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谁放的干扰器?


小说:鬼校迷局  作者:那影依人
推荐阅读: 南欢舅爱 禽性老公天价妻 妖孽王爷冷情妃  逆天驭兽师 极品夫妻 搞笑风 
  “一般来说,只有手机电量消耗一半以上,才会有电量不足需要充电这方面的考虑。但是,大家别忘了,手机充电所需的时间,和待机时间并不相同。即使手机只有一半的电量,差不多也足以支撑正常使用十余个小时。那么,能有是什么事,让她觉得必须要在外面耽搁十个小时以上还回不来,必须把手机充足了电呢?”
  众人一阵沉默,好一会三戒才开口道:“确实有些说不通,但似乎也不能作为证明含烟姐是坏人的证据吧?”
  “没错,如果只是这一点,我顶多只是疑惑,还怀疑到她身上,但还有一个线索,比这个更加的明显!”
  “是什么?”
  “车!”
  “车?”阿文愣了一下,“你是说,你的那辆吉普自由光?”
  “没错!”
  “车有什么问题吗?”
  “车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蚀天邪道为了成功的完成这次绑架,在我的那辆车的后备箱下面,用宽胶带沾了一个手机信号干扰器,以此来切断我和林峰、我妈两人的联系,确保林峰和我妈的行程不被打扰,依照他们的计划,一路开到我老家。”
  “可这和含烟姐有什么关系吗?”
  “看起来,没有关系,其实不然!这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地方,那就是信号干扰器,是什么时候放上去的?首先说明一点,我们离家之前,车子最后一次是我开的,中间我接过电话,没有问题,可见那时候,车上还没有信号干扰器。也就是说,这东西是我们离开以后,被人沾上去的!而我们离开的这几天,车没人动过,钥匙一直都在我妈手里!”
  “林峰和我妈回家的整个行程都很顺利,中间没有什么异常,两人也没下过车,只有中间加油的时候,停下来两次!上路前,车里的油很充足,林峰说,他足足开了两百多公里才加第一次油,而整个行程之中,他只加过两次。第二次加油,是快到我老家时,他为了出行方便补加的。”
  “换句话说,他第二次加油,和他拨通我的电话,间隔的时间很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是,我们看到信息和未接电话时,就一直在联系他们,却没联系上,所以放干扰器的事,只能发生在他出门之前,又或者第一次路过加油时!”
  “那第一次加油时,有什么异常吗?”阿文追问道。
  “林峰说,当时加油的车子不少,稍微有点堵,前面排了三辆车,后面跟着几辆。但只有紧随他的那辆车,有人下来过。那个人下车以后,去超市买了点吃的,在下面抽烟磨蹭了一会,等到林峰加完油,他才上车。除了这个人,和负责加油的工人,没人靠近过林峰的车。而加油时,林峰的注意力都在加油工人身上,没太在意后面那家伙的行动。”
  “给车子加油,加油的工人,必须手持加油器站在那里,不可能蹲下去,给车子底盘上沾干扰器,尤其是在林峰的注视下。林峰自己觉得,如果有问题,就只能是后面车上下来的那个人了!”
  “有道理!”阿文点了点头。
  “是有些道理,但并不是那个人!”
  “为什么?”
  “林峰经过这一年多的锻炼,大案小案破了不少,早就从我们初见时的菜鸟,蜕变成一个精英干警。如果有人一路追踪,他不可能察觉不到,除非那辆车一直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在他视线以外。”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反正林峰是要往我们老家去的,后面追踪的车,只要一路尾随,就不会跟丢!”阿文说道。
  “是不会跟丢没错,但他们并不知道林峰车子的油量,所以不清楚林峰会在什么地方加油,不可能做到事先有所准备,那也就不可能在加油站前,突然来个加速,追到他车后面,然后趁着林峰加油做文章。”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那天的会议,没人知道会开多久,即便是参与会议的那些古老家族门派也一样,也就是说,他们不确定,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出来。假如真的是第一次加油时,被放置的干扰器,那么最初的两百多公里,他们怎么保证切断我和我妈之间的联系呢?万一我们提前出来,他们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所以,我想来想去,都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干扰器,是在家里被装的!”
  “那也不一定就是含烟姐啊,家里除了囡囡、阿姨、含烟姐,还有良子姐姐,还有那个林峰,万一是他们出问题了呢?”紫惜嚷嚷道。
  “紫惜,不可能是良子的!”马冲突然说道。
  “我不是不相信良子姐姐,可是你怎么知道一定不是良子姐姐?”
  “良子这几天并不在景南,也就是今天上午才刚刚回来!”马冲摇头道。
  “她不在家?”
  马冲点了点头:“良子画的漫画集传到网上,被商海一家出版社看中,打算和她签约,出一本侦探漫画,说不定还要改编成动画片,做成中国版的名侦探柯南,所以良子早我们一天,去商海和人家见面,要不是周哥这边有事,我就和她一起过去了!”
  “那……那林峰呢?万一是他说了谎话,干扰器就是他放的呢?”
  我摇了摇头:“其实,就算良子没去商海,我也不会怀疑她,她和林峰有个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俩对我们的事,都参与的不多,知道的也少。林峰虽然曾经接触过一些灵异案件,但由于我们后期发生的案子,不再局限于景南市,我们和警方的合作,也不向以前那么密切,很多事情林峰都不清楚。良子也一样,她善良单纯,又没有多少自保之力,所以马冲在我的叮嘱下,告诉她的案情十分有限。”
  “可是,知道内情的多少,和安不安装干扰器没有关系吧?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是一颗暗棋,关键时候启用呢?”三戒提出了疑问。
  “其实,老沈在死之前,跟我说过,他感觉,蚀天邪道的主人,就在我们身边,一直在关注着我的行动,对此,我深以为然。他还说,他不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是觉得这个人个头可能不是很高……”
  “老周,你该不会以为,含烟姐是蚀天邪道真正的主人吧?”三戒闻言险些惊掉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