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圆满


小说:白莲攻略  作者:咸客
刚出钱康成书房所在的院子时,就见吴氏走了过来。()
吴氏知道宋戟要见钱绮罗的时候,便让身后的丫鬟带着宋戟去了,随后吴氏进了钱康成的书房。
见钱康成皱着眉头的样子,吴氏含笑安慰道:“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觉得宋将军不错,跟冯家交换庚帖有些仓促。”
钱康成也是无奈的说道:“这是绮罗自己的意思。”
“绮罗妹妹这是当局者迷,难不成你也糊涂了?”吴氏笑抿着嘴说着。
钱康成揉了揉额头,因为钱绮罗的亲事可是好长时间都没睡安稳了。
而此时,宋戟已经在丫鬟的带领下来到了钱绮罗所在的院子。
进去的时候,钱绮罗身后披着藕荷色的织锦披风,领口处翻着一圈白色的毛边,她出神的看着院子里光秃秃的树枝,靠在廊前的美人靠上。
宋戟走了过去,脚步声惊动了钱绮罗。
钱绮罗看到她时,先是一愣,随后是了然的神色。
钱绮罗垂下头,不知道说什么,本身跟宋戟接触也不多,上元夜那天,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就被他带动着,后来回到家中才冷静下来。
那时候的脸红心跳,不过是看到他举箭时的样子,像极了那人罢了。
钱绮罗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了,也不想在这个泥潭里面继续挣扎,才跟钱康成说了同意了冯家的亲事。
此时宋戟过来,身后又跟着吴氏的丫鬟,钱绮罗自然明白兄嫂和宋戟的意思。
钱绮罗还没想到要说的话,只听宋戟说道:“为什么?”
钱绮罗也没想到宋戟进来就质问自己,她心思微顿,之后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还有什么为什么。”
宋戟看着她低头不与自己对视的样子,有些怒意的说道:“那天夜里你说冯家的亲事非你所愿,怎么才两日,你就......”宋戟有些说不下去,毕竟她的亲事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他又不是她的谁,没权说出这样的话。
宋戟想到上元节那夜,自己教她射箭,以及在街上握住她手的时候,她都还好好的,如今突然这样,宋戟有些想不明白。
“那天夜里一切都还好好的,为什么就突然同意了跟冯家的亲事?”
钱绮罗抬起头,看着宋戟,突然一笑,之后听她说道:“宋将军,如果一切重来,在光华寺的时候你还会选我来做皇后娘娘的替身吗?”
宋戟的脸色随即涨红了起来。
钱绮罗说完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她知道宋戟的选择,再重新来过,宋戟依然会选择救白莲。
她谁也不欠,为何总是自己被放弃?
只有那人,明明可以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放弃自己,在天下面前,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却偏偏他冒险救了自己,钱绮罗始终记得羽箭林中那一跃而起的身影。
钱绮罗见着宋戟没有再说话,才淡淡的一笑道:“你曾将我当做皇后娘娘的替身,上元节那夜的事情,我们两清了。”因为我也把你当成了他的替身。
最后一句钱绮罗在心里悄悄的说着。
宋戟一愣,不明白钱绮罗所说的两清了是什么意思。
“钱姑娘。”宋戟面有愧色,他往前走了一步,更靠近钱绮罗说道:“永州的事情宋某一直有愧在心,上元节那夜,宋某那般对钱姑娘,也并非是因为对钱姑娘有愧,想要补偿钱姑娘才那般。而是真心的倾慕钱姑娘,就算钱姑娘对宋某无意,也无需拿自己的亲事儿戏,只要姑娘不愿,宋某定然不会勉强。”
钱绮罗转过头,不再看宋戟,说道:“宋将军多虑了,绮罗怎会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儿戏。”
钱绮罗说完,便站起身来,说道:“我累了,就不送宋将军了。”
之后就转身回了房间。
宋戟看着钱绮罗的背影消失,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他有些不明白钱绮罗前后态度的差异,若是她心存怪罪,昨天夜里为什么自己没有看出一点。
她一直都是好好地,似乎......
宋戟这才想到,似乎在那座酒楼前遇到顾衍和白莲的时候,钱绮罗才跟以前不一样了。
宋戟离开钱府的时候还没想明白这跟白莲顾衍有什么关系。
宋戟有心事,就去找罗信喝酒,几杯酒下腹,什么烦心事都说给罗信听了。
宋戟是当局者迷,罗信作为旁观者,听着宋戟讲诉的这些,心中便有了个大概。
当初宋戟在永州,并没有见到城墙之下,顾衍是如何把钱绮罗救下来的。
罗信听着宋戟说的,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肯定,这钱姑娘定是看上顾衍了。
罗信想着这个钱姑娘既没有想着进宫,也没有选择官位更高的宋戟,而是选择了中等的冯家,心中想着她还算是理智,知道将来宋戟若是知道了,只怕会有大大的心结。
只是这话要如何跟宋戟说起?
罗信也只能劝着他说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到处都是,回头让皇后娘娘给你在世家闺秀中择一人赐婚,成了亲就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宋戟摇了摇头,仰头又饮了一杯说道:“冯家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我也不是看她长得好看才想着娶她,而是当初在永州的时候,面对黑衣人的围杀,她那从容的神色......”
宋戟有些醉了,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口齿不清晰。
他说完就趴到了桌子上,嘴里嘟囔着什么,罗信也听不清楚。
直到罗信扶着他打算离开的时候,才听着宋戟断断续续的说着:“...大不了让她谁也嫁不成......”
罗信听了宋戟的话有些无语,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作风。
-
宫中的一切都进入了正轨,白莲对宫中一切都是极其熟悉的,管理起来也不费什么心神。
白莲原来身边伺候的人,荔枝玉竹还有绿萝年纪都大了,白莲此时身为皇后,若是说给自己身边贴身的丫鬟寻夫婿,多得是人来巴结。
只是那样的人白莲并不十分满意,带着目的性来接近的人,让人心生反感。
白莲将她们送回白家,让卫氏帮着寻殷实的人家。
一切光鲜的表象都是虚的,过日子人品好才重要。
白莲也听说了钱绮罗的事情,原本以为钱绮罗跟宋戟好事近了,没想到之后就传出钱家跟冯家已经交换了庚帖的事情。
白莲不知道这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只是只从她得知钱绮罗的心事后,心中说没有结那是假的,若是不明情况,一定会召钱绮罗过来问问,如今,白莲不知道要如何才好。
最好的办法便是不过问。
不过,之后两天便又传出冯家跟钱家的亲事没成。
原因是八字不合!
互换庚帖前其实就是两家都已经合算过八字,换庚帖不过是一种形式,看双方八字是否相合。
这样八字不合的原因,任谁都知道这亲事定是又出了什么变故,才用八字不合来做掩饰。
白莲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宋戟搞的鬼,还是顾衍与她说起,宋戟竟然将冯家的公子约了出来,直接跟人说,在西北都是有抢亲的风俗,他看上了钱家姑娘,只要冯家敢娶,宋戟不介意让冯家在京中体验一下西北的民风,风光一把。
白莲听得目瞪口呆,完全可以想象到人家冯家公子是个什么表情。
论武力值,肯定不如宋戟。论在顾衍面前的恩宠,更是比不了。
宋戟跟顾衍什么交情,不用打听也知道。
冯家当即就以八字不合的借口推了,与此同时,这件事也在京城传开了。
如此一来,谁还敢上钱家提亲呢?
钱康成听说了后,跑到宋戟家,结结实实的把宋戟揍了一顿,又到顾衍面前告了御状。
这摆明是毁人闺誉,钱康成哪儿能坐视不理。
宋戟倒好,老实受罚的样子,就连钱康成动手他都没还手。
顾衍心中想着,宋戟做的漂亮,但是嘴上却不能说,说出来就是摆明的包庇自己的手下了。
最后的结果是,宋戟被罚了半年的俸禄,连禁足的命令都没有。
宋戟一听就知道顾衍是为自己着想,俸禄没多少,谁也不指着俸禄过,真要是禁足了,才是真的惨了。
不光宋戟,京中都是人精,这一看就明白顾衍是向着宋戟的,谁也不会不长眼的去钱家提亲。
顾衍与白莲说的时候,没想到白莲听了后却沉默了,问她怎么了,白莲却摇摇头。
顾衍一看便知她有心事,只是她不想说,顾衍也就没再问了。
经过这件事,钱康成也想通了,知道宋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宋戟再上门的时候也没有摆脸色给他看,吴氏看出了自己丈夫的心思,便暗示了宋戟可以上门提亲了。
就在钱家允婚后,钱绮罗要见宋戟。
宋戟之前都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皇帝罩我,我谁都不怕的样子,但是在面对钱绮罗的时候,却多了几分不安和忐忑。
宋戟已经打了很多遍的腹稿,对于永州的事情他愧疚,也愿意以后好好地对她,弥补那次的事情。
钱绮罗没有像上次那样说几句就送客了,反倒是命丫鬟上了茶,打算长谈的样子。
宋戟有些拘谨,钱绮罗率先开口说道:“宋将军,你官位比冯家高,恩宠比冯家重,人也比冯家公子有能耐,你可知我为何选了冯家,而不是宋将军?”
听钱绮罗说完,宋戟也有些想不通,这本是原来他想问她的。
“为什么?”
钱绮罗看着宋戟,正色的说道:“我心里有个人,我这辈子都没法嫁给他,原本我便想,嫁给谁都一样,上元节那夜,宋将军举着弓射向箭靶的时候,像极了那人。之后我像是沉浸到了一个梦里一样,他握着我的手,教我射箭,牵着我逛灯市......”
钱绮罗说着,只见宋戟手中的被子断裂了开来。
钱绮罗低下头,继续说道:“这就是我选择冯家的原因,于我,于宋将军都好,我不想一辈子都陷在那个阴影里。”
宋戟一言不发,他如今已经明白了,为什么钱绮罗在那家酒楼前遇到白莲顾衍后才不对劲。
钱绮罗的话,还有之前一连串的事情,宋戟就是再傻也明白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宋戟沉声问着。
“他从城墙上将我救下时。”钱绮罗说着。
宋戟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在走了一会之后才重重的坐下,紧盯着钱绮罗的双眼说道:
“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若不是因为我的无能,你也不会被推上城墙。你心里怪我,该怪!也该恨!我想娶你,哪怕你心里想着其他人我也想娶你,以后我会用我的能力告诉你,我能让你忘掉所有人,只记得我一个!”
钱绮罗愣愣的看着宋戟,他眼中流露的目光太过炙热,似乎要将人融化了。
如果说上元夜的宋戟像风,那样强势的吹到她面前。那么,此刻的宋戟便是火,烈烈的要将两人燃烧了。
几日后,便传出了宋戟与钱绮罗的婚讯。
宋戟没有请旨赐婚,他知道,钱绮罗也一定不愿意要这样的方式。
婚期定的也比较急,钱绮罗年纪不小了,宋戟年纪更大,两个人的婚期便定在四月里。
花朝节的时候,白莲见到了钱绮罗,钱绮罗面色很好,再见到白莲的时候,已经不像是上元节时的神情了。
钱绮罗主动给白莲问安,白莲问起他们亲事的时候,钱绮罗也坦然的说着。
白莲看着眼里,欣慰在心里。
并不是因为钱绮罗嫁人了,而是因为她在试着放开,这才是白莲为她高兴的地方。
白莲情绪的改变,最先感觉到的便是顾衍,晚上的时候,顾衍揽着她鼓鼓的肚子说着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情绪的轻松。
“你要是喜欢,以后就经常办一些赏花宴。”顾衍以为白莲是因为白天的宴会。
白莲却说:“才不喜欢,宴会又累又繁琐,能少则少。”
“那今天你这般高兴?”
“我在我绮罗表妹跟宋将军高兴,他们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白莲欣慰的说着。
顾衍听了白莲的话,想到前几****情绪低落的时候,大概是跟钱绮罗有关,不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皆大欢喜。
转眼天就热了,白莲也即将临盆,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晚上睡得时候总也睡不好,一晚上醒好多次。顾衍都在陪着她,看着她的辛苦。
白莲想着他白日里上朝,晚上还睡不好,便让宫人在前殿给他收拾了床榻,怕他夜里睡不好。
顾衍知道她的心思,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还是会回长信宫。
ps:先这么多吧,二合一大章。
感谢胖胖,老大哥的多次打赏,以及大家的月票,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