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真正的强者


小说: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推荐阅读:十号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 龙血武帝 
  残疾神罚武士的话令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
  敌人在同时进行两场战争,并且另一边才是它们的主战场?
  假如对方所言非虚,历届神意之战与人类交手的仅仅是魔鬼的一小部分力量,那么原本还算明朗的局势,就突然变得有些不太乐观了。
  结合在神明之境中看到的景象,巨幅挂画里一共有四个竞争者,抛开已经被除名的地底文明,罗兰推测所谓的“天海界”,十有八九就是指最后一幅、也是最为神秘的深海眼球画卷。
  难道敌人在夺得地底文明的遗物后,又和海中的怪物打得不可开交,同时还有余力压制曙光境的人类?
  若真是如此,那高阶魔鬼口气中对女巫的轻蔑倒也不是毫无根据。
  至于没有魔力的普通人,恐怕更是跟路边的杂草没什么区别。
  当然他亦清楚,对方不可能老老实实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交代出来——从它执意孤身杀入炮兵阵地,到掩盖心思、利用心灵共鸣能力侵占佐伊的身体都可看出,显然即使身处绝境,它也没有放过一丝攻击的念头。在没有办法辨别谎言的情况下,很难保证对方不是故意虚张声势,故意想要引起人类的恐慌。
  望着面色凝重的众人,罗兰知道此刻必须得让局势重新回到己方的掌控中。
  因此他耸耸肩,故作轻松地看向埃尔暇。
  “所以……这边这个就是真魔鬼了?”
  后者也反应过来,
  “干得不错,帮我省下了一个午觉的时间,”罗兰朝佐伊点点头,“今晚的梦境里,你想吃什么都行。”
  “多谢陛下,”佐伊忍不住扬起嘴角,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表情,“可惜这家伙已经熟悉了人类的感知,虽说还无法灵活控制肢体,但心灵共鸣已很难读到它真正的想法了。”
  “这不是你的错,毕竟之前从未有人深入接触过高阶魔鬼,用人类自身的经验判断出现失误也算正常。”
  “魔鬼?你们还在沿用这个可笑的称呼,”卡布拉达比不屑道,“把所有异于自身的族群归为恐怖而邪恶的存在,殊不知自己才是微不足道的低等蛮族。不过你们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魔力之源再次现世之日,就是你们的灭亡之时!”
  众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最后这一句形容实在像极了传说中的某物。
  “你说的魔力之源……是指红月?”罗兰问。
  “凡事只能看到肤浅的表面,倒是你们爬虫种一贯的风格。”高阶魔鬼不置可否。
  “难道那个红色的球体是由魔力构成的?”一旁的爱葛莎插话道,“但这说不通,我曾亲眼见过红月,不管它是什么,都和这个世界有着千万里之遥的距离。你之前分明说最终的升格者将打开前往魔力之源的道路,难道还有阶梯能通到天上去不成?”
  “哼。”卡布拉达比偏过头去,显然不想解释这个问题。
  “天海界在哪?”
  毫无应答。
  “地底文明是你们消灭的?”
  沉默。
  “你们的新技术——我是说那些可以发射出黑色石柱的畸形种,便是来自地底文明的传承吗?”
  “省点力气吧,虫子,”卡布拉达比终于开了口,“能说的我都说了,不能说的,就算是让这只雌性来——”他扫了佐伊一眼,莫名地停顿了小会,“我也绝不会多透露一句!要杀我就快点动手,不过你们迟早都会被天穹之主海克佐德大君赶尽杀绝,而我卡布拉达比,将会在魔力之源中重生!”
  显然目前的审问遇到了瓶颈,不过既然高阶魔鬼已经转移到神罚军的躯体中,便也意味着无冬城无需再急于一时。把它交给塔其拉女巫处置的话,时间长了总能有办法令它吐出更多的东西来。
  想到这里,罗兰摊手道,“既然你不愿意谈这些敏感之事,那么我们换个话题好了——如果这场战争对你们而言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挫折,那么你们到底有多强大?天海界的大军呢?比你们又如何?还有你刚才提到的天穹之主,能和超凡之上相抗衡吗?我想这些问题,总跟机密无关了吧?”
  一个完美的自夸机会,按照对方的性格,不大可能忍得住。
  “呵,虫子……”果然,卡布拉达比亢声道,“我只能说,远超过你们的想象!知道你们为什么是爬虫种吗?因为升格种族和蒙昧族群之间的差距,就好比飞鸟与虫豸,这是魔力的本质决定的。在大陆尽头与天海界的交界处,我们的军队遮天蔽日,行动起来足可震慑群山,若不是天海界的敌人同样强大,你们又怎么可能苟活到现在!”
  它顿了顿,“至于你所说的超凡之上,如果指的是那几名最强的雌性,以前倒的确能和大君相抗衡。但如今的天穹之主,在魔力的掌握上已更进一步,又兼具了统帅的谨慎与敏锐,像这样的战斗,它一个人就能放干你们的鲜血!虫子,以后等你们听到它的威名时,就好好跪下来求饶吧——这样它至少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点!”
  罗兰自动屏蔽了后面一连串夸张用词,他注意到了几个隐藏的细节——魔鬼的后勤可以说是这个种族最大的不足,脱离红雾的情况下寸步难行,如果要支撑起一支数量足够的大军,那么必然得在黑石方碑的影响范围内战斗。
  能与红雾中和魔鬼打得难解难分,甚至拖住对方的主力,这意味着深海怪物恐怕不像它说得那么简单,仅仅用“同样强大”一句话轻易带过,无疑代表它并不想就此多谈——这种态度本身就是一种表述。
  另外,它没有将天海界的敌人当作爬虫种,也就是说,深海怪物同样得到过“升格”。可目前被淘汰的竞争者只有一个,这和最初的推测显然对不上号。回想起来,对方确实没有明确表达过是它们干掉了淘汰文明,只提到了能前往天海境的种族才有资格获得传承,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未知的变故才对。
  见高阶魔鬼还在滔滔不绝地夸耀族群的无匹力量,罗兰径直打断了它。
  “事实上,你根本不理解什么叫真正的强大。”
  “你——”卡布拉达比顿时沉下了脸,“虫子,你又知道些什么。”
  “真正的强者,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黑暗,而是用一己之力,驱散迷雾之人。在世界将倾之际,他们甚至不惜燃烧自己的灵魂,也要为万物带来光和热……就像太阳一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罗兰清了清喉咙,“既然你们这么厉害,咋不去传火呢。”
  留下一脸茫然的魔鬼,他站直身子,带着女巫头也不回地向大殿出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