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新时代


小说:邪神旌旗  作者:楚白
推荐阅读:实与虚拟交杂的世界 战神 恋上刁蛮俏丫头 悟道天龙 旋转大门 花都狂兵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刁蛮千金:拽少别嚣张 倾世王妃之舞动天下 
  在大循环的深处,有一个奇妙的小世界。
  这世界和什么地方都不相连,可谓遗世独立。但是里面却也有日月星辰、有山有水、有花草树木、有鸟兽虫鱼。
  当然,也有居民,而且还不少。
  “总是一成不变的天空,一成不变的山水,一成不变的风景,一成不变的生活,简直乏味透了!”曾经威风八面的贵族之神苦恼地挥动锄头,跟泥土以及杂草战斗,不像是在锄草,倒像是在砍树,“我讨厌这种无聊的生活!”
  “其实也并不那么无聊,习惯的话,还是挺舒服的。轻松自在,又没什么烦心的事情,安安稳稳过日子,没什么不好。”守护之神挑着两桶发酵和稀释过的粪水从她身边走过,即使早就闻了无数次,她还是立刻捂住了鼻子,满脸嫌弃。
  “你就不能离我远一点吗?这东西简直臭得要熏死人啊!”贵族之神抱怨。
  “这可不行,庄稼要施肥呢。”高高壮壮的守护之神憨厚地说,“其实也不是很臭,发酵过了,我又稀释过了。这种程度的臭味,比起战场上的遍地死尸的味道要好闻得多吧。当年打那么多仗,也没见你哪次嫌臭过……”
  “那时候打仗有好处,我当然不会嫌臭!”贵族之神没好气地说,“我们都是不死之身,又不需要靠田地里面这些收成过日子,马马虎虎随便做做应付差事就好,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守护之神微笑着回答,“连一只猪都能够尽忠职守,为什么我们不能呢?”
  贵族之神看着那个戴着监工帽,一脸严肃地站在田头的猪头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只吃盐猪!要是在外面,老娘我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它!”
  “但在这里不行,不是吗?”附近一位正在工作的神祇叹道,“老老实实工作吧,就像至善之主陛下说的,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我本来就是人!哪有什么‘重新做人’!而且我为什么要听一只青蛙的命令啊!”
  田地里面的喧嚣,并没有影响河边的安宁。
  一只戴着眼镜的青蛙趴在河边的泥土上,看着那个躺在树下发呆的身影。
  “乌瑟尔,你这样抗拒改造是没用的。老伯我有的是耐心陪你耗,什么时候你老老实实服完刑,什么时候我才会放你出去。”
  伟大的人类主神不屑地冷哼一声,懒得理睬这个居然会跑来当狱警的没出息的伟大神力。
  
  
  
  青蛙无奈得看着他,连连摇头。
  “乌瑟尔,你还是别做白日梦了。你们其实都已经跟着世界灭亡一起死掉了,能因为隋雄他拯救世界而跟着一起复活就已经很幸运,征服世界什么的……不可能的!”
  就在他惯例地苦口婆心劝说的时候,空中突然一震,一个奇怪的圆筒飞了进来。它的速度起初很快,但一转眼就慢了下来,在空中转了一圈,最后慢慢地降落在河边的空地上。
  “看来就是这里了。”一个穿着怪异连帽长衣、精神抖擞的中年人带着几个穿着同样式样衣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左右张望,“囚禁曾经控制世界和毁灭世界的大魔王乌瑟尔·让以及他的党羽们的监狱,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监狱,倒是很有田园牧歌的味道呢!”
  说起来很怪,这几个人种族不同,力量差距也很大,有的人很强,有的人则相当弱,但他们彼此之间却相处得既平等又自然,一点也没有因为力量的不同而产生差距或者隔阂。
  乌瑟尔注意到他们,先是一愣,随即纵身跳起来,三步并做两步,急不可耐地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是谁?是来找我的吗?”
  中年人一愣,拿出一本薄薄的只有两页的书,随手一翻,按了几下,就看到书页变化,显出了一副插图,画的正是乌瑟尔的模样。
  不过,插图上的他身穿铠甲,威风凛凛,现在的他却穿着寻常农夫的装束,看起来潦倒落魄,没有半点威风可言。
  “看你的长相,应该就是他没错了。”中年人对照了插图,肯定地说,“这次我们果然没找错地方。”
  说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大魔王采访记录,这个世纪的最佳新闻奖,绝对非我们莫属!”
  乌瑟尔懒得计较他的无礼,急切地说:“你是人类吧?人类的话,理应信仰我才对,我是人类的主神啊!”
  中年人愣住了,还没回答,旁边的年轻人已经忍不住开口:“我们早就不信仰神祇了,又没有什么好处。”
  “怎么会没有好处呢!”乌瑟尔大怒,却又不好发作,“信仰神祇的好处很多的!”
  一个年轻人笑了,对同伴挤挤眼睛,众人纷纷按下衣服上的某个按钮,开始记录眼前的画面和声音。
  “信仰神祇,可以让我们永远幸福吗?”那个年轻人问。
  乌瑟尔想了想,皱眉,摇头。
  “可以让世界永远和平吗?”另一个年轻人问。
  乌瑟尔皱眉的时间更长了,最后却还是摇头。
  “可以让我立刻就知道整个宇宙的全部奥秘吗?”中年人问。
  乌瑟尔有些茫然,沉默不语。
  “看来也不行。那么退而求次,你能让我们很容易地探索整个宇宙吗?”中年人又问。
  乌瑟尔的脸色已经很难看,却依然没有回答。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信仰你有什么好处啊!”一个年轻人嗤笑着说。
  乌瑟尔的眼角微微跳动,他分明听到了混账监工猪和狱警青蛙的嘲笑声。
  “信仰我,我可以赐予你以永恒的生命!”他清了清嗓子,用威严的声音宣布。
  回答他的,是中年人很纳闷的话语:“……这世界上多的是借助科技实现永生的人,一点也不稀奇啊。”
  “他真的是大魔王吗?总感觉……这个新闻似乎没什么看点啊……”
  “我们该不会白跑一趟吧?”
  “不可能!”乌瑟尔暴跳起来,怒吼,“这怎么可能!是什么时候的事?”
  “好多年了……”中年人又翻开那本只有两页的薄薄的书,正要查询,乌瑟尔已经急不可耐地将书抢到了手里。
  没等翻开书页,他的目光就先被书的封面吸引了。
  封面上,一个扛着红旗的绿水母,正冲着他笑得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