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震动蜀都


小说:兵甲三国  作者:湘南笑笑生
推荐阅读:超能师 总裁哥哥大恶不赦 农家悍妇:随身带着一亩田 无上圣天   邪魅少爷的冷妻 摄政王的腹黑公主妃 卿本为皇纵宠缠身 喵的报恩 
  蜀中的黎明静悄悄,一缕晨曦笼罩在群山之下的江油关,值守夜班的守军望着东面的朝霞打着呵欠,疲惫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江油关,于三年前在诸葛亮的提议下建立,原因是担心燕军自摩天岭而下,攻袭涪城。只是三年来,莫说一个燕军,就是翻山越岭的山民都未曾见过几个,更有人跑到摩天岭打探过,那边就是一条绝路,燕军根本就不可能插翅飞过来。于是江油关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派驻在这里的大都是老弱残兵,在此关养老度日,这也是刘备为何不愿派张飞驻守此关的原因。
  按照三将军的火爆性格,让他在这个穷山辟野来堵守那“莫须来”的燕军,无异于流放,不和诸葛亮闹翻才怪。
  开门时间到了,关门缓缓的被打开。一队蜀军踏着碎步朝城楼上奔来,关楼上逐渐一片混乱和喧闹。
  “嗨,兄弟,昨晚睡得还可好?”
  “哈哈,还好,就是北面方向响了一个晚上的雷,幸亏没下雨。”
  “哈哈,天公只打雷不下雨,故意搅你好梦,看来你做了亏心事遭报应了。”
  ……
  多年的懒散,使这群守关之将士早已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对那不下雨只打雷的雷声根本就未多想。
  喧闹声中,谁也没注意,北面的一条蜿蜒而来的山道之上,一条银线正沿着山道迅疾涌来。
  轰隆隆~
  原本策马缓缓而行的白马义从,出了山道之后,立即催马提速而行,霎时间马蹄声大起,如同雷鸣一般滚滚而来,那一片如云似雪的浪涛呼啸而来,一杆“燕”字大旗在晨风中招展,转眼就奔到了关下数百步之外。
  “敌……敌袭,敌袭!敌袭!”一名守军率先发现了那如同自天而降的燕军,如同做梦一般,呆了半天才发出如见鬼魅一般的嘶吼声。
  “敌袭,敌袭,快快关门,快快关门!”关楼上的守将也惊呆了,失神的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声。
  呜呜呜~
  关上响起了连绵不绝的警号声,震动了整个江油关。
  可惜为时已晚。
  燕军大旗之下,银枪白马的赵云高喝一声“放箭”。
  咻咻咻!
  弩箭如雨,射得关楼上散乱的守军惨叫连天,四散奔逃。
  赵云一拍胯下神骏的照夜玉狮子,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冲入关门,手中龙胆亮银枪翻飞,守门的将士纷纷中枪落马,亡命逃窜。
  文丑率着数千白马义从跟在赵云身后一拥而入。
  关内原本就不过两三千的老弱病残,战斗力或许还不及一千蜀军精兵步卒,在五千白马义从之前就像卖切糕的三轮车遇到坦克一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众蜀军除了逃跑别无选择。
  众蜀军惊得逃之夭夭,纷纷往南门狂奔而去,竟然没有一人去向江油守将马邈去禀报,所以当赵云率众兵临马邈的府邸之前时,马邈刚刚从爱妾的被窝里惊慌失措的钻出来,被燕军抓个正着。
  在白马义从的急袭之下,江油关形同虚设,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告破。
  ***************
  “闪开,闪开,军情急报!”
  一骑奔驰如风,马蹄铁踩得成都大街上的青石地板火星四溅,马背上的斥候一边狂舞着马鞭,一边大声呵斥行人着朝皇宫方向奔去。
  一个躲闪过猛的老汉失去重心,啪的摔倒在地,坐在地上大骂:“龟儿子的搞个啥子哟,走了五六步路就有三趟加急军情,差点把老子撞死了。”
  边上一个老汉,一把将他扶起,笑道:“你骂个雀雀,搞不好是东边的敌兵要杀到成都了,所以才这么急。”
  那摔倒在地的老汉依旧在嘟囔道:“杀过来关我雀雀事,打来打去还不是百姓受苦,听说燕军那边对百姓还要好一点。”
  “你不要命了,小心被宿卫军听到。”
  ……
  成都,德阳殿
  砰!
  一条案几被踢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碎裂了四五块。
  身着冕冠冕服的刘备,满脸铁青之色,怒不可遏的吼道:“马邈玩忽职守、猝不及防之下被燕军攻破了江油关也就罢了,涪城的杨怀和高沛居然就直接献城投降,不但未阻上贼军片刻,未伤亡贼军一兵一卒,还让长途奔袭,粮草不继的贼军得到十万斛粮草,真是气煞朕了。”
  一连三路斥候飞马奔入丞相府急报军情:先是江油关被燕军自摩天岭偷袭,守将马邈不及迎战便被敌将赵云所俘;正在刘备要下令派兵增援涪城时,又有斥候飞报涪城守将高沛和杨怀不战而降,率一万余守军主动迎接公孙白的大军入城;紧接着又有斥候飞报燕军率五万多大军直奔绵竹关而来。
  公孙白留下兴燕军副将于禁为主将镇守涪城,高沛和杨怀为副将共同协助其守城。公孙白要防的自然是背后来自剑阁的诸葛亮大军。因为他知道诸葛亮迟早是会推算出他的意图,回师来救成都的。如今他只有五万大军,而前头要对付刘备的白耳精兵以及五万宿卫精兵,背后还有诸葛亮的六七万无当精兵,一旦腹背受敌,而且敌军又有雄关为凭,届时恐怕进退两难,则胜负难料也。所以他给于禁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守住涪城,在他攻下成都之前不可让诸葛亮逾越涪城。
  绵竹关只有张飞和刘封的一万守军,而燕军却有五万大军。一万守五万,原本在五五之数,但是他们面对的不是普通军队,面对是横扫天下的燕军精锐。绵竹关是成都的最后一道屏障,燕军必然依仗神兵利器和兵力优势强攻,抢在诸葛亮回师和粮草耗尽之前攻往成都,这样张飞势必很难守住。
  关羽蓦地腾身而起,激声道:“兄长休慌,且让愚弟率一万宿卫精兵,前往绵竹关,与三弟共御贼军,定叫燕贼插翅难越绵竹关。”
  刘备强抑心头的焦躁,摇头道:“燕军虽只五万,却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若只派一万余兵马相助三弟,燕军兵甲优于我等,兵力又数倍于我等,又有妖雷和妖术,恐怕难以守住。”
  身旁的白耳兵统率陈到急声问道:“难道陛下要全军出击?万万不可啊!不若陛下率宿卫精兵坐镇成都,末将率白耳精兵三千,协助二将军和三将军共同守关?”
  此时的陈到,官拜卫将军,掌控蜀军中最精锐之兵也是刘备的近卫军的白耳精兵,在蜀汉的武将之中,威名仅次于关羽和张飞,尤其是他麾下的白耳精兵,号称“统时选士,猛将之烈”。所谓“统时选士,猛将之烈”,指的是统率挑选的白毦兵,个个都是猛将之流,和白马义从缺员“以百人将补之”听起来还要牛,战斗力很显然非一般。
  白耳兵曾多次救刘备于危难之时,刘备猇亭战败以后,陈到亲率数百白耳死士击退上万东吴追兵的数次进攻,为刘备败退白帝城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可以看出这支白耳的战斗力之强悍。白耳兵是蜀汉的主力部队,且守卫蜀汉东部大门,这也是魏、吴不敢犯蜀汉东部边境的一个重要原因。
  关羽急声道:“若得白耳兵相助,何愁燕军不破,兄长何必御驾亲征,交给我、翼德和叔至三人即可。”
  刘备满脸的肃然,沉声道:“如今燕贼已独得天下十三州,尚且亲征于绵竹关下,朕岂可安居成都城?诸位不必多言,朕将亲率无当和白耳兵,二弟与叔至从之,明日及兵抵绵竹关,与公孙白决一死战!”
  公孙白的神雷之威,刘备岂能不知。若是被公孙白攻破绵竹关,成都城再城高墙厚,在神雷面前都将无济于事。一旦成都城被围,公孙白必然将不顾一切的轰开城门,就算城门甬道被堵住,恐怕公孙白也会聚集所有的神雷,将城墙直接炸倒。
  所以抵御公孙白的兵锋的生死之战必为绵竹关之战,否则蜀汉国必然完蛋,就算是退到蜀南去也不过苟延残喘,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刘备别无选择,唯有倾巢而出,在绵竹关与公孙白决一死战。
  陈到依旧急声劝阻:“不可,万万不可!陛下和二将军若都离开了皇城,若是城中有个风吹草动,末将恐我军不复回成都耳。”
  刘备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必多言,传朕旨意,令子方、子仲两人持朕之宝剑镇守成都城,公佑、兴国和安国二侄可协助之,受其两人节制,敢叛乱者可先斩后奏。传令三军,明日启程,奔赴绵竹关!”
  刘备麾下的谋臣武将,原本就比历史上少了不少,再加上被公孙白杀得杀,擒的擒,如今在城中镇得住场子的将领已不多。文有糜芳和靡竺还勉强过得去,陈到和关羽一走,城内几乎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武将了,而且刘备对原刘璋旧部张任等人并不信任,所以刘备只得将安定城内治安的任务交给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将。
  张苞和关兴虽然才十五六岁,但是武勇过人,如今城内鲜有人是两人的对手,两个小将虽然对其他人不服,但是对于跟随刘备出生入死的糜芳和靡竺还是很尊敬的,若是遇到动乱,两个小将的家传武艺可不是吃素的。
  次日,刘备、关羽和陈到三人,只留下一万宿卫精兵镇守成都城,率着五万宿卫兵和三千白耳精兵,浩浩荡荡的出了成都东门。
  成都东门外,刘备突然心有所感,缓缓的回过头来,深深的望了一眼成都城,深深的,深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