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3章 重要事情说三遍(二更)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半夜,这月亮几乎是被乌云遮得就剩下一道跟指甲那么大的一道挂在黑沉沉的天幕上,四下一片昏暗。
  陈熊如同一只丛林里的灰心哦哦那个似的,带着一身的戾气摸黑来到了长坪村的后面。
  他找到陈虎做了标记的那个柴草垛子隐藏起来,然后两根手指塞到了嘴巴里,学着夜莺叫了三声。
  两短一长。
  很快,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的院墙后面,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过来了。
  “咕咕……咕咕咕……”
  那个人也朝这边叫了两声,模拟的是布谷鸟的叫声。
  陈熊心里一喜,赶紧从柴草垛子后面现身。
  “旺福伯,我在这!”陈熊压低声朝那边喊了一声,并招了招手。
  那边的人影赶紧朝这边过来,到了近前,陈熊发现面前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的斗篷,脸上也是胡须。
  没有月亮,到处都暗暗的,陈熊也看不清楚面前的人的眉眼啥的,只晓得是一个中年汉子,五官跟记忆力的旺福有几分相似。
  “你是哪个?”陈熊心里还是提起了几分警惕,问。
  来人把头上的斗篷往下扯了几下,道:“陈熊侄子,我是你旺福叔啊,上周你大哥刚从我这走,商量好了咱夜里的行动,咋,你不是陈熊?你不晓得?”
  面对中年男人诧异的问,陈熊摇头。
  “我当然是陈熊,只是你……你真是旺福伯吗?咋瞅着有点不太像?”陈熊问。
  旺福笑了声,“你个傻小子,都十年了,你旺福伯我又没吃长身不老药,咋能不老呢?”
  陈熊想想也是。
  若不是旺福,别人也不会晓得这些接头的暗号。
  “陈熊啊,旺福伯就盼着你们父子杀回来,为我扬眉吐气啊!”面前的旺福接着道。
  “这几年里,我在村里不晓得被老杨家那波人欺负成啥样了哦,”
  旺福絮絮叨叨的道,并抬手指了下脸上的伤疤。
  “你瞧这条疤,就是去年杨若晴害我,把我弄到牢里去了。”
  “牢里面又遣送我去采石场做事,在那里被人打的。”
  “要不是在采石场遇到了你爹和你大哥救了我,我早就被采石场里面那些坏人给整死了!”旺福道。
  陈熊咧嘴笑了笑,“要不是在采石场里遇到旺福伯你,我们父子也不会晓得杨若晴他们如今在村里这么嚣张,撵走了我们陈家人,自己在村里称王称霸,我们这趟回来就是专门收拾她们的!”
  旺福连连点头,并激动的握住了陈熊的手,“救星哪,陈熊侄子啊,你果真是你旺福伯的救星啊!”
  “旺福伯,你手上是啥呀?咋黏糊糊的?”陈熊抽回手去,搓了下手掌心,手掌心里黏糊糊的。
  陈熊习惯性的埋下头来嗅了下手里的东西,一股咸酸的气味。
  “嘿嘿,别嗅了,那是鼻涕,我先前在那边等你等得无聊死了,就抠鼻孔来玩。”旺福道。
  陈熊赶紧将手里的东西往一旁的柴草垛子上使劲儿擦了几下,满脸的嫌恶。
  旺福道:“嘿嘿,咱庄户人家没那么多讲究,走吧陈熊侄子,咱不耽误工夫了,赶紧行动吧!”
  陈熊转过身来,办正事要紧。
  “好,旺福伯你带路吧!”陈熊道。
  旺福点头,走在前面,边走边扭头跟身后边走边四下打量的陈熊这道:“大饥荒来了,村里好多人家的狗都饿死了,剩下的几只狗,今夜全被我给下药放倒了。”
  “嘿嘿,陈熊侄子你放心大胆的跟我走,保证不会有一只狗乱叫。”
  “等到这行动圆满结束了,咱到时候架起大锅来炖狗肉吃,犒劳兄弟们!”旺福又道。
  满脸警戒的陈熊听到这番话,稍微放松了一点点。
  他跟在旺福的身后,在村子里穿行。
  心里暗叹着,这十年间,村里的变化真的好大好大。
  “陈熊侄子你看,那边拿院子是你家从前的,后来被你大伯卖给了一对外地来的夫妇,他们把那院子重新翻新了下。”
  “陈熊侄子,你再看那边,那好几间翻新的院子,是宝柱玉柱他们兄弟家,”
  “这几年他们兄弟跟着杨若晴跑运输队赚了不少钱呢,运输队几家有钱的,我都在院子门口做上了标记,”
  “回头让咱兄弟们照着那些标记去搜刮,肯定有东西!”
  旺福一边走一边跟陈熊这介绍,陈熊眼睛看不过来,耳朵也听不过来。
  兜兜转转两个人到了村口,旺福停了下来,指着村口外面大路延伸的方向。
  “陈熊侄子,你瞧,大路左边那青瓦白墙,最阔气的那座大院子就是杨若晴和棠伢子的新家,他们家里老有钱了,那后院听说一间间的屋子里装的都是米粮物资,金银珠宝。”
  陈熊听到这话,眼睛在黑夜里都放出了光芒。
  “肥羊,嘎嘎,等做完今夜这一票,这一切就都是我们的了!”陈熊在心里暗暗想着,捏紧了拳头。
  旺福带着陈熊来到了杨若晴家的院子门口,对陈熊道:“据我这几年的暗暗留意,这越是有钱人越尖酸刻薄也越小气,”
  “因为他们有钱,所以他们家里的门锁都是特制的,一般贼都打不开,咱就别去费那个劲儿了吧。”旺福道。
  陈熊冷笑:“老子是来杀人放火的,又不是走亲访友,正门开不开无所谓!”
  撂下这话,陈熊撸起了袖子朝大门旁边高高的院墙那里走去。
  院墙很高,但陈熊个头高大啊,很一头大黑熊似的,往那一站,然后俯下身做了一个蓄势待发的动作后,下一瞬如同一枚黑色的炮弹冲了上去。
  身体一个纵跃,双手就攀住了墙头,然后双脚往墙壁上猛地一蹬,借势发力一下子就窜上了墙头,跨坐在高高的墙头上面。
  “陈熊侄子好样的!”墙壁底下,旺福抚掌,激动的道。
  可是,跨坐在墙头上的陈熊却没有吱声。
  “陈熊侄子,你咋啦?咋不说话?”旺福在底下压低声问。
  此时,跨坐在高高墙头上的陈熊却无心说话。
  为啥?
  胯、下的某些东西快要碎了。
  这要是在别处,他肯定会大声吼出来,是哪个狗日的在墙头上插竹片?
  痛,痛!痛!!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