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寥寥,无人关注


小说:水嫩小佳妻:总裁,来尝鲜  作者:柚子蜜
只有寥寥几个人在关注南晶晶的物品的拍卖。
就连林川都没有再看台上,而是看着墨修炎和苏景然的方向。
墨修炎从司仪手里接过了耳环,对苏景然说道:“然然,这是你的耳环。”
“谢谢。”苏景然轻声说道,“三少……这次让你太破费了。其实你本来不必……”
“你值得,不是吗?”墨修炎的目光深邃,声音也带着深情。
他直接打断了苏景然的话,接着说道:“何况是为了做慈善,这钱拿出去也没有什么关系。”
苏景然微微抿唇,墨修炎接着说道:“我知道现在要让你接受我,还有点困难。毕竟在你心里,已经没有关于我的记忆了……但是然然,你相信我,我们之前的感情,并不是假的。你对我的感情,也并没有掺假。”
苏景然不知道怎么应他的话,他说的话,坦坦荡荡,而又非常诚恳。
可是苏景然却又不知道对他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轻轻点点头:“三少,这段时间我确实……我相信,用时间来证实这一切吧。”
她现在确实没有办法直接跟着完全没有记忆的墨修炎回去。
只能等时间了。
墨修炎会给她充足的时间,也会等待她。
当着众人的面,他为她戴上一只耳环。
苏景然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子上。
在他的面前,她其实永远都是没有办法做到心平气和的。
就在她等待着墨修炎给她戴上第二只耳环的时候,墨修炎握住了掌心,说道:“这一只,我留下了。”
他的举动又深情又暧昧。
苏景然的脸上更是晕上一团红晕:“三少,你……”
“怎么,我的一片真心,还不值得一只耳环吗?”墨修炎轻轻挑眉,看着苏景然。
苏景然微微失笑:“原本也只是几十块钱买来的东西,三少喜欢就留着吧。”
“好。”墨修炎大方地将另外一只收下了。
全场的人虽然都听得不真切墨修炎和苏景然之间的话,不过看他们之间的神情,是很有默契的样子,说话也是有说有笑,更是进一步印证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墨修炎收好耳环,说道:“这段时间我会呆在c城,等你考虑好了,我就带你回家。”
苏景然微微怔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墨修炎再次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大步地走了出去。
苏景然的目光也随着墨修炎的离开跟了过去,眸中闪过若有所失的神情。
木头人也马上要跟着墨修炎一起离开。
这个时候,林琳可不干了。
本来今晚的慈善晚宴是她期待了很久的,她以前就参加了好多次这样的晚宴。
好不容易等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她自己的东西也可以拿去拍卖了,谁知道兴冲冲的将东西给交了上去,还没有轮到她呢,木头人就一脚给她的尾戒给踩瘪了。
这还不说,木头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还马上就要离开了!
林琳真是气不过,上前抓着木头人的胳膊,说道:“喂,你别走!”
林琳是突然冲上前去的,没有任何预兆的就要去抓木头人。
而木头人本来身手就十分灵活,戒备心也非常强,林琳还没有触碰到他,他便一个动作,遮挡了一下。
等到林琳要抓住他的胳膊的时候,他一个反手,将林琳的手给狠狠地扭在了身后,冷声说道:“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林琳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里受得起这样的武力?
她顿时疼得眼泪花儿都出来了,哭道:“你快放开我!呜呜,好痛啊……”
木头人见是个女孩子,也没有放手,反倒更是狠狠地抓住了她。
反正对于木头人来说,也没有什么男人女人的区别,只有敌人和自己人的分别。
苏景然见到这样的状况,赶忙冲上前去,说道:“木头人,你赶快放开林琳!”
木头人见苏景然这样说,才松开林琳,不过,他却没有丝毫温柔,毕竟,他曾经生活在丛林里,每一样威胁到他生命的生物,他都不可能带着温柔的。
林琳差点摔倒在地上。
苏景然赶忙扶着她。
林琳哭着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知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你突然冲过来,谁知道你是什么坏人?”木头人也不相让地说道。
苏景然忙说道:“好了,好了,都不要生气了。”
“本来就是啊,你将我的尾戒踩坏了不说,还一声不吭地走了,还将我的手……”林琳痛得抽气……她本来就是娇滴滴的,被木头人这样狠狠地一扭一推,就算是没有脱臼,但是也青紫了好大一片,感觉整个胳膊都有些举不起来。
木头人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踩坏了的尾戒,是林琳的。
他抓了抓头发,这也难怪林琳追过来了,原来是这样的。
他马上说道:“行,我给你道歉。”
林琳本来也不是不懂事的姑娘,如果之前木头人就好心好意地给她道个歉,她也不会追究和计较的。
可是木头人将她给打疼了,现在再道歉,对于她而言,已经不太管用了。
她一把抹干眼泪,说道:“谁要你道歉了?道歉管用的话,那就可以随意伤害别人了吗?不行,今天你必须得赔我尾戒,还要赔我拍卖会,还有我的胳膊,反正一样都不能少!少了一样,你就不准走!”
“这……”木头人一下子迟疑了,林琳的要求这么多,但是没有一个是好完成的。
“反正你就说赔不赔吧,要不赔的话,哼,我爸妈和我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林琳气呼呼地说道,脸上还挂着残留的泪水,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爱。
木头人愣了一下神:“那赔你钱?”
“谁要你的臭钱了!”林琳更是气鼓鼓的,“臭钱能买来这些吗?不行,你赔!”
木头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的社会经验本来就有限,对待女孩子的经验更是有限得几乎没有。
他一下子愣在当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