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夫妻相聚


小说:白莲攻略  作者:咸客
事情按照着白莲所预料的进行着,应该是比白莲预料的还要顺利。
正如她所想,顾衍在民间的声势极高,加上钱家兄弟的影响,以及在城楼上那番慷慨激昂的话,永州的百姓被鼓动着,永州的热血男儿纷纷投身军中。
推翻无德无行的奸后,声援摄政王顾衍。
永州往南,经过青州和柳州便是江城和彭城了。
顾衍虽不在彭城和江城,但是有驻军在。
永州这边挑起了反朝廷的旗子,夹在永州和彭城之间的青州和柳州也都纷纷响应。
这样的消息传到京中,得来的便是朝廷下来的镇压令。
与此同时,程云涛所镇守的西北大军,在接到消息的时候,也反了。
如此南北纷纷沦|陷,京城夹在中间,可谓是险象环生。
如今的周朝,早已是千疮百孔,永州摄政王妃挑起了反朝廷的第一面旗子,之后许许多多的地方都挑起了反旗。
尤其是南方。
如此处处烽火,也够朝廷头疼的。
赵太后抱着新帝垂帘,吕良手中的权势空前的大,使得他们两个人心中尤其的膨胀,面临的是什么犹不自知。
还在征集着军队镇压,尤其是永州,成了赵太后心头的一块病,不清扫了永州,不拿下白莲,她这一辈子都难以咽下那一口气。
不管哪里反了,赵太后一概不管,只将怒气对着永州,征集了许多的兵力,信誓旦旦的要将永州拿下。
朝中辞官的大臣,默不作声的世家,都纷纷呈观望态度,赵太后和吕良现在在挥霍着周朝的江山,原来后宫中曾与赵太后有过节的后妃,如今哪里有安好的。
就是赵太后的亲妹妹,原来的赵淑妃,此时都是生死不知,更遑论他人。
永州原本三万的兵力,加上后来招募的一些,加起来也不过是四万余众。
朝廷征集了五万兵,又从其他的州城调集了五万兵,加起来十万的兵马,将永州团团的围了起来。
在决定夺城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有这一天,城中军备粮食都准备的足足的,就是围上三五个月也没事。
怕就怕强攻。
对方人数多,己方人数少,如果强攻,必然死伤惨重。
所以,在围城之前,蔡国安和钱康成便提出过将白莲送到彭城或是江城,因为不能确定能不能将城守住,所以才会这样说。
以前跟顾衍闲聊的时候,曾听顾衍说过,军中的主帅,有时候并未上阵杀敌,只是作为全军将士主心骨的存在。
是代表一种意念,一种精神,仿佛城头上高高飘起的旗子一般。
在蔡国安说送白莲去彭城的时候,白莲就想到了顾衍说过的这些话。
此时他不在,自己代表得便是他。
他从来没有做过临阵退缩的事情,作为他的妻子,白莲也做不到。
她没有走,反倒是当着众将士的面,说道要与全军共进退。
白莲的话比任何的言语都鼓舞士气,如今他们人数上吃亏,但却好在是军民上下一心。
城外的十万大军都是地方征集而来,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只有五万军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队。
在围城的时候,就已经送消息给了彭城那边,只要能坚持五日,便会有援军,到时候内外夹击,永州之困可解。
朝廷派来的军队由赵太后的一个族兄为首,到了后第二天便开始发动了攻城。
永州城外并不像江城那般有护城河在,城墙也不如江城高,所以,防守起来格外的困难。
城外更是下了死命令,三天之内不能把城攻下来,全军问罪。
因此,城外的士兵攻起城来,格外的凶猛。
一天下来,清点伤员的时候,所有人的面色都是沉重的。
城下朝廷的兵更是堆积如山,为了防止城外踩着死人堆攻上城墙,倒了火油,一把火烧了。
空气中处处都是刺鼻的味道,还没等稍作休息,另外一拨人又发动了攻击。
如此不休不眠的一日一夜,城是守住了,军中也是伤亡惨重。
白莲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过战争,感受过伤亡。看着一具具从城墙上抬下来或死或伤的人,心中是沉重的。
这才一日,几日下来,会死伤多少人!
白莲想到了顾衍提起战争是沉重的表情。
一将功成万骨枯。
所以,他才盼着天下无将。
白莲看着南边,那边始终没有消息传来,也不知道顾衍的情况如何了。
她心中始终相信顾衍,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永州这边的情况。
连着三日,城外的士兵都没能攻进城来,不过北城却被打出了一个缺口,蔡国安来请示白莲的意思,是要坚守还是要撤离。
坚守的话,只怕撑不了两日。
白莲犹豫了一会,还是下令坚守。
等着真的守不住了,再撤离也不迟。
白莲对军事不懂得,却也知道永州能否保住,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白莲这几日睡得不安稳,就是睡着了,也是一会就醒。外面的声音始终让人难以安心。
已经四天了,只等着守住了最后这一天,便可以等到援军了。
第五天晚上的时候,前半夜离奇的安静,白莲却始终难以安心。
等过了子夜的时候,城外果然传来了厮杀声,新一轮的攻击又开始了。
白莲披衣出了房门,不知为何,心中乱乱的,难以安稳。
外面的厮杀声不断,城楼的方向火光冲天,此时军民齐上阵,只为了守住这一晚上,等着明天援军就到了。
突然听得外面厮杀声更大了,战鼓声更响,似要将天际都震破。
白莲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听外面人来报,说是援军到了。
白莲的心神为之一震,原先的那种不安也一扫而空。
到了天色泛白的时候,厮杀声才渐小。
没有敌军攻入城中,她知道,永州守住了,援军早一步的到来,这才成功的守住了永州。
白莲累极了,知道永州守住的那一刻,一直提着的精神也放松了。
卸了精神,想要去休息的时候,却听到外头一阵脚步声。
白莲心中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只觉得心中狂跳,回过神来时,便看到了那人刚好进门。
内室的入口处隔着一扇烟雨图的屏风,烟雾朦胧,仿佛是她此刻眼中的迷蒙。隔着屏风,看着门口处那熟悉的身影,白莲只觉得呼吸都被那人摄走了。
他来了!
他回来了!
这次的援军是他领来的!
白莲刚一动脚步,那人便大步而来,绕过屏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瘦了,也黑了,满面的风霜,衣不解带的赶来,战甲之上还沾染着敌人的鲜血。
她是喜悦,是欣喜的,是激动的。
却不知为何,这样大的喜悦都没能阻止住她的泪水。
直到那粗粝的大手覆上了她的脸,抹去她眼角的泪,将她拉倒怀里紧紧的圈住,白莲还觉得仿佛是在梦中。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顾衍抱着她,只觉得此时身上的血液都为了眼前的人在急速的流动着。
他胸前的铠甲是冰凉的,白莲环着他的腰,他腰间的佩剑是坚硬的,却是这样,让白莲感觉到了真实!
顾衍松开她,双手扶住她的双肩,低头看着她。
她的眼底有青影,睫毛下的那双眸子闪着水光,顾衍双手往上抬起,捧住了她的脸,胸中涌起自豪的感觉。
这就是他的女人!
一个大胆聪慧的女人!
一个为了他,敢夺城举反旗的女人!
顾衍觉得,这世上,再难出现让他这样倾心的人了!
顾衍俯身,迫切,渴望的吻住了她。
太久的思念,太深的情感,太强的冲动,顾衍只想着将她这样的揉进自己的身体。
勒得太紧,吻得太深,这样的感觉是疼痛的,也是甜蜜的。
她不想任何的话语去破坏,去打扰此时的浓情。
她环着他,将自己送的更近,用同样的热情回应着他。
她何尝不思念,何尝不担心。
直到他回来,直到他站在面前,直到他这样急切的吻着自己,白莲才发现,她的思念并不比他少。
-
顾衍看着她睡着,才站起身来。
外面的士兵都没有安顿,还有残破的城墙以及伤亡的将士,他忍不住心中的那种相思才赶回来见她一面。
此时看着她安心的睡了,他也才安心。
顾衍知道,此次永州之功,离不开钱家兄弟的功劳。
犒赏三军,论功行赏。
顾衍处理完这一切,已经到了午后。
剩下的示意,便交给了手下人处理。
这几日不眠不休星月兼程的赶路,总算提前到了永州。
顾衍回到府里时,白莲还睡着,他困极了,脱了铠甲,抱着心中日思夜想的人儿便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睡便是月上中天,夜色深沉。
白莲先醒来,睁开眼才看到身边的男人不知何时躺在了身边。
此时自己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他们交颈而眠,白莲睁开眼就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放大的脸。下巴上的胡茬许久没理了,显得有些杂乱,给他添了几分男人特有的韵味。
他的双目紧闭,连发束都没有拆开,就这样躺在自己身边睡了。
他一定是累极了,算着最快的日程也没这么快的行军速度,他却提前赶来了。
白莲想到他不眠不休的奔波,心底一片柔软。
他的嘴唇有些干,还有些裂开。白莲嘴巴轻轻的凑了过去,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顾衍警觉性高,哪怕是此时睡得很沉,在软软的唇瓣凑过来时,馨香满鼻,熟悉的气息,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便翻身压住了身边的人。
“想我了吗?”浓浓的鼻音带着睡意,顾衍的头埋在她的颈间,轻咬慢吮着。
白莲没想到他这样的警觉,随着他的清醒,他身体的一处也在渐渐的复苏着。
白莲的手滑进了他的衣衫中,触摸到他的滚烫的肌肤,慰藉着彼此的相思。
“想了...很想,很想......”
夜幕早已拉开,浓情刚刚上演。
整整一年了,仿佛是相隔了一生一世那么长,彼此都不知疲倦,一次次的索取,一次次的相拥,仿佛要倾尽一生的缠绵,也仿佛要织就一世的浓情。
等着白莲再次疲惫的睡去时,天色将亮。
顾衍抱着她,她脸色潮红,一如在自己身下承欢之时,那刹那间咬唇轻吟之时的样子,顾衍觉得,怎样都爱不够。
他又抱着一阵揉搓慰藉之后,才松开了她。
天色亮了,他的征程要开始了。
顾衍出门的时候,刚好遇到钱绮罗的马车停在了府门口。
钱绮罗远远的看到一个伟岸的男子穿着一身铠甲从府中出来,愣了一下后,听着府里的下人喊王爷,便低下了头,俯身见礼。
顾衍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钱绮罗,此时看她行礼,以为是白家的亲戚,也没在意,毕竟此时白莲是住在白府的,只是嗯了一声,之后就上马离开了。
钱绮罗听着马蹄声远去,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顾衍策马离去的方向,之后进了府中。
钱绮罗有事找白莲,只是顾衍出府之前吩咐了下人,任何人不得吵醒她,钱绮罗听了后没有说话,想着用不了多久,白莲应该就起身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午后。
白莲也没想到自己会睡这么久,醒来时都不敢看丫鬟的表情了,尤其是在听金巧说钱绮罗从早上等到了现在,白莲更是脸色羞红。
洗漱收拾好后,白莲才去见了钱绮罗,见过礼,彼此落座之后,钱绮罗说着:“王妃这些日子辛苦了......”
原本钱绮罗只是说着这几日守城时,白莲的费心费力。白莲却想到了昨天夜里的“辛苦”,当即脸色更红了。
睡到这个时候,还让客人等了一上午,越想越觉得难堪。
钱绮罗看着白莲脸上的羞红,后知后觉的想到白莲此时的神色是为了什么,干咳了一声便岔开了话题说道:“王妃,绮罗这次来是有一事相求。”
ps:二合一大章。
马上七夕,咱们顾哥哥可算睡到自己老婆了。
感谢芦荟打赏1000币,胖胖,南柯,YH书迷,不灵不灵小星的打赏,以及大家的月票。
提前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