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双双逃脱


小说:仙道可期  作者:不要碰我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腹黑妻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烽火自妖娆 万兽瞳 我们永恒的爱 
  闻声,周南神色狂喜。漓涅真凰剑一个加速,便蹿进了水中。
  而后蓝蒙蒙的霞光一闪,一个拳头大小的冰蓝色海螺便现出了身形,将飞剑装了进去。
  抖了抖,便骤然没了踪迹。
  追至水层,冰蛇圣子脸色一沉。蓬松的头发一抖,蓝光大放之下,其中一条蛇形辫子竟自行脱落,掉进了水中。
  一个盘旋,水流哗啦作响,便化作了一条十余丈巨大的冰蓝色巨蛇。
  “走!”口中一声低喝,冰蛇圣子一个激射,便没入了蛇躯,然后消失在了茫茫水中。
  时间再度离去,沿着漫无边际而又深不见底的地下水层,追逐了小半天后,蓝色巨蛇一声暴怒至极的嘶鸣,便硬生生停了下来。
  几个大力甩尾,便在深水中,击打出了大片的空层。
  蓝芒闪烁间,冰蛇圣子再度现身,立于蛇首。森冷的目光环绕,但漆黑中茫茫一片,哪还有周南的影子?
  直至此刻,骄傲的冰蛇圣子才彻底的醒了过来,自己这次,是彻底托大了。
  失去了周南的踪迹,暴怒的发泄了一会儿,冰蛇圣子无奈,只得催动巨蛇,往回赶去。
  又是小半天过后,当冰蛇圣子满脸阴沉的好不容易赶回到蛇谷时。还没来得及落座,一名长老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告知了红发男子魂牌碎裂的噩耗,气的冰蛇圣子差点背过气去。
  至此,一场好不容易布局撒下的大网,算是彻底的落空了。
  非但没能斩杀掉周南,得到实质性的好处。反倒因击杀了小蛟王等人,同赤海方面,彻底交恶了。
  更可怕的是,自己原本是婴变期大能的消息,极有可能被周南和北苍凛走露。
  一时间,情况急转直下,险些糜烂至崩溃。
  好在冰蛇圣子乃枭雄本色,当即壮士断腕,舍掉了蛇谷万年基业,率众进行了转移。
  一个月后,果真如冰蛇圣子担心的那般,他极力隐藏的最大秘密,彻底暴露了。
  一起连带着他身怀弥天袋之事,都没能藏住。
  北冥飘雪宫闻之,当即震怒,并出动了一位太祖彻查。
  不过当姬巫藏因为暂时中断修炼,不情不愿的赶至蛇谷本部时,诺大一个宗门,早已人去楼空。所有的建筑,都被付之一炬。只剩下了诺大的残垣断壁,诉说着昔日的辉煌繁荣。
  非但如此,就连蛇谷名下的各大城市和相关产业,也在短短的一月间,尽数的消失。
  虽然仍被北冥飘雪宫抓住了不少的人,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家伙,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自此,因为蛇谷的消失,极北的局势,也产生了剧烈的变化,变得有些风声鹤唳起来。
  而北冥飘雪宫也借此良机,不待这些家伙做出丝毫的准备,便雷厉风行的将包括秋家,连城门,以及八大商盟在内居心叵测的家伙,彻底的清理了一边。
  一时间,血流成河成海,惨不忍睹。
  虽然杀了不少的人,导致极北的实力衰落了足足三成不止。
  可取得的效果,却是极好的。
  一番血洗过后,并未对北冥飘雪宫产生多大影响。
  却也因此,组建起了一只十分强大的联军。
  这支联军以北冥飘雪宫为主导,以秋家,连城门,八大商盟以及极北寒林各大主城和一些实力深厚的散修为主力,仅仅稍作准备,便搭乘北冥飘雪宫的战舟,直接开赴了五行源地。
  至此,只要稍有眼色的人便能够明白,蛇谷的消失,非但没有丝毫损失,反倒是最明智的选择。
  毕竟以蛇谷的实力,换个地方,照样可以生存的很舒坦。
  而被北冥飘雪宫威逼强迫开往五行源地的联军,说句不好听的,和炮灰根本没什么两样。
  但可惜,怒归怒,却不敢言。
  强权,强势,仍如同枷锁一般,死死地锁在无数修士的脖子上,至死才能够解脱。
  除了极北寒林做出了明显的支援五行源地的举措外,冰岛方面,北冥飘雪宫也派出了新的援军,进驻五行源地。
  此外,还有一只秘密的军团,悄悄前往了燕国,目的还尚不明确。
  因为北冥飘雪宫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支援,原本几乎就要崩溃的火域和木域联盟,也一时间实力大涨,抵挡住了狠辣疯狂的万魔宗大军。
  两者频频发动大战,死伤,早已经不可计数。
  而在此刻,水域的战王宗,也展现了强大的底蕴。
  强行击溃了海族的主力部队后,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让这群凶残的家伙,情愿忍气吞声,乖乖地退回了万兽深渊,不再作为。
  而平定了水域的战王宗,也不知做何想法,竟毫不喘息,便同水域火域和北冥飘雪宫结盟,一同抵抗万魔宗。
  终于在这股力量的注入下,万魔宗的推进势头,被勉强的抑制了下来。
  至此,搅动大半个天下的修仙界大乱战,终于呈现出了鲜明的局势。
  从原本态度不明的尔虞我诈,变成了联军方面同万魔宗的决战。
  一时间,绵延了数十年的战争,步入了高潮。
  因为战争的不断升级,即便战争双方不断克制,也导致平日里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婴变期大能,频频现身。
  虽然至今还未传出什么生死决战,但也令万千修士,心中充满了恐慌畏惧。
  而在这场搅动大半个天下的恐怖战役下,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结丹期老祖,已经彻底沦为炮灰般的存在。
  筑基期修士,是炮灰中的炮灰。
  甚至连元婴期的祖师,陨落的也如同雨下。
  几乎隔三差五的,便有元婴期修士陨落的消息传出,也不知麻木了多少人的心脏。
  更令人头皮发麻的是,非但元婴初中期修士陨落如猪狗,就连战力恐怖生存能力极强的大修士,元婴大圆满存在,甚至是半步婴变的巅峰强者,也失去了在战场上存活下来的信心。
  一度的,恐惧无可避免的蔓延了诺大疆域。
  不只是联军方面,万魔宗同样心中惊惧。
  人们不禁纷纷猜测,究竟何等的仇恨,何等的野心,才能点燃如此可怕的战火?
  可惜,一连战斗了数十年,不知造就了多少亡魂,流了多少血,而那些棋手,仍然不可善罢甘休。
  战局不免因为恐怖的不断骚扰,变得总体上鲜明,而背后,却越发的扑朔迷离起来。
  不过,这一切再如何的演变,对于周南来说,却似乎影响不大。
  自从那日从冰蛇圣子手中逃脱,他便一路南下,走走停停。一边修炼,一边游山玩水。此种快意逍遥,着实醉人。
  终于,在抵达北原后,周南心中那无法抹除掉痛,渐渐地消散了。
  他知道,自踏出极北的那一刻起,心中那个令他喜爱了数百年,担忧了大半辈子的人儿,已经悄悄地离他远去···
  重新收拾了心情的周南,将自己踏足北原的第一站,定在了神巫之崖。
  但可惜,等他赶到神巫之崖的时候,原本神圣庄严的北原圣地,早就化作了一片废墟,彻底的没了昔日辉煌。
  取而代之的,则是肉眼可见的空间裂缝,将诺大个圣地,彻底的笼罩了起来,隔绝一切。
  神巫之崖搜寻无果,加之已经失去了木灵珠,断了同神树之间的感应,根本感应不到圣地内的情况,无计可施的周南,只能放下了心中的好奇,继续南下,将此事暂且抛到了脑后。
  行走途中,令周南有些毛骨悚然的是,昔日繁华强大的北原,此刻却早已经变得满目疮痍,毫无生机。
  遮天蔽日的结界不见踪影,安定区彻底沦陷,没有绿色,只余漆黑一望无际,死寂萧索。
  直到步入了黑金沙漠,进了火域,才从一些麻木的修士口中,得知了北原的整个经过。
  可那入耳的事情,却如同神话中的故事,诡异中饱含着天马行空,让人经不住嘘唏。
  “哎,想不到北原竟然集合所有力量,从后方攻打万法王宗,简直是不知死活啊!”
  目送着告知消息的修士狼狈的远去,良久,周南才回过了神,神色不免有些阴晴不定。
  北原的覆灭,端的出乎了周南的预料。
  也不知发什么疯,竟集合所有力量,从背后偷袭万法王宗。
  由于事出突然,加上万魔宗从正面战场的默契配合,初时还真取得了不小的战果。
  但可惜,时运不济,眼看就要攻下万法王宗山门,不料恰好遇到了从冰岛来援的北冥飘雪宫第一批修士。
  结果到此,自然不言而喻。
  非但没能包了万法王宗饺子,反倒自己成为了肉馅,被一锅端了。
  不但九成九的高阶修士尽皆陨落于一役,而且所有的低阶修士,也被战力紧缺的木域和火域联军,强迫着踏上了同万魔宗交锋的最前线。仅仅数年不到,便葬送在了万千屠刀之下。
  而没了修仙者保护的北原,再加上安定区结界的诡异消散,很快便被兽潮,淹没一空。
  无数生灵彻底葬身兽口,甚至连圣地神巫之崖,也不知发生了何故,沦陷空间乱流,再也不可探测分毫。
  北原的死活,周南虽心有感慨,但却无可奈何。
  可令他有些惊疑不定的是,那些兽潮在将整个北原彻底摧毁后,竟一夜之间,也无比诡异的没了踪迹。
  这背后究竟有何玄机,周南自然大感疑惑,却也不得而知分毫。
  没有在此事上多做计较,回过神之后,周南便认准了方向,朝着南方,继续行去。
  可不巧的是,还未走出多远,便被巡视的修士,逮个正着,给请到了一处据点之中。
  在这个据点中,周南仅仅逗留了小半天工夫,甚至连当下的局势都没来得及询问几句,便被工作效率恐怖的有些惊人的联军高层,直接一纸调令,不容反抗的派遣到了战争前线!
  以周南如今的修为,对于这打着修仙界正义旗号的调令,自然不放在眼中。但此刻南下的路线,尽数被联军或者万魔宗的修士封锁,加上他也要了解时局,就心甘情愿的跟了去。
  故而三个月后,当经历了数次大小战斗,将当下的局势彻底的摸清后,平日里表现的战力平平的周南,便在最近的一次大战中,战死沙场了。
  对此,自然没有人留意,也没人在乎,如同清风吹过,不留痕迹。
  而周南自然不是真的陨落了,只是悄悄地越过了防线,朝着封禅国,快速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