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你是叔,你说咋的就咋的!


小说:鬼校迷局  作者:那影依人
推荐阅读: 南欢舅爱 禽性老公天价妻 妖孽王爷冷情妃  逆天驭兽师 极品夫妻 搞笑风 
  ??目光一扫七个女子的位置,我脸色陡然一变,一拍脑门道:“糟了,是龙虎七截杀,我早该想到的。”
  “怎么回事?”二叔问我。
  “桃心草人,虽然是茅山派传人研究出来的,但依托的还是道家术法,龙虎山、茅山和我周家同属道门一脉,既然我能学会,黑衣人一号,自然也能学会。那么,龙虎山出身的他,给七个桃心草人,组阵成形又有何难?上回鹊山的那些鬼东西,想必黑衣人一号没少出力!”我咂嘴说道。
  这些被邪道被腐蚀过去的正道叛变份子,着实难缠的紧,这些人就像小说里正邪兼修的武侠高手,已经成为一代武学大家,渊博无比,可正可邪,亦正亦邪,将正邪两路术法结合,用的是没底线没负担。
  由于同属正派术法,我们攻击的威力被大打折扣,头疼地很,抛开术法,单凭体术,可偏偏这桃心草人喝打由人,更难占到便宜!
  “除了攻击罩门,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二叔也觉得有些郁闷。
  “目前还没有想到!”我摇了摇头。
  “有这破阵困着,想脱身去追也难!”二叔一脚端在绿衣女子的小腹上,将她踹的退后一步。身体如扶柳般折下的绿衣女子,刚刚露出一条缝隙,前后两个女子,同时挥手来抓,二叔身手一拨,将两女推开,可绿衣女子,已经借着后背触地的力道,弹簧般折了回来,将二叔堵了回去。
  我扫了一眼,在外围跃跃欲试的小强,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功夫一变,换成部队里学来的搏击中的锁扣之术,几招之间将一个蓝衣小妞面对面搂在怀里,不顾这香艳的感觉,我尽量控制着,把她丰韵的臀部露在外面。
  “小强,快来,快来攻击她的罩门!”
  小强翻了翻白眼,给了我一个很不屑的眼神,身体一扭,用屁股对着我,纵身一扑,将侧面袭来的一个黄衣女子,扑倒在地。
  “啊呀,你个狗崽子,还长脾气了是吧?你忘了是谁把你从乱葬岗里捡出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居然不听命令?”被小强蔑视,让我有些跳脚。
  “哎哟……”正说着,肋下一股剧痛传来,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却是被我锁在怀里的蓝衣小妞,胳膊反物理常识的来了个翻折,从我的锁扣里钻了出来,然后竖起手肘,在我肋下来了一记肘击。
  不等我做出反应,怀里柔软却又弹性十足的娇躯,咯咯一笑,如同蛇般扭动身体,从我的怀抱里挣脱,顺带着踩了我一脚,这才娇躯一扭,恢复了龙虎七截杀的阵型。
  我龇牙咧嘴地揉着肋下,么地,大意了,忘记这小妞不是人,没有骨头,可以随意的扭来扭去了!我用擒拿锁扣的功夫对付她,纯属自找麻烦。
  丫的,桃心草人布阵成型,简直将这种死缠烂打,不要脸的拖延之术,用到了极致。
  二叔越发的憋屈,明明对方不堪一击,但你就是打不死打不散,更挣脱不开,一个来去如风的大高手,被十个本体顶多是厉鬼的草人困得动弹不得,让他老人家气的几乎当场吐血。
  “臭小子,快想办法,想不出办法,你自己去把小强的活承包了!”二叔冲我咆哮道。
  “好吧,好吧,我想办法!”我翻了翻白眼,终于体会到小强的愤懑之情。可是,和小强不同,小强不愿意,我也勉强不了。
  可我不愿意,就得挨揍……
  得,你是叔,你说咋的就咋的吧!
  抬腿踹开一个近身的女子,我心里埋怨着紫林老道,怎么还不快过来,但也知道,夜间林密,直升机无法降落,只能悬停,垂下绳梯,让人一个个全部爬上去,速度太慢。
  偏偏,紫林还要顾及大家伙的安危,不能带着几个高手,前来支援,可你来不了,让阿文他们几个过来支援也好啊,人一多,一对一,龙虎山这以人为阵的劳什子破阵,顷刻之间就能给冲破了。
  妈蛋的,还不来!
  “二叔,尽量找个草木稀疏的地方,还有,你和小强过来,帮我守一下!”我没办法了,只能试试三昧真火了。
  其实一般情况下,我不太愿意用三昧真火,因为一旦用三昧真火,也就意味着鬼魂被点燃,烧的一点痕迹都不剩。一般来说,稍显阴损,但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了!
  龙虎七截杀,截外不截内,也就是说,陷入阵中的人,想靠在一起行,这样反而利于布阵之人围困攻击,他们乐见其成,但想脱阵而出,却千难万难!
  二叔斜了我一眼,先是和我一起,朝着一个方向,猛冲猛打,逼得整个阵型向旁边的一片空地移动,随即冲破拦阻,背对着我,靠了过来,小强这一次倒是没有反对,乖乖的冲进阵中,挡在我前面。
  我掏出三枚铜钱,以铜钱为基,再次借助极阴的魂火,以阳血为引,辅以三昧之气,化阴转阳,滋生三昧真火。
  三朵琉璃色的真火燃起,在丛林之间,如同三颗明星落地,璀璨耀眼,美轮美奂。
  手腕一抖,指着其中三个草人,我低喝一声:“去!”
  琉璃色的真火,迎风就涨,落到红、黄、蓝三个小妞的身上后,更是像找到了助燃剂一般,在黄衣小妞的一声惨叫之中,火光大涨,很快变成三个火人,脱离阵型而去。
  二叔大喜,挣脱阵型之后,身法如电,不用我出手,直接抓起一个又一个的桃心草人,将其扔向着火的三个。
  三昧真火被引燃,猎猎燃烧,是来者不拒,火舌一展,就将其余四个女子,一同包裹进去。
  凄厉的惨呼,在深山黑夜之中,如同山魈夜叉嘶嚎,让人毛骨悚然,周围树木上的残枝败叶,簌簌飘落。
  火焰着的快,灭的也快,桃心草人,实在没有什么耐烧的东西,稻草、桃核、本命符,加上略显偏门的道家术法,齐齐付之一炬。
  山林放火,可能会引起火灾,直至确认火苗彻底熄灭,我这才放下心来。
  天空之上,突然传来一阵直升机旋翼旋转的声音,马冲的大嗓门跟着在上方响起。
  “周哥,周哥,你在吗?”
  “早不来,晚不来,非得等我们摆平对手再来”,我摇了摇头,冲着上方喊道:“下来吧,我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