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走向圆满(大结局)


小说:金屋宠:绝色冷帝的呆萌后  作者:红豆包
一路上,云姝都是恍惚的,只知道对路两旁黑压压欢呼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的人群露出淑贤端庄的微笑。
也就没有注意到人群里有两个带着斗笠的灰蓝劲装男子。因着斗笠只能看到鼻子以下,但那格外苍白无血色的肌肤和冰冷的气息,让人过目难忘,也让身处拥挤之地的他们,周身生生空出一小片空地。
两名男子一直望着云姝和紫衍,直到他们渐渐走远才离开人群。
“哥,她这下真成别人的妻子了。”
“蛊王你不留下吗?”
“它要跟着我。她给它的灵石全是品质最好的灵石,够用很长时间。哥咱们去哪儿?”
“去遥远之地……”
紫衍朝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修长的大手紧紧握住云姝的小手,“落落。”
“子郎。”云姝仰头看他。
紫衍的手又紧了紧道:“朕……一直想给你一个婚礼。礼部安排的封后典礼被朕搁置,就是想要给你补一场婚典。但没想到琐事接踵而来,一再耽误。”
原来那个奏折里是封后典礼啊。
云姝双眸渐渐凝了泪珠,因为脸上的精致容妆而不敢落下,水雾汪汪的望着他,“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以为是要给你过万寿节。”凝霜肯定早就知道,竟然也不告诉她。偷偷摸摸准备了一切。哼哼~等闲下来后,看她怎么收拾她。
“朕的生辰不算什么。落落,一会儿还有要上问天台拜天地,进太庙祭拜宗祖,可能会累些。”言罢,紫衍塞给她一颗圆圆的东西。
云姝低头看,是糖。是她给孩子们备的奶糖,不太甜还有营养。他这颗应该是小言或小逸给他的吧。
“有子郎在,再累如这颗糖一般。”云姝撕开外面的包装纸,把里面花生大的糖塞悄悄到嘴里,满口香甜,一直甜到了心里、骨子里……
而甜后就是累了!一身不下五十斤的行头,上一百九十九阶问天台,祭拜天地昭告天下。再下一百九十九阶台阶,到太庙祭拜紫家先祖。最后进金銮殿接受百官叩拜,受金册金印凤玺。
整个过程云姝一直都是晕头转向的,还好紫衍体贴一直告诉她怎么做,不然她非洋相百出。
典礼终于进行完,正式开宴。
因为是帝后大婚暨万寿宴,场面便格外宏大。
除了朝臣百官,皇亲国戚,还有各附属国的国君或王太子也都来了。
云姝一一接受他们的贺拜。其中还有西阳国的太子和太子妃。这两个云姝熟悉,特别是太子妃,还是她和温太妃选给紫瑨珲的亲王妃黄莺。看两个人眉目传情的模样,知道二人的感情好的很。
随即,云姝又朝紫瑨珲看去,紫瑨珲正和上官子珏交谈饮酒。
察觉到云姝看他,高举了下酒杯,再满杯饮尽。一旁的上官子珏也跟着向云姝举杯。
云姝莞尔,目露谢意。
而紫瑨珲和上官子珏身后的云谨之和上官子扬则沉默着。两个人的面色都不佳。
云姝心下遗憾轻叹。
接受完贺拜,和众人同举一杯后,云姝就被紫衍带到了另一个小些的殿中。
这里也有很多人。
但这里的人,全部是云姝熟悉的。有北川峒、琥珀明、静慧、清尘师父、红玥、参琪、拓小五、雷殛、雷霆、老福公公、晴霁、九壬金、九壬木、未子朱、常州蛇头、边城的陆九花姐、莲花山庄的柳瑄、树上果村的老村长……
云姝看着看着,忍了一天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如影紧跟着她的凝霜,忙拿帕子给她擦了,再给她补妆。
“娘娘可不能哭,妆都花了,今天要一直好看到进洞房。”
紫衍和这里的所有人,同举了三杯表示感谢他们前来后,就离开了这个殿,继续他尚未完的酬酢。
在紫衍走后,一名贵夫人装扮,怀中抱着一个孩子,身边一左一后跟着两个金童玉女般孩子的妩媚女子,朝云姝快步走了过来。
走到云姝跟前,两眼两串泪珠落下,深深叩首,“奴婢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云姝刚刚被凝霜补好的妆,又花了……忙扶她,“快起来霏儿。”
“恭贺帝后大婚,千秋万代龙凤和鸣。”一名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挨着霏儿撩袍跪下。
云姝打量他,相貌英俊,气质倜傥,着实一表人才,笑道:“谢吉言,你就是展云飞吧,快起来,把你家夫人扶起来。”
“是,皇后娘娘。”展云飞扶着霏儿一起起来。
霏儿这丫头太过激动,竟然一下子又说不出话了。
云姝从凝霜的手中接过帕子,给霏儿擦脸,“快别哭了。来一次不容易,在宫里多住几天,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霏儿泣不成声,“是……奴婢……奴婢遵命。”
“你这一身累不累,赶紧去换了吧。”静慧走过来,伸手要把她头上的凤冠要摘下。
凝霜忙拦着,“皇上才能摘。”
静慧撇了下嘴角,“真麻烦。”
云姝却忽然伸手把凤冠摘下,一头青丝散落于背。
所有人都诧异。
云姝深吸了口气,“啊——总算轻松些了。”
凝霜一下子急了,“娘娘,您怎么能……”
霏儿也急:“娘娘不可以的。”
云姝把沉重的凤冠放到凝霜手里,对她们道:“没事儿,一会儿本宫再戴上。”
之后,云姝和众人喝酒说笑,什么宫规礼仪全部抛之脑后……
……
最后的闹洞房,本来以为没有人敢来闹,却忘了还有三个小的。
小洛带头带着小逸和小言,在乾阳宫的朱红龙凤榻上,滚来滚去,小言和小逸捡着榻上的大枣、桂圆、花生、瓜子给小洛,小洛剥给他们吃。
云姝和紫衍看着三个孩子,进行了最后的仪式——合卺酒。
喝完酒,云姝倚在紫衍的胸前,酡红的脸颊仰头望着他,“子郎,这一天过得像梦一样。”
紫衍低首亲吻她额头上的展翅凤纹,薄唇勾起一丝柔笑,“喜欢吗?”
云姝重重点头,“嗯!很喜欢。”
紫衍紧紧地抱住她,“落落……”
“子郎……”云姝回抱着他,“咱们是不是还有一件事没办?”
微醺的云姝,胆子要比平时大许多。
“嗯。”紫衍放在她腰上的手慢慢往下移了……
“不累吗?”低沉的声音亦染上暗欲沙哑。
云姝看看榻上的三个小的,再看看紫衍,星眸醉意更浓,朦胧如幻,“不累,和你们在一起,永远都不累。”
“如此……便入洞房吧。”紫衍抱起云姝。
云姝把三个孩子送进了桫椤境中,紫衍扯了上面被孩子们玩的乱七八糟的红色喜褥,露出下面龙凤缠枝,瓜瓞连绵的明黄色被褥,把云姝放了上去。
云姝忽然紧张起来,眼睛四处看,就是不敢看紫衍,“子郎这乾阳宫是新的吧。”
紫衍速来灵敏的手指,此刻竟然有种急迫的笨拙,把她的凤袍一扣扣慢慢解开,“嗯,落落是第一个入住这里的皇后。”
云姝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子郎,生辰快乐。”
紫衍终于把凤扣全部解开,低首吻上她的香颈,沉声应道:“嗯。”
“子郎……我、我爱你。”云姝浑身轻轻颤栗。
“朕知道。”紫衍笃定,薄唇落在她的耳垂。
云姝身体瞬间软成了水,娇喘……“子郎……好狡猾!”
“呵呵,落落,我也”后面两个字,被紫衍送进了云姝的唇里……
空中,一轮半圆的明月挂在天边,照亮着喧闹过后,静谧安宁的皇宫。清柔的月光穿过未关严的窗棂,映照在了红浪翻卷的榻上,而榻下龙凤喜装层层交叠在一起……
月未圆,正如他们的人生,尚未真正圆满,但毫无疑问正在走向圆满。也许前途仍有坎坷波折,但通透明澈彼此的心意他们,一切都将无所畏惧。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