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节 埋伏(五)


小说:临高启明  作者:吹牛者
推荐阅读:末日卡修 柠檬小姐最优先 灵动魂兵 花都特工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全职玩家异界纵横 龙骑士的我 味香农家 
  今天他一身官兵的制式布面甲,手中一柄倭刀,身边还簇拥着一帮“小兄弟”,都是杨家本家的兄弟子侄和姻亲兄弟,足有十几号人。
  这些人平日里都是承蒙杨老爷的照顾,在本地跑商帮、做黎民生意、放高利贷、当屠户、碾米、贩肥料……都是赚钱的买卖。一行一业,只要有他家的人做了,外姓便不能插手。不然便打成“开颜料铺一般”。虽说不赚大钱,家道倒也是个个小康。
  这些人都是杨老爷的“基本盘”,因而对他们平日里的横行霸道极少规诫,若是有时被官府抓了去,也是一张片子把人给保出来。
  “弟兄们,跟我上!”杨小东把倭刀一扬,带着这伙兄弟冲了上去。后面的团丁也跟着一声怪叫,重新涌了上去。
  内中一个罗十三跑得最快,然而没注意脚下石头,一下就被拌了个狗吃屎,连带着刀还戳伤了自己。
  “艹……”罗十三话音未落,后面的团丁便从他身上踩踏而过,顷刻便这倒霉蛋踩得没了气。
  后队的团丁不少都是没有打过仗的农夫,无法和第一批冲出去白刃的团丁相比。然而,看着主将带头冲锋,纵然不情不愿,大多数人也跟着一并冲向迎面而来的伏波军。
  杨二虎又叫来一个前明军的鸟铳手名叫马虎良的,要他带着一小队鸟铳手迂回到侧翼去,瞅准机会在侧面打髡贼个冷不防。
  “你们靠近了再打,打他一个冷不防!”
  他嘱咐完,眼见髡贼正在列队装弹,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挥舞着指挥刀,十分显眼,立刻叫来潘大头。
  “你,把那髡贼头目射杀了!”
  潘大头脑袋大脖子粗,得了这个诨名。他原是本庄的猎户,善使鸟枪陷阱。他原不想来打仗,是被杨家强拉上阵来得。一直闷闷不乐,然而也不敢不来——毕竟如今杨老爷一声令下就能杀全家,哪个敢不听话,杨二虎一声令下,他立刻吹旺了鸟枪上的火绳,举了起来。
  说起潘大头的鸟枪,那是颇有来历的——即不是本地的土铳也不是官兵的鸟铳,而是他爷爷有一回去三水卖野味,当地一个商人卖给他的“红毛鸟铳”。用起来十分趁手,潘家三代都靠着这红毛鸟铳吃饭。
  潘大头眯缝起眼睛瞧了瞧,嘟囔道:“老爷!这里有些远,铳子能打,可是不一定能准……”
  杨二虎不耐烦道:“嫌远就往前走几步,一次打不准打两次!再嗦先砍了你的狗头!”
  潘大头不敢再与他争辩,只好往前走了几步,托起鸟铳仔细的瞄准起来。
  李生刚正在整顿队列,重新装弹,忽然咻的一声,一发铅子从他身旁擦过,他吃了一惊:敌人还有鸟铳手!
  乡村的团练,有几门类似虎蹲炮之类的小铁炮,几杆私铸的单眼、三眼火铳都不算稀罕,在广东甚至可以说常见。但是“火绳枪”就相当少见了。官兵装备的鸟铳不论质量好坏,都是军器,民间极少拥有,至于葡萄牙人、日本人的火绳枪,更是罕见。
  他想起情况通报里有官兵火器流散的消息,立刻叫来九班下士。
  “你带一个班作预备队,注意侧翼有无敌人动向!必要时候自由开火,重点打击敌人的火器手!”说罢看了眼已经逼近的团丁们,大喊道,“手榴弹!投!”
  二十枚手榴弹呲呲作响,冒着青烟砸进蜂拥的人堆,立刻就是一阵哭爹喊娘的惨叫声,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这些团丁根本不懂什么叫疏散队形,一炸一大片。顿时乱成一团。
  “全体,冲!”
  这回干脆不开枪了,直接带队冲杀过去,一个突刺就把冲在前边的一个团丁挑开喉咙,立刻就跟放了血的公鸡一样瘫软在地,鲜血狂飙。
  李刚生受过接近一年的拼刺训练,他最为熟悉和擅长的战术动作,毫无疑问是突刺,按照拼刺条例,突刺是拚刺的主要手段,是训练的重点。突刺时,两臂向目标用力推枪,同时以右脚掌的蹬力,腰部的推力,使身体向前,随即左小腿带动大腿向前踢出一大步,在左脚着地的同时刺中敌人,右脚自然地向前滑动。突刺时,一要“快”,二要“狠”。“快”,就是对准突刺点后迅速刺过去,不能引枪,引枪就等于告诉敌人,我要刺你了,对方有了准备,当然你就刺不到了。“狠”,就是要三力合成一股力,狠狠地刺向敌人。
  眼前的敌人一个个脚步虚浮,臂力不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对手持大刀的敌兵,他甚至连挡都懒得挡,看准敌兵的手臂或者胸膛就是一个跨步突刺,一招之下,全无敌手,杀得兴起的他带着士兵们,仅仅数分钟就洞穿了团丁们混乱不堪的阵型。
  杨小东晃晃被手榴弹震得昏昏沉沉的头颅,拄着长枪站起身来,身边的“兄弟”连死带上,躺倒了一片,鲜血淋漓。眼前是所向披靡的敌将,已知今天势不可违,兵败如山倒的惨景却激起了他的一股凶悍戾气,他大吼一声,朝着右手边一个穿着蓝军装的身影直刺过去,一名伏波军士兵猝不及防,被他连人带枪直接钉在了地上,他拔出长枪,直奔李刚生而来。
  李刚生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悍勇的敌将,看服色他应该是敌人的某个重要头目,说不定是罪魁祸首,他端起刺刀面向敌将,做好了拼刺的预备动作。
  预备用枪是拚刺的准备动作,这个动作做好了,就能防守严密、利于进攻,并从精神上给敌人以威胁。如果面对敌人,“哗”的一下把枪送出,一次就做好准备动作,并且怒目相对,就会使敌人不寒而栗。反之,就会助长敌人的气焰。所以,在“预备用枪”时,一定要做到动作正确有力,精神抖擞,气势雄壮。
  一名团丁看着有机会,从后方一刀砍来,李刚生头也不回,一脚直接踹在偷袭敌兵的小腿上,敌兵”啊“地一声惨叫,李刚生刺刀一送一拔,这个敌兵登时了账,周围敌兵摄于他的威慑力,一时间竟无人敢于抵抗。
  杨小东终于出手了,他把长枪左右一抖,红缨枪卷起碗大的枪花来,他以右脚掌的蹬力推动身体向前,同时左脚迅速向前一步。枪头陡然如同毒蛇一般,奔李刚生右边的肋骨而来。
  “防右刺!”李刚生不由大喊出声,防右刺就是当敌人向我右方刺来时,我用力防开敌枪,并迅速反刺的动作。防右刺的动作要领是:当敌枪向我右方刺来时,左手向右前稍下迅速推枪,同时右手向内前稍上猛带枪托,以两手的合力,用刺刀座附近猛击敌枪。这时的姿势应为:左臂稍弯,枪面向左上,枪口约与右大臂外侧成一线。防开后,取捷径迅速向敌反刺。
  此时的李刚生临危不惧,用步枪刺刀座附近的枪身猛击枪身,两枪相交圪塔一声,清脆可闻,两人互看一眼,心想”好大的力气!“
  杨小东掉转枪身,想用枪杆横扫过去,李刚生敏锐地抓住空隙一枪刺出,直取下三路,杨小东只得变招用枪杆抵挡,两人你来我往,数回合寸步不让,此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李刚生看看脚下的山路,想起之前学习拼刺时,老兵总结的经验:山地地形复杂,倾斜度大,不易站稳,不便机动。因此,在对刺中要抢占有利位置,两脚站稳,力争主动。
  两人此时是斜坡平行站立,一念之下,李刚生开始向山路上方迈步,杨小东略一思索,已然明白了这么做的道理,他一挺长枪向李刚生刺来,等的就是现在!说时迟那时快,李刚生一个打压刺,将枪杆砸开,之后猛地像杨小东的右肋刺去,刺刀泛着寒光,发出呜的一响。
  欺骗刺是对防守严密的敌人,可以用各种巧妙的方法去欺骗、引诱、迷惑他,使他暴露空隙,然后迅速突刺。动作要领为:进攻者将枪刺向敌右方虚刺,趁敌防右时,立即转枪取捷径刺下。
  杨小东上当了,此时刺刀距离他还只有一拳多的距离,他连忙横过枪杆格挡,然而,这一刺只是虚招,李刚生的刺刀中途一拐弯,让杨小东的长枪落了个空,然后,刺刀猛地向下一送,杨小东的小腿上,顿时被刺刀扎开,李刚生冷静地把刺刀左右一搅.
  “啊!!!!!”剧痛让他发出不似人类的惨叫,杨小东再也握持不住,松开了手中长枪,坐倒在地,耳畔传来枪托的破空之声,砰的一声,立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治理篇38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