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4章 臭死了(三更)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陈熊侄子你咋啦?你咋坐在上面不吱声也不动弹了呢?看风景啊?”底下,旺福仰着头又在问。
  墙头上,陈熊闷哼了一声,咬着牙从剧痛中回过神来。
  “没事儿,我先进去!”
  话音落,陈熊抬起一条腿跳下了高高的墙头。
  “嘭!”
  墙的那一面传来一声闷响,还伴随着陈熊的一声闷哼。
  然后老半天就没动静了。
  “陈熊侄子?你咋样了啊?”
  “你给我开开门,我还得进去给你带路啊……”
  “陈熊侄子,你在做啥呢?你好歹吱一声啊,你旺福伯我还在门外等着呢……”
  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个人摇摇晃晃的过来从里面弄开了门。
  旺福挤了进来,看到眼前陈熊的样子,大吃一惊。
  “哎呀陈熊侄子,你这是掉到粪坑里了吗?咋这么臭啊?”
  旺福捏着鼻子往后退了好几步,跟躲避瘟神似的躲避着陈熊。
  陈熊站在那里,满脸的沮丧和懊恼。
  “旺福伯你是咋接应的?他们设埋伏了?”陈熊再次警惕起来。
  旺福赔着笑道:“对不住对不住,陈熊侄子,我想起来了,他们家这前面是挖了个小粪坑,不仅是她家,隔壁她娘家还有村里稍微院落大一些的人家都时兴这个,说是叫聚宝盆,能生财!”
  陈熊可没兴趣去听旺福**叨叨这些玩意儿,把身上的衣裳脱了下来,卷了一团抬手扔进了那边的小粪坑里面。
  “带路吧,我要赶紧把杨若晴摆平!”他道。
  摆平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院子里的其他人杀了,再然后,一定要洗个澡,臭死了!
  “陈熊侄子,就是这屋了,这屋是杨若晴和棠伢子睡觉的屋子。”
  “他们的孩子我打听过了,今夜是在隔壁*26她娘家那边睡。”旺福屁颠着凑到了陈熊的跟前,指着前面一间有淡淡烛光溢出来的屋子压低声道。
  陈熊眯起眼望着视线前方的屋子,十年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陈熊恨不得这就冲上去一脚踹开那屋门,然后一刀把杨若晴给解决了。
  为了顾全大局,他忍了。
  悄无声息的摸到那屋子的窗户底下,陈熊往窗纸上捅了一个小窟窿,把眼睛贴上去。
  床上帐子落了下来,隐约可见一个身影侧身躺在床上睡觉,还有均匀的呼声传出来。
  陈熊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那根特制的烟杆子,小心翼翼的从小窟窿眼里塞进去,然后把嘴巴贴上去对着里面吹……
  这烟杆子里面装的是一种能让人陷入昏迷和行动能力的迷香。
  这种迷香,是他们父子几个花了好多钱从一个西域来得商人那里买的,手里头就这么一根。
  所以必须谨慎的用,一旦用,就必须要凑效才行。
  陈熊蹲在窗户下面对着里面使劲儿的吹啊吹,不远处的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杨华忠,骆铁匠,王洪全,王洪涛,长庚大牛他们全都在。
  大家伙儿趴在窗口一眨不眨的看着这边的动静,骆铁匠气得直咬牙,“陈家这些人当真是死性不改,冥顽不灵啊,竟然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杨华忠也道:“是啊,要不是我亲眼看到,当真不敢相信大家乡里乡亲的,他们竟然做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这也太目无王法了。”
  前任里正王洪涛冷笑:“晴儿不是说了嘛,审问旺福的时候,旺福说他是在采石场遇到陈屠户和陈虎的。”
  “也是报应,陈家那婆娘没多久就病死了,剩下这父子四个就更加没有后顾之忧了。”王洪涛道。
  长庚道:“是的,审问旺福的时候我也在场,旺福还说,这伙人,是陈家父子在采石场认识的一帮囚犯,全都是犯了事的人,就没一个好的。”
  “这些犯了事的人咋会跟着陈家父子来了这里啊?”又有人问。
  长庚道:“这不是大饥荒吗,各地都有人闹事,采石场那边也闹事了,好多差役被派去那边镇压乱子,采石场这边的囚犯们就趁机跑了。”
  “不晓得该跑去哪,陈屠户就带着他们来了咱这里,说是几百里眠牛山藏龙卧虎,来这里做山大王官府都没辙。”
  “而那些人,又都是亡命之徒,跟着陈屠户搏一搏,好歹还有个活路,所以就全跟来了!”
  听完这些,骆铁匠顿时担心起来。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晴儿咋办?”他道。
  杨华忠虽然心里的担心一点都不亚于骆铁匠,但汉子还是努力稳定住军心道:“大家不要担心,晴儿既然让咱照着她的计划来,那她肯定就是心里有分寸的,咱先静观其变,等她的下一步指示吧。”
  众人暂且都不说话了,视线锁定那边窗口下的陈熊,以及站在陈熊身后的旺福。
  过了一阵子,陈熊不吹了,把烟杆子拔了出来。
  “陈熊侄子,咋不吹了?”旺福凑了上来,好奇的问。
  陈熊道:“差不多了,我先进去把她绑了,旺福伯你看门。”
  “好嘞!”旺福激动的道,并朝陈熊竖起了大拇指。
  “陈熊侄子,你好样紧进去吧,我给你看门。”旺福道。
  陈熊赶紧进了屋子,这屋门相比较前面的院子大门,容易打开多了。
  陈熊从身上掏出一块薄得跟柳叶似的刀片,往那门锁里那么划拉两下,门锁就应声开了。
  陈熊前脚进了屋子,后脚旺福就赶紧把屋门给关上了,然后还上了锁。旺福朝着这边的屋子使劲儿的摆了几下手,这边屋子里的灯火瞬间就亮了。
  “晴儿给了指示,咱照计划行事……”
  ……
  长坪村后面的柳树林里,陈屠户和陈虎父子带着那些逃出来的囚犯全都集合在这里。
  一个个脸上都蒙着黑色的布,露在外面的眼睛,如同野狼般凶恶。
  “爹,这二弟去了这么久,咋还没有信号传来?”陈虎忍不住问道。
  “该不会是出了啥岔子吧?”陈虎又忍不住问。
  陈屠户道:“时间也没多久,我相信你二弟,他是一个稳重的人,还有旺福做内应,应该不会出啥岔子!”
  边上,陈狗蛋道:“就算出岔子也出不了啥大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