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我的军长父亲


小说:中国猎人  作者:步枪
推荐阅读:纨绔毒医 神级全职系统 都市最强仙医 Hello总裁夫人 鬼纹身  特级暧昧 龙骑士的我 蜜爱成婚 狂刀决 
  李瑾钰最后一个上台朗诵作文。m.。
  上台之前,她再一次问李牧,“老爸,按照你写的读,你确定真的没问题?”
  “去怼吧,闺女。”李牧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李瑾钰扬了扬眉头,昂首挺胸的上去了。
  “好,最后请李瑾钰同学朗诵作文,完了之后咱们就可以统计票数了。”郑老师说着让开了位置,在走向一边的时候,已经用笔在文件夹上名单上的李瑾钰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六十分。
  刚刚及格的分数。
  郑老师站定转过身来,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其他家长也开始有些不耐烦了,纷纷低声私语起来。在他们看来,竞选是已经结束了的。一个穷当兵的孩子能写出什么来,他们也是不会关心了的。
  出生那样一个家庭的李瑾钰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情而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她大大方方的站好,捧着作文簿,打开找到老爹代写的那篇文章,清了清嗓子,然后用饱含感情的语调开始了朗读。
  “我的军长父亲。”
  蒋敬国正在喝水,一口喷出来。
  郑老师刚刚站稳,听到这个题目,腿一软,差点没让高跟鞋给崴了脚。
  其他家长有不少是没反应过来的,都茫然的看来看去——这孩子刚才报的是什么题目来着?
  教室死一般安静。
  李瑾钰像是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样,报出题目之后,足足停顿了五秒钟,给足了大家回神的时间。
  都回过神来了,这孩子刚才念的的确是“我的军长父亲”。
  军长父亲,父亲是军长。
  这个概念不难理解。
  那位詹女士,哪怕她是摩根的高管,她也不敢站在军长面前说我牛得不行,哪怕她丈夫手握数十亿资产,她丈夫也不敢瞪军长一眼。那位可可的父亲更是吓得浑身颤了颤。什么几十套房几百套房,都是虚的,这个天下都是人家打下来的!
  放眼世界,谁手里有枪杆子谁就是王,没有任何国家是例外的。
  手握数万精锐部队的军长,压根不是他们这些凡人能够比拟的。那已经超出了他们理解的范畴。再高端的酒会也比不上靶场的一场射击训练,再骇人听闻的巨额并购案也比不上一次大型军事演习。
  年度检验性演习,随随便便就是几个亿十几个亿出去,这些可都是没有任何物质上回报的支持。
  归根结底,军队是执政党稳定的基石,是国防安全的唯一保障。在这样崇高的使命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
  李瑾钰开始念正文了。
  “我的爸爸是军长,我不知道他带的是什么部队,但是我听说他打过很多仗,他的身上有很多伤疤,妈妈告诉我那是打仗留下的。我的爸爸很年轻,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已经是团长,不到三十岁就当了师参谋长、师长,现在我的爸爸三十二岁了,也许是三十三岁,我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很少有机会和他见面,哪怕他和我在一哥地方。他现在是军长,但是他现在不带兵了,他负责装备研发和采购。听说部队上百亿上千亿的装备采购都是他负责的。其实我不关心这些,我只希望我的爸爸能够多一些时间陪我玩。”
  “有时候,我觉得爸爸还没外公好,起码外公去哪里视察去哪里开会,都会尽量的带上我。记得我在帝都上学的时候,外公去参观一大会址,他就带上我了,还有许多经常能够在新闻联播里看见的爷爷奶奶,他们都是一起去的。记得上次外公去北戴河开会,就有好多爷爷奶奶送我礼物。但是我的爸爸从来没有送过我礼物……”
  沈国峰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这个李副主任太能整了,云里雾里的把老岳父都抬出来了,这是想干啥,想让十二小被省市两级进行整顿吗?
  郑老师站不稳了,悄悄的找了个位置坐下。那些家长脸色都发青了。有听不出来的吗?显然没有。
  外公,新闻联播,一大会址,北戴河……
  这些关键词已经蕴含了足够丰富的信息。
  当他们瞧瞧的把目光投向李牧,把这样一个年轻人和军长这个身份联系到一起,他们才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内心的那一份震撼!
  这是什么家庭!
  是他们无法想象以及无法触及的高度上的家庭。
  他们终于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只是说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通一员的这个穷当兵的,为什么那么轻而易举的那么臭不要脸的说愿意担任家长委员会委员长。
  请注意,是愿意,他说他愿意担任!
  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了,他不是用词不当,而是用词非常的恰当!
  李瑾钰念完了作文,但是她没有停止发言,她放下作文簿,落落大方的对着大家说,“各位叔叔阿姨,各位同学,我想在这里向我老爸道歉。老爸,我错了,我不应该让刘书东叔叔他们安排这些,我知道自己犯了资产阶级的毛病,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的反思。”
  好了,好几位在深蓝控股集团里担任高管的家长心脏都要吓出来了——董事局主席刘书东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
  全都他-妈要傻-逼了,本来以为最不足轻重的一家子,冒出来之后不但家庭背景吓死人,一些简单的人脉关系居然都通到了他们这些家长引以为傲的工作单位上去了!
  李瑾钰说,“我个人认为,家长委员会能够达到帮助我们成长的目的,但是我和我老爸的观点是一致的,我不认为比拼家庭背景有助于我们的健康成长。大人是大人,我们小孩之间的事情,不应该让大人参合进来。不管家里有很多钱还是很少钱,我认为这都不是我们学生应该骄傲或者自卑的因素。我希望老师以及家长,也能够克服资产阶级的毛病,不要让我们小孩沦为金钱和权力的奴隶。我的发言完了,谢谢。”
  她昂首挺胸的走了下来。
  李牧比出一个剪刀手,“闺女,好样的,耶!”
  “耶!”李瑾钰还以剪刀手,侧头嘟嘴。
  电:终于装完了,耶~,那什么,五更了哦,看爽了没,月票搞起来,否则一支穿云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