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1章 没福气呀(一更)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梅儿,晴儿,兰儿,你们这是来看你们大嫂嘛?”西屋门口,刘氏抓着一把瓜子斜倚着门框,一边把瓜子壳吐得满天飞,一边朝这边三人挎着的篮子扫。
  那眼睛就跟探照灯似的,恨不得穿透这篮子看到篮子里面去。
  杨华梅跟刘氏之间水土不服,扫都不扫刘氏一眼,扭身就进了谭氏的东屋。
  杨若晴对刘氏也是零好感,而且自打上回把她从工地灶房辞退之后,刘氏在村里遇到杨若晴都不说话的。
  杨若晴更是求之不得,所以她也尾随在杨华梅的身后进了东屋去看看谭氏。
  留下杨若兰在那对刘氏淡淡一笑,道:“我们来看我奶的。”
  然后也进了东屋。
  东屋里,谭氏躺在床上,额头上绑着一块青老布做的帕子。
  因为前两天李绣心滑胎的事,谭氏当晚熬了一个通宵都在李绣心屋里。
  这几天情绪都很低落,伤心得哭过好几场,所以头痛病又犯了。
  “娘,你的头咋样了?吃过福伯的药,有没有好一些啊?”
  屋子里,杨华梅在谭氏的床边坐了下来,关心的询问着。
  谭氏扭过头来,寻着杨华梅声音传来的方位,道:“还是痛呢,下地小解把头埋一点,脑袋里就嗡嗡的响,像是熬了一锅粥在那晃似的,老难受了啊!”
  杨华梅心疼的握住谭氏的手,“娘,头这玩意儿就是这样,一时半会都难得好。”
  “你有事没事就多歇息,好好吃药,吃过了药就啥都甭想,儿孙自有儿孙福,永仙他们的事情你别再想了!”
  听到杨华梅的话,谭氏叹着气道:“咋能不去想哦,那可是咱老杨家的长房长孙曾孙啊,就这么没了,太可惜了……”
  杨华梅撇撇嘴,“你咋就这么笃定是曾孙?搞不好是个曾孙女呢?”
  谭氏摇头,“菩萨托梦了,是个曾孙,哎,没福气呀!”
  说到菩萨,杨华梅她们都不敢反驳了。
  “罢罢罢,你说是啥就是啥,”杨华梅道。
  就算是个皇帝,也滑掉了,没啥好说的。
  “娘,我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有自个的造化,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有些心,你就算操碎了,把自己的脑瓜仁子都弄痛了,你也没法做他们的主,肚子是她李绣心的!”
  谭氏沉默了,躺在那里叹气。
  “你们这是过来看我的?”谭氏接着又问。
  杨华梅道:“哈哈,一开始是打算过来看李绣心的,这不是滑胎了嘛,咱也得尽点亲戚的礼仪。”
  “可他不懂礼仪,我这些鸡蛋和红糖都给娘你了,就当是我看你了!”她道。
  杨若晴道:“我的也一样。”
  杨若兰道:“那我也不拿回去了,给奶留着补身子了。”
  谭氏摆摆手,“我这个月跟着五房过,不缺吃不缺穿的,你们把东西都给我带回去,给孩子们吃,我用不着!”
  “那啥,永仙媳妇咋啦?她做啥了让你们这样说她不懂礼仪?”谭氏又问。
  杨华梅道:“娘你还是别问了,问起来就火大啊,我都不想说了!”
  谭氏道:“你不想说,那就晴儿和兰儿说!”
  杨若晴道:“我也不想说,还是兰儿姐来说吧!”
  杨若兰轻轻点头,走上前来,把先前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谭氏听。
  谭氏听完,肺都气炸了。
  “李绣心是不是有病啊?”谭氏问。
  “我咋觉着这女子跟从前刚嫁过来那会子,压根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呢?”
  “当初我和永仙爷答应永仙的这门婚事,是因为相中了那女子是秀才家的闺女,知书识礼,跟咱永仙应该能合得来。”
  “如今看来,这秀才的闺女反倒还不如泥腿子家的闺女实在,花花瓶子一个,碰不得说不得,连个娃都保不住,真是个吃干饭的废物!”
  谭氏一口气把李绣心给否定到泥心里去了。
  杨华梅她们三个听得都好过瘾。
  杨华梅道:“娘啊,我真的是气死了,今个兴匆匆带着礼品来探望她,热脸贴了冷腚儿啊,”
  “人家都说上门就是客,伸手不打笑脸人,她李绣心竟然这样对我们仨,真的好气恼啊,我这心口被气得痛,”
  “对了,她还拿鞋子砸我呢,幸好晴儿给我挡住了,不然啊,我这额头也要痛了!”
  听到自己的宝贝闺女杨华梅挨了打,谭氏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给我拿衣裳,鞋子,我要去前院会会那个李氏,我倒要问问她,孩子都保不住,咱老杨家还没找她要人呢,她还敢撒泼?这是要翻天嘛?”
  杨若晴和杨华梅她们赶紧过来劝住谭氏。
  “娘,你别去了,你这脑子还痛着呢,等会闹腾起来,更痛了!”杨华梅道。
  杨若晴也道:“奶,你别这样啊,姑姑也就是在跟你这里随口发发牢骚。”
  “你放心好了,咱几个都不是小孩子,我们仨,难不成还被她李绣心一个人给欺负了去?”
  杨华梅赶紧接过话茬道:“对对对,我们骂回去了,我也把她那鞋子给砸回去了。”
  谭氏抓住杨华梅的手,“没吃亏?”
  杨华梅道:“放心,绝对不吃亏!”
  杨若兰也道:“奶你放心好了,有晴儿在,我们咋会吃亏呢!”
  谭氏一听这话,不闹着要出去了,道:“嗯,兰丫头说的在理,有晴丫头在,我放心。”
  杨若晴抬手抚额,自己这形象,咋成了这样呢?
  几个人陪着谭氏坐了一会儿,杨永仙照过来了。
  他进门的时候,跑得气喘吁吁的。
  “永仙,这大冷的天,你咋跑的满头的热汗啊?你这是从学堂跑回来的嘛?”杨华梅问。
  杨永仙摇头,“这几天我跟学堂的另一位先生商量了下,让他暂且先顶着,我得留在家里照看绣心。”
  “哦,那你这是从哪过来的啊?”杨华梅又问。
  杨永仙道:“我听我岳母说,给绣心炖鸽子汤滋补,我不晓得哪里有鸽子卖,”
  “我岳母说,她娘家一个姨妹家有,在五里地外的牛家村,我就去了,买了一对乳鸽回来,”
  /book_32035/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