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弥天袋


小说:仙道可期  作者:不要碰我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腹黑妻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烽火自妖娆 万兽瞳 我们永恒的爱 
  场中敌对双方角色变化太快,绕是以周南的定力,也好不容易,暂且认可了北苍凛此女。
  “周道友,之前的事情,是小妹抱歉了。此事过后,必给道友一个交代。但如今大敌在前,你我若还继续争斗下去,结果可想而知。愿道友放下成见,联手抗敌。”北苍凛急声道。
  “如此最好。”
  周南翻了翻白眼,只得压下了对北苍凛的不满,高昂的战意,再度冉冉升起,杀机锁死了冰蛇圣子。
  “小丫头手段不错。骨道修炼到你这个地步,借骨重生,等同替劫,也真够惊世骇俗了。考虑一下,要不要做本座的双修伴侣!”被北苍凛逃脱,冰蛇圣子微微一笑,竟这般说道。
  闻言,北苍凛微微一愣。但瞬息后,便满脸的愤怒。一根骨刺激射而出,做出了回答。
  随手震散了骨刺,冰蛇圣子因杀人而露出的笑容,也快速收敛。
  “好,好,真是后生可畏。既然你不珍惜,那就留你不得了。没了外人干扰,今天,本座可以好好陪你们二人玩玩。好久都没出手过了,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怀念啊,希望你们能挣扎的剧烈些,让本座尽兴。”
  此中言语,自然不言而喻。而冰蛇圣子之所以斩杀了细眼老者和黑毛猴子,自然是因为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虽然他早已掉落婴变境界,但对北冥飘雪宫来说,仍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倘若今日的消息不加封锁的泄露了出去,那即便蛇谷再如和强大,也不够北冥飘雪宫杀。
  在极北这片土地上,北冥飘雪宫,是绝对的霸主,没有之一。
  任何威胁,都会被清扫一空。
  认真起来的冰蛇圣子,无疑是恐怖至极的。
  虽然没了婴变期的修为,可无论见识还是手段,都远超五步巅峰的存在。
  周南曾经见识过千剑老人的恐怖,自然不敢小觑了冰蛇圣子。
  “只有一击,拿出你最强的攻击,希望能勾动此人体内的伤势。否则继续耗下去,死的只会是你我。”
  快速的朝北苍凛说了一句,周南仰天一声长啸,便果断的激活了道纹之铠。
  但闻高昂的凤鸣和般的吟唱响起,金光彩芒交织间,一道恐怖身影,便轰然现世。
  北苍凛点了点头,双眼一眯过后,刺目的金光透体而出,竟在体表凝聚出了一副金色骨架。恐怖的气息骤然倾泻而出,赫然也达到了元婴境界的极限。不禁让在场众人,刮目相看。
  “好,很好。这样,才有意思。既然想一击定输赢,那本座就如你们所愿。”
  冰蛇圣子见此,非但不怒,反倒见猎心喜的拍了下手。笑盈盈的看着周南二人,一副谦谦君子的儒雅姿态。
  红发男子在一旁看的兴起,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嘴角勾起的弧度,极尽嘲讽不屑。
  没有理会冰蛇圣子,周南默默估算了一下,留下了五成灵脉的真元储量后,就将剩下的真元,一股脑全都灌入到了生门印中。
  又调动了所有的须弥之力,将其覆盖在了生门印上面。
  随着周南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施法完成,一枚巴掌大小,散发着恐怖杀机的灰蒙蒙手印,便彻底的成型了。
  片刻的停顿后,便拖着长长的尾巴,朝着冰蛇圣子,闪电般的冲去。
  北苍凛这时,也将恐怖的玄骨森力,凝聚出了一个蕴含着金色骷髅半条手臂的长枪,携带着毁天灭地之威,激射向了冰蛇圣子。
  而做完了着一切后,那金色骷髅,竟瞬间崩溃消散。
  生门印和骨枪一闪便至,但接下来颠覆性的一幕,令周南眼角狂抽的是,冰蛇圣子这老家伙,脸上笑容丝毫不减,竟然视夺命杀机于无物,慢悠悠的拿出了一只半尺大小,其貌不扬的灰色皮袋,往空中一抛。
  接触的瞬间,灰色的光芒一卷,就将二人的攻击,诡异莫测的给收了进去。
  随后虽有恐怖的爆炸自皮袋内传出,皮袋也仿佛不堪重负的几多膨胀。可愣是在十多个呼吸后,自行缩小,被冰蛇圣子收了起来,系在了腰间。
  这一幕,看的周南,直接傻眼了。
  “走!”北苍凛见此头皮发麻,一声低喝,便卷起了一阵恶风,一头扎进了地面之中。
  周南也不慢,身形一闪,便收起了五头怪物,只身蹿进了漓涅真凰剑中,一闪而逝。
  至于因为这场伏击战而造成自己本体消息泄露的事情,此刻的周南,早已无暇理会。
  “赤火长老,那小丫头法力所剩不多,跑不了多远,本座还有大用,就劳你抓回了。”冰蛇圣子没有急着追杀,不急不缓的来到了红发男子身旁,小心接过了蛇后,认真的说道。
  “谷主有命,老夫定当抓回此女。”
  拱了拱手,红发男子便化作了一道遁光,激射而走。
  目送着红发男子离开,冰蛇圣子这才抱着蛇后,身形缓缓消散,朝着周南,追杀而去···
  封龙棺中,周南神色惊骇,下意识的控制着飞剑,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了神来。
  “该死,你可知那究竟是何宝物,怎会如此可怕?”深吸了一口气,周南朝多头问道。
  话语中夹杂着几分颤音,自从踏足仙道以来,似今天这等骇然,周南好久都没经历了。
  “回禀主人,要是多头没有看错,那东西,应该是弥天袋无疑了。”多头沉默了一会,无比肃然的说道。
  “哦,弥天袋?详细道来。”
  周南目光微微一闪,不禁生出了浓浓兴趣,连忙催促多头。
  “哎,有关这弥天袋的信息,可是说来话长。”多头叹了一声,陷入了回忆,“此物说白了,和储物袋没有多大差别。昔年上界有位炼器大能,号称弥天尊者。生平最喜好之事,便是炼制各种各样的储物袋,并将空间之力研究到了极为精深的地步,堪称千万年来第一人···”
  “主人应该明白,储物袋这东西,虽然看似普遍,但其中却蕴含着极其深奥的道理。当今修仙界,虽然能够炼制储物袋的炼器师不在少数,可他们炼制的储物袋,却是以蕴含空间之力的灵材为媒介的。所作所为,充其量只是将原本存在须弥芥子的材料,变了个模样罢了。但这位弥天尊者却大为不同,因其自身在空间之力上面近乎于妖的可怕造诣,竟能另辟蹊径的在普通材料上面,开辟出须弥空间。其最得意的作品,便是将已经丧失兵灵的域兵,炼成可摄取万物的储物袋。因为这类储物袋远比一般的储物袋来的坚固强大,故被称为弥天袋。”
  “此物蕴含着玄妙复杂的智慧,除了弥天尊者,无人可以炼制,也不可能被仿制。”
  “弥天尊者炼器有个癖好,炼出的器物,不同种类的,只留一件。如果日后炼出更好的,便将之前的那件,亲手摧毁消除。即便这些东西,已经有了主人。故而其作品,都是孤本。虽然难免有所例外,找不回此前炼制过的宝物。但能在此地一见弥天袋,还真让人震撼啊。”
  “不过看那家伙使用弥天袋时逸散而出的空间波动,此物远没有想象中那般排山倒海,无物不摄的恐怖神威。如果我没有猜错,此物应当只是弥天尊者早起实验的一个残次品。也不知何故,流落到了此界,被那家伙得到。”
  五头怪物结束了长长的回忆,突然间周南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顿时大骂糟糕。
  要知道,自己这么一回忆,顿时便暴露了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事实。
  不免心中突突,忐忑不安起来。
  “嘿,弥天尊者,好霸道的名字。”
  周南赞叹了一声,良久,这才收回了可怕的目光。
  多头见周南似乎不想纠结此事,缩着细长的脖子,干咽了一口唾沫,暗自庆幸了起来。
  沉吟了一会儿,没有点破五头怪物心中的小九九,周南又道,“你可知弥天袋如何破解?”
  闻言,多头想都没想的开口,“哈哈,想要破解弥天袋,以主人现在的实力,即便再增强百倍,也是白日做梦。”
  话语至此,一看周南彻底冷起来的眼神,多头顿时便清醒了过来,不敢再嘚瑟了。
  “该死,得意忘形了,要你嘴贱。”暗骂了自己一声,见周南并未追究,多头眼珠子一转,贼溜溜的继续说道,“当然,这种情况只是针对完整的须弥带。至于那冰什么玩意儿手中的须弥带,由于是半成品中的残次品,威能万不足一,估计有婴变期的实力,便可无惧。”
  “婴变期?”
  周南眉头蓦地一皱,不禁大为头痛了起来。
  婴变期,仍任重而道远啊。远水解不了近渴,此法有也是白搭。
  “是的,婴变期。”五头怪物严肃的点了点头,“弥天袋蕴含空间之力,虽然无物不摄,但被摄取之物只要超出了此宝的等级限制,便可无惧。而婴变期可勾动并掌控天地元气,如果用弥天袋摄取此等强者,便等同于摄取一小片天地。这样的威能,残次品可是不具备的。”
  “当然,这只是指实力足够的情况。实力不足时,宝物也可替代。如果主人有一件兵灵完整的域兵,亦或是一张通玄灵符,自然可视弥天袋于无物。不过看眼下情况,我们只能···”
  没有理会多头说道最后含糊不清的嘀咕声,周南揉了揉脑袋,目光再次坚定了起来。
  虽然因为弥天袋的存在,导致他同冰蛇圣子之间的战斗一面倒起来,比起当日初到极北时,遭遇的摄王枭的境况还要恶劣三分,但今时的周南,也非当初可比。逃命的信心,那还是有的。
  以往都是自己仗着宝物犀利,打的其他人抱头鼠窜,溃不成军。
  今日情况翻了过来,虽然有信心逃走,但心中的郁结之气,却几多浓郁。
  周南咬了咬牙,对于婴变,越发期待起来。
  就在周南胡思乱想的时候,后方不足千余丈的位置,冰寒刺骨的蓝芒一闪,冰蛇圣子的身形,便突兀浮现。只见其身形再次一晃,就诡异的不见了踪影。恐怖的遁速,鬼魅而骇人。
  封龙棺中,周南神色一变,牙齿一咬,便一催漓涅真凰剑,一头扎进了厚实的冰层中。
  后面,冰蛇圣子穷追不舍。竟然仗着修为的高深,硬生生挤开了冰层,速度毫不减缓。
  两人一追一逃,很快,就是数个时辰之后了。就在周南真元不济时,前方却流水潺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