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1章 是他没错(四更)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杨若晴随即下了凉亭,跟上了旺福的牛车。
  跟踪这块,她是高手,真的能做到无声无息。
  她一路跟随,跟到了柳树林里,果真看到一个年轻的壮汉从牛车上下来,旺福屁颠着过来还帮着那个男的把他头发和衣服上的稻草给拂掉。
  “大侄子啊,那就这么说好了啊,回去跟你爹那里说一声,咱就照着计划来,”
  “到时候咱里应外合,给杨若晴他们一个下马威,可不许变卦了啊!”旺福又拉着那个壮男的手臂道。
  壮男点点头,侧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旺福伯你等好了吧,不会变卦的,这个仇,我们父子记她十多年了,就等着这一天呢!”
  “哈哈,这就好,那我就回去等消息了,到时候里应外合!”
  旺福说完,推起板车往回走。
  杨若晴赶紧找了一棵大树隐蔽起来,直到旺福走后,她才从树上跳下来,望着那个年轻男子消失的方向眼底掠过一抹诧异。
  陈虎?
  那应该是陈虎没错!
  十年前,长坪村唯一的屠户陈屠户家的大儿子。
  杨若晴记得当时陈家兄弟大安,陈家有三个儿子,陈虎是老大,老二陈熊,老三陈狗蛋。
  陈狗蛋跟大安是同年的,而陈虎陈熊兄弟都是跟骆风棠差不多大,在当时大安八岁,陈虎陈熊都十五六。
  两个人帮着陈狗蛋一块儿欺负大安,带着家里吃生肉长大的大狼狗把大安堵在村村南头的那棵老榆树底下。
  那时候杨华忠的腿受伤了,还不能站起来,一直卧床休养。
  当时赶上播种,嘎公老孙头专门从孙家沟赶着牛车和犁头过来帮她家犁田,没想到,陈虎事先在她家的田里动了手脚。
  一块碗的碎片,把老孙头的脚割了一条好深好深的血口子,流了不少血。
  幸好当时骆风棠从边上经过,赶紧把老孙头背去了福伯家治疗。
  也是因为这件事,才让她跟棠伢子这两条从前十多年里如同两条平行线般的两个人终于有了第一次交集。
  一旦交集了,命运的齿轮便开始嘎吱嘎吱的转动起来,并一发不可收拾。
  好,回忆暂且打住,杨若晴循着陈虎离开的防线追踪上去,很好奇他是要去哪里?还有那些同伙?
  如果没有记错,当初陈家就是因为这两个儿子闯祸,大事小事不断,激起了众怒,打架又赔钱啥的,陈家的钱都用来抵债了,连家里的田地都卖掉,房屋抵押给了陈屠户的一个堂兄。
  在村里没法混,陈屠户带着老婆和三个不争气的儿子远走他乡,出去讨生活去了。
  这一走,就是十年,十年间,半点音讯都没有传回长坪村,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了,而且,还是跟旺福在一起出现?
  这还真是……
  寻寻觅觅,杨若晴循着陈虎的步伐来到了一个山谷里。
  这个山谷,她以前跟骆风棠来过,山谷底下,她看到拉着两面帐篷。
  帐篷边有人在生火,火上面挂着吊锅,应该是在做饭吃。
  杨若晴一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眼扫过那边地上的火堆和吊锅,应该有二十多个人口吃饭的样子。
  围着吊锅的,清一色的汉子,一个个壮实,彪悍。
  一眼扫过去,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陈虎的感觉,一看就不像逃难的灾民,相反却像是一伙坏人,因为每个人脸上都好像写着‘罪犯’两个字。
  这当口,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从其中一个帐篷里出来了。
  时隔十年,杨若晴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中年男人正是陈屠户。
  当年十里八村的屠户老陈,过去那么多年了,老陈满脸横肉和络腮胡,身上全都是杀气。
  在他的身后,陈虎正在那边走边跟陈屠户说话,想必是在转达先前跟旺福之间的对话吧。
  在陈屠户的另一边,紧跟着一个长得跟黑熊一般的男人。
  陈熊?
  我勒个去!
  长得你妈的像一头黑熊啊,而且杨若晴还留意到陈熊有一条手臂没了,就剩下一条手臂!
  在父子三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板瘦削,却面貌猥琐的男的。
  陈狗蛋?
  哈哈,这一家父子四个,全到齐了,好,还敢回来,那就好好算一笔账。
  杨若晴有种莫名的兴奋,莫邪剑都好久好久没有尝到人血的滋味了,今晚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
  月黑风高夜。
  山谷的帐篷里,其他两盏帐篷里传来鼾声,最中间那盏帐篷里,却还亮着烛火。
  陈屠户坐在凳子上,手里捏着一只酒杯,那眼睛在烛火的映照下泛出鲜血般的红色。
  “想当初,我可是十里八村的屠户,谁家杀年猪,红白喜事要用到猪肉的,都要来仰仗我。”
  “那时候我在村里,在镇上,都是受人尊重的,在村里可以横着走,谁都不敢说我傻!”
  “可自打老杨家那个杨若晴傻病好了后,那个死丫头就整得我们没法再村里安生,不得不变卖家产,去外乡讨生活,不晓得吃了多少苦头。”
  “今夜,咱们要血洗长坪村,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陈屠户咬牙切齿道。
  陈虎道:“爹,我今个进村特意留了个心眼儿,发现咱家原来那院子竟然被大伯他们给了别人住,那屋里还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陈屠户抬起头来看着陈虎,“你大伯一家,我要头一个招呼,一只耗子都不放过!”
  陈狗蛋道:“爹,那可是咱大伯,你的亲哥,当真要杀吗?”
  陈虎瞪了陈狗蛋一眼,“咱没有大伯,你难道忘记了当初咱被撵出村子的时候,大伯还霸占了咱家的屋子吗?他该死!”
  陈屠户也道:“你大哥说的对,你大伯该死,狗蛋,我不准你有半点怜悯,那会害了你自己!”
  陈狗蛋赶紧摆手,并笑得一脸的猥琐。
  “爹,大哥,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呢,”陈狗蛋赶紧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当初在村里的时候,我记得大伯家那个三岁的小堂妹长得还不赖,”
  “这都过去十年了,想必长成了个大姑娘,回头她别杀,留给我,我想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