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诱敌出击


小说:兵甲三国  作者:湘南笑笑生
推荐阅读:超能师 总裁哥哥大恶不赦 农家悍妇:随身带着一亩田 无上圣天   邪魅少爷的冷妻 摄政王的腹黑公主妃 卿本为皇纵宠缠身 喵的报恩 
  “江锁双龙台,关雄五马侯。火然文www.益州如肺腑,此地小咽喉。”
  诗中称为益州小咽喉之地正是绵竹关。
  绵竹关东侧是罗纹江,西侧是绵远河,雄关则座落在险峻的鹿头山之上,易守难攻,实为成都的坚固屏障,也是抵御入侵成都之军的绝佳之地。
  当年邓艾即便从阴平古道奇袭,其实也是死里求生遇到了不懂兵略的诸葛瞻,若是诸葛瞻凭险固守,等待姜维回援腹背夹击孤军深入、粮草断绝的邓艾,恐怕魏国十年之内无力再征蜀。只是诸葛瞻受不得挑拨,气盛易怒,死拼硬打,最后一战将蜀中精英耗尽,蜀国就此灭亡。
  就在刘备率五万大军进入绵竹关的次日,公孙白的五万大军也已兵临关下。
  关楼之上,刘备居中,关羽居左,张飞居右,两侧站着刘封和陈到两人。
  公孙白率赵云、文丑、徐晃等将蜂拥而来,云集在关下。
  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来,仰望着关上,神色极其复杂,许久才喊道:“三位皇叔,别来无恙!”
  关上关下,故人相望,百感交集。
  二十多年前,广阳城,公孙太守府初见。
  ……
  “此莫非就是帝室之胄、中山靖王之后,威震黄巾军,名扬虎牢关的玄德叔叔?”
  “拿酒来,玄德叔叔乃帝室之胄,当世英雄,我当敬三樽,以示敬意!”
  “此莫非是温酒斩华雄的云长叔叔,和威震虎牢关的翼德叔叔?两位叔叔乃绝世虎将,武勇天下少有,岂能无座?”
  ……
  二十二年一弹指,当年的懵懂少年如今已成为君临天下的大燕皇帝,而落拓的桃园三义如今也是一方诸侯。
  只是,当年的情义,都将烟消云散,当年并肩作战的岁月,再也回不去了……
  关上关下,一片静寂。
  许久,刘备微微苦笑道:“托贤侄的福,朕一切还好。”
  公孙白望着刘备的脸,微微笑道:“一别数年,皇叔老了许多。”
  刘备哈哈大笑道:“当年白儿不过十四五岁,如今却已近不惑之年,我等岂能不老。”
  公孙白不再嗦,高声问道:“皇叔,今日之事如何?”
  刘备收敛起笑容,沉声道:“劝降之语免开尊口,唯有死战耳!”
  公孙白指着城楼上的蜀军,高声喝道:“他等背井离乡、抛家弃子跟随你近二十年,你素来自命仁义,难道就不想让他们回家乡探望亲人,非要用他们的鲜血,染红鹿头山?”
  刘备哼了一声,转头问道:“你等可愿投降?”
  “愿随陛下誓死一战!”
  两旁喊声如雷,气势如虹。
  刘备仰头哈哈大笑道:“贤侄,你扫漠北、灭匈奴、斩二袁、破曹贼、征西凉、平西域、定中原、踏江南,朕甚为佩服,只是恐怕这绵竹关你是破不了的。朕只要坚守半月,则诸葛丞相必然率无当飞军回兵来援,届时你等腹背受敌,又粮草尽绝,恐怕连你自己都未必能安然回许都,不如就此退兵!”
  公孙白一愣,随即也哈哈大笑:“剑阁南端已被于禁一万兵马守住,诸葛亮一月之内时决计回救不了绵竹关的。朕在江油和涪城均得以补充粮草辎重,至少可坚持一个月,一月之内,朕必破绵竹关!”
  为了配合公孙白的声势,身后的将士在赵云的示意下,纷纷举起了兵器,一时间刀戟如林,唿和声如雷而起。
  “大燕必胜!”
  “大燕必胜!”
  “大燕必胜!”
  其实,公孙白也只是赚个嘴硬的,绵竹关座落在山上,刘备不出来,公孙白的办法也不多,就算用神雷炸破山门,最后还是得率众攻坚破关。敌军占据宽沟深壕的地理优势,居高临下而攻击,再加上刘备的宿卫军,还有陈到的白耳精兵,以及关羽、张飞两员勐将坐镇,公孙白区区在兵力占据劣势的情况下,兵甲的优势虽然巨大但是也差不多被抵消了,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强攻的话,就算攻下了绵竹关,也将是惨胜。
  若只是惨胜,杀敌六万余,自己折损两三万的话,接下来面对诸葛亮的无当飞军,恐怕兵甲再精良也未必能胜,何况粮草一旦不继,攻不下成都的话,最终可能还是要乖乖的退回。
  ……
  燕军与蜀军在绵竹关下已相持近半月,燕军使出百般解数,始终无法攻破绵竹关。
  蜀军在等着剑阁的诸葛亮率无当飞军回援,腹背夹击蜀军,所以只是一昧坚守,就连性格极其暴躁的关羽和张飞,面对徐晃等人的挑衅,还有郭嘉的各种激将计如送女人衣服、派人辱骂关张的祖先、问候关张家的先辈女性等,也是置若罔闻。
  在这关键的时刻,关张等人终究不比诸葛瞻父子,虽然性格暴躁,却是完全沉得住气,就算是沉不住气也会被刘备压下去。
  时间一晃半个月,倒是燕军逐渐沉不住气了。
  绵竹关下,燕军中军大营。
  公孙白眉头紧蹙,望着手中的于禁送来的急信发愣。
  原来诸葛亮接到燕军袭取江油和涪城的消息之后,惊得魂飞魄散,率着五万无当飞军拼命的回军朝绵竹关杀来。
  于禁自知涪城难以守住,直接率着一万余大军在剑阁道口建立营寨死守了三天,然而蜀军疯了一样的不惜一切代价拼死往前冲,尤其是蜀军的无当飞军更是锐不可当,强行冲寨,再凭借背后优势的兵力掩护,硬是在损失万余兵力的代价下将燕军的营寨攻破,逼得于禁不得不率五千余残兵退回涪城。按照诸葛亮如此疯狂的攻击,涪城恐怕也守不过三天。
  “七天,最多还有七天,诸葛亮将率军杀来,则我军将腹背受敌,大好形势将化为乌有。蜀道山险关雄,易守难攻,不攻到成都,难言胜利。当年的邓艾也是死里逃生,若非诸葛瞻盲目出击,恐怕邓艾最后只会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公孙白心头微微叹道。
  郭嘉双目微闭,细细的思索了一阵道:“如今只有加派一万军马回援涪城,拖住诸葛亮的大军。然后再诱绵竹关蜀军出关决一死战。”
  公孙白眼中一亮,急声问道:“计将安出?”
  郭嘉脸色凝重的说道:“刘备、关羽倾巢而出,成都城内只余下糜芳靡竺等无能之辈和几个后生小辈,只需传书黑豹卫,令成都城内的那位就机取事,截断刘备的后路,那么腹背受敌的便是刘备了,而且其家小尽在成都,恐怕比陛下更急。”
  公孙白犹豫了一下,终究是点了点头道:“成都城内,尽刘备耳目,城内那位能取事否?是否太冒险?”
  郭嘉缓声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益州旧部既然想要复仇,就需要有背水一战的勇气和能力,更何况刘备在成都不过经营四五年而已,而益州旧部祖祖辈辈都在此地,扎根之深又岂是刘备可比?若是连几个无能之辈都对付不了,岂非是废物一堆?”
  公孙白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好,就依奉孝之言。”
  当下令吴明飞鸽传书,飞往成都城方向。
  紧接着,郭嘉又继续道出下一步诱敌出击之计。
  “若能找到蜀军储粮之地,遣一精锐小队暗中潜入而焚烧其粮,则蜀军粮草尽绝,加之后方失火沦陷,又见我军遣兵一万回援,不过四万大军,必然会孤注一掷,与我军决一死战,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郭嘉缓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攻不下绵竹关,就算涪城守住,也迟早粮草尽绝,届时我军和刘备军再血拼,也只会两败俱伤,而诸葛亮迟早攻破涪城,则我军进退维谷,陷于绝地也。”
  公孙白思索了一阵,不禁脸色微变。
  “子勤即刻率一万精兵飞速驰援涪城,务必三天之内赶到,否则恐涪城失守。”
  “遵旨!”
  文丑领命而去。
  “师父和吴明,在虎贲和白马义从之中,精选两百敢死精锐,准备好火油弹和攀援器具,等候朕之命令,一旦探得蜀军粮仓之地,则立即夜袭敌军粮仓,一举烧之!”
  “喏!”两人齐声应道。
  郭嘉微微叹了口气道:“就是鹿头山连绵数十里,蜀军储粮之方位,恐怕不好找。”
  公孙白像看白痴一般看着这位智力99的谋士,鄙夷的说道:“储粮之方位,易如反掌耳。”
  说完,也不理会发愣的郭嘉和徐晃,大步走出大帐来,朝高空中一挥手,立即便有几只勐禽唿啦啦的飞了过来,落在公孙白的肩膀上。
  公孙白嘴巴张了张,似乎在说着什么,那几只勐禽便又展翅而起,冲天而去。
  公孙白望着那一飞冲天的苍鹰、玉带雕和秃鹫,回头望着郭嘉淡淡的笑道:“鹰眼可在五千丈高的空中看清地上的兔子,还怕侦查不到偌大的一片蜀军粮仓?”
  郭嘉脸色微红,嘿嘿笑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
  话未说完,瞟到公孙白那要吃人的眼神,不觉心中一寒,不敢再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