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躺着就躺着吧……


小说:鬼校迷局  作者:那影依人
推荐阅读: 南欢舅爱 禽性老公天价妻 妖孽王爷冷情妃  逆天驭兽师 极品夫妻 搞笑风 
  ??我摸了摸鼻子,略微有些不好意思,我之前没来过骊山,不了解整个骊山的状况,当时只是纸上谈兵,根本没想到情况这么复杂,工作也这么困难。
  紫阳拍了拍我的手臂道:“工作是人做的,除此以外,我们也别无他法,总不能任由黑衣人一号他们顺顺利利的带着阴阳镜入山,然后我们为了找到九道险关的入口,疲于奔命,坐等对方成功吧?”
  我点了点头:“师叔,其他各家的人都到了吧?”
  紫阳捻着胡须说:“其实,人是差不多都来齐了,但能用的人手却不多。主要还是以茅山、龙虎山两派为首,两家的一代长老和一些二代精英弟子,分别负责各个主要入口,杨家、鲁家、吴家各家的人分出一些过去协助!”
  我默然不语,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大的也只是骨架而已,皮囊血肉到底是缺失的太厉害了。十三家初创之时,虽说术法以张、庞、周三家为主,但其他各家也并非是一窍不通,否则也无法与这三家并立。
  比如鬼门华家,曾有体术五禽戏流传,而针灸之术,要想专精,本来体内就需灵力支持,针到力到,才能拔邪除病。这鬼门十三针,就是一门以针灸之法,养炼灵力的术法,只是鬼门华家的术法,不以威力见长,更偏重于医世治人罢了!
  再比如吴胜楠所在的吴家,现在流传的观星辨相、寻龙点穴,都是辅助的旁门小术,这个家族初时也有奇门八卦沿袭而来的术法傍身,属于阵法和术法的结合,擅长以静制动,以守为主,现在同样流失殆尽罢了。
  这两家是这样,鲁门鲁家、军旅杨家、政坛孟家、卜算沈家、杂学庞家同样如此。
  风云变动,十三家如今尚有十家存世,但这十家,真正把祖宗绝学继承下来的,只有最为兴盛的茅山、龙虎山两派,而我周家,也遗失了太极凌星步和周氏五雷正法。要不是我偶遇祖宗亡魂,二叔又不顾世俗立法,连掘数座祖坟,终归是断了一些传承的!
  所以说,十三家的架子还在,但虎威散去不少,术法只能靠龙虎山、茅山、周家三家支撑。
  但我周家情况特殊,来的比较晚,而且满打满算,只有三个嫡系传人,我老爸还不在,也就是说,只有我和二叔两个拿的上台面的人物,这就逼得龙虎山、茅山不得不分兵多处,每位长老,带着各家的一些传人,镇守各处!
  正说着,一群人从山林间的一条隐蔽的小路中走出,然后踩着马路和山体之间临时搭建的浮桥,回到马路上。
  “掌教师兄他们这几日都在山中寻找皇陵九险关的入口,看这样子,又无功而返了!”紫阳皱眉说道。
  我抬头一看,领头的正是茅山掌门紫林道长,身边跟着沈长青、鲁尤为,和吴家的那个老头,这一套阵容,几乎集齐了对风水大势,地脉水流研究最深的几位。
  这几个人集中在一起,收获依然不大,可见这入口十分难找!
  我目光越过他们,向后一看,不由微微一滞,跟在一堆大人身后的,竟然是个半大的孩子小吴真!
  他怎么也来了?
  先不说,这孩子对于盗墓风水只是一知半解,就是他父亲,应该还在医院吧?
  当时,吴三泽虽然摔到了后脑,但毕竟只是从二楼摔下来的,并不高,地上也没有什么突起物,摔伤是肯定的,摔死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而从他摔倒之前的情形来看,拔刀捅自己亲哥,让其断后,独自逃离,并且嫁祸他人的丑事,被当众揭露,加上心中的愧疚,心神激荡之下,已经精神失常了。
  身体、精神同时受到刺激,死不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康复的,小吴真作为儿子,无论如何,现在都应该守在床前才是,来这里干嘛?
  几日不见,这孩子仿佛失去了往日的灵性,变得有些萎缩低迷,清秀的小脸上挂满了与他年纪不符的沉痛悲伤。
  心中微微一叹,做出丑事又污蔑我周家的,是他的父亲,无论如何,这孩子都是无辜的。
  “师兄,情况如何?”明知结果不太好,紫阳还是上前问了一句。
  紫林摇了摇头:“这秦始皇陵墓占尽风水大势,却又神龙藏首,深埋于地,据说,还曾有上古炼气士指点,改动水脉地势,帮助陵墓,藏风纳气,手段几可通天,我等后人,只能得窥一斑,始终无法看破全貌。再加上,我等要寻找的是皇陵九险关的入口,并不是皇陵的中心,这就更难了,我和沈师兄、吴师弟、鲁师弟等人,寻觅良久,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二叔,一群老家伙当头,我一个小辈,过去少不得又被指责,要不,您老人家过去指点一下,给我周家撑撑场面?”我眼睛一转,笑着对二叔说道。
  二叔斜了我一眼,轻哼了一声,倒也没说什么,用手指点了点我,转身走了过去。
  我绕过众人,走到人群最后面的小吴真面前,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小真,你父亲怎么样了?”
  小吴真茫然地抬起头来,见到是我,有些晦暗死寂的眼神,这才恢复了一丝灵动,小嘴一动,抽泣了一下,低声道:“医生说,爸爸他摔到了后脑,很可能以后都无法恢复意识了,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
  竟然是植物人!
  我愣了愣,突然又觉得,除了死亡以外,或许这才是他最好的结局!
  因为,如果他从床上爬起来,却变成了精神失常的疯子,那对吴真母子二人都是个折磨,如果他爬起来后,精神又恢复正常,又该怎么面对吴家其他的亲人呢?
  躺在那里,虽然不醒,但对于小吴真和吴真的妈妈来说,人还在,精神多少还有个寄托!
  躺着就躺着吧……
  再次犹豫一下,我低声道:“小真,对不起,这事说到底,也有我的责任,我不该……”
  吴真摇了摇头:“周哥,我知道的,这事不怪你,是爸爸他……是他自己做错了事……”
  “你不怪我就好……”我心里一松,到底是个善良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