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发现奸|情


小说:白莲攻略  作者:咸客
正月二十这夜,前一日便有懂天象的人说,二十这夜会有大雾。本文由  首发
这就是顾衍一直等着的天气。
除了巡逻的士兵,要出战的将士们,这几日都把精神养足了,到了子夜十分,雾色最浓的时候,士兵们纷纷登船,在船体的左侧挂满了十人承的小舟,每个大船上,都有漕帮过来的兄弟。
他们水性好,等换乘了小舟后,由他们掌舵,会更加的灵活。
之所以把小舟全部固定在左侧,是因为将右侧对着南岸,左侧无论做什么都是极为隐蔽,那边看不到,从而起到趁乱而入,浑水摸鱼的效果。
之所以选在子夜十分,是因为此时夜色重,雾也浓,正是偷袭的好时机。
再者,之前顾衍已经放出风声,军中征集大夫,说是大军不适应气候,很多都病倒了,加上南方湿冷,湿气重,比北方的冷更难忍受。
这样的消息宁王不会没听说,必然会减少他的警惕。
所以,在顾衍大军到了离南岸一百米的时候,那边还没有发现,只是滑动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惊动了敌人,但是,这样近的距离,已经足够了!
浓雾里,可视度很低,只听着岸边想起了号角,随后边听着那边的战鼓响起。
南召的军队纷纷登船,虽然看不到,但是隐约知道在哪个方向,虽然将士们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仗着自己军中的船只精良,也多几分胆色。
投石的器械准备好,全部是在火油里浸泡过的易燃物,对着浓雾中,周朝的军队就投掷了过去。
又投空的,也有投中的。
这次突袭,顾衍也是做了十足的准备,船体加固,甲板还有船杆上全部用铁皮包了起来,就是防止火攻,好歹大船能多撑些时间,给突袭的小舟更多的机会。
只是船神沉重,速度缓慢,不过,这次的突袭顾衍原本就打着破釜沉舟的想法,船身沉重,不利于撤退,小舟轻便是轻便,也不利于撤退。
所以,全军上下,都有一颗勇往无前的心思。
退不得,便只能奋力一战。
这也是一种战术。
大船还在继续开动着,有已经被击沉的,小舟早已纷纷落入水中,矫健的士兵,沿着绳索跳上小舟,由着漕帮的义士掌着方向,向着南岸靠近。
有几艘大船没有靠近,就在距离南岸五百米的地方擂起了战鼓,响天动地,慢慢向前靠近。
浓雾中,南召的军队看不到敌军,只能凭着声音来盼定。
这战鼓之声给了他们错觉,总以为敌人还有一段距离。
周行铠来到战船上的时候,听着自远而近的战鼓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过片刻,周行铠就反应过来。
好一个虚张声势,声东击西,浑水摸鱼。
他们如此明目张胆的雷响战鼓,只怕人已经靠近了。
虽说看不到,但是周行铠可以确定,人就在很近的地方。
只听他吩咐身后的人说道:“往近处打,敌军就在眼前!”
周行铠的话音刚落,便听到有人惊呼:“他们...他们...靠近了!”
周行铠心中咯噔一声,没想到他们动作这般快,随后他也看到了!
那一艘艘飞快划来的小舟,陆陆续续的出了浓雾,闯进了他的视线。
这时南召看着天降神兵般的小舟,有些愣住了,前面还有战鼓在响,这些轻舟仿佛最善水的鱼儿一般,急速的靠近。
周行铠一声令下,换成了近战攻击。
小舟上每个人身上都带足了火雷,此战尤为重要,能不能大败南召,全看此战。等着他们靠近,那边发动羽箭攻击,顾衍这边的士兵将火雷引燃投掷了过去。
军中的火雷有限,这次出来带了多半的火雷出来,势必要拿下南岸之地。
随着火雷的爆炸,南召那边的战船上一片混乱,他们纷纷借着绳索登船。
上头有人隔断绳索的,有人掉进水中,挣扎几下便沉了下去,有人登了上去,杀几个南召兵又被南召兵杀了的。
前赴后继,勇往无前。
处处都是战火纷飞,处处都是刀光剑影,鲜血染红了琉璃江南岸,不分敌我。
战争本就是抛头颅,洒热血,有志男儿用自己的身躯捍卫国家的领土和尊严。
外敌当前,寸土不让!
这一战,从二十的夜里,杀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河面处处都是尸首,鲜血都染红了江面。
这是开展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顾衍胜了。
他的军队占领了琉璃江南岸。
南召折损五万大军,顾衍折损三万。
不可谓不惨重。
可是,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若不是这次的趁雾突袭,哪怕将十万大军都折损进去,也只怕拿不下南岸。
周行铠败退。
带兵迅速的撤离,往南召方向撤去。
-
琉璃江一战,失地尽收,顾衍名声大震。
在整个周朝与番邦列国,只闻顾衍,不闻天子。
收复失地后,顾衍并没有收兵,而是继续往南挺近,原地招募兵将,听到是顾衍招募兵将,有志男儿都纷纷投军。
顾衍出身寒门,到如今权倾天下,是他们的梦,也是他们胸中的豪情。
这样的男人,值得他们追随。
而此时的京中,则是一片歌舞升平。
赵宜淑想着办法讨好周弘仁,五石散之下,夜夜不虚。
周弘仁原本不甚健壮,只是普通人的体质,哪里禁得住这样,很快就消瘦了下来,黑眼圈尤其重,面色蜡黄。
而赵皇后知道这一切,却不阻止。更是威逼利诱了太医院,周弘仁的身体状况任何人不得泄露出去。
周弘仁如同傀儡,起用赵家的人,如今禁卫军都是吕良掌控着,太医院的太医们哪里敢不听。
进入二月的时候,赵宜淑再次有孕。
姐妹二人虽不能说势同水火,但也是面和心不合了。
在诊出有孕的时候,赵宜淑便知道瞒不过赵皇后。
赵宜淑有孕后,便不敢跟周弘仁像以前那般胡闹,五石散是不敢再用了,周弘仁刚好那夜里去了别的妃嫔的宫里,她便起身去赵皇后的甘露殿。
只是到了甘露殿后,发现殿内外竟然没有守卫,连宫人内侍都没有几个。
赵宜淑心中只觉得怪异。
心中生了疑,她便不动声色,示意身后跟着的侍女噤声,十分隐蔽的靠近赵皇后的寝殿。
从赵宜淑的位置可以看到,寝殿门口立着赵皇后最心腹的宫女,寝殿中竟然传来秽声秽语,伴随着男人的声音,她听得真真切切。
赵宜淑心中狂跳了起来,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吕良!
他们可真敢!
以前赵宜淑是知道赵皇后婚前跟吕良暧|昧,可是之后都各自婚嫁,谁能想到,她如今贵为皇后都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出墙。
赵宜淑不敢久留,跟着侍婢慢慢的退出大殿,可是她来时守门的刚好离开一会,这会想要出去,刚好撞个正着。
赵宜淑心中一沉,她和身后的宫女便被门口的嬷嬷给扣住。
“大胆奴才,我怀有皇嗣,你若敢伤我,小心你的狗命。”赵宜淑急怒道。
那嬷嬷自然是不敢的,可是也不敢放她离开。
没多久,便惊动了里面的人。
赵皇后匆匆赶来时,吕良已经从殿后先离开了。
赵皇后看到是赵宜淑,眉目即刻便冷厉了起来。
赵宜淑看着她眉目之间还有媚色,加上她现在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仿佛是地底下索命的厉鬼一般,让人遍体生寒。
“...姐姐,妹妹今日无事,想着来陪陪姐姐......”赵宜淑先开口说话。
“哦?”赵皇后冷冷的挑着眉,接着说道:“既然来了,又为何要走呢?”
“...妹妹...妹妹刚进来便想起来宫中还有些事情,所以打算回去。”赵宜淑说着。
赵皇后的脸色越来越冷,看着赵宜淑的目光也越来越凶狠。
这件事给人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赵皇后自然知道,尤其是现在赵宜淑已经跟她离心,她知道了便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赵宜淑看着赵皇后的样子,心已经沉了下去,她知道赵皇后动了杀心,她手脚有些颤抖,还在强作镇定的说着:“姐姐,我们是亲姐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宫中便是我们最亲近了。”
赵皇后抚弄着自己的指甲,斜眼看着她,唇角嘲弄的弯起,说着:“原来妹妹懂得这些道理。”
赵宜淑一噎,知道她不会因为这些话就放过自己,便又接着说道:“姐姐,妹妹出来时间久了,跟宫人说了陪姐姐一会便回,妹妹这就该回去了。”
赵皇后看着她,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她出事,第一个被查的就是甘露殿。偏偏今天甘露殿的宫人都让她打发了出去,倒也不好说。
可是,就这么放了她,赵皇后哪里能保证她不会说出去。
随后,赵皇后上下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我本是亲姐妹,接你进宫便是想着我们姐妹共享富贵。你也不用害怕,凡事有我,都能替你担住,陛下身体亏损,五石散之事姐姐一直替你瞒着,你要承情才是,不然,给陛下知道了,莫说是你已有公主,且又怀有身孕,就是再生了皇子都难救你活命。”
赵宜淑听赵皇后说完,心中一惊,没想到赵皇后心中对此事清楚,知道了这件事,也顶于是握住了自己的命脉,她知道,这是赵皇后在跟自己做交换,要彼此保守秘密。
赵宜淑跪下,声泪俱下的说道:“姐姐,妹妹知错了,知道姐姐一直在照顾妹妹,以后妹妹再也不敢办傻事了。”
赵皇后看了她一会才将她扶起,之后说道:“你身边的这个宫女是不能留了,我们是姐妹,姐姐自然信你,可是你身边的人姐姐却是信不过的。”
赵皇后说完,便使了个眼色,随后便有人捂着嘴,将赵宜淑身后的宫女拖了下去。
“天不早了,妹妹回去歇着吧,姐姐也累了。”
之后派了身边的人送她回去。
赵皇后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她够聪明,相信她就不会用玉石俱焚的办法。
只要她守好秘密,不用多久,就是周弘仁知道了,也奈何不了自己了。
赵宜淑回去后,后背都湿透了。
想到在甘露殿惊险的那一幕,若是赵皇后不管,用着处理那个宫女的方法,直接将自己弄死,想想就后怕。
纵然现在回来了,难保她以后不会找自己算后账的,赵宜淑双拳握紧。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吩咐身边的嬷嬷,将五石散拿到御花园中,随便寻个地方处理了。
那东西放在身边,迟早是祸害!
-
顾衍大军大败南召宁王,逼得南召节节败退,这样的消息让周朝上下都为之振奋。
元氏愈发热络的去白家了,花朝节的时候更是邀白莲出游。
白莲这几日知道顾衍的信快到了,不想错过,便没有出去。
没过几日,元氏更是借着礼佛的借口,邀白莲去光华寺,怕白莲不应,还拉着钱绮罗一起邀请她。
钱绮罗始终不是继母打的是什么主意,单纯的以为继母是想跟白莲交好。
白莲看着元氏的殷勤,心中是有些厌烦的。
人跟人之间都有个度,根据她们熟悉的程度而定。
她跟元氏之间还没能熟悉热络到这般的程度,只是钱绮罗开口了,白莲便给她一个面子,到了日子后,便去了一趟光华寺。
光华寺是白老夫人和卫氏经常去的。
白莲小时候也跟着去了几次,后来在光华寺第一次遇到了陆晔后,白莲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光华寺。
如今,前尘旧事俱往矣。
白莲捐了香油钱,并没有卜卦。元氏却拉着她说道:“王妃,据说这寺里的签极为灵验,王妃不妨卜一卦。”
白莲从来不卜卦,她跟顾衍一样,都是信奉那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元氏如今这样说,白莲委婉拒绝。
元氏见她不感兴趣,便没有勉强。
光华寺的素斋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一行人在光华寺用了素斋,元氏就寻了个借口把钱绮罗给支了出去。
ps:二合一大章,稍后还有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