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后传 拾壹 羊羹


小说:火影之祸害  作者:紫蓝色的猪
推荐阅读:医缘之钟情一世 琥珀之浪 求真证道传 

  命运安排了一次相遇。??
  君麻吕看着一脸疑惑的西瓜头男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李!”西瓜头在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语气有些怯,由此看出一丝自卑。
  君麻吕年龄也不大,看不出小李流露于神色举动间的不自然,他认真看着道:“我叫君麻吕,反正我现在很闲,教你怎样出拳吧!”
  小李眼睛慢慢张大,神情略微激动,问道:“真的吗?”
  “当然!”
  君麻吕走到小李身旁,站在木桩面前,说道:“看好了。”
  “嗯嗯。”小李用力点头,退了两步,随后睁着眼睛认真盯着君麻吕。
  “体术的任何一个基础动作,都有相应的力技巧,唯有将力技巧变成深入骨髓的习惯,才能保证每一拳每一腿的力道可以达到极限。”
  君麻吕一边解说,一边抬起手臂,气息均匀却有力。
  呼!
  君麻吕的手臂骤然一动,风声骤起。
  小李一惊,来不及看清君麻吕的动作,便听到咔嚓一声。
  “咦…”
  君麻吕神情颇为意外,他维持着出拳的动作,面前的木桩已经断裂成了数节落在地上。
  小李张大嘴巴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木桩,顿时悲戚喊道:“我的木桩!”
  君麻吕转身,神情略微尴尬,他真没想到随便一拳就把木桩给弄坏了,要知道他平时在据点里训练的时候,叶梓大人给他弄的木桩打上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任何损坏。
  据点里的木桩是叶梓用木遁制造出来的,又特意加固过,自然十分坚固,而小李的木桩是普普通通的木材所制,质量方面肯定十分脆弱。
  小李跪在四分五裂的木桩前,一脸悲伤,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整出来的训练用木桩。
  看着这么伤心的小李,君麻吕很愧疚,立即想到了叶梓,便是说道:“我可以让叶梓大人帮你做一个厉害的木桩!”
  “厉害的木桩?”小李转头看着君麻吕,圆圆的眼睛里已然湿润一片。
  “嗯,不管怎么打都不会坏的木桩!”君麻吕用力点头。
  “真的吗!”小李立即跳了起来,一脸期待。
  “肯定是真的,我是不会骗人的。”君麻吕保证道。
  ...........
  木叶村有很多出名的美食,比如拉面,比如三色丸子,比如叶梓目前所在的店铺。
  “有些东西真的可以承受住时间的流逝,这块招牌居然没有被毁掉。”叶梓抬头看着店铺门口上方古朴的招牌,上面书写着‘居下屋’。
  “没了这块招牌,它还是它。”玖辛奈侧头看着叶梓。
  “那棵柳树还在吗?”叶梓忽然问道。
  “在。”玖辛奈回道。
  “那就走吧。”
  叶梓走进店铺里,玖辛奈跟了进去。
  两人买了三块羊羹,便是转身离开,向着木叶村的边缘走去。
  当玖辛奈带着他来到居下屋时,叶梓就知道玖辛奈想要他一起去的地方是哪里,而这个地方,也是他此行要去的地方之一。
  那里有棵柳树,幸好还在。
  柳树下葬着一位喜欢吃居下屋羊羹的老人。
  关于这一份羊羹,是局限于四人独有的回忆。
  买好羊羹后,叶梓和玖辛奈直接以忍者的方式赶路,很快就来到那棵柳树下,周围沃野无边,鲜见人烟,十分的空寂。
  柳树下的坟很简单也很清爽,周边不见一株野草,可见平时都有人会过来打理,而这个人…
  叶梓默默看了玖辛奈一眼。
  玖辛奈弯腰将羊羹轻放在坟前,之后蹲了下来,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片刻之后才起身。
  风从远方而来,携带着一丝朝阳般的气息,这里的视野空旷,几乎不见遮掩之物,以至于风儿喧嚣。
  “叶梓,如果我不带你来,你自己也会来吧。”玖辛奈背对着叶梓,问道。
  “会的。”叶梓淡淡道。
  玖辛奈眼睑微垂,轻声道:“那么多年过去,有时会觉得…就像是前几天才生的事。”
  叶梓沉默。
  “骗子。”玖辛奈唇角微咬,莫名说道。
  因为记忆经历共享过,所以叶梓知道玖辛奈为什么要这样说他。
  同样是在这个地方,同样是他们两个人,却是在多年之前,他以谎言回应了玖辛奈的质问。
  虽然木村老爷爷不是死于他手,但却有着关键的间接关系,所以当初对玖辛奈所言并无虚假。
  他…就是凶手。
  “他确实是我杀的,这点毋庸置疑。”叶梓向前走了两步,半蹲在坟前,捉起一把沙子,淡淡道:“他是间谍,戴着虚假的面具与你交谈相处,这都是人为营造出来的假象。”
  “包括那一块羊羹吗?”玖辛奈微微低头,看向叶梓。
  “也许吧。”
  叶梓放开了沙子,伸出手,食指对着碟子里的其中一块羊羹,从指间激射出一缕稳定的细小雷束,在羊羹上轻轻划出一个十字,就像当初那个老人一样,将一块小小的羊羹分成了四块,每一块的分量和面积相同,未见丝毫误差。
  雷性质是形态最不稳定的属性,能将雷属性的形态变化压缩得如此之细,而且形态如此稳定,足以看出叶梓在雷属性方面的造诣已经出神入化。
  如果有秤砣,将划分出来的四小块羊羹称量一下,肯定会现每一份的重量是一致的。
  能做到这种程度,其能力绝非一般,而当初木村拓杨却在他们面前这么做,身为一个以消除存在感为主的间谍,轻易在他人面前展现出特殊的技巧,是很愚蠢的行为。
  可是,木村拓杨就是这么做了。
  是因为他们只是刚出忍校的小鬼,不值得在意,亦或是他以主观意识撕开自身伪装的一角,亦或是他真的想要将羊羹分成等量的四块来犒劳他们。
  叶梓缓缓起身,双手插兜,仰头看向湛蓝的天空。
  “你去过地球了吗?”玖辛奈凝视着叶梓的脸庞,忽然问道。
  叶梓身体微微一侧,面色平静的说道:“去了。”
  “结果呢?”玖辛奈继续问道。
  “虽有遗憾,但也该满足了,但若是还有一丝可能性,也许…”叶梓没有说完,他此时的心情分外平静,如同这纯净无暇的天空。
  尽管没有说完,但玖辛奈知道叶梓停住没说的是什么。
  她忽然向前走了几步,毫无征兆的伸出双手抱住了叶梓,脸颊靠在宽厚的背上,轻声道:“如果那一天到来,我要跟着你,不…就算那一天不来,现在,我也想…一直跟着你。”
  没有明确的表达出心意,但所说的话其实也表达得差不多了。
  这是很自然的举动,不需要鼓起勇气,有了念头便赋予行动,兴许是记忆共享之后扫清了很多障碍。
  便如此刻,叶梓没能第一时间挣脱玖辛奈的环抱,但他知道居于自己心底深处的那个人并不是玖辛奈,可是…却也不抗拒。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