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天机阁楼


小说:仙道可期  作者:不要碰我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腹黑妻 综漫神明在刷好感度 烽火自妖娆 万兽瞳 我们永恒的爱 
  固然猜到了缘由,但周南又岂是易与之辈?想都没想,就顶回了东阁太子的威胁。
  “道友这话说的无理。域殿强势时,行事就靠拳头,现今域殿弱了,就开始讲道理。正理歪理都被你们占了,未免不觉的可笑?再说了,我也是玄楼之人,岂会胳膊肘往外拐?”
  “这么说,道友是不打算帮忙了?”
  东阁太子面色一沉,整个人都变成森冷了起来。
  “实在是道友太过强人所难,在下也是有心无力啊。”
  周南态度坚定,根本不为所动。
  东阁太子深深地打量了周南一眼,开始加重了筹码,道:“许以重利,又当如何?”
  “道友觉得,我是那种重利轻义的人吗?而且只要玄楼占上风,我的利益会更大。”
  “哈哈哈,只要是修仙者,就没有不重利的。”东阁太子忽然大笑了起来,“你周南,也不例外。玄楼现在,确实牵制了孤大量的精力。但真动起手来,你们将见识到域殿的底蕴。”
  “威胁吗?不知没了三圣助力,一向孱弱的木域域殿,此时此刻,还剩下几分能耐?”
  “剩得不多,但足够碾压你们玄楼。”
  东阁太子眼眸一冷,森然杀意,瞬间迸发而出。
  周南不由得沉默了,眉头紧锁着思考了良久,才再次说道:“先说说你的重利吧!”
  闻言,东阁太子嘴角一勾,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放心,孤的重利可是很重的···”
  小半天后,巨峰千丈地底,一处纵横数百丈开外的巨大洞窟中,周南和东阁太子驻足。
  在二人面前十丈位置,一座银光灿灿的古朴门户,忽隐忽现。
  其上古朴玄纹遍布,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
  门户看似近在眼前,但实则却遥不可及。别样的矛盾糅杂在一起,彰显的神秘非常。
  “到了,就是这里。自万余年前,天机阁楼被开启后,时至今日,才有了一次弥足珍贵的机会。而今天,这等待了万年的机会,将是你的。进入之前,道友先将这份魂契签了吧。”
  说着,东阁太子衣袖一挥,一块漆黑如墨,上面点缀着一粒粒金色文字的尺许大石碑,便蹿出了衣袖,落到了周南的面前。石碑滴溜溜旋转,发出了刺耳的魔音,显得凶戾至极。
  “誓魂碑!”
  周南神色一凛,显得有些犹豫。
  但再一看那近在咫尺的古朴门户,又瞬间下定了决定。
  猛一咬牙,伸手在额头一点,便拉出了一团绿蒙蒙的光影,点在了石碑之上。
  顿时,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几个挣扎,就脱离了石碑,阵阵魔音声中,化作了一道洪流,没入了吞灵分身的体内,同周南寄存在分身上面的神念,产生了纠缠,羁绊住了周南的神魂。
  这股羁绊契约之力之强,即便封龙棺,都无法隔绝,愣是被其作用在了本尊神魂上。
  见周南签了誓魂碑,断无返回更改的可能。东阁太子收起了石碑,如释重负的笑了。
  随即,恭贺了周南几句,又深深地打量了门户一眼,不舍之色一闪,便毅然的转身离去。
  片刻,诺大的洞窟内,就只剩下了周南一人,静悄悄的,毫无声响,显得十分孤寂。
  封龙棺中,小美人鱼十分担忧的看着周南,“主人,你为什么要签誓魂碑啊。要知道,此物可是连婴变期大能都唯恐不及的东西。只要签订,直接作用神魂,根本没有解除之法。”
  闻言,周南苦涩一笑,摸了摸妃儿的小脑袋,低声道:“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但行走在仙道这条路上,有时候知道危险是一回事,但更多的时候,却又不得不迎头撞上。我知道你关心我,但这天机阁楼内隐藏的秘密,却关系着我能否继续探索仙道的关键,断不可放弃。”
  “可是主人你也不能和誓魂碑较劲啊,大不了我们找人收拾掉那没落太子。到时候,这天机阁楼的通行机会,还是我们的。以主人现今的能耐,假以时日,要做到这些,即便自己出手,也根本费不了多大力气啊。”
  “哈哈,我的好妃儿,你以为似天机阁楼这般重地,数万年来,就真没人打过它的主意?这其中,恐怕出手的婴变期大能都不在少数。可时至今日,此地为什么仍旧能安然无恙?”
  “为什么?难道此地的防御,足以抵挡那些婴变期大能?”妃儿想都没想的说道。
  “非也。防御再强,也只是死物,总会被破的,根本挡不住人的贪婪。天机阁楼进入的关键,就在于每任木域域殿大殿主修炼的秘术,“天机尽显”上面。此秘术修炼耗时耗力,需要被天机阁楼认可的大殿主,才能接引天机玄力,否则无法练成。而且功成之后,只能施展一次,秘术就彻底作废,无法重炼。想要修炼,只能换下一人被天机阁楼承认的大殿尊。”
  “更让无数贪心者无奈的是,天机阁楼需要被“天机尽显”秘术足足催动四十九次,蓄积足够的力量,才能够彻底打开一次。如此的,即便不中断催动,也至少需要万年光阴岁月,才能开启一次。”
  “此次木域的局势,如果不是恶化到了连域殿都无法承受的地步,以东阁太子此人的心性,似这等天大的机缘,根本不会拿出来交易,只会独自享用。我们能遇到,就决不能错过。”
  妃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如此说来,相比签订誓魂碑的代价,这些收获,绝对值得。但妃儿还是不明白,那东阁太子也说了,只要是修仙者,就没有不重利的。主人能为了这些利益,放弃了玄楼的利益。难道那家伙,就真这么伟大,会牺牲自己,也要保全木域域殿?”
  听了妃儿的话,周南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不错不错。我的妃儿,终于也肯动脑了。”称赞过后,还用力的揉了揉妃儿柔顺的头发,搞得小丫头一阵的抱怨,倍显可爱。
  玩闹了一会儿,周南忽然神色一冷,说道:“你分析的很好。东阁太子确实不会为了木域域殿,放弃进入天机阁楼的大好时机。但既然他肯让出这次机会,那就证明,即便他不顾一切的进去了,料来也没有多大的收获。价值的高低,在于需求者是谁。不同的人,同样的东西,价值可能是天壤之别。之所以肯将机会交易给我,完全就只有一个原因能够解释。”
  “主人,你是说,那坏蛋在借助主人是体修这个优势,帮他完成做不到的事情?”
  小美人鱼的神色忽然冷了下来,小尾巴一甩,浑身都散发出了对东阁太子的怒气。
  “不错,就是这个原因。万魔宗和我交易,想让我跟他们一探尸穴,打开天机。虽然不清楚尸穴下的‘天机’和天机阁楼的‘天机’有何关联,但能牵扯到我的因素归根结底却都是一样。纵观我的身上,能够被这些家伙看重的,怕也只剩下炼体这一条了。只是较之如日中天的万魔宗,东阁太子还是太弱小了。能找到我这样层次的体修,已经是他的极限。”
  说到这,周南忽然笑了,“可惜,再大的算计,遇到了我周南,也只得乖乖退让。”
  话落,周南身形一闪,便撞进了银色门户,瞬间不见了踪影。
  在周南进入门户的瞬间,天极殿中,盘坐在王座上的东阁太子身上刺目白光一闪即逝,猛地闷哼了一声,整个人便如同刺破的气球般,气息瞬间萎靡了下来。
  “咳咳!”东阁太子按了按因“天机尽显”秘术破除而反噬的绞痛欲死的心口,整个人发出了夜枭般的奸笑,“桀桀桀,周小子,孤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只希望你能活着出来啊。”
  “殿下,您没事吧?”
  雪黎上人衣衫半解的倚在东阁太子的怀中,满是担忧的看着他。
  “咳咳,无妨,只是秘术崩溃,受了点反噬罢了,调息一番就好了。”东阁太子摇头道。
  “那就好。”雪黎上人闻言,大松了口气,可随即,又满脸的自责之色,“害殿下被秘术反噬,都是妾身的错。此番花宗偶遇那周南,要不是雪黎自作主张,将他从花宗请回,殿下就不用付出如此代价,以至于连弥足珍贵的进入天机阁楼的机会,都被那小子捡了便宜。”
  “哈哈哈,别自责了,我的好雪黎,你帮了孤的大忙,孤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又岂会责怪?”东阁太子大笑了一声,满是爱怜的看着雪黎上人,“能有你这般贴心的人儿,孤大幸!”
  “殿下,嘤咛···”雪黎上人刚含情脉脉的呼唤了一声,就被东阁太子吻了下去···
  欢愉过后,东阁太子目送雪黎上人满脸醉红的款款离去,冷笑着整了整衣服,随即猛地一扭王座扶手的龙头,‘噶嘣嘣’一连串机括咬合声响起,王座便缓缓下沉,地板随即合上。
  机关阵法自行运转,王座就带着东阁太子,飞快的来到了一处极端隐秘的密室之中。
  密实四周,四盏古旧铜灯,洒下昏黄的灯光。映照的密室中央,万年玄冰棺内,一道修长的身影,忽明忽暗。
  某个瞬间,随着东阁太子站起,灯光瞬间大亮,棺内的身影也随之清晰。
  借着光影,可以瞧见,那是一张遍布血色纹路的面孔。抛却遮掩,竟是玉真人此子···
  这边,进入银色光门的瞬间,一股恐怖的令人窒息的空间之力一荡,周南的吞灵分身,便瞬间崩溃。
  要不是周南本尊眼疾手快,将分身拉进了封龙棺。此分身,将彻底被湮灭一空。
  没了吞灵分身的伪装,漓涅真凰剑彻底的显露了出来,随即跟着空间乱流,飘荡飘荡。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刺目的光霞乍泄而出,空间乱流瞬间溃散,便来到了一处空间。
  视野重新聚焦,晃了晃晕沉的脑袋,周南隔着封龙棺定睛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大口冷气。
  只见,入目里一颗直径百丈之巨的五彩光球,高高的悬浮在空中,气势逼人心魄。
  光球四周,三张同样巨大的面孔,诡异的悬浮着,让人心神摇曳。
  面孔颜色不一,一个金光刺目,一个翠绿欲滴,一个雄浑昏黄。
  三种不同色泽的面孔,散发着三种迥乎异常的属性气息,赫然是金,木,土的极致!
  围绕着五彩光球和三丈面孔的,是一个直上直下的空心圆柱,粗略看来,不下万丈。
  要是拉近了看,那空心圆柱,竟是由一块块玉简,有规律的悬浮在空中,密密麻麻的叠放而成,场面壮阔恢宏至极。绕是以周南的心境,都不禁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wanben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