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黑巫死亡事件


小说:魔潮起时  作者:异地他乡
  安盖尔托着长长的洁白巫师袍,大踏步走向停尸房,他是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面上总是喜欢带着淡淡的微笑,与萨摩城的巫师中,他绝对是少有的亲和力爆棚的人,而他也以此为荣。
  可此刻,他的笑容却维持不住了,一张脸拉的老长老长,以至于旁边经过的一众手下突然发现,这一位老人不高兴的时候,比那些黑巫师更让人可怕。
  没错,萨摩城的大部分权利都被激进派的黑巫师给占了,惟独这警备队的统领一职却被白巫师给截胡了,而截胡的这位就是三阶白巫师安盖尔。
  在巫师联盟没有成立之前,‘极魔变者’圣-庞贝陛下虽然没有摆明自己的立场,但却着实收留了不少巫师,无论是白巫师流派,还是黑巫师流派,只要愿意向他臣服,他都给与了庇护。
  在那个阶段,巫师并没有公开,庞贝陛下对于巫师的管控极为严格,比如说黑巫师严禁在神圣威尼斯帝国境内收集的恐惧之力,一经发现,整个流派直接铲除。
  哪怕是黑巫师们也不傻,人人喊打的情况下,能有一个落脚之处也不容易,所以,除非是真正的疯子,没几个敢挑战传奇的威严。
  当然,这些禁令在巫师联盟成立,三大巫王公布巫师重回大陆舞台后,自然就形同虚设了,萨摩城外的‘恐惧梦魇巫阵’就是最好的明证。
  不过,在神圣威尼斯帝国变为巫师联盟的大本营后,关于统治模式和管理方法上,三位巫王发生了分歧。
  说实在的,为了各自的利益和理念,分歧是必然的,可在三位传奇没分出胜负之前,巫师联盟总得接入帝国的统治,否则,时间拖得久了,总有野心家或者恐惧巫师的领导者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最后,巫师联盟商量出一套很糙的方法——即派遣强大的巫师空降各大城市,占据权利中枢,而原本的统治层直接降半级,成为副手。
  好吧,以政治手段而言,这手法糙的不能在糙了,简直在瞎胡闹,但以效果来说,居然还不错。
  能够被巫师联盟调用的巫师实力都不算弱,一城城主基本上都是三阶大巫师级别,他们虽然没有管理经验,但他们有力量,他们只要压服了原本的主官,并让这些人为自己兢兢业业的工作,基本上也能维持城市的正常运转。
  当然,在此之前,圣-庞贝陛下以帝国的命令,将各处的超凡职业者调去了都城,也是为巫师联盟接手创造了条件。
  于是,就有了三阶黑巫师甘文成为萨摩城城主,白巫师安盖尔成为萨摩城警备处统领,这种外人看了都觉得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安盖尔见证了巫师从过街老鼠,到光明正大在城市内行走,享受着众人敬畏目光的转变,他喜欢这份光明正大,他对于巫师联盟的认同感极强,他也很喜欢现在这个位置。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眼前这麻烦事情出来之前……
  停尸房内,一个壮硕汉子在安盖尔进来后,立刻将床上的白布被掀开,露出下面的尸体。
  这应该是一名巫师,那宽大的黑巫法袍能够说明这一点,但这黑巫师死状却极为惊悚。
  他全身水分似乎都被抽干了,苍白的皮肤包裹着骨骼蜷缩成一团,他的头颅高高扬起,脖颈向外被拉伸到极限,甚至和身体呈九十度的样子,他的脸上凝固着死亡之前的表情——那是极度的恐惧。
  黑巫师以驾驭恐惧之力而闻名于世,可眼前的黑巫师却死在极度恐惧之中。
  这似乎是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在三天前,安盖尔见到第一具尸体时,就笑了……
  三天前,有人在通往矿区的驰道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同样是黑巫师,同样是极尽惊恐后死去,也同样在停尸房内,安盖尔见到了尸体。
  也在一天,死者身份确认了,是萨摩城外,‘恐惧梦魇巫阵’三大节点守护者之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死者会出现在驰道上,虽然也搞还没弄清楚这其中有什么变故,但安盖尔却很笃定死者的死因——恐惧之力反噬而死。
  黑巫师驱使恐惧之力,但并不代表着黑巫师就能无限制利用恐惧之力,任何事物都是有限度的,而以节点守护者,二阶的实力若是过度汲取恐惧之力,就有可能遭受恐惧之力的反噬。
  那绝对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死法!
  安盖尔自动脑补了过程——很显然,这位节点守护者的黑巫师是过久了苦日子的穷逼,每天二两白米饭都满足了,可现在呢?
  满桌子的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任他取用,结果自然是吃的是满嘴流油,直到一个没控制好分量,给撑死了。
  想是这些想的,但该做的仍旧得做,安盖尔火速派遣了巫师去节点查看。
  结果也证实了他的猜想,节点的巫阵运转正常,就是那一位守护者不见了,然后,安盖尔就将这事情上报给了城主甘文。
  好吧,很显然,甘文的想法和他的一致。
  安盖尔觉得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忘不了甘文在看过尸体后的表情,那绝对黑的跟锅底一般。
  安盖尔甚至能够明白对方的想法——你丫死了没关系,但你不能死的这么没品味,简直就是拉低黑巫师的格调,让整个黑巫师都蒙羞。
  就这事情,安盖尔觉得自己能够笑它三年,他虽然也是空降萨摩城,但你要以为他和甘文关系很好,那就是笑话了。
  巫师联盟指派人选时,三位巫王自然是要争夺的,你得了这个城市的城主位置,那我就给你安排个警备队统领,和你对着干。这个城的政务大臣是他的人,那我就安排一个城主压着他。
  总之,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一定要干的通透,我不好过,也绝对不能让你好过。
  巫师联盟内混乱,很大一部分就是这么来的,而诸如萨摩城这种情况,其实在其他城市内也很常见。
  同时,因为巫王盟约的缘故,安盖尔也是带着任务来的,他属于保守派,自然要为保守派探秘。
  他绝不相信,作为黑巫王的得力助手,甘文来萨摩城只是为了当一个小小的城主。
  可是,仅仅是第二天,安盖尔就笑不出来了。
  城外的另一处驰道上,又有一具尸体被发现,同样是黑巫师,同样是节点守护者,同样的极尽惊恐而死,同样的节点巫阵没有被破坏。
  这一下,安盖尔感觉到不对了,他不具备侦查能力,但他不傻,巧合有一次就够了,次次都是巧合,那就不再是巧合。
  这一次,他直接派人去了最后一处节点巫阵所在处,结果,节点巫阵仍旧完好,但守护节点的巫师不见了。
  当然,这一次不仅仅是安盖尔的脸色不好看,整个城市内的巫师脸色都不好看了。
  最后,甘文挂着一张黑锅脸,直接分出了三波黑巫师,进驻节点巫阵处进行守护,更派人游走在三十六个小节点处,进行检查。
  而这第三天,最后一具节点守护者的尸体,瓦格,不出意外的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