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3章 明君炼成记17


小说: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作者:很是矫情
推荐阅读:天生混王 逆瞳 重生之防基友崩坏手册 限妻完婚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到这个位置就不明白这个位置面临的取舍。
  就算这个小皇帝在沈家的拥护下成为了新主,同样要面对沈家这个尾大不掉的情况。
  也许皇后能够兵不血刃让沈家交出兵权呢。
  宁舒将皇后禁足了,派侍卫守着皇后的寝宫,然后去太后处,看看生病的太后,太后可不能在这么咳下去了,再咳下去肺出毛病了。
  太后虽然病着,但是对后宫的事情还是很清楚的,“皇上,柔儿已经嫁入了皇家,就是慕容家的人,她毕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有什么事情皇上多担待一点,皇上连天下都能担得下,一定容得下自己的妻子。”
  “是她容不下朕。”宁舒拍了拍太后的背,“母后多多休息,这些事情就不要操心。”
  中间隔着一辈子,还有沈家的事情,两个人这辈子就只能做一对仇鸳鸯。
  太后被宁舒拍着背,感觉肺里似乎有新鲜的空气涌入了肺部,感觉舒服多了,对宁舒说道:“皇上,哀家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放过沈家。”
  “母后,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宁舒说道,初掌权的委托者还是需要塑造一个仁君的形象。
  沈家的事情,只怕还是要被流放,如果不惩罚沈家,朝中纲纪没法正,但是满门抄斩,暴君这个名头都戴委托者的头上了。
  尤其是沈家还跟委托者又一层血缘关系在。
  如果赶尽杀绝,难免给人不近人情的感觉。
  不罚不行,罚重了也不行,所以委托者的做法也可行。
  太后抓着宁舒的手,“皇上,哀家求求你。”
  宁舒叹气:“朕知道了。”
  宁舒回到自己的寝宫,将兵符收好了,她的任务也该差不多完成了,现在有重兵把手着沈家,现在沈家都不能出门,被囚禁了。
  宁舒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感悟着皇宫周围的水,然后扩大范围朝彭州方向去了,感应了到了不少了的河流。
  河流有多少鱼都能感应到,到了彭州,洪水已经退了,流动的水也没有在冲过堤坝了。
  很多地方泥沙堆积,底下淹没着鱼儿家禽的尸体。
  宁舒从床上爬起来,披着衣服起来给徐承安写信,她这算不算是千里眼呀。
  水这个地方无处不在,感应到水就能感应到周围的情况,也算是开发了水的一项技能。
  宁舒让徐承安清理河沙,处理里面的尸体,火化了才能避免疫病的发生。
  让他雇佣难民,那么多的难民每天都要张嘴吃饭,有点事情做也好,资源合理化利用。
  写好新就让小六子差人快马加鞭送过去。
  小六子连声应道,宁舒看了一眼小六子,说道:“这段时间多亏你在朕身边,赏银一百两。”
  “叩谢皇上,奴才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小六子跪下来谢恩。
  “不需要你死而后已,去吧,差人快点送过去。”也就是现在是冬天,天气冷,如果是夏天,这些尸体很快腐烂,产生疫病。
  宁舒不希望发疫病,现在国库空虚,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就是跟她要钱,再要钱,说得她好像能够变出钱似的。
  宁舒手指点着下巴,沈家肯定有钱,要不要让沈家爱国捐出一点钱来?
  真是缺钱啊。
  宁舒叹了一口气,往床上一躺睡觉了。
  每年都有税收,结果每年国库都是空虚的。
  钱都到哪里去了。
  必须做好账,偌大一个国家,连记账的人都没有么?
  把被子一盖,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手握权利不是那么轻松的。
  平时批阅奏折累了,宁舒就到御花园转一转,看一看风景,喂一喂鱼,转一转国家的宝库,看看有没有世界本源什么,不对,世界本源不是已经找到找全了?
  世界本源是找全了,可是世界碎了,如果能到世界本源最好了,能卖十多万的功德或者信仰力呢,算是额外的收入也是蛮好的。
  不过宝库里面,玉石珍珠,还有人参灵芝什么的,就是没有世界本源。
  光暗属性世界本源是一颗核桃一样的样子,宁舒扫描着屋里的匣子,这种东西肯定是收在瞎子中的,但貌似没有。
  宁舒干脆释放出了精神力,笼罩着整个皇宫,将整个皇宫都扫了一遍,倒是发现了不少的枯骨。
  在水井里,在池子里,都有人骨头。
  宁舒:……皇宫的水源卫生问题堪忧啊。
  皇宫自古就是吃人的地方,死了一席草席扔出去,还有连尸体都没有找到的,就埋骨在皇宫中,最后连尸骨都腐化了。
  想着周围这边多的尸骨,怪不舒服的,宁舒干脆让宫人把井里和池子里的尸骨捞出来,悄悄弄出埋了。
  谷意的系统感觉到精神力一扫而过,对绣花的谷意说道:“这个任务者精神力挺强大的。”
  谷意有些诧异:“难道她不是中级任务者?”
  系统停顿了一会,说道:“从手段上来看,还有精神力,估计不是中级任务者。”
  “那么他怎么会出现在中级任务世界的?”谷意百思不得其解,也就放弃了。
  “估计是冲着系统来的。”系统说道,“赶紧将任务完成了,离开这个世界,现在和平共处,不代表他不会起什么心思。”
  “好,我知道了,我会很快完成任务的。”谷意连连点头,歉意说道:“就是系统的事情,我不知道有其他的任务者在,下次我一定下手快一点,不让别人抢了,让你快点强大起来的。”
  “嗯。”系统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臣妾参见皇上。”宁舒在御花园逛着,遇到了美丽动人的平芳仪。
  平芳仪风情万种地给宁舒行礼,眼神中透露以前没有的热切和渴望。
  如果说平芳仪以前给人一种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那么现在倒像一个渴望皇恩的后宫妃子了。
  宁舒上下打量了一下平芳仪,那个良美人在干嘛呢,不是说要完成任务吗,为什么现在平芳仪好生生站在这里,除了没有系统,平芳仪没什么区别。
  倒是麻利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