被找到了吗?
  厮杀还在继续,许多人都是想,既然还没有找到仙术,那就先杀人吧,反正把人杀得差不多了,那也能保证自己进入三十二强。
  凌寒没有圣母心,并没有出手阻止,既然自己跑来参加比赛,那就得有相应的觉悟,人家也没有拿刀子逼着谁上山,所以现在只能生死自负。
  叫喊声沸反盈天,时不时就有人传出惨叫,有人逃向山下,不是找个地方躲在起来,而是不玩了,要逃出山弃赛。
  凌寒充耳不闻,他得快点找出仙术来,这样他就有多一点的时间去研究。
  “找到了!”有人突然叫道。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是看了过去。
  只见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下,压着一本只露出一角的书藉来。
  这应该就是金雕十八爪了!
  那发出叫声的人满脸的后悔之色,似是在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叫出声来,闷声发财不是更好吗?
  “哈哈哈哈,这是我的!”一道人影如神龙似地飞掠过来,一掌便向着岩石拍去,要挥飞大石头,取走下面的仙术。
  “想得美!”有人出手拦截。
  这时候敢出手抢夺仙术的,自然个个都是高手,普通人只能碰碰运气,真到这样的关键时刻,上去抢夺就是送死。
  嘭!嘭!嘭!
  激战立刻展开,越来越多的高手加入了争夺,但互相牵制之下,愣是没有人可以把岩石拍飞,取得下面压着的仙法。
  凌寒并没有上前,因为他记得很清楚,之前他看过那里,绝对没有那本书藉的存在。
  现在怎么就突然变出来了?
  真是那人“惊喜”之下失态了?
  显然不是。
  凌寒在人群捕捉着先前的那个人,很快,他就定位到了,这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之前还一脸的懊恼,现在却是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嘴里含着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地看着戏。
  果然。
  凌寒走了过去,在石头上一靠,道:“一手挑起如此大战,想来很有成就感吧?”
  那年轻人微微一笑:“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故意压了一本书在岩石之下,诳骗其他人发现了仙术,引发了血战。”凌寒说道。
  这回,年轻人没有否认,而是道:“怎么样,我的演技很好吧?”
  演技是不咋的,只是对于人心的把握很好,瞬间就引发了战斗,否则细细想来的话,其实破绽还是挺多的。
  凌寒实话实说:“演得有些浮夸,尤其是最后那懊恼的表现,太过了。”
  “嗯嗯,下次我一定改进。”年轻人倒是挺谦虚的,连连点头,然后伸出手,“我叫司马槐,你呢?”
  “残夜。”凌寒也伸出手。
  嘭!
  就在这时,终于有人趁着战乱打碎了岩石,拿起了下面压着的书藉。
  他兴奋之极,挥舞着书藉道:“我得到了,我得到了!”
  顿时,其他人的攻击都是向着他砸去。
  那人虽然不凡,但也架不住这么多劲敌的围攻,再加上兴奋之极疏于防守,顿时被轰杀成渣。
  他满脸的无法接受,自己都已经得到了仙术,按理来说,太古宗的人应该出现接引自己才是,怎么会看着他被轰杀呢?
  他勉强把手里的书藉拿高一点,目光扫过,顿时一口气没能缓过来,挂了。
  那上面赫然写着七个字:“古诗三百首赏析”。
  你妹的,被坑死了!
  那人双眼瞪得浑圆,流露着强烈的不甘,绝对的死不瞑目。
  其他人自然也发现,一个个都是气得七窍生烟,他们居然被耍了!
  刷,这些人同时扭头,向着司马槐看去。
  司马槐顿时演技爆表,他露出无比的恐惧之色,指着凌寒道:“各位大爷,我也是被逼的!就是他,他让我把那本书压在石头下面,说是找到了仙术。”
  他义愤填膺,摆出了受害者的模样。
  靠,还能这样的?
  凌寒讶然,他真是低估了司马槐的表演欲啊,他有种感觉,司马槐的实力极强,哪怕不能横扫那些人,但杀出一条生路却是很轻松的事情。
  可他却是即兴发挥,把凌寒给坑了。
  凌寒摇摇头,这样的奇葩还真是少见。
  “是你?”众人都是将目光盯在了凌寒身上,虽然仍有些怀疑,却已经相信了七分,因为凌寒若是与司马槐没有什么关系的话,两人为什么会站得那么近呢?
  他们二人摆明了都在看戏嘛。
  可恶,太可恶了。
  凌寒微微一笑:“我如果说与这件事情无关,你们也不会相信是不是?”
  “他承认了,真得与我无关,我是被迫的。”司马槐立刻叫道。
  “闭嘴!”一名红发男子喝道,然后杀气腾腾地道,“不如将两个人都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