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请假一次


小说:鬼校迷局  作者:那影依人
推荐阅读: 南欢舅爱 禽性老公天价妻 妖孽王爷冷情妃  逆天驭兽师 极品夫妻 搞笑风 
  我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朝着后面的宿舍喊道:“老洋,死出来收尸!”
  “收……收尸?小默,你……挂了?”老洋一把拉开了宿舍门,冲了出来,结结巴巴地道。
  “你妹啊,哥们挂了,谁喊的你?”我翻了翻白眼,气结地道。
  “喔,也……也是”,老洋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道:“那……那你让我给谁收尸?”
  “去把那三条没死透的虫子给我剁了!”我指了指地上的三尸鬼虫道。
  旺唔……
  我话音刚落,小强突然从宿舍里冲了出来,将三条还未死绝的三尸鬼虫,一口一个,全部吞了下去。
  “小强,你特么属鸡的吧?虫子也吃!”阿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道。
  小强一脸傲娇的翘着尾巴,理也不理阿文,只是舔了舔舌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小强,你没事吧?”我略有些担心地道。
  旺唔……
  小强回应了我一句,撅着屁股,从地上咬着龟血钉,送到了我的身边,摇头摆尾的,冲着一脸谄媚的贱笑。
  我对这货的神奇已经见怪不怪了,一巴掌将它拍到一旁,捡起了地上的龟血钉。
  阿文过来将我扶了起来道:“小默,你说的那个幕后凶手,看来没有现身的迹象啊!”
  我舔了舔嘴唇道:“没关系,他不现身,我们就撬开王郁蓝的嘴巴!”
  “她可不像还有理智的样子!”阿文看着王郁蓝道。
  我拍了拍他肩膀道:“没事,驱除她的煞气之后,就可以了!阿文,你开了阴眼,去把吴胜楠那丫头带上来吧!”
  “为……为啥,不直接驱散了这里的鬼气结界?”老洋问道。
  阿文骂道:“笨蛋,破了这里,我们在这打的噼里啪啦的,还不得把整个楼的女生都惊动了?”
  “也是喔!”老洋嘿嘿笑道。
  我走到八卦阵前,手捏印决,道力催动,口中念道:“众生结怨,怨深难解。八卦阵起,驱邪避煞。三魂永久,魄无丧倾。神兵火急如律令。”
  八卦铜钱不动,八卦镜突然光芒大盛,一道金色光柱罩下,直直的落在王郁蓝身上。
  王郁蓝鬼叫不停,一缕一缕的煞气,从她体内源源不断地冒出,看得我心惊肉跳,这得有多大的怨恨,才能在体内凝聚这么多的煞气?
  随着煞气消散,王郁蓝的鬼体变的虚幻透明,重新成为一个白衫鬼。
  我收了八卦镜,依然留着铜钱阵,试着喊道:“王郁蓝!”
  “咯咯咯……我还是失败了么?”恢复神智的王郁蓝,依然有些邪异的味道。
  “你说的失败,指的是什么?”我沉声问道。
  “找到那个杀了我的人,将那些碰了我,侮辱了我的人,伤害了我的人,都杀死,都要死……”她的声音很是尖利。
  “这么说,你不知道是谁杀了你?”我点了点头道。
  王郁蓝转过脸,用她那一堆眼睛看着我道:“当然,我若是知道是谁,早就亲手挖了他的眼睛,然后撕碎他的魂魄!”
  “为什么要杀了这么多人,为什么要挖这么多人的眼睛?”
  王郁蓝嗤笑道:“我没了眼睛,成了鬼也什么都看不到,不炼出一双眼睛,不把自己变得强大,又怎么报仇?”
  “可你,已经有了眼睛,为什么还要不断杀人?”
  “为什么”,王郁蓝伸手摸着自己长满眼睛的脸,冷笑道:“没有付出,会有回报么?就像以前,我不用身体去取悦别人,哪来的跑车,哪来的漂亮衣服,哪来的优质生活?”
  “你是说,祭炼这些眼睛,是你和教你邪术的人之间的交易?”
  “是,但也不全是?”
  我皱眉道:“什么意思?”
  “我说了,有些人该杀,就该死,所以,我杀了他们,再用那人教我的术法控制他们,杀那人要杀的,也杀我自己想杀的!”王郁蓝冷声道。
  “你不觉得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太过残忍了么?”我怒道。
  “无辜?残忍?哼,当你的父亲倒在血泊里,那些无辜的人,在旁边冷眼看着,残不残忍?当你的父亲去了医院,没钱诊治,医院把你轰出来,残不残忍?当你寄人篱下,靠捡垃圾赚钱,整日被人打骂侮辱,残不残忍?当你刚刚成年,你的养父、哥哥,就将你压在身下狞笑,残不残忍?当你参加学校里的舞会,醒来时身边莫名其妙的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残不残忍?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谁无辜,可对我来说,他们都很残忍!”
  我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道:“既然你用身体,换来了一切,为何还要在学校隐瞒?”
  “隐瞒,呵呵,我不隐瞒,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会看得起我么?穷鬼,她们看不起,卖的,她们更看不起!”
  “那么叶子和晨曦呢,她们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还要杀她们?”
  “她们,她们真的是对我好么?她们和我在一起,每一次抢着买单,还送我不穿的衣服,多余的吃的,她们对我啊,真好啊……可是,每一次我看到她们怜悯同情的眼神,我心中就会发狂。因为在她们眼里,那是慷慨施舍,而在我眼里,那就是侮辱鄙夷。她们不就是家里有钱么,凭什么?”
  “那个开黑摩的林笙呢,他和你一样贫穷,你不该对他心生同情怜悯么?为何不放过他?”我继续问道。
  “是,他是和我以前一样穷,但穷鬼就该被打被骂,不是么?”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为什么还要找人,把他打成残废?”我吸了一口气道。
  “因为,他深夜开摩的赚钱,是为了供妹妹上大学,而我的哥哥,只会骑在我身上狞笑。我羡慕,我嫉妒,我恨!”
  我摇了摇头,很显然,眼前的这个女孩,由于童年的阴影创伤,心性太过阴暗敏感,她对这个世界,对人的认知和理解,都是扭曲的。哪怕别人是出于善意的行为,也会被她误会。
  算了,我还是问些该问的吧!
  “这么说,林笙撤案,是你做的了?”
  “不错,是我用钱加恫吓摆平的!有了钱,一切都好说,比如,我可以让那个人渣继父和哥哥,死前受尽折磨,痛不欲生,死后暴尸荒野,无人问津!”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