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9章 摧毁


小说: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作者:很是矫情
推荐阅读:天生混王 逆瞳 重生之防基友崩坏手册 限妻完婚 
  要重新适应这个残酷的非常困难,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努力适应环境的能力。
  就像现代有些人,无法适应社会一样。
  宁舒厌烦了这个老头的纠缠,而且这个老头是城主,杀了他城池就散了,孙带将那个盛放魂液的宫殿毁了。
  就算城池毁了,这些班底还在,要再建立一个城池太容易不过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人是依靠城池的高手的保护,代价就是自己的灵魂。
  而城池中的普通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交换。
  宁舒的到来真的非常惹人厌。
  宁舒拿出了红宝石戒指,直接对着老者射出了一道光线。
  老者用灵器挡住了时间光线,灵器一接触时间光线,就变得暗淡了,一下湮灭成灰了,消失不见了。
  老者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宁舒又对老者释放出了一道光线,老者已经见识到了这种光束的厉害,自然不敢用自己的身体硬接。
  连忙躲开了光线。
  宁舒用结界困住他,然后释放出了一道光线,老者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光束射到他的身上。
  光束钻到了身体中,不痛不痒,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他的身形变得越来越佝偻,脸上身上的老人斑越来越重,皱纹越来越多。
  如果说之前是一个硬朗的老者,那么现在就是行将就木的老头。
  这还是老头修为高深才能抵御得住时间光束万年的流速。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连灰烬都没有了。
  宁舒又射出了一道光线,老者再也抵御不住了,直接化为了灰烬。
  “城主……”
  “城主死了。”
  被藤蔓绑着的人看到最大的靠山被这个恶魔杀了,顿时哭了起来,就算是汉子都忍不住红了眼睛。
  宁舒用时间光束毁灭了放置魂液的宫殿,这些建筑在时间光线下,成为了尘土,成为了灰烬。
  城中的一些家族已经收拾细软逃走了,估计要到其他的地方发展了。
  做完了这些,宁舒拽住了一个人,问道:“之前那种紫色火焰是怎么产生的?”
  宁舒非常心水那种火焰,如果放在虚无法则中,是不是会蒸发了虚无法则。
  为了对付这种紫色的火焰,她几乎抽干了这一片所有的水,只怕这个地方之后会变成沙漠,因为水都被宁舒用来灭火了。
  被宁舒拽住的人吓得瑟瑟发抖,虽然有实力,但是面对如此凶残的宁舒,也只有认栽,说道:“是法阵发出来的。”
  “阵法在在什么地方?”宁舒又问道。
  最后宁舒在一堆废墟下,找到了地洞,在密室里发现了阵法挺复杂的,阵眼是一大块紫色的石头。
  在石头周围,空气都是扭曲的,宁舒一靠近,头发都被热度卷成了爆炸头,一碰紫色的石头,顿时烫得缩回了手。
  宁舒伸出藤蔓卷石头,结果藤蔓都被烤成了干脆方便面。
  宁舒降低了灵魂的温度,靠近紫色的石头,左右交换手得把脸盆大的紫色晶石塞到戒子空间中。
  一塞进去,戒子空间都变得滚烫了,希望这个戒子空间能坚持一段时间。
  得到想要的东西,宁舒心满意足地拖被藤蔓缠绕住的人走了。
  一路上,所有人都哭哭啼啼的,恐惧自己的命运。
  到了一处山脉,宁舒松开了藤蔓,想了想又扔下了几本修炼秘笈。
  没有城池的保护,这些人就要独自面对外面危险的世界。
  这些人如果没有自保的能力,只会被其他的城池的抓去,还是成为灵魂储备器。
  宁舒转身就离开了,飞了一阵子,又折回了,隐身听听这些人有什么打算。
  作为被管束,被约束的人,一旦自由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非常惶恐害怕。
  这些人也是如此,一些青壮年决定拖家带口投奔其他的城市,希望其他的城市能够收留他们。
  宁舒:……
  她到底图什么?
  宁舒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了,这些人都是没有修为的人,想要走到一个城池,需要很长的时间。
  说不定走着,走着,就想着安顿下来,不会去城池了。
  宁舒想的是,让这些人自由生活,重新建立家园,不用在一个巨大的城池里生活。
  死了之后,灵魂就就到该去的地方。
  宁舒又到了一个城池,如花炮制,用藤蔓毁了一个城池,抢了魂液,毁了宫殿,杀了城主,将城池毁了得干干净净的。
  然后将这些普通人放到一个地方,对于突变的情况,这些人跟之前的人一样,都不满意这样的变故。
  连续毁灭了两个城池,宁舒不想再弄了,木法则快没有能量了,就连上面的水滴都变得暗淡了。
  二来就是装紫色晶石的戒子空间要被晶石给烤化了。
  感觉自己找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这么高的热度,如果放在系统空间里,只怕会把系统空间给烤化了。
  怎么处理?
  这次收集了很多魂液,非常满足,五个城池已经解决了两个。
  等有空再来解决剩下的三个。
  要回去处理紫色的晶石了。
  照例扔下了几本修炼密集,一些是武功秘籍,一些是修仙秘籍,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修仙的,武功秘籍不挑灵根。
  宁舒点开了黑洞,钻进黑洞中,出现在了轮回世界中,然后火急火燎地往木之城去拿绝世武功。
  抱着绝世武功冲到了咨询室,等着银发男出来。
  戒子空间放在身上有点烫人,宁舒把它放在桌子上,戒子空间都开始融化了,一滴滴粘稠的液体滴在桌子上,把桌子都腐蚀得坑坑洼洼的。
  银发男从里面出来,看到破烂的绝世武功,面不改色地说道:“又要开始折腾了?”
  “来不及解释,我得进去了。”宁舒拿起滚烫的戒子空间,冲进了绝世武功中。
  银发男淡定地坐了下来,拿了纸擦了擦腐蚀桌子的粘稠液体。
  看到坑坑洼洼的桌面,银发男在心里计算着这个桌子的价值,待会让破坏他物品的人赔偿。
  宁舒从戒子空间里拿出滚烫的紫色晶石,犹豫着要不要扔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