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一切都该有个结果了!


小说:魔潮起时  作者:异地他乡
  沐恩所谓的‘亮肌肉’自然不会是一个简单阅兵仪式,又或者说几句威胁的话语就完了,那样太轻飘飘了,轻飘飘到终归是有不怕死的,想要触及他的底线。
  所以,一切都还得用鲜血,死亡和如山的尸骨来让人警醒,或者更准确的描述……惧怕。
  议事厅内。
  沐恩坐于主位上,缓缓的将面前的金色卷轴打开,他眼帘低垂,神色专注,似乎在很认真的观看,但细看下,他的眼神却有些飘忽。
  长桌的两旁坐着的都是伊戈尔家族的重臣,也是沐恩的左膀右臂,包括军政一系列的首席大臣,他们做的笔直,又沉默无言,只是偶尔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上首的沐恩,似乎在观察什么,又在等待什么。
  而在长桌的尽头,另一端则坐着一位老迈的山地矮人,作为斯特拉托斯的大长老,格雷戈里活的够老,见识够多,曾经,他以为自己已经能够看淡人生,无惧生死。
  但这一刻,他却感受到了久违的紧张,他虽然坐在高背椅上,却不自觉的紧绷着身体,茂盛的雪白须发遮蔽了他的表情,但偶尔泄露的目光却显示出了他心中的忐忑。
  是的,由不得他不紧张忐忑。
  因为对面那人手中拿着的正是山地矮人一族献上的降书,而斯特拉托斯的存亡,无数矮人的生与死,都系于对面那个男人的一念之间。
  不得不说,将一族的存亡寄托于一个外人的怜悯,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但格雷戈里知道他没得选择,山地矮人也没得选择,事实上,处在这个时代,弱者是没有选择的权利。
  时间缓缓流逝,忐忑的等待中,格雷戈里只觉得一瞬都好似万年那般漫长,每过一个呼吸都似乎在煎熬,但他却又不得不压下自己近乎无法抑制的心跳,默默的等待。
  足足十多分钟后,沐恩似乎终于看完了,他缓缓抬头,说出了他的决断。
  “这一份降书,我受了!”
  房间中有一瞬间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似乎每一个人都在消化着这句话,紧急着,格雷戈里就跳了起来,因为速度太快,高背椅磕的膝盖弯处向后滑去,与坚硬的地面摩擦,发出‘刺啦’的刺耳之声,让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由轻轻皱眉。
  不过,格雷戈里顾不得这些了,他立刻道:“沐恩大公,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请……”
  “哼!”没等他的话说完,伊利亚德就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神斜睨着他,似乎有怒火跳跃。
  “呃?”格雷戈里脸色一僵,他抬头看了看伊利亚德,又望了望其他人,终究是沉默了下来,大约三五个呼吸后,他又动了起来。
  只见他向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些距离,又对着沐恩躬身,做足了礼节后,才道:“吾王在上,斯特拉托斯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山地矮人正在遭受死亡的威胁,请您对这些卑微的子民降下垂怜。”
  这一系列动作话语其实并不长,但格雷戈里的动作很慢,很慢,有些时候甚至带着明显的迟滞,足足花了近三分钟,他才做完了自己的动作,而当他弓下腰时,似乎整个人的都萎靡了下去。
  沐恩轻轻一笑,摆了摆手让他起身,而后直接道:“布拉德,巴泽尔。何在?”
  “在!”
  一旁,布拉德和巴泽尔几乎是触电般的站起,因为盔甲在身,甲叶碰撞的响声似乎让空气沾染了些铁血气息。
  “我知道荣光军团现在需要的是休整,但我需要你们为我征战。可否?”
  “您的意志,即荣光所致!”
  “好,荣光军团分为两半,一半进军斯特拉托斯,一半扫灭邪兽人军团。记住了,杀戮常伴吾身,我不要俘虏。”
  “喏!”
  “阿索,我要你准备足够多的粮食,魔药,武器,盔甲等等一切辎重。”
  “是!”
  “夏佐,我需要以最短的时间内,铸造联通斯特拉托斯的璀璨之门。”
  “是!”
  “凯里,维克多,我需要法师塔配合巡逻营,将伊尔马苏城清扫一遍,我不喜欢我的领地内有那么多肮脏的老鼠?”
  “谨遵您的命令!”
  “伊利亚德冕下,请守护军团出击,扫清玫瑰领内所有不安定因素。”
  “这是我的荣幸!”
  最后,沐恩想着虚空中微微点头,道:“曲奇冕下,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沐恩没说,但在座的所有人都明白,也只听见半空中有一个声音回荡:“哈哈,就你小子倒是会使唤人啊!”
  余音袅袅中,一群人的鱼贯而出,任务自然布置了,那就是忙碌的时刻了。
  格雷戈里望着房门,看着最后一人的背影消失不见,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速度真特么快,快到他都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早就打斯特拉托斯的主意了。
  可转念一想,他又不由的苦笑,若是山地矮人一族没有让对方心动的价值,或许,他此时会更加烦恼。
  当房间中只剩下两人时,沐恩扭头看着这老矮人,缓缓道:“放心吧,我会用敌人的尸骨和生命铸就玫瑰领的城墙,我会让某些人不敢生出觊觎之心。”
  “我相信,因为你是沐恩,山丘矮人之主,玫瑰领的王,你是明日的传奇。”老矮人躬身道:“请允许我回到斯特拉托斯,我会在那里见证这一场战争。”
  “好!”
  焦土地狱,旷野的大地上。
  暴烈飓风王座兰罗丝陛下尽情的展露着自己足有千米开外的庞然身躯,金色的铠甲再次完美无瑕,他脚踏大地,仰视天空,钢铁般肃穆威严的面容居然带着几分感慨,几分唏嘘。
  焦土地狱的战争不容易,每一座城的建立更不容易,他们付出了很多,维库大陆付出了更多,可他们终归是做到了。
  计划推行到了现在这一步,一切都该有个结果了。
  就在他的四周,一位位王者都展露出了自己的真体,或虬结,或优雅,或摇头晃脑,或绝世风华,每一位王座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但有极尽伟岸威严。
  作为异界的王者,他们在无底深渊肆无忌惮的展露自己的力量,这几乎是在对深渊意志的赤果果挑衅,于是,雷霆闪电,岩浆洪流都在他们四周不停歇的滚动着,但却从来都进不了他们的身。
  低头,环顾四周,兰罗丝陛下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直至最后停在了一位王座身上。
  这位王座身形修长,浑身黑甲,矗立在那里很不起眼,似乎本能的会被人忘却,而他的面容更是模糊不清。
  这一位正是灭魔者王座陛下。
  缓缓的,带着莫名的沉重,兰罗丝陛下开口了,他道:“灭魔者陛下,斯蒂芬,我的朋友,你……真的决定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