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统一战线


小说:银狐  作者:孑与2
推荐阅读:遇见校草的法则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Hello总裁夫人 龙王令:且试天下 狂刀决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至尊神戒 小皇帝慢点,疼!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神秘之旅 
  弄钱这种事铁喜自然是不管的。
  被皇祖父耻笑之后,心里同样没有底,抱着最大的信任感将凑钱这个事情交给了尉迟文。
  尉迟文立刻就变得非常的忙碌,所有在东京有宅子的皇亲国戚被他用了六天时间跑了一个遍。
  他走过之后,就有成队的哈密商贾再一次走进了皇亲国戚的府门,相比铁喜,尉迟文,他们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
  开封到洛阳不过四百里,而且同处大河一线,且地势平坦,人烟稠密,铁路所过之处,不论是人力,物力皆可就近补充,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缺少木材,好在有运河,蜀中木料可以沿江而下,最终被运到开封,洛阳一线,
  哈密商贾拿着清香城到哈密城之间的铁路做例子,说服那些将钱埋在泥土里的皇亲国戚们非常的容易。
  一个月后,铁喜就已经凑够了足够开工的钱财,而第一批木料也已经随着长江浩浩荡荡的向洛阳进发。
  负责勘探路线的将作营工匠,或者乘车,或者骑马,或者背负着沉重的工具,分别由东京,洛阳两地相对出发,开始找一条最省钱,路线最短的道路。
  哈密人在东京的活动声势浩大,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铁路还停留在模型跟图纸上的时候,东京人已经知道大宋马上就会有一条奇怪的道路。
  之所以奇怪,完全是因为从洛阳到东京,只需要大半日的时间。
  于是,整个东京立刻就沸腾了,铁路也难免在说书人以及百姓们的口中,变成了一个类似黄巾力士般的存在。
  东宫里人满为患,人数最多的就是来自哈密的账房先生,每人案头都堆积着高高的一摞账本,每一本账本里面都是各种极为繁琐的记录,想要把这些账本清晰地整理出来,如果不用哈密帐房,仅仅是看明白这些四柱账法,就能把账房先生活活的累死。
  四百里铁路,一路上不但要开山,同样的,也需要架桥,好在不用钻山洞,否则,就目前的施工条件,根本就无法完成,堪称大宋开国以来最大的一项工程,在这之前,只有修缮黄河大堤才能稍微与之比肩。
  “有铁路,就必须有驰道,大茶壶火车至今还没有成功,只能靠挽马牵引车厢,仅仅是养挽马的费用,就是一个大数字,这还不算铁路占用的田亩,铺设铁路需要的硬木,软木,钢料……没有三五年的时间,想要建成难如登天。”
  尉迟文的脊梁像是被人抽掉一般软软的倒在软榻上,面对铁喜平视的目光,无奈的给了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时间表。
  铁喜遗憾的转过头看着垂手站立的王渐道:“我想在皇祖父五十岁千秋节上,邀请皇祖父乘坐火车去洛阳龙门一游,没想到成了泡影。”
  王渐涩声道:“世子仁孝,上天定会垂怜。”
  尉迟文摇头道:“不成的,大宋不是哈密国,我哈密国可以用西夏奴隶,野人奴隶不分昼夜的赶工,再加上哈密国本身就干旱少雨,一年四季皆可施工,自然进展神速。
  大宋没有奴隶,只能动用官府的力量征发民夫,煎迫民夫过甚,则有隋炀帝之祸,若不这样做,工期遥遥无望。
  除非……”
  “除非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在这里遮遮掩掩的做什么?”铁喜心中烦躁,话音不由得变得急迫起来。
  尉迟文摊摊手笑道:“除非大宋京畿道出现大灾,流民遍地的时候正是大工程开工之时。”
  铁喜皱眉道:“这等诛心之言不可再说,我以为,可以不劳官府征发民夫,改用工钱延请工匠,这样别人就说不出什么话来。”
  尉迟文坐起身为难的道:“钱呢?我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再无他法。”
  铁喜无声的笑了一下道:“我去想办法,说起来,我这个哈密世子还值几文钱。”
  “钱从哪里来?”
  铁喜无奈的指着东边道:“后族!”
  尉迟文怵然一惊站起身道:“万万不可!世子头顶已经坐着皇族,再把后族扯进来,又会多一重禁锢。”
  铁喜摇摇头道:“这些天看我父王的札记,多少有些体会,我父王说过,想要成事就要笼络能笼络的所有人,当我们成为大多数人的时候事情也就成功了一大半。
  至于你担忧令出多门的事情,只要我们做事一直能够保证大多数人的利益,就会受到拥护。“
  尉迟文想了一下道:“这不可能,没可能永远保证大部分人利益的,至少,在皇家利益优先的情况下,根本就做不到面面俱到,谁都想讨好,结果只会是把所有人都得罪光。”
  铁喜笑道:“今天你我是联盟,王伯伯是少数,明日我与王伯伯是联盟,你变成了少数。
  一条铁路能把所有人都拉上我哈密国的战车,不论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我父王提出的统战一策。确实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啊。”
  听铁喜提到了札记,尉迟文的心就隐隐作痛,直到这时他才弄明白,所谓的札记,就是大王记录下来关于他自己的功过得失,以及思维方式……
  “如此一来,皇家就能与任何人成为朋友,随时可以与自己昔日的盟友翻脸成仇,皇家节操何在?颜面何存?”尉迟文竭力想要说服铁喜不要放弃皇家的尊严。
  “皇帝?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工作而已,就像我父王在西域做的一样,只是一个工作而已。
  在保证自己过得不错的前提下,兼济天下也算是对得起所有子民了。
  历朝历代皇帝的初衷不就是这样吗?好了,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一会我就去北海郡王府走一遭,赵姝说过,北海郡王府确实没有多少钱财,这一次能拿出五万贯已经是掏空家底在支持我了。
  不过,他们家还有投效的大宋商贾,把这些人的钱财拿来用一下未尝不可。”
  尉迟文眼睁睁的看着铁喜走出了书房,伸手想要拉住铁喜却拉了一个空。
  于是,他气急败坏的对王渐道:“你怎么不拦着?”
  王渐撇撇嘴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宦官干涉朝政的?”
  “有啊,比如鱼……”
  “拉倒吧,那是奸佞!”
  等铁喜拿着皇亲国戚们的资金承诺书再一次出现在赵祯面前的时候,赵祯被那个庞大的数字震撼的久久说不出话来,最终只是挥挥手,就算是准许了铁喜开始修建东京到洛阳之间铁路的计划。
  九月的东京天气已经转凉,一场绵延了三天的秋雨过后,御花园里开的最艳的就是菊花。
  重阳节已经过了,赵祯却依旧喝了山茱萸酒,明知道这东西不算好,却因为心头燥热的厉害,不得不饮。
  眼见皇后端着装满了花枝的笸箩从花丛中走过来,赵祯就给皇后也倒了一杯酒,两人对饮之后,相视苦笑。
  一百四十三万贯!
  这就是铁喜以入股东京到洛阳铁路为名,募集到的金钱,这个数字让赵祯几乎昏厥过去。
  他清楚地知道,即便是把他的内库搜罗一空,也凑不出这些钱来。
  而那些平日里总是哭穷的亲戚们却轻松地就拿出这么大的一笔钱。
  平日里这些亲戚们对自己拥有的财富总是遮遮掩掩,现在,却敢正大光明的露出来,这种被轻视的感觉让赵祯非常的不愉快。
  “皇亲国戚们未必有那么多的钱,大部分都是商贾们借用皇亲国戚的名义投进来的。”
  赵祯皱眉道:“此言当真?”
  曹氏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查的,您是忌惮那些皇亲国戚,才硬生生的压下心中的疑问,自己折磨自己。
  妾身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只要命王渐去探查一番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赵祯凝重的摇摇头道:“如果是商贾们自发的把钱交到哈密人手中,问题更加的严重。”
  曹氏无奈的道:“要阻止吗?”
  赵祯沉默了片刻,喝了一杯酒瞅着挂在大殿飞檐上的太阳道:“朕已经老了……算了,太阳总是东升西落,总该有人做点改变……”
  “一旦铁路开始修建,喜儿就会调动数之不尽的人力物力,权柄之大恐怕会开了大宋之先河。
  妾身以为喜儿做什么都成,铁心源却不成。”
  “是这样的,铁心源此生不得生入中原!”
  “铁心源骄横跋扈,他会听吗?”
  “会的,中原之外的世界足够大,容得下他纵马驰骋。”
  “您不再跟中枢诸位臣子商讨一下吗?”
  “不用了,大宋正处在前所未有之变机之中,人人都想名垂青史,有一个年幼的皇帝大臣们更好建功立业,他们可能正恨我不死!”
  “不会的!”
  “会的,韩琦,富弼,庞籍,李炜,张叔平,狄青,杨文广,折御卿,还有无数的人如今都留在外面不愿意回京,但凡是有点本事的人都想借平灭西夏,窥伺燕云的大好时机为自己谋算。
  都在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回来,到了那个时候,又有拥立新君的人情,又有拓边的战功,新君自然会待他们丰厚。
  我少年时就亲眼见过人世炎凉,也好,起于炎凉,归于炎凉,有始有终。”
  “您依旧是大宋的君王!”
  “这是自然,只要朕口中还有气,朕就是这个国家的主宰……”
  秋日里的菊花开的正艳,被夕阳照过之后就变得金灿灿的,如同黄金筑成一般。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下载免费阅读器!!