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朋友,不用计较


小说:水嫩小佳妻:总裁,来尝鲜  作者:柚子蜜
这件事情他理亏他也承认,要赔礼道歉赔偿他也认了,可是林琳不要赔钱,他一下子也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苏景然看着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孩子气,不由说道:“林琳,木头人是我的朋友……不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折衷一下吧?”
林琳看着苏景然:“他真是你朋友啊?”
“真的是……”苏景然虽然也不记得木头人了,不过木头人几次都跟在墨修炎的身边,她对他自然是有印象的。
而且她对木头人的印象不坏,木头人在服装店也帮了她,她自然是愿意承认木头人这个朋友的,不愿意林琳跟木头人吵起来。
木头人见然然承认自己是朋友,马上说道:“然然,你想起我来了?”
苏景然抱歉地笑了笑,摇摇头。
林琳也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孩子,听到苏景然这样说,便说道:“好吧……那既然他是你的朋友,我可以不计较……可是今天的事情……”
林琳虽然说不计较,但是想到今天没有参与到拍卖,还是委屈得不行。
她一下子又开始掉眼泪了。
木头人只能说道:“那我赔你钱……”
“好了,别说了,木头人。”苏景然制止了木头人。
她当然知道,林琳之所以委屈,绝对不是为了钱的事情。
她轻轻地抱着林琳拍了拍:“木头人也不是故意的,如果你真的不计较的话,就开开心心的原谅他。如果你还是觉得不高兴的话,那让他去给你买一样的尾戒,然后举办一个拍卖会,将你的朋友和同学都请过来……”
苏景然的话让林琳豁然开朗,如果说不计较的话,又还何必哭哭啼啼的呢?
她抬眸说道:“算了,看他那个样子,也不是能够举办拍卖会的人。我就开开心心的原谅他好了,不然我自己心里还添堵。”
“这就对了,既然要原谅,就不要再不开心了。好吗?”苏景然像个姐姐一样的安慰林琳。
林琳终于破涕为笑,对木头人说道:“好了,看在然然的份儿上,我原谅你一次吧。算你走运。但是被踩坏的尾戒,你要赶快还给我……”
林琳伸出了手。
木头人忙在衣兜里掏起来。
奇怪……明明刚才被自己踩坏了的尾戒,是放在衣兜里的,可是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
原来是刚才人多,木头人走到人群中的时候,尾戒早就被挤掉了。
林琳脸色一垮:“不是吧?踩坏了不说,你还将东西都给扔掉了?你是不是太过分了点?你名字叫木头人,你还真是一块榆木疙瘩啊?你真是……”
林琳气得直跺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也并不是很有大小姐脾气,不然早就给了木头人一个大大的耳光了。
苏景然见这个样子也是有些觉得对不住林琳,将自己一块成色上好的玉手镯摘下来,说道:“林琳,木头人他确实不对,这手镯当时我赔偿给你的吧。”
“我不能要你的东西。我就是生他的气而已……”林琳转头对着苏景然,不想苏景然为难,她说道,“好了,我就当没有了这枚尾戒吧。”
她将玉手镯推回给苏景然。
苏景然笑着说道:“也只是个玩物而已,给你留着玩儿的。就不要生气了,开开心心的来,不想你不高兴地离开南家的宴会。”
林琳见她说得诚恳,收下了,说道:“那就谢谢你了。不过能够交到你这个朋友,也总算没白来这次的宴会。”
她说完,又看了一眼木头人,说道:“真是的……就当我今天被狗咬了吧。”
被骂成是狗,木头人倒也没有生气,反正对于他而言,人和动物都是差不多的。
苏景然见林琳不再计较,便对木头人说道:“那林琳不计较了,你也赶快回去吧。”
“好,然然。”木头人这才转身大步离开。
林琳还在心疼自己的尾戒。
不过台上,南晶晶这次的物品已经拍卖了。
不过南晶晶兴冲冲的想要成为今天的焦点,却并未得到她想要的效果。
她的物品,林川并没有参与竞拍。
虽然她的很多狐朋狗友参与了竞拍,给她炒热度,但是最终,因为林川没有参加,也没有拍出什么好的价格,也就草草地收场了。
南晶晶真是气得心肝都在痛,她处心积虑安排好的晚宴,结果就被苏景然一个人抢光了风头。
晚宴顺利地结束了,宾客们都纷纷告辞。
林川走到林琳的身边,对着苏景然说道:“虽然很遗憾没有拍到你的耳环,不过也很荣幸地参与了。”
“谢谢你林先生。”苏景然很礼貌客气地说道。
林川眼眸里闪过一丝失望,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林琳大笑着说道:“大哥,可惜了,你喜欢然然也没用了……墨三少很显然比你更喜欢然然,也比你和然然更般配。”
林川微微摇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这话虽然说得非常的委婉,但是表达的意思却非常的明确,如果苏景然真的是单身的话,林川是绝对不可能放手的。
苏景然听到他的话,有点尴尬,不过林川没有说得很明确,她便当做没有听懂,礼貌地笑了笑。
林琳笑着说道:“我大哥一向都是这么有志气的。”
正在说着话,南晶晶走了过来。
她的脸色并不十分好,有着强颜欢笑的感觉。
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然然,真是恭喜你啊,今晚在来宾面前,真是收获了不少的殊荣。”
“也谢谢大表姐之前帮我解围。”苏景然的声音有些冷,不过脸上带着笑。
她指的是刚才南晶晶打算用五万块钱买下她的耳环,来羞辱她。
南晶晶干笑了一下。
苏景然笑着说道:“不过大表姐还是有看走眼的时候,我这耳环虽然不值钱,不过还是比五万块要高昂许多。”
南晶晶捏着拳头,真是越想越气。
她恨不得将苏景然给拖来咬一口。
她干笑了一下:“雨泽和林川不过是为了南家的宴会不尴尬,所以帮忙出价。真是感谢林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