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杀回花宗


小说:仙道可期  作者:不要碰我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腹黑妻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烽火自妖娆 万兽瞳 我们永恒的爱 
  千夜逐一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对于周南突然显得狂妄的语气,有些很不适应。
  “你,如今的修为是?”
  千夜逐一的音拉的很长,虽然知道不该问,但却很好奇。方才他粗略打量了周南一会儿,却发现根本看不透周南,不由得心惊了。
  周南略一沉吟,十分含糊的说道,“修为吗,比你差一些,只是元婴中期罢了。但战斗力,如果那花意浓似你说的这般,我想,你们身上的血仇,无需等多久,很快就可以报了。”
  千夜逐一心头一惊,神色复杂的打量了周南许久,郁闷的摇了摇头,闭目调息了起来。
  见此,周南摸了摸下巴,目光微不可查的闪烁了一下,双手掐了个法诀,丝丝精纯至极的魔气,便涌出了魔典,充斥了整个封龙棺。随即被他的本体,吐纳吸收,融进了金身之中···
  时间飞逝,三日之后,千夜逐一基本稳定了伤势,便睁开了双眼,脸现凝重之色。
  现在固然没了夺命危机,可残破的身体,却已不是短时间内可修补的。念及自己筑基期的悲惨实力,千夜逐一下意识的看向了周南,露出了一丝丝平日根本不可能表现出来的乞求。
  “周兄,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脸上复杂的神色持续了良久,千夜逐一咬牙说道。
  闻言,周南眉头一皱,停止了修炼,露出了一丝古怪笑容的说道“哦,如何交易?”
  “相信我现在的情况,周兄也看到了,哎···虽然不提交易,周兄也会助逐一报仇。可这事情,毕竟是我的事情,怎劳你平白涉险?我打算用醒神钟做报酬,请你往花宗一趟。”
  千夜逐一终归是千夜逐一,即便看清了目前的情况,但心中的傲气,并没有丧尽。
  “哈,醒神钟,你还真是舍得。”周南诧异的笑了,“可惜,这点报酬,远远不够啊。”
  千夜逐一一听,脸色瞬间就煞白了起来。可随即一看周南打趣的目光,不禁满脸无奈。
  “好了,周兄还是答应吧。毕竟我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醒神钟此宝了。”
  “打住。”周南使劲的摇着头,严肃的说道:“此事就此作罢,你切莫再提。我之所以帮助你,乃是念在你我,以及同蓝姐之间的交情。如果真为了利益,你就是拿出再多,那也没戏。”
  看着周南绝非做作的坚定表情,千夜逐一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等了一会儿,见千夜逐一恢复了正常,周南目光一闪,便同其商议起了接下来的计划。
  小半天后,‘轰’的一声爆响传出,堵在洞口的石块瞬间化作了碎块,一道白光,就激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化作了一艘十丈巨大的白玉大船,朝着南方,风驰电掣而去···
  花宗,传承数千年的超级大宗,木域明面上最强的三大宗门之一,乃是木域北部的霸主。
  诸多辉煌的称谓,曾将花宗捧上了云端。可惜,那华丽的词藻,却挽救不了今时的厄运。
  花宗上宗主殿,金碧辉煌的宫殿内,数十个元婴期祖师俱皆束手站立着,承受着高处主位上一道妙曼身影的呵斥。
  此人面带妖娆,身姿婀娜,一袭紫袍,浑身都透露着浓浓的诱人风情。
  此刻的花意浓,粉面含煞,冷言一句接着一句的出口:“废物,通通都是废物。这么多人,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竟然还抓不住区区一个千夜逐一。花宗供养着你们,还有何用?”
  众祖师被骂的灰头土脸,一个个双目充火。但猛然回想起那日花意浓三招两式就将花宗靠山,千夜逐一母亲击败废掉的恐怖战力。冷不丁的,所有人集体打了个哆嗦,哪敢抱怨?
  兀自发泄了许久,花意浓揉了揉太阳穴,终于平静了下来,“五长老,现在情况如何?”
  “回太上长老,情况已经查明。据新硕城传来了消息,那三个逃犯已经找到了···”
  一名住着拐杖,头发花白的佝偻老妪,颤巍巍的走上了前,缓缓地陈述了起来。
  “哦?竟然找到了?”花意浓黛眉微皱,露出了一丝意外的道:“那为何人还没有抓住?”
  “这个!”五长老脸上为难之色一闪,刚想解释,大殿之外,却传来了一道爽朗笑声。
  “哈哈哈,此事我可以告诉你。花意浓,好大的微风,还不快滚出来接见本座?”
  张狂之音落下,所有人皆惊,花意浓一张妖娆的面孔,更是瞬间蒙上了浓浓的寒霜。
  “哼,何方宵小,竟敢在此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给本宗出来!”怒火中烧,花意浓屈指一弹,一道刺目血光激射而出,就闪电般的击打在了殿外虚空,荡起了层层的涟漪。
  顿时,‘砰”的一声闷响,滚滚金光洒落而下,两道挺拔身影,便齐齐现出了身形。
  周南缓缓地抬起了右手,金光闪烁的手间,一道深邃血光,左突右撞,却无法冲出。
  “哼,妖邪,罪不容诛!”冷语落,周南手中气力爆发,硬生生将血光碾成了齑粉。
  周南的所作所为,瞬间刺激到了花意浓,让其发出了森然的咆哮:“来人,给我杀!”
  但话甫落,大殿之内,静悄悄的一片,却没有任何响动。所有的祖师们,纷纷将目光投在了周南身旁,那一道身影上面。花意浓眉头深皱,这才注意到了气息无比孱弱的千夜逐一。
  “小杂种,是你,好,好,好,你竟然还敢回来。哈哈哈,今日,定将你挫骨扬灰!”
  冷语出口,花意浓甚至不给众祖师们询问状况的时间。单手猛地一拍宝座扶手,一柄粉红的长剑便陡然失去了踪迹。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千夜逐一的身前,利剑出鞘,猛然斩下。
  “哼,在我面前,岂容你逞凶?”
  周南冷笑了一声,脚掌轻轻点地,刺目银光瞬间乍泄而出,身形鬼魅般的几个闪烁,便带着千夜逐一,从万千剑光中一穿而过,落在了大殿之中。
  一剑落空,恐怖的剑光瞬间没入了遍布禁制的地面,硬生生的开凿出了一个巨型深坑。
  没有理会那震耳的爆炸声,花意浓收回了长剑,猛然站起了身,死死地盯向了周南。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闯我花宗,难道你是这小杂种请来的帮手?”花意浓冷声道。
  闻言,所有的祖师纷纷转过了头,看向了周南。
  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几分诧异。
  毕竟周南方才带着千夜逐一,躲过花意浓愤怒一击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极点。
  众目睽睽之下,周南微微一笑,狂傲之气,不减反增。一开口,便点燃了万般怒火。
  “嘿嘿,第一,我是谁,你们没资格知道。第二,闯你花宗,闯了便是闯了,你能奈我何?第三,千夜逐一是我的好友,容不得你辱骂。依我看,你这老妖婆,才是真正的杂种!”
  周南此言一出,非但花意浓的杀意止不住的沸腾了起来。就连诸多本想置身事外的祖师们,也纷纷怒目而视。
  他们可以在花意浓和千夜逐一之间犹豫,但却不容许外人诋毁花宗!
  诚然,周南毫无顾忌的言语,瞬间就将所有的人,得罪死了。
  眼看,一场大战将至!
  就在气氛凝固的几欲崩溃的时候,千夜逐一突然轻咳了几声,吸引过了众人的目光。
  “好了,诸位花宗的前辈们,先容许晚辈说几句。”千夜逐一朝众祖师行了一礼,然后手指着花意浓,大声的质问了起来:“此人所作所为,我想无需再赘述了吧。她花意浓勾结外贼,设计杀害我母亲再先,又算计了海宗主,将我们花宗的道统彻底颠覆。我不敢指责诸位前辈,但各位都是花宗的栋梁啊。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的看着,花宗的基业,被妖人窃取?”
  掷气有声的话语,如同最强有力的指责,让所有趋于花意浓淫威的祖师,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就连一些个真心依附花意浓的祖师,也不禁满脸的尴尬,只觉得面皮一阵的发热。
  “咳咳,我说贤侄,此事可不是这样说的。太上长老法力通天,完全有资格当此大任。我有理由相信,花宗在太上长老的带领下,走向更辉煌的明天,贤侄可不要胡言乱语啊!”
  “就是就是,太上长老可是我们花宗自己培养起来的。不像你那母亲,来自合欢宗。”
  “要我说,这小子不知打哪找来个帮手,竟敢诋毁太上长老,诸位还不快拿下此人?”
  事实证明,言语的指责,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是何等的苍白无力。当日碍于花意浓的淫威,所有的祖师们都低了头。今日固然被千夜逐一挑起了愧疚,可结果,却并未改变分毫。
  经过几名祖师的挑拨,其余众人纷纷惊醒,摩拳擦掌,已经有了动手立功的准备了。
  见此,花意浓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的怒火稍减,但仍杀意十足的看着周南二人。
  “哎,我说千夜道友,你还是别白费口舌了。现实再一次告诉我们,这群家伙,就是骨头贱,只有拳头,才能让他们认清对错。你还是先躲在一边,看我如何替你讨回公道吧!”
  周南一挥手,拦住了还欲说些什么的千夜逐一。随即仰天低声低喝,双手刺目金光一闪,就重重的拍打在了地面上。气力宣泄之下,恐怖的血光滚滚而出,顷刻间,就充斥了一切。
  周南速度之快,有心算无心,所有的祖师尚未来得及反应,一个血红色的煞气结界,就将诺大个宫殿,尽数的笼罩了进去。封禁之力爆发,瞬间就隔绝了宫殿和外界的一切交流。
  “不好,我竟然失去了和外界的全部感应,该死。”一名圆脸女子声音惊恐地叫道。
  “快点出手,一定不能让他得逞。”身负双肩的冷面女祖师说着就猛然拔出了双剑。
  众祖师瞬间勃然变色,纷纷各施手段,顷刻间,周南便彻底的沦落为了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